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01月16日 05:58

圣彼得广场的枪声(下篇)

圣彼得广场的枪声(下篇)
 
80年代正值苏美冷战巅峰,梵蒂冈教皇的保罗二世虽不问政治,但其波兰的出身背景却使他难以中立——他不仅来自苏联社会主义阵营的盟国,他还同情瓦文萨(Lech Walesa)领导的波兰团结工会,苏联对他恨之入骨,克格勃主席安德罗波夫(Юрий Андропов)公开说,保罗二世是苏联的敌人。
根据美国中情局档案披露,克格勃一直计划暗中除掉保罗二世,但因为苏联1979年出兵阿富汗使其国际声名狼藉,不便对保罗二世采取公开行动。 1981年5月13日,保罗二世遇刺,国际情报专家曾断定,主谋来自苏联集团,里根总统后来正式宣布,假如该情报确凿,美国将断......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2日 10:18

圣彼得广场的枪声(上篇)

圣彼得广场的枪声(上篇)
 
1981年5月13日,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Pope John Paul II)在梵蒂冈圣彼得广场被枪击,身负重伤。
保罗二世1920年5月16日生于波兰,自1978年至2005年4月2日出任罗马天主教第264任教宗。
1981年5月,波兰同乡日奇科夫斯卡娅携丈夫前来梵蒂冈探望保罗二世,9日,他们参加由保罗二世在梵蒂冈花园(Giardini Vaticani)主持的弥撒,12日,他们又参加了一个为欢迎波兰雅盖隆大学(Uniwersytet Jagielloński)到访而举行的弥撒活动。日奇科夫斯卡娅明白与保罗二世会面可能刺激波兰政府,甚至可能回国后有麻烦,但她和丈夫却不在乎,只想尽快见到保罗二......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05日 09:23

沙皇国师之死(大结局)

沙皇国师之死(大结局)
 
1916年12月29日夜间,尤苏波夫伯爵以向拉斯普京介绍其夫人伊琳娜为名,邀请他前来自己家地下餐厅,趁机与普里什凯维奇议员、德米特立伯爵等人将其杀害。
拉斯普京之死在俄国引发轩然大波,尽管他出身卑微,只是个西伯利亚乡村的小神父,但在俄国却享有极不寻常的地位,他不仅是沙皇国师,过问国事,左右决策,而且也是皇后的私人御医,还曾治愈了皇储阿列克谢治疗血友病。因此,拉斯普京在俄国皇宫奠定了国师的地位。
拉斯普京的家乡是科学与文化的荒芜之地,他自幼并未读过书,后来他在图尔斯克镇的圣尼古拉男子修道院待了两年,学会了认字读书,但文化......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03日 12:26

沙皇国师之死(五)

沙皇国师之死(五)
 
普里什凯维奇、德米特立和苏霍金等人听到尤苏波夫的喊声,赶忙从小楼梯上冲了下来,普里什凯维奇手里也握着一把左轮手枪。众人跑下来一看,拉斯普京已经两滚带爬地跑到了地下室的秘密小门旁边,这扇小门正好通往大院。
尤苏波夫知道这扇小门是上了锁的,他觉得拉斯普京跑不掉,再加上害怕,于是,他就站在稍远一点的高台上举枪瞄准他,谁知,发了疯似的拉斯普京竟然“嘭”地一声撞开了小门,消失在黑暗之中。倒是普里什凯维奇机灵,他提着枪,在其身后紧追不舍,一直追到大院里,尤苏波夫又听见那里“啪啪”地打了两抢,于是他也举着枪冲了出去......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9日 09:33

沙皇国师之死(四)

沙皇国师之死(四)
 
拉斯普京在尤苏波夫家地下室餐厅里喋喋不休的时候,尤苏波夫却只在心中祈祷,希望拉斯普京尽快吃掉已经撒了氰化钾的馅饼,或者用下了毒的高脚杯喝点红酒,以便他早上西天。
拉斯普京也许是讲话多了有点儿渴,就让尤苏波夫给他倒了一杯茶,而俄国人饮茶的习惯要吃甜食,于是,尤苏波夫便顺手将撒过氰化钾的馅饼朝拉斯普京面前推了推,拉斯普京开始又是拒绝,他说:“不吃不吃,馅饼太甜了!”但他还是经不住甜品的诱惑,一块接一块地吃了起来。尤苏波夫按捺不住恐惧,睁大眼睛看着他,等着拉斯普京嚼着馅饼就轰然倒地,因为拉佐维尔特医生说过,他下毒的计......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2日 12:13

