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05月25日 08:54

俄罗斯人与苏联人有何不同

俄罗斯人与苏联人有何不同
苏联没有了,今天的俄罗斯人与当年的苏联人有什么区别?
先说苏联人的外表。他们给外国人最大的印象就是不爱笑,特别是见到不认识的人,按照我们的理解,就是不客气,西方人说他们缺乏亲和力。总之,苏联人外表冷酷,是去过苏联的外国人的共识。现在苏联虽已解体,俄国人接人待物相比过去略有改观,但沉郁寡欢依旧是他们的个性,似乎已经融化在血液里。
苏联人对国家的看法,既固执又可笑,他们认为国家关心每个公民的福利状况理所应当,提供好工作、优质的入职培训、免费住房和医疗,否则要国家干什么?苏联也按照这个逻辑要求每个公民,国家原则上承担你的一切,但你必须......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14日 08:33

俄罗斯:鬼穴丘陵醉树林

俄罗斯:鬼穴丘陵醉树林
 
俄罗斯欧洲部分的东南部,有座历史名城,沙俄时代叫做察里津,苏联改名为斯大林格勒,现在称伏尔加格勒(Волгогра́д)。该城以北是起伏的丘陵和茫茫草原,那里有座小镇,名为日尔诺夫卡(Жирновска),这里是萨拉托夫州和伏尔加格勒州的州界,紧靠熊岭(Медведицкая гряда),往北40公里的丘陵地带便是传说中的鬼穴(Чёртово логово)。据说,鬼穴之地经常漂浮着银色的雾,当它飘到人畜身边时,竟能引发生物自燃。在这片原野上,确有人畜死于非命,或者莫名其妙地蒸发。
当地居民说,鬼穴常刮龙卷风,汽车开进鬼穴......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2日 11:56

俄罗斯:通古斯大爆炸考察记

俄罗斯:通古斯大爆炸考察记
 
今年是俄国通古斯大爆炸110周年纪念。
40多年前,我上中学时就知道通古斯大爆炸,但不是在地理书上,而是听地理老师闲聊时说的。地理老师讲的通古斯大爆炸很笼统,但我至今记忆尤深,爆炸发生时间是1908年6月30日早晨7点17分,地点在俄国通古斯地区,那个地方距著名的贝加尔湖仅有800多公里。老师说,通古斯大爆炸的威力,相当于一颗2000万吨的TNT巨型炸弹,是美国1945年在日本长崎投下的原子弹爆炸当量的1000倍,足以将整个华北平原都夷为平地和烧成焦土,我听后瞪眼咋舌。长大之后,我去了苏联,看到一些俄文原版资料,说通古斯大爆炸将方圆2150公里的原始森林中的......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16日 08:26

普通的王小波

普通的王小波
身在辽远的莫斯科,也听见这里的中国知识青年,说起已经作古的小说家王小波。往事如烟,在这里,在八千公里之外,他的名字虽然已经不再象在北京那么耳熟能详,可是好象有人故意要钩起我的记忆:前一阵,不少人都问我关于王小波的故事,我一位上海朋友从圣比得堡来,问我:“你读过《黄金时代》吗?这个人特别逗吧?我们都快要乐死了!”还有一位是沃龙涅什国立大学文学系的陕西女孩,一到莫斯科就给我来了一个电话,弄得我哑口无言:“你说,王小波最近还写新书吗?我们那儿的中国留学生都在读他的书。你知道他的近况吗?”我觉得,不能怪罪这位文学青年,因为在网络还不是特别发达,资讯流通经常受阻的俄......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11日 08:58

宁死不降的俄国人

宁死不降的俄国人
 
 
前几天我看到一段视频,一架俄罗斯苏-25战机,在叙利亚被武装分子导弹击中后燃烧坠毁,飞行员跳伞求生,落地后,遭到数十名武装分子包围,飞行员拉响手雷自杀成仁,这个画面震惊世界,目击者连称此举让世界领教了俄罗斯军人的宁死不降。
这段视频使我想起1815年的滑铁卢战役(Battle of Waterloo),法国将军皮埃尔•康布罗纳(Pierre Jacques Étienne Cambronne)战役打响后对兵士慷慨陈词说:“近卫军宁死不降。”我还联想到俄国军事史上的大小战役,发现其实此话也适用于俄国军人。1829年,第八次俄土战争期间,俄土海军......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07日 18:22

清明:感悟死亡

清明:感悟死亡
 
有位思想家说过:人一出生,就有一箭朝他射去,刚好在他死的时刻射中他。你是我们同学里第一个走向死亡的,你真的死了,方式令人难以置信。我们都会死去,因为这个世界里确实有死亡这回事。我们还是婴孩的时候,伴随着第一声哭喊,我们的脑细胞便开始衰亡,这个过程伴随人的一生。死亡,它隐藏在人生的每一个转折关头。它对无神论者来说是最后的无奈,而对基督徒来说,却是新旧时代的分界,是新生命的开始。
 
1
 
    你几乎是在一瞬间消失的,以至于我的感官世界里,你的气息还在飘啊飘的,像莫斯科南郊雅辛......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23日 10:21

神秘消失的高山滑雪队

神秘消失的高山滑雪队
 
20世纪50年代,苏联大学生滑雪运动如火如荼,几乎每所高校都组建了大学生滑雪俱乐部,期末考试一结束,人们经常可以在火车站见到一队队大学生,身穿滑雪服,背着背囊,手握滑雪板,整装待发,准备登上列车前往滑雪区。那时,适逢苏共二十一大于1959年1月27日至2月5日在莫斯科召开。苏联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国立技术学院(УПИ,以下简称技术大学)5年级学生、体育积极分子佳特洛夫提议,为了纪念苏共党代会召开,发展冬季体育运动,请同学们自愿报名,组建大学生高山滑雪队,去北乌拉尔举行高山滑雪活动。
报名参加大学生高山滑雪队的人员共有10人:佳特洛夫(无线电......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16日 11:25

