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文章归档 > 2012年五月
2012年05月23日 10:03

普京太太失踪之谜

(摘自长篇传记文学《细说普京》) 近来,俄罗斯总理的太太柳德米拉鲜于出镜,淡出公众视线,背后自有很多故事,闲话闲说,哪说哪了。 普京夫人柳德米拉原来有个德国女友,名叫碧祺,是她在德国的时候认识的,后来普京进了克格勃当差,她迫于克格勃的铁律,不得不和碧祺断交。后来碧祺在德国出版了回忆录,里面写道,柳德米拉对丈夫的生活守口如瓶,这也许是克格勃侦查员的太太受过良好的保密教育的结果。除了需要,经过允许对传媒说一些有助于丈夫工作的冠冕堂皇......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21日 09:30

普京的婚恋

(选自长篇传记文学《细说普京》)

普京对女人,如同秘密警察对侦查对象,浓厚的兴趣加上巧妙的手腕,不怕女人不上钩。这可追溯到他青涩时期和他太太柳德米拉(Людмила Путина)的恋情,根据柳德米拉公开发表的回忆录,她和普京是在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一家名叫“列宁苏维埃”剧院的台阶上认识,并且开始为期三年半的婚前交往。
那天,普京正巧也和朋友们去这家剧院,两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普京回头看了柳德米拉一眼,而柳德米拉的目光这时也恰巧落在普京脸上——因为普京上剧院的目的就是来泡妞的,他曾在《国家第一脸》(От первого лица, разго......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8日 22:16

不可思议的屠格涅夫

俄罗斯经典作家屠格涅夫,被认为是最早享有国际声望和最早被欧美所重视的作家,也是最早被中国人所了解的俄罗斯作家之一,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从1915年第一期开始连载屠格涅夫的《春潮》,1916年又连载他的另外一部小说〈初恋〉,后来,巴金翻译了〈处女地〉、丽尼翻译了〈贵族之家〉和〈前夜〉、丰子恺翻译了〈猎人笔记〉等,直到现在他的散文诗和其他作品仍然在中国翻译出版着。屠格涅夫家族虽然属于俄国的名门望族,可是他本人和他祖辈的命运却都充满了劫难。他的一位先辈在俄国戡乱年代,曾经以“刽子手”的罪名被假德米特里大公在莫斯科砍了头。另一个祖先是帝俄的一位将军,但是他在察里津市被拉津的起义军俘获,后来一......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7日 09:55

普京的个人崇拜

(摘自纪实文学《细说普京》) 俄罗斯是对领袖人物个人崇拜情结很深的国家。笔者在莫斯科生活期间,曾到莫斯科州政府的一个部门采访,那里的主要负责人就指着墙上的普京画像说:“这里从前曾经悬挂过列宁、斯大林和勃列日涅夫的画像,也悬挂过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而我们现在只挂普京的。”我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即使后来普京不做总统改作总理,很多联邦政府的职能部门依旧悬挂他的画像。而普京执政期间,那三位总理(卡西亚诺夫、弗拉德科夫、祖布科夫),却没有四处被供奉的殊荣。笔者还了解到,俄罗斯联邦任何一个国家行政机构,至少要悬挂一幅普京的标准像,但却不一定悬挂国旗或者国徽......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0日 08:53

女人

女人首先是花朵、婴孩和天使。

每个女人都具有这种潜能,但并不明显。这些形式似乎沉眠于女人的特质深处,并且从里面发出光来。每位女性生活中都有她的瞬间,其中一种形式苏醒,且占主导以及开始如此自我表现;那时,女人是真正的花朵,抑或婴孩本身,抑或完美天使;这使她惊喜,也愉快地表现出来。有些女人,仅表现出一种形式,或同时具有两类:有一种是花朵,另一种是婴孩,第三种是婴孩,同时是天使,却没有花朵……可怕的是所有这三种形式在女人里面都泯灭了,因为她不活在它们之中,她对它们一无所知。这确实是一件倒霉事:她仅在肉体上是个女人,而在精神上无果无实,灵魂已亡。她似乎......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0日 07:26

红色恐怖和新殉道者

列宁早在1917年“十月政变”之前,便将东正教神职人员称为“伤风败俗”的阶层”,11月,政变得逞之后,他随即颁布命令关闭俄罗斯的东正教教堂、修道院,更有甚者,他还亲自下令,对上述神圣之地的神职人员大肆杀戮,公然抢劫教会教产和肆意毁坏俄罗斯千年传承的宗教文化和精神文明。

根据俄罗斯现在已经公布的苏共早期绝密档,列宁迫害教会所签署的档,最早可追溯到1918年1月20日(俄历,新历1918年2月2日),这份档也被称作反教会纲领性文件,其主旨为,没收俄罗斯东正教教会的动产和不动产(或者这些动产和不动产的使用许权可均由苏维埃政府掌控),剥夺教产的法人权利,关闭神学院和学校,......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7日 15:26

普京的价值:百万美元一泡尿

(摘自纪实文学《细说普京》) 普京是谁?他是一只装满了俄罗斯秘密的口袋,所以,打开这只口袋,就搞懂了普京,搞懂普京,也就搞懂了俄罗斯!难怪美国中央情报局要出百万美金的高价买他的一泡尿,以便破译普京的健康密码——普京的各种信息在当代世界都超级值钱!

