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文章归档 > 2016年二月
2016年02月29日 07:57

文学巨臂高尔基之陨

文学巨臂高尔基之陨
 
晚年高尔基
 
 
 
高尔基和穆拉
 
 
 
话说一九八六年九月,北京举办了首届国际图书博览会。我恰在那次博览会的美国展台上,看到了俄裔美国作家别尔......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6日 06:19

北朝鲜的女人(独家组图)

北朝鲜的女人(独家组图)

蓦然回首

交通警

红歌红舞

女工

射击运动员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2日 10:10

北朝鲜的孩子(独家组图)

北朝鲜的孩子(独家组图)

歌声

在浴场

先军之礼

娃娃兵

小团队

孩子的口粮

泪飞

痛打野心狼

挥手前进

笑靥

饥饿

感恩

疑惑

舞蹈

琴声

我家

我心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9日 10:31

我的北朝鲜之旅(原创组图)

我的北朝鲜之旅(原创组图)

金日成广场:金家一统天下

准备打仗是全体国民的共识

在公共场合朝鲜人严肃有余

永远的警惕性见诸于眼神

从小耳闻的千里马精神

广场上的革命战争史群雕

......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9日 12:09

布罗茨基诗歌首部中译本的故事

布罗茨基诗歌首部中译本的故事
 
今天,198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俄裔美国诗人约瑟夫·布罗茨基(1940年-1996年)的名字已经享誉天下,他各种版本的诗歌中译文和相关回忆诗人的著作,可谓卷轶浩繁。尽管苏联在1987年第12期《新世界》杂志选登了《乌兰尼亚》、《一种语言》和《一个美丽时代的终结》等三部诗集中的部分诗歌,但是,这些诗歌当时能否在中国翻译发表,却有争议,一来,中国苏联文学界向来看苏联脸色行事,二来,布罗茨基移居美国,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曾对苏联构成巨大政治压力,被苏联认定为“叛国诗人”,因此,中国学界对介译布罗茨基心有余悸。《当代苏联文学》杂志主编邓蜀平教授,治学严谨且泼辣,敢想......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6日 09:13

为何人的宗教情感与生俱来

为何人的宗教情感与生俱来
 
复活节后第一个礼拜日,按教规称之为多马周,或叫使徒多马。那日,教堂诵读福音书之复活的救世主出现在圣使徒面前。此刻其中,并无多马。众使徒告诉他发生的事,多马说:“我非看见他手上之钉痕、用指头探入那钉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总不信。”(约翰福音,20:25)
一句人们常挂在嘴边之“我总不信”,使我们与复活之事相隔。有人敞开心扉和满怀喜乐地信了复活之事,另一些人却说:“我不信。我觉识不到此事,这与我生命逻辑不符。我不信,因我不可查验,且我亦无证据。”
何为信仰?使徒保罗回答此问,道:&ldquo......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4日 19:39

春节:隐退与蒙新

春节:隐退与蒙新
 
江河流淌,不知疲倦。成群的鱼儿在水底戏嘻,河水承载者大船小艇,浇灌着田野和草原——两岸百花盛开,万物复苏。每个时刻,每个瞬间对于江河来说,都是一次持续的更新,都是对其珍藏的目标——海洋的一次追求。而时光对于寂静的水塘却是别样。水塘慵懒和萎蘼地置身两岸之间,时光荏苒,岁月穿梭,它们似乎毫无新意。只是缓慢地在水下沉积淤泥,缓慢地在水面生出浮萍——就在那里,在明净般的水面浮出了恶臭扑鼻的沼泽,还有危险的淤泥,人和动物皆避而远之,仅留下蟾蜍的低吟和蚊虫的高音。
人类失去了对上帝的美好追求,心灵也将如此死亡。我们忘却自己伟大的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