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俄国食人族远征黑龙江始末

俄国食人族远征黑龙江始末

 
早在17世纪初期,沙俄帝国在西伯利亚城堡的军事长官,便奉旨以考察之名,从西伯利亚到过中国北京,如托木斯克城堡的彼特林,1619年所率12名哥萨克进北京,沿途四处收集情报,探索行军路线,做了详细的侦察记录,收集了大量气象、地质、水文、农业、畜牧业和沿途各地居民生活资料。彼特林返回俄国20余年后,俄国军事机构将对东方的军事行动逐步升级。17世纪40年代,俄国人终于撕下面具,将侦察变成远征,变成赤裸裸的武装入侵,哥萨克军人为主体的考察队,也成为荷枪实弹的远征军,俄国人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对西伯利亚沿途各部族的征服,以缴税、进贡等方式使他们归顺沙皇,最终直取中国黑龙江腹地,在那块他们梦寐以求的富庶之地竖起俄国的旗帜。
俄国人直到1636年,才听说有外兴安岭以南有一条大河叫黑龙江,但他们根本不知道,那时黑龙江流域归入中国版图已有数个世纪之久。1638年,以莫斯克维金为首的哥萨克远征队,受命布塔斯克军事长官,妄图征服黑龙江流域,哥萨克沿途犯下暴行,如过街老鼠,受到西伯利亚各族人民的痛击,远征队员死伤惨重。最终,莫斯克维金的远征,也仅仅从鄂温克人嘴里证实,确有“一条流入东海的大河”而已。1640年,另一伙哥萨克远征归来,依旧没看见黑龙江,只把沿途抢来的中国银制品和蓝靛,呈奉雅库茨克长官戈洛文,权作交差。1641年,戈洛文派出哥萨克巴赫捷亚罗夫远征队,目的是掠夺黑龙江流域的粮食和银矿,但他们还没看到黑龙江就无功而返了。
1643年7月25日,莫斯科派驻雅库茨克城堡最高军事长官戈洛文(Петр Головин),命城堡文书官波雅科夫(Василий Поярков)总结前俄国远征军的失败教训,挑选精兵强将,配备坚船利炮,继续远征。波雅科夫的任务,是从雅库茨克出发前往精奇里江和石勒喀河,为沙皇征收实物税,向新的未纳税人征税,寻找银、铜、铅矿和粮食,绘制沿途道路、河流,特别是精奇里江与黑龙江流域地图。
波雅科夫何许人也?对他的考证说法不一,有人说,他1638年在托博尔斯克城堡(Тобольск)服役,另说,他一直是莫斯科朝廷命官戈洛文的随员。不过,文书官确实是个不小的官衔,俄国编年史记载,说1639年6月21日,第一批莫斯科派来视察雅库茨克的高级军事长官里,就有戈洛文和波雅科夫。
1643年7月初,波雅科夫亲自组队,麾下共有132名人队员,其中军士112人,无业游民15人,税官2人,翻译2人,铁匠1人。他们的武器装备是,铁炮一门,炮弹100发,火药及炮弹重达8普特 16磅。队员每人配发步枪一支,子弹若干。25日,远征队挥师南下,踏上征程。他们沿勒拿河支流奥廖克马河和维吉姆河行进。那时,黑龙江流域居住着达斡尔等民族,沿江物产肥美,粮源丰盛,但是波雅科夫的城堡内粮食匮乏,长期依赖乌拉尔地区粮队供应,极为不便。如波雅科夫此行远征黑龙江,便可一举解决这个问题。波雅科夫除了备有充足的枪支弹药以外,还准备了木船远航所需的维修配件和工具,做饭用的铜锅和铜盆,以及与黑龙江居民进行商品交换的花呢布料和玻璃珠子等商品。
波雅科夫的远征路线,是从勒拿河、阿尔丹河出发,抵达精奇里江,然后进入中国的黑龙江流域。史书记载,波雅科夫还得到训令,不得骚扰和侵犯沿途民众。可见,1638-1640年间的俄国远征队,曾经侵害过所到之地的民众。
波雅科夫的远征队,出发时选择了一条与前几个队完全不同的路径,他们沿阿尔丹河上行,四周后到达乌楚尔河河口,再上行十日到戈诺姆河河口,他们的船走了200公里,便遇到了大小石滩40余处。其中一艘运载火药及炮弹的船,在石滩撞破一洞,炮弹落水,沉入石滩深处,无法打捞。深秋季节,河水结冰,波雅科夫的远征队未能按计划抵达勒拿河与黑龙江的交汇处,还损失了两艘船,这使波雅科夫感到沮丧,他只得让一部分人和辎重留在船上待命,自己亲帅90人,乘坐狗拉雪橇或滑雪翻越斯坦诺山脉,进入属于中国所辖的勃梁塔河上游(精奇里江水系)。
