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文章归档 > 2019年08月
2019年08月28日 18:48

布罗茨基:爱情真的回来了?

布罗茨基:爱情真的回来了?

 

1988年初,我听到一则消息,移民美国的苏联诗人布罗茨基(1940-1996)获得1987年诺贝尔文学奖。北京很多高校那时都没有布罗茨基的俄文诗作,我就跑到北京图书馆去找。当年,我就在《当代苏联文学》杂志上发表了十余首布罗茨基诗歌中译,成为第一批介译布罗茨基诗作的中国译者。

但我翻译布罗茨基诗歌时,对他的情感世界了解甚少。那时,苏联尚未解体,各种信息闭塞。布罗茨基虽住在美国,但我估计,美国人对他的故事也是...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24日 09:07

苏联时代:读书和买书

苏联时代:读书和买书

我看过一个统计,截止1939年,苏联读书人的比例高达87%。再有,苏联时期,中小学第一次将俄罗斯经典作家的作品系统列入学习课程,这也是读书界的一件大事。但我发现,即使是举世公认的俄罗斯经典作家,也不是一下就列入课本的,比如陀思妥耶夫斯基,他是在赫鲁晓夫时期才通过。布尔加科夫和普拉东诺夫等作家,到了戈尔巴乔夫时代才被苏联学生认识。当然,更多的俄苏文学作家是苏联解体后才广为人知的。

苏联时代好书一册难求...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11日 09:58

开往卡托维茨的夜行列车

开往卡托维茨的夜行列车                  6月末的布达佩斯,天变得闷热起来。夜里,匈牙利国际列车站凯莱蒂依然嘈杂。背着大旅行囊的德国和奥地利游客正步履匆匆地登上开往其他东欧国家的列车;从克里米亚、索契和敖德萨来的苏联人,大多是大包小包拎了一堆,你猜度这大概又是来倒卖机械手表什么的,要么就是列宁像章或是军服、钢盔一类的玩意儿。   蓬首垢面,穿着花格衬衫,身上散发出甜臭酒味儿的罗马尼亚人(多半是来匈牙利打工的)则把呆滞...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9日 20:21

陀思妥耶夫斯基:煎熬灵魂的婚恋

陀思妥耶夫斯基:煎熬灵魂的婚恋

 

俄国黄金时代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1821年生于莫斯科,他的作品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介译到中国,到二十一世纪,他的作品中译本几乎出齐。大多数中国读者说起陀思妥耶夫斯基,都会联想到苦难和救赎,他的爱情与婚姻确实经历了深刻的灵魂煎熬。

话说,陀思妥耶夫斯基1849年因为参加秘密进步小组被捕,直到1854年被释放。他出狱后,沙皇政权不允许他到首都生活,将他下放到草原小城谢米巴拉金斯克。其实那里只是个落后的小镇,偏僻...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3日 07:36

俄罗斯作家为何难进富豪排行榜

俄罗斯作家为何难进富豪排行榜

 

八十年代,我在中国作家协会工作时接待过一些苏联作家。我问他们稿酬怎样,他们的回答令我吃惊,因为他们的稿费比中国作家高多了。苏联作家的整体收入与西方作家虽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但是就苏联物价与消费而言,靠稿费为生的苏联作家,收入算是相当可观。苏联作家除靠写作挣稿酬外,还享受政府专款建造的作家俱乐部、免费别墅和食品特供等,从这个意义上说,苏联从物质上,算对得起“灵魂工程师”了。

苏联解体后,社会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