沙皇国师之死(三)

沙皇国师之死(三)
 
1916年9月19日,俄国杜马黑帮议员普里什凯维奇(Владимир Пуришкевич)在全体会上发表了措辞激烈的演说怒斥拉斯普京说:“我们再也不能忍受这个阴险的庄稼汉左右俄罗斯了!”他的话受到不少代表的追捧,更有人主动约他其商讨诛杀拉斯普京的行动方案,其中包括尤苏波夫(Феликс Юсупов)和德米特里•巴甫洛维奇(Дмитрий Павлович)伯爵等人。
话说拉斯普京很早就垂涎尤苏波夫太太伊琳娜的美貌,尤苏波夫对此早已心知肚明,他决定利用这一点诱杀拉斯普京。其实,伊琳娜当时并自彼得的格勒,而是随着尤苏......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18日 11:59

十月革命节为何变成了隐性节日?

十月革命节为何变成了隐性节日?
 
苏联法定节日有30个,较隆重的有12个,最隆重的只有1个,就是11月7日的十月革命节。苏联没有国庆日,十月革命节从历史意义和庆典规模上堪比国庆日。
十月革命节源于俄国1917年发生的十月革命,那时俄国采用儒略历,十月革命就发生在儒略历的10月25-26日。苏联时期,废儒略历而兴格里历,十月革命节的纪念时间便定在11月7日至8日。
莫斯科市中心的老阿尔巴特街,是旧俄商贾富豪聚集地,历经动荡的岁月,能找到历史的蛛丝马迹,如我就在这条街道的古董店里找到几张苏俄纪念十月革命节的老照片,这些照片尽管画面斑驳,却如年迈的女店主薇罗奇卡所说:&ldqu......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08日 08:53

沙皇国师之死(二)

沙皇国师之死(二)
 
 
1915年至1916年前后,沙皇尼古拉二世除了一些官员任免问题偶与拉斯普京商议外,从不与他商讨政治问题。比如拉斯普京千方百计地说服尼古拉二世暂缓授权国家杜马任命部长,尼古拉二世尽管嘴上表示赞成,但最后也没听从他的意见。后来尼古拉二世连请拉斯普京进宫做例行祈祷也不那么热心了,那时皇宫内外盛传拉斯普京利用与皇后的私交,收受贿赂,推荐官员上任,最后遭人举报,临时政府成立特别委员会对此事着手调查,但最终查无实据,不了了之。
临时政府成立特别委员会检察官鲁德涅夫说,......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04日 13:08

沙皇国师之死(一)

沙皇国师之死(一)
 
拉斯普京(Григорий Распутин,1869-1916)是俄国近代最神秘和最奇特的人物之一,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Николай II)全家都喜欢她,但俄国贵族和知识界厌恶他,无论史学名家还是布衣百姓说起拉斯普京都颇有争议,争议的焦点,就是他到底是圣者和天才,还是恶棍与骗子。拉斯普京生前死后,留下说不清的野史传说和流言蜚语,这些如影相随地围绕着他那不散的灵魂,挥之不去。
拉斯普京的最初姓氏为诺威赫(Новых),1869年1月21日,他出生于俄国坦波夫省夫省伯克罗夫斯科村的农家,后全家迁至西伯利亚。他跟同村穷苦农民一样,很早就开......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23日 19:26

苏俄的“爱情解放运动”

苏俄的“爱情解放运动”
 
话说1917年,苏俄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了不少性解放组织,如“反家庭团体”、“反婚姻协会”和“反处男处女组织”等,这些组织的主要成员都是年轻人,主要是苏俄共青团组织成员。这些组织出现的原因,是那时苏俄共青团各级组织为青年们所制定的基本任务决定的,那时苏俄早期共青团,并非要为未来的国家建设培养人才,而是要解放青年思想,瓦解旧有婚恋习俗,彻底消灭沙皇君专制下以东正教思想为核心的道德体系。
那时,不少年轻人认为,沙俄时期人们对性的审慎态度是一种偏见,应从思想深处剔除,于是他们才将共青团组织的基本纲领,设定......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7日 10:00