1643年冬季,波雅科夫抵达精奇里江支流的乌穆列堪河口,进入达斡尔人部落。哥萨克们看见,达斡尔人木屋盖得很结实,窗户上还绷着讲究的油纸,村村户户粮满囤,猪满圈,鸡满窝,一派繁荣兴旺的景象。他们还看到,达斡尔人穿的衣也很讲究,料子或真丝或纯棉。波雅科夫闯入部落后,先将达斡尔酋长诱捕,扣为人质,然后问他丝绸和印花布的来路。酋长说,那是他们拿毛皮,跟前来精奇里江的中国内地商人交换来的 。波雅科夫听罢,便沉下脸,命酋长说服族人今后向沙皇进贡,酋长不从,波雅科夫就派人给他带上镣铐,残忍地折磨他,酋长依旧说,他们只向中国皇上交贡。波雅科夫气急败坏,命哥萨克五十人长彼得罗夫率70人洗劫达斡尔村庄,他们绑架了达斡尔几位头人,勒索了燕麦40筐,牲畜10头,并占据了村外的房舍。之后,彼得罗夫得寸进尺,冲进村里抢劫,引发民愤满腔,村民奋起抵抗,达斡尔骑兵也披挂上阵,哥萨克火力不支,且战且退,最后趁夜黑雪大逃遁。俄国人不仅空手而回,还留下9具尸体,伤残了50多人。
再说,波雅科夫在乌穆列堪建立冬营之后,达斡尔人的游击队不时地骚扰俄国人,另一方面,队员的粮食每人仅剩30磅,支持不到3个半月之后运粮队到来,波雅科夫预感远征队队员会在饥寒交迫中煎熬。
果然,饥荒很快蔓延开来,波雅科夫的士兵只能靠吃死动物腐尸和树皮和树根充饥,一些征队队员病饿而死。波雅科夫为了节约粮食,以彼得罗夫未完成征粮任务为由,中断了逃回冬营的哥萨克残兵败将的口粮。这时,达斡尔人骑兵又来袭击俄国人,双方交火中,有达斡尔人骑兵战死在冬营不远处的树林里,波雅科夫竟然下令俄国哥萨克“去吃掉被打死的异族人” 。俄罗斯学者瓦西里耶夫证明,那次战斗之后,“哥萨克吃掉了50个异族人” 。
精奇里江和黑龙江流域自17世纪以来,所流传的俄国兵吃人肉的暴行,即从此而来。波雅科夫也被当地居民成为“吃人恶魔”,连俄国人自己讲起来都毛骨悚然:“波雅科夫的行径给黑龙江居民留下的印象如此之深,提起哥萨克,就会想到拷问、拐骗、死亡和吃人。” 
波雅科夫熬过冬季,终于在1644年5月24日,等来了哥萨克运粮队。粮食送到了,远征队经过补充,继续沿精奇里江乘木船南下,那时他们只有70人了。不久他们到达了精奇里江平原地区,两岸的达斡尔人禁止俄国人上岸,阻击战时有发生。俄国哥萨克人最终经过“托木河口,经清皇室额驸、索伦部长巴尔达齐驻地,再航行一天时间,便闯入了我国东北部最大的内河黑龙江。” 
黑龙江沿岸的肥沃土地,达斡尔人的富足生活,使波雅科夫心头欲火燃烧,他下令在精奇里江下游停船,伐木建造冬季营地,等到来年春天再去黑龙江上游地区寻找银矿。他派出25名哥萨克沿黑龙江而下,寻找出海口,走了3日,哥萨克半路听说此处距离大海尙远,便掉头折返,半路上遇到了杜切尔人 的突袭,只有两人侥幸逃回,其余均被杀死。波雅科夫远征队仅剩50余哥萨克了,他绝望地思忖,远征黑龙江就此已经失败,凭此现有实力,过冬之后难以继续前行,返航之路,四处伏兵,加之粮草匮乏,全队面临灭顶之灾。于是他心生一计,决定率队,经松花江口、乌苏里江口进抵黑龙江入海口,从海上逃回俄国。
波雅科夫在他的旅行笔记中写道,他在黑龙江流域的最后两周,亲眼目睹了这个丰饶肥美的人间天堂景观。他说,胡桃、核桃坚果诱人,荞麦、苹果百里飘香。哥萨克远征队继续下行,他们看到了通古斯人的格尔特人部落,那里的人仅食鱼和猪肉,他们身穿貂皮,鼻串银环,制作银环的白银也是从中国内地交换来的。部落猎人的出行工具就是狗拉爬犁(雪橇),渔夫乘的是桦木船,有时他们竟然乘着河船出海。波雅科夫到达黑龙江出海口时,已是九月,他遂下令建造冬营,因为冬季他们不能出海回国。
哥萨克远征队,一边和当地格尔特部落以货易货,换回一些鱼类和木材,一边刺探中国海域和库页岛的情报。他们得到了确切的消息,第一,从黑龙江江口确实可以去到大海;第二,从未有俄国人从海上进入过中国。冬末,波雅科夫的冬营又发生了饥荒,哥萨克又过上了吃树皮啃草根的日子。他们又开始了烧杀抢掠,抓部族人质的强盗勾当。同时,他们也学着格尔特渔民的样子造了若干条桦木船。
1645年5月底,黑龙江冰消雪化,波雅科夫驱船来到黑龙江出海口,命哥萨克远征队队员把桦树筏子放下海,然后他们跳上船,看了看方向,拼命地划动船桨,朝俄国驶去。他们返回雅库茨克城堡,已是1646年7月中旬。从他们开始所谓“远征”中国到返回城堡,整整过去三年半。波雅科夫给城堡最高军事长官写了一份报告,他说,俄国远征队所到之处,不仅向当地居民征税,还将他们的土地归附沙皇统治之下,并使当地人民成为沙皇的永世之奴。
 



推荐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