普京是强人也是寡人——有一次,他秘密前往特维尔州图尔金诺沃村祭祖,他的祖先17世纪曾在此居住,那日,普京身边竟然不允许有任何当地亲属陪伴,据说,这是国家首脑安全条例规定的。他身穿当地一位老太太送给他的套头毛衣,孤独地来到村里的圣母教堂参加圣诞节的事奉礼仪,身边除了保镖就是稀稀拉拉的几位被筛选过的教民在做礼拜——更多的......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5日 10:26

十月革命之夜

我在俄罗斯生活了将近二十年,尽管我落脚于熙熙攘攘的超级大村寨莫斯科,却对圣彼得堡情有独钟。我一年四季都到过这个被称作俄罗斯“北方首都”的城市,无数次不厌其烦地逡巡于那欧洲最大最古老的博物馆之一的冬宫,追索它非同寻常的历史。  我在六十年代第一次看苏联导演罗姆导演的影片《列宁在十月》,完全被这座恢弘的建筑内景所震惊:高大的廊柱、精美的雕塑、华丽的墙壁、玲珑的吊灯。罗姆没有让我们看到冬宫的外景,因此我无从知道,冬宫起初作为沙皇宫邸的时候外墙被涂成什么颜色,我只知道,战后重建时期的一九四六年冬宫表面被涂成蓝宝石颜色(圣彼得堡的拉斯基斯拉夫修士司祭后来告诉我,他读过一段史书,上面记载,......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5日 10:20

俄罗斯皇家遇难者遗骸抵京记

末代皇后的姐姐伊丽莎白公爵夫人皇家成员被羁押和被杀害的过程


          1918年7月17日午夜至18日凌晨,俄罗斯皇室全家被苏维埃政权枪杀、毁尸后,投入叶卡捷林堡郊外一个废弃的矿井,几乎同一时刻,另一批皇室成员及其随从在叶卡捷林堡以北150公里的阿拉巴耶夫斯克惨遭杀害,他们是:谢尔盖·哈伊洛维奇大公末代皇后的姐姐伊丽莎白公爵夫人瓦尔瓦拉,殉道时为伊丽莎白公爵夫人在修道院的教友约安·康斯坦京诺维奇公爵 康斯坦京·康斯坦京诺维奇公爵 伊戈尔·康斯坦京诺维奇公爵符拉基米尔·巴甫洛维奇·帕列伊公爵管家菲德尔·列梅......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5日 10:14

红色恐怖和新殉道者

列宁早在1917年“十月政变”之前,便将东正教神职人员称为“伤风败俗”的阶层”,11月,政变得逞之后,他随即颁布命令关闭俄罗斯的东正教教堂、修道院,更有甚者,他还亲自下令,对上述神圣之地的神职人员大肆杀戮,公然抢劫教会教产和肆意毁坏俄罗斯千年传承的宗教文化和精神文明。

根据俄罗斯现在已经公布的苏共早期绝密档,列宁迫害教会所签署的档,最早可追溯到1918年1月20日(俄历,新历1918年2月2日),这份档也被称作反教会纲领性文件,其主旨为,没收俄罗斯东正教教会的动产和不动产(或者这些动产和不动产的使用许权可均由苏维埃政府掌控),剥夺教产的法人权利,关闭神学院和学校,坚决彻底地关闭......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5日 10:08

1945-1950中苏军事合作秘闻

1945年8月,斯大林与蒋介石国民政府互派大使,这似乎使蒋看到了一丝解决中国政治危机的希望,因为,他不希望与中共兵戎相见,而是希望通过谈判解决问题,甚至希望直接与中共领袖毛泽东对话。他心里明白,说服斯大林放弃支持中共打内战,对于了却他的上述心愿至关重要。他特别希望斯大林在国共危机加剧,中国处于生死存亡之交,仅仅充当和平使者的角色。

当年12月,蒋介石差遣蒋经国前往莫斯科会见斯大林,但是会见毫无积极成果。1945年12月30日,他对蒋经国许诺说:“苏联政府不会同意中国共产党人的军事行动。”(《1937-1952事件参与者的文件与证据:在中国命运之中的苏联和斯大林》,А.列托夫斯基著,莫斯科,1999年出版,第19页)......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5日 09:56

