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寡头科瓦尔丘克——普京八大金刚之一

寡头科瓦尔丘克——普京八大金刚之一

普京和科瓦尔丘克在圣彼得堡由于工作关系而结下友情,随着普京2012年即将就任新一届总统,他们之间的友谊将会更加牢固

 

科瓦尔丘克
 

  【财新网】(专栏作家 孙越)除了俄罗斯寡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商人,可以在短短五六年的时间里暴敛数十亿美元的财富!他们垄断着国家三分之一的银行、垄断着几乎国家全部保险企业、苏联时代著名的核设施生产企业、造船业、化工业等等。我记得,这是2003年普京总统把他的政敌,俄罗斯赫赫有名的寡头,“尤果斯”石油公司总裁霍多尔科夫斯基投入大牢时说过的话。

  科瓦尔丘克是普京八大金刚之一,据《福布斯》杂志披露,他的个人资产达15亿美元。他是圣彼得堡“俄罗斯银行”的董事局主席,在银行中占有30.4%的股份,还掌控者俄罗斯若干家电视台的股份:НТВ台、РЕН ТВ台、圣彼得堡的5台和俄罗斯国家电视1台25%的股份,科瓦尔丘克还控制着著名媒体《消息报》的股份。早在2004年2月,俄罗斯总统候选人雷宾(Иван Рыбкин)就在竞选的时候透露,他有大量证据可以证明普京参与经商,并且得到寡头科瓦尔丘克等人的支持。后来,雷宾竞选败北,普京连任,雷宾就此收声,未再细说科瓦尔丘克和普京的关系。

  科瓦尔丘克1951年7月25日,生于苏联列宁格勒市,1974年毕业于列宁格勒大学物理系,他学业优异,28岁硕士毕业,35岁即获得博士学位。后来他供职于列宁格勒物约弗理技术学院工作,是苏联时期有名的激光和半导体技术专家,他的部门负责人就是著名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若列斯· 阿尔菲洛夫博士(Жорес Алферов)。1987年阿尔菲洛夫当选列宁格勒约弗物理技术学院长,科瓦尔丘克任副院长。后来,普京圈子里的很多人都曾在这家学院担任要职,如已去世的前俄罗斯前教育部部长福尔先科(Андрей Фурсенко),1987年曾任副院长,俄罗斯铁路集团总裁亚库宁(Владимир Якунин)也曾担任该学院国际处处长。

  苏联解体前夕,科瓦尔丘克就和福尔先科等人以这家学院为依托开始经商,主营项目是倒卖计算机。他们对院长说,一切收入归学院,其实落入了他们的腰包。阿尔菲洛夫博士最终将科瓦尔丘克和福尔先科等人除名。但是科瓦尔丘克很快就找到了一个靠山,他就是普京。那时普京已被市长萨博恰克任命为市政府外商投资管理委员会主任,他便把科瓦尔丘克拉进这个委员会协助他工作。

  科瓦尔丘克何以与普京成为密友?话说圣彼得堡有一家名为“海鸥”的德国小酒馆,它始建于1987年,是德国Tchaika GmbH公司与俄罗斯的合资公司,那时酒馆不收卢布,付账都是美元,每晚最低消费是20美元。据老板回忆,上世纪90年代初,普京是这家酒馆的常客,还带自己的亲朋好友一起光顾,其中就有科瓦尔丘克。虽然这里烟雾缭绕,拥挤不堪,可是啤酒和香肠都是德国进口的,很吸引当地消费者。那时普京刚刚从克格勃退役,进到圣彼得堡市政府外经贸委工作。

  普京和科瓦尔丘克不仅在酒馆见面,而且还在普京市政府办公大楼里见面,俄罗斯福布斯杂志透露,“那段时间普京的市政府外商投资管理委员会接待室里总是聚着很多人,后来也成为俄罗斯寡头和普京八大金刚之一的谢钦是普京的秘书。”从那时起,科瓦尔丘克就和普京及其恩师,圣彼得堡市市长萨博丘克成为莫逆。

  再说“俄罗斯银行”原本是一家创立于1990年的公有制信贷银行,其资产全部为苏共所有。原苏共列宁格勒州州委会是这家银行大股东,占48.4%的股份,苏联国企“‘俄罗斯影像’生产技术联合体”占43.6%的股份。那时,“俄罗斯银行”行长是苏共老党员克鲁琴纳(Николай Кручина),他自1983开始在苏共中央办公厅任职,主管党中央的财务工作。当时俄罗斯银行计有苏共储备金5000万卢布(一说1000万美元)。“俄罗斯银行”与苏共百余家公有制企业一样,是其党务建设所用资金的一个重要渠道。“8.19事变”之后不久,即1991年8月26日,克鲁琴纳从自家五楼阳台坠亡。他的密友多年后对媒体说,克鲁琴纳是被人从楼上推下来摔死的。