苏联:口香糖的故事

苏联:口香糖的故事
  
  我有幸在苏联末期访问莫斯科,那时红色帝国首都给我最深的印象之一,就是苏联少年儿童满街向外国人讨口香糖。我当时想,这说明苏联口香糖生产销售渠道不畅,或者因为苏联体制原因使口香糖成为俏货,我后来还对苏联口香糖历史做过一点回顾。
  苏联解体后,有俄罗斯学者撰文说,苏联第一批口香糖是苏联红军攻克柏林,与英美盟军在柏林胜利会师后,英美与苏军互赠礼品,西方人第一次将新产品口香糖赠送给苏联人品尝,苏联人虽喜欢,但却不知俄语怎么说,好在俄罗斯民间也有嚼着吃的玩意儿,俄语统称 “热瓦契卡”(жвачка),那些玩意儿类似口香糖,如天然树脂......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03日 20:50

苏俄早期性犯罪

苏俄早期性犯罪
 
话说1917年,苏俄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了不少性解放组织,如“反家庭”、“反婚姻”和“反童真”等,这些组织的成员都是年轻人,主要是苏俄共青团组织成员。他们组织这些出现的原因,是因为那时苏俄共青团各级组织为青年们所制定的基本任务,不是为未来的国家建设培养人才,而首先是解放青年思想,瓦解旧有的民众婚恋习俗好而彻底消灭沙皇君专制下的、以东正教为核心的道德体系。
那时,不是年轻人认为,沙俄时期人们对性的审慎态度是一种偏见,应从思想深处剔除,于是他们才将组织的基本纲领,设定为宣扬爱情自由。俄罗斯研究学者认为,那时年轻人在追求爱情自有幌子......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7日 16:23

苏联:棉花也腐败

苏联:棉花也腐败
 
1976年苏共25大在莫斯科召开,大会像往常一样制定苏联国民经济未来4年发展方向。苏联乌兹别克加盟共和国第一书记拉什多夫(Шараф Рашидов)精神抖擞地走向发言台,慷慨激昂地说,乌兹别克的棉花年产量为400万吨,说到此,他故意停顿一下,环顾四周,然后突然提高嗓门宣布:“我们的棉花产量未来将达到550万吨!”台下听罢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乌兹别克70年代是苏联中亚政治稳定和经济繁荣的加盟共和国,教育发达,居民素质高,特别是农业领域技术领先,发展速度快,人民生活水平达到了较高的水平。拉什多夫很懂公共关系,他不仅和乌兹别克背景......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1日 09:33

苏联性史

苏联性史
 
1991年早春,苏联末期,我去了莫斯科,乘火车在城市之间旅行,发现各个火车站书摊上的畅销书,几乎都是花花绿绿的色情读物。这使我疑窦顿生,忽觉此地不像苏联,倒像西化更早的布达佩斯和布拉格,理由很简单,“性”在苏联出版物中向来讳莫如深,如此铺天盖地的情色刊物滚滚而来,社会说不定是在孕育着风暴,或许动荡与激变在所难免了吧,我当时想。
在苏联,不是能做事的都能说,也非能说的都能做,比如性。苏联意识形态禁忌之一,就是不能在公开出版物上谈性,换句话说,在苏联存在的数十年里,性是国家宣传与政策推广、文艺创作与人民阅读的禁区,但是无论苏联如何否认性,苏联人却......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7日 08:27

苏联版的敦刻尔克大撤退(下篇)

苏联版的敦刻尔克大撤退(下篇)
 
苏联海军退役老兵,塞瓦斯托波尔防御战参加者梅德韦杰夫(Виктор Медведев)说,6月30日,德军掌握了战场主动权,苏军弹尽粮绝,等待救援的希望逐渐破灭。塞瓦斯托波尔防御区司令、黑海舰队司令员奥克佳布里斯基(Филипп Октябрьский)中将鉴于形势危急,紧急向莫斯科苏联最高统帅部汇报战况,斯大林批准红军部队弃城和撤退。
苏联最高统帅部成员之一的布琼尼(Семён Будённый)元帅还从莫斯科发来具体指示,命令奥克佳布里斯基中将迅速前往新罗西斯克(Новороссийск)组织运送伤员、撤军和运走市内名贵物品。布琼尼还命令滨海集团军军......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2日 07:53

