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文章归档 > 2019年09月
2019年09月30日 08:24

漫话狗律法

漫话狗律法

 

我莫斯科的女邻居卡琳娜,养了一条法国斗牛犬,却给它起了个苏联的名字,叫比姆。卡琳娜告诉我,狗名字是他爸爸的杰作,取之于他最喜欢的苏联作家特洛耶波尔斯基的小说《白比姆黑耳朵》。卡琳娜常常跟我抱怨,说在莫斯科很多地方都不能带狗前往,如超市、餐厅和咖啡店什么的。她说的是实话。我常看见超市门前的柱子上拴着狗狗,关切地朝店内张望,等待主人购物出门。显然,狗狗不得入内。而在莫斯科的餐厅和咖啡店,我几乎...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20日 09:25

茨维塔耶娃:相思不尽恨绵绵

茨维塔耶娃:相思不尽恨绵绵 茨维塔耶娃(1892—1941),曾是被苏联文学史忽视的诗人和作家。苏联后期,她的作品开始解冻,被誉为二十世纪俄苏伟大诗人之一。最近十多年,茨维塔耶娃的诗集、小说、戏剧和书信的译本作品开始走红中国。   茨维塔耶娃生在知识分子家庭,她幼年即显文学天赋,六岁便可用俄语、法语和德语写诗,而妈妈却希望她长大以后弹钢琴。茨维塔耶娃谙熟多种语言,与童年母亲带她四处履行有关。那时,她母亲身体欠佳,于是她常到意大利、瑞...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0日 17:09

猫与鼠:阿赫马托娃式恋爱

猫与鼠:阿赫马托娃式恋爱

 

苏联女诗人阿赫玛托娃 (1889~1966),生于今日乌克兰海港城市敖德萨。她自幼写诗,在苏维埃时期是诗坛阿克梅派代表诗人,主要作品有《黄昏》、《黄色的群鸟》、《车前草》、《安魂曲》等。阿赫玛托娃在整个苏维埃时代都较为压抑,主要源于官方对阿赫玛托娃价值观不认可。她的诗歌因写尽人间春色和失落的爱,不体现官方主流意识形态而常被批判,以至于阿赫玛托娃在一段时期被禁止发表诗作。阿赫玛托娃无论从才华还是容貌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