  克鲁琴纳死后不久,即1991年秋季,圣彼得堡市市长萨博恰克,下令对“俄罗斯银行”做资产清查,同时成立有外国投资商参加的、以“俄罗斯银行”为基础的基金会,目的是为了稳定当地经济,负责督办清查工作和筹办基金会的正是普京。

  三个月之后,即1991年12月,根据市长的指示,“俄罗斯银行”正式改制,变为股份银行,“俄罗斯银行”股权基本上都被基金会里的外资企业收购,根据俄罗斯媒体《通报》报道,1992年“俄罗斯银行”行长是克里申(Михаил Клишин),而科瓦尔丘克已经担任市政府外商投资管理委员会副主任,主任是科任(Владимир Кожин),后来他出任克里姆林宫总统办公厅主任。那时,普京已经被任命为圣彼得堡市外事局局长。科瓦尔丘克还很荣幸地得到了圣彼得堡市政府的特批,将帝俄时代的古建筑“斯莫尔尼宫”4号楼租下作为办公场地。

  科瓦尔丘克和普京以及圣彼得堡官场越走越近, 1992年,被充公的苏共5000万卢布也曾在“俄罗斯银行”的账上周转。1992年,市长萨博恰克将欧洲人道主义援助的销售额存入“俄罗斯银行”,市苏维埃代表们要求调查这笔资金的去处,此动议却半路夭折。1992年12月,科瓦尔丘克出任“俄罗斯银行”的董事局副主席。还有,1997年,芬兰International Petroleum Products( IPP)公司取得了“俄罗斯银行”20%的股权。实际上这家公司根本就是一家俄罗斯公司,属于科瓦尔丘克的两位密友吉姆琴科和卡特科夫等人。

  说来话长。1990年,科瓦尔丘克认识了圣彼得堡做石油寡头吉姆琴科和石油产品出口的“金奈克斯”公司,这家公司是市政府特许唯一经营石油产品的企业,董事局主席卡特科夫说,他的“金奈克斯”公司是一家苏联时代的老牌进出口公司,成立于1987年,由于科瓦尔丘克有市政府普京这个靠山,便利用权力把这个老牌公司重新包装推出,变成了一家俄罗斯石油产品出口公司。再有,“金奈克斯”公司以及圣彼得堡的石油商做生意的时候,都通过“俄罗斯银行”转账。1999年,卡特科夫出任“俄罗斯银行”董事局主席。2001年“金奈克斯”公司取代了芬兰International Petroleum Products公司,成为“俄罗斯银行”最大股东。“俄罗斯银行”的股东们纷繁庞杂和盘根错节的关系与变异甚多,不在话下。

  2004年,就在普京准备连任总统之际,他直接控制俄罗斯最大的国企——“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准备出售旗下著名的“索卡斯”保险公司,这家肥得流油的企业早有多家大企业觊觎。俄罗斯前能源部副部长米洛夫(Владимир Милов)说,普京也参加了 “索卡斯”花落谁家的谈论会。米洛夫他们原计划推出将公司卖给战略投资伙伴的提议,可是普京只说了一句话: “把它给‘俄罗斯银行’吧,就这样。”大家听罢就不再讲话了。当时,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部长沙龙诺夫(他也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董事局成员)也在座,众人十分震惊,同时也明白,普京与科瓦尔丘克的关系非同寻常。

  俄罗斯总理新闻秘书别斯科夫(Дмитрий Песков)说,普京和科瓦尔丘克在圣彼得堡由于工作关系而结下友情,现在由于普京工作繁忙,他们并不常见面。不过,随着普京2012年即将就任新一届总统,他们之间的友谊将会更加牢固。正如1996年,普京横扫彼得堡,进军莫斯科时一样,他带着科瓦尔丘克等兄弟们淘到了第一桶金。那时,普京和亚库宁、福尔琴科兄弟梅雅钦等人组建了一家名为“湖畔”的房地产公司,专营圣彼得堡市100公里之外,共青湖湖畔的别墅用地,大家都赢得了利益,而且所有兄弟在普京当选总统之后,都飞黄腾达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