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文章归档 > 2017年十月
2017年10月11日 09:33

苏联性史

苏联性史
 
1991年早春,苏联末期,我去了莫斯科,乘火车在城市之间旅行,发现各个火车站书摊上的畅销书,几乎都是花花绿绿的色情读物。这使我疑窦顿生,忽觉此地不像苏联,倒像西化更早的布达佩斯和布拉格,理由很简单,“性”在苏联出版物中向来讳莫如深,如此铺天盖地的情色刊物滚滚而来,社会说不定是在孕育着风暴,或许动荡与激变在所难免了吧,我当时想。
在苏联,不是能做事的都能说,也非能说的都能做,比如性。苏联意识形态禁忌之一,就是不能在公开出版物上谈性,换句话说,在苏联存在的数十年里,性是国家宣传与政策推广、文艺创作与人民阅读的禁区,但是无论苏联如何否认性,苏联人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