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文章归档 > 2015年三月
2015年03月27日 10:43

清军腐败痛失瑷珲城(下篇)

清军腐败痛失瑷珲城(下篇)
 
 
1900年8月4日,中国东北边陲要塞瑷珲城被俄军攻陷。黑龙江副统领凤翔率残部与增援部队和齐齐哈尔义和团汇合,与追击到北二龙屯的俄军交火,打响了匡安岭阻击战。中俄军队交手第一回合,俄军失利,骑兵和火炮均陷入泥潭,被清军和义和团四面合围,一顿痛击。
 
8月7日,第一尼布楚团的几个骑兵队分队和后贝加尔炮兵部队占领了清军对面的小山梁,山下俄军其他分队重整旗鼓,进攻匡安岭上的清军。俄军两门马炮开始轰击,炮弹呼啸着飞向匡安岭清军阵地。清军将所有兵力投入进攻,敌军为了节省弹药,等清军前进至500米处方才开枪。马炮射出的是散弹,杀伤力大,清军......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24日 15:20

朱可夫元帅:白天信马列,夜里拜上帝

朱可夫元帅:白天信马列,夜里拜上帝
 
 
      我住在莫斯科西北区,地址是,英雄潘菲洛夫大街17号楼。房东说,我家楼下的这条街,通往沃洛科拉姆斯克,1941年11月,潘菲洛夫的近卫步兵第8师,曾走过这条街大,在沃洛科拉姆斯克,与逼近莫斯科的德国机械化部队,进行了殊死战斗,最终,全师牺牲。这条街的尽头,还有一座开放式墓园,里面英雄墙上镌刻着潘菲洛夫第8师阵亡官兵的名字,墓园中心摆放着一门小炮,据说潘菲洛夫用它,击毁过进攻莫斯科的德军坦克。墓园中心,永恒的火焰熊熊燃烧。
 
      我在大学读书的时候,就听过潘菲洛夫的故事,感动之余,也曾想过一......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24日 09:17

清军腐败痛失瑷珲城(上篇)

清军腐败痛失瑷珲城(上篇)
 
20世纪初,瑷珲已经成为黑龙江沿岸最大的市镇,号称“居民四万,商家三千”。瑷珲分内外城,内城是副都统衙门和官邸,外城为商业区、驻军军营和民宅。瑷珲的军事部署,大致可分为北营、南营、船库、军教场等。南北营所驻扎的均为清军正规部队;船库设在黑龙江江边,为清军水师营泊船之处;军教场为军人操演场所。
1900年8月2日,黑河屯失守。此时的瑷珲城,也接到黑河屯失守、俄军主力正从黑河卡伦山扑来的消息。此前,根据瑷珲副都统、北路全军翼长凤翔的部署,瑷珲内外城的防御工事,均已做了加固处理,各个防御阵地也备足了弹药和粮草,以应万一。8月3日,黑河屯的清军向瑷珲城撤退......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5日 14:57

苏联女英雄卓娅之死(下篇,未删节版)

苏联女英雄卓娅之死(下篇,未删节版)
 
 
破坏马厩还是火烧民房?
 
1941年10月,根据莫斯科市委指示,卓娅和2000多名“志愿者”奉命在莫斯科“竞技场”(Колизей)电影院里集中。
 
卓娅所在游击队的番号是9903,他们奉命深入敌后,拟完成两个任务,其一是侦察,其二是破袭。实际上,9903部队本应由经验丰富的专业军人组成,但是1941年秋,德军进攻势头很强,推进迅速,直逼莫斯科城下,上级决定把专业军人留作第二梯队使......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5日 12:18

苏联女英雄卓娅之死(上篇,未删节版)

苏联女英雄卓娅之死(上篇,未删节版)
 
 
1952年,中国翻译出版了苏联传记体中篇小说《卓娅和舒拉的故事》(Повесть о Зое и Шуре)。小说的主人公之一,是著名苏联卫国战争女英雄卓娅(Зоя Космодемьянская),而小说的作者,正是卓娅的母亲科斯莫杰米扬斯卡娅(Любовь Космодемьянская,1900-1978)。
 
卓娅生前是苏军西部方面军司令部所属破袭侦察小组成员,1941年11月29日,她在执行破袭任务的时候,被德军俘获,处以绞刑。1942年2月16日,被苏联最高苏维埃追认为苏联英雄。卓娅是苏联卫国战争中第一位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1日 06:36

弃守黑河:中国军队何以不敌俄军?

弃守黑河:中国军队何以不敌俄军?
 
 
      1900年7月,沙俄制造了海兰泡惨案。《黑河史话》(祁学俊著,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里记载,面对沙俄军队的残暴行径,清军官兵义愤填膺。7月16日,数千清军在精奇里江地区,即瑷珲城和卡伦山之间,渡过黑龙江,登陆俄方一侧,逼近俄方1号哨卡,潜伏下来。
      7月17日拂晓,清军从瑷珲和俄方1号哨位之间渡江,突袭2号哨位。那时,俄方恰有一支百余人的民兵志愿部队,沿黑龙江下行前往2号哨位。他们随即遭到清军的伏击,民兵被突然袭击打晕,边打边撤。战斗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俄方寡不敌众,向精奇里江方向退却,清军在后穷追不舍。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5日 12:01

海兰泡大屠杀另有隐情?

海兰泡大屠杀另有隐情?
 
据记载,就在俄军船“米哈伊尔号”和“色楞号”遭遇清军堵截的第二天,即1900年7月14日午后,数百名俄军驾小船多艘,从俄方一侧入江,装作戏水,朝中方一侧慢慢靠拢。中方江岸守军发现后,报告统领崇昆山。崇昆山遂命清军开火,伴随着密集的步枪射击声,驾着小船的俄军士兵纷纷坠江,他们死伤过半,侥幸活着的,则掉头逃回。
很快,俄国军船便重新驶入黑龙江,用舰炮向中方一侧猛攻,俄方江岸阵地的连环炮,也向瑷珲的清军阵地齐发。中方随即开炮回击,一时间,中俄双方江岸,炮声震天动地,烈火四起,硝烟弥漫。中俄炮战延宕多个时辰,直打到夕阳西下,方偃旗息鼓。事后,俄......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2日 07:18

红军敢死队,怎堵敌枪眼?

红军敢死队,怎堵敌枪眼?
 
今年,普天同庆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我想到1953年,中国时代出版社曾经出版过一本书,是苏联翻译小说,叫《普通一兵——从流浪儿到英雄》,作者名叫茹尔巴(Павел Журба),这本书的印数高达250万册,讲的是苏联卫国战争英雄马特洛索夫(Александр Матросов),在伟大卫国战争前线的英雄故事。马特洛索夫在一次战斗中,为了消灭德军火力点,奋不顾身用自己的身体堵住了敌军枪眼,献出了年轻生命。故事的主人公马特洛索夫,当时不仅在苏联是位家喻户晓的大英雄,连日本军人都敬佩他,把他誉为苏联的“神风敢死队”队员。中国志愿军战士黄继光,更是崇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