苏联红军远东暴行录


        1945年苏联红军出兵中国满洲(东北地区)以及北朝鲜,展开粉碎日本关东军的军事行动,同时也在中国东北和华北部分地区、朝鲜部分地区犯下严重罪行。


        俄罗斯哥萨克拉里萨·阿纳托利耶夫娜(Ларисы Анатольевны),1945年曾在中国满洲居住,她曾亲眼目睹苏军在中国东北的一幕一幕暴行。最近,她决定打破沉默,投书俄罗斯《祖国与信仰》(“Отечество и Вера”)杂志,忿然写道:“1945年罗科索夫斯基元帅(此处为俄文原作者笔误,应为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指挥的苏联红军,开进......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5日 09:48

解读自杀

中国是世界上自杀人数最多的国家,据说全世界每年大约有一百万人自杀,其中超过四分之一的自杀者是中国人。还有报道说,中国每两分钟有一人死于自杀,八人自杀未遂,自杀者中百分之五十是大学生,就是说,有一半是年轻人。这是中国的悲剧和灾难。但是更深重和更悲惨的还不在于此,而在于,当这些年轻人以极端的方式抛弃生活之后,留下的父母无法解脱,他们会长久地沉溺于伤痛,尽管他们的灵魂被无数次地拷问,他们却除了双泪长流,依旧不知所措。
 

我有个作家老朋友,他初婚的儿子上吊自杀了,他经常找我来聊天,以排遣胸中苦闷,时光荏苒,我却依然感到父亲心灵煎熬如前,不可释然;无独有偶,前几天电视上亦播出一个父亲......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5日 09:43

网络和手机是心灵杀手或者帮凶

网络和手机在很多方面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可我更关心的是,它会颠覆我们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和人的天赐属性吗?
前不久,我读到英国媒体在反省数码时代,信息和技术对人类心灵的毒杀,颇有同感。同时,我也读到不少读者的评论,看来在信息和技术时代,人们得到的越多,失去得也愈多,我们在是否正负抵消中,仔细论证过生活的质量呢?我觉得,这个问题对21世纪的人至关重要。
我一向在使用手机和网络问题上与人有争,尽管我也是一个网络和手机使用者。我主张用得越少越好,因为我不希望手机和网络,变得越来越像我们肉身上的器官,似乎离开它们,我们就感到恐慌,我们就会失去这个世界,变成残障人士,更有甚者,觉得自己很快将彻底......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5日 09:30

死亡的恐惧和大爱之花

【题记】记得,有位思想家说过:人一出生,就有一箭朝他射去,刚好在他死的时刻射中他。你是我们同学里第一个走向死亡的,你真的死了,方式令人难以置信。我们都会死去,因为这个世界里确实有死亡这回事。我们还是婴孩的时候,伴随着第一声哭喊,我们的脑细胞便开始衰亡,这个过程伴随着人的一生。死亡,它隐藏在人生的每一个转折关头。它对无神论者来说是最后的无奈,而对基督徒来说是新旧时代的分界,是新生命的开始。

你几乎是在一瞬间消失的,以至于我的感官世界里,你的气息还在飘啊飘的,像莫斯科南郊雅辛涅沃平原上傍晚腾起的烟霭,浓得散也散不尽,而我却在雾气中看到你狡黠的目光在游荡,听到你半真半假的玩笑,啄......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5日 09:23

不读普希金

新年到了,很多人都喜欢敲钟许愿,企盼幸福。幸福是个啥?这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词,确实,落到我们每个人头上的幸福,内涵不尽相同。今人都很智慧,面对电视镜头张口就来——幸福跟身外之物没有关系,什么金钱财富、功名利禄统统是过眼烟云。那幸福岂不成了一个空洞的字眼,一个神秘所在?


        可我依旧觉得,物欲满足也是幸福,只不过这种幸福不纯粹和不完美而已。比如金钱,它既带来欲望满足,也造就缺憾,甚至痛苦。功名给人以巨大的幸福感,也带来同等当量的恐惧感。这些所谓身外之物,得到的越多就越不安全,越觉得它们稍纵即逝,难以保全。因此,我断定,人们在新......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5日 09:12

良心是靠不住的

随团去俄罗斯旅游,你会从节目单上看到,参观教堂(看洋庙)占旅游项目的比例很大。实际上,这些洋庙,中国人是很难看懂的,即使导游侃侃而谈,游客最多也就听个“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俄罗斯东正教1000年,很多基本问题尚在争论之中,信仰也在现实与理想间徘徊,很多人在信与不信之间徜徉,甚至连神父也有焦虑,愿主怜悯!
那些年的冬天,我常常在大雪骤停的午后,坐着小火车来到阳光灿烂的谢尔盖耶夫-巴萨德小镇,来到俄罗斯东正教中心——谢尔盖圣三一大修道院,来到坐落其中的莫斯科神学院和我的神父朋友们畅谈神学问题。
米列吉神父告诉我,1988年俄罗斯教会庆祝罗斯千年受洗纪念,教会公布了一组数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