苏联版的敦刻尔克大撤退(上篇)

苏联版的敦刻尔克大撤退(上篇)
 
敦刻尔克大撤退(Dunkirk Evacuation)发生于1940年5月25日,那时,英法联军被德国机械化部队击溃,德军将联军挤压在法国东北部,靠近比利时边境的港口小城敦刻尔克(Dunkirk),英法军队被迫实施了大规模的军事撤退行动,他们利用各种船只将军队有生力量撤往英国,以40万部队抵挡德军80万大军的围追堵截,堪称人类战争史上的壮举。
敦刻尔克的壮举也使我联想到1941至1942年,苏联卫国战争期间的塞瓦斯托波尔防御战(Оборона Севастополя)以及后来苏联红军大撤退的故事。那时,苏军以27万军力抗击德军及罗马尼亚的35万大军。最终,苏军不敌德军猛烈攻势,在承受损失巨大和牺牲......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9日 07:37

苏俄建政初期的街头流氓(续篇)

苏俄建政初期的街头流氓(续篇)
 
苏俄街头流氓比沙俄时代更猖狂,这从他们给流氓团伙起的名字上即可见一斑,比如,“苏联流氓协会”“苏联酒鬼协会”“苏联二流子协会”和“中央痞子委员会”等。全国大城市的中学校园还出现了“青少年流氓协会”,他们竟然还选出了委员会,入会的人还得向委员会交会费。中学流氓集团对学校威胁很大,当年奔萨市数所中学就因为流氓活动猖獗而被迫停课。
 
苏联中学流氓集团犯罪表现在传播淫秽歌曲和顺口溜、在城市主要交通干线上制造噪音、敲门滋扰市民生活、打群架和使用枪械。1926年,奔萨市被捕的中学流氓分子,袭击路人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8日 07:51

苏俄建政初期的街头流氓

苏俄建政初期的街头流氓
 
苏联时代有一种破坏社会秩序的违法行为叫流氓罪。苏俄内战(1917-1922)结束前后,一些大中城市街头开始出现流氓团伙和犯罪活动,如打架斗殴、抢劫路人和商店等,这就是苏俄史上最早的流氓犯罪记录。档案显示,早在1920年,苏俄一些城市就发生过大规模的街头流氓事件,街头流氓事件参与人数最多时高达数千之众,街头流氓事件后来逐步升级为恐怖事件,如列宁格勒、奔萨和喀山等地,就发生过街头流氓扒铁路致使列车颠覆和冲击群众集会会场导致人员伤亡的事件。
 
街头流氓是沙俄留给苏维埃的一份历史遗产。笔者查阅档案发现,沙俄首都圣彼得堡市市长瓦......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4日 09:40

苏联的禁片

苏联的禁片
 
苏联发行量最大的电影刊物《苏联银幕》
 
苏联时代,大众娱乐的主要方式之一是看电影,所以,苏联是个电影大国,它不仅生产量大,而且有独特的电影艺术传统和生产方式,更有独特的审查制度。
 
苏联几十年,无处不独特,电影甚至独特到与世隔绝。苏联很多电影在其国内极为流行,甚至为国家创造了巨大财富,但世界却闻所未闻,这足以说明苏联电影与世隔绝的程度。再有,苏联电影创作的所有题材审查制度均极为严格,电影工作者创作故事片(剧情片)的空间极为有......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31日 08:54

他们曾是克格勃

他们曾是克格勃
克格勃88步兵旅团长周保中(左二)和营长-金-日-成(圈中人)
 
1940年,苏俄远东第二方面军司令部组建一支由中国、朝鲜抗日游击战士,以及苏俄远东北方少民族、原住民组成的苏俄红军侦察部队,其部队番号为苏俄第88步兵旅,名义上隶属苏俄远东第二方面军。为何说仅仅名义上隶属呢?原来在苏军历史档案中根本查不到第88步兵旅。笔者查阅资料显示,第88步兵旅当时编入苏军142摩步师,可再查远东第二方面军各集团军档案,发现还是没有88步兵旅。所以我只能推断,苏俄第88步兵旅要么直属苏俄国防人民委员会,要么就是编入了苏俄内务人民委员会(НКВД)直属部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