克格勃的毒药

克格勃的毒药
 
苏联各个时期的国家安全机构,都曾致力于研发病毒制剂和毒药,用于打击国内外敌对势力,维护国家安全和稳定。苏联解体后,前克格勃中将苏多普拉托夫(Павел Судоплатов)发表一些列披露苏俄国家安全机构内幕的专著,如《特别行动。1930-1950 卢比扬卡和克里姆林宫》(Спецоперации. Лубянка и Кремль 1930—1950 годы)以及《侦察与克里姆林宫》(Разведка и Кремль)和《特别行动。1930-1950年代中的卢比扬卡阿和克里姆林宫》(Спецоперации. Лубянка и Кремль 1930—1950 ......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04日 20:31

细说苏俄雇佣兵

细说苏俄雇佣兵
 
最近,媒体一直在说叙利亚战场上,有俄罗斯雇佣兵在和巴沙尔军队并肩作战,还说俄罗斯雇佣兵来一家私营军人服务企业“瓦格涅尔集团公司”(Вагнер)。俄罗斯《生意人报》和西班牙《先锋报》也说,最近有俄罗斯雇佣兵在与叙利亚反对派作战时被俘或战死,这使我想起我莫斯科的房东奥列格,他原来是一名苏联雇佣兵军官呢。苏联解体后,奥列格岁数大了,打不动了,就挎枪给莫斯科赌场当保安。
叙利亚俄罗斯雇佣兵的事曝光后,我问奥列格,雇佣兵在俄罗斯合法吗?他肯定地说:不合法。苏联解体以后,国际杜马曾经两次提交招募雇佣兵议案,但均未获通过。......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26日 08:10

走遍俄罗斯:我的楚德湖之旅

走遍俄罗斯:我的楚德湖之旅
 
俄国黄金时代有一位浪漫主义诗人,名叫亚济科夫(Николай Языков),他写过一首著名诗篇,名叫《美丽的楚德湖》,诗句美如珍珠,光彩熠熠:“日光倾洒在湖上,碧水火球盛旺,宁静笼罩其上,彩虹飞渡,绚丽明亮,水国平川,何等富丽堂皇。”
不读亚济科夫,我还真不知道俄罗斯西北尚有如此一泓美丽的湖水,叫楚德湖(Псковско-Чудское озеро)因为它地处俄罗斯普斯科夫州境内,故而又称“普斯科夫楚德湖”。楚德湖是俄罗斯联邦普斯科夫州和列宁格勒州与爱沙尼亚共和国的界湖,它流入波罗的海,最终泻入大西洋。
楚德湖是一座不得......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2日 20:36

俄罗斯美女交往指南

俄罗斯美女交往指南
 
俄罗斯美女多如天边彩霞。你去了俄罗斯就会发现,不仅中国旅行者喜欢在哪儿看美女,俄罗斯男人也爱欣赏他们自己的美女,理由很简单,俄罗斯女人实在漂亮得没办法,漂亮到她们在世界美女圈儿的得分永远是5+。我在莫斯科上学的时候,发现班上一位名叫杰尼索娃的女孩,一学期下来,每次来上课的时候身上穿的衣服都不重样儿,我忍不住好奇,就问她如此为这般,她张嘴就俩字儿:“好看!”后来我和杰尼索娃混熟了,她跟我说,她遛狗的时候都穿高跟鞋,我说不难受吗,她耸耸肩膀还是那俩字儿:“好看!”
 
你要在俄罗斯待久了就会慢......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1日 09:37

苏联时代的暴恐与反恐

苏联时代的暴恐与反恐
 
很多读者对苏联时代的暴恐与反暴恐不了解,是因为1989年中俄关系正常化之前,中苏知之甚少,有关这个题目,可读到的文字鲜有记载。我所读到的史书记载,苏联时代的暴恐较为典型的,就是1940——1950年代,活跃在乌克兰西部的“潘捷拉民族解放军”和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的“森林兄弟民族解放军”,他们采取组织起来和武装斗争的方式,发动数万人,袭击的目标是苏联政府的相关机构与组织,他们实施暴恐的目的,是为寻求“民族和国家的独立和解放”。
苏联直到1992年解体都没有停止与暴恐组织的博弈,足见其暴恐历史之久,根源之......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06日 18:43

亚历山大罗夫歌舞团的九个瞬间

亚历山大罗夫歌舞团的九个瞬间
 
苏联解体之后,苏军最大的文工团亚历山大罗夫歌舞团(以下简称亚历山大罗夫歌舞团)保留下来,先更名为俄罗斯军队历山大罗夫歌舞团,后又改称为:两次红旗勋章获得者俄罗斯军队亚历山大罗夫歌舞团至今。目前全团共计演职人员一百八十六人,指挥九人,男生合唱六十四人,乐队三十八人,混合舞蹈组三十五人,所有登台演出者均具受过音乐或合唱专业教育。目前,亚历山大罗夫歌舞团演出的节目超过两千个,其中包括俄罗斯和世界经典作曲家的曲目、民间歌舞、军人舞蹈以及国际流行音乐等。
亚历山大罗夫歌舞团是军队文工团,苏联初期组建歌舞团时,参加者多为能歌善舞的军人,不少人曾在前线真刀真枪地......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02日 09:39

我们为啥是灵魂荒蛮的野人

我们为啥是灵魂荒蛮的野人
 
苏联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Светлана Алексиевич)曾于1989年5月访问北京,我清晰地记得她的样子:短发,清瘦,个子不高,目光如炬。1983年,她的第二本书《战争的面貌不是女性的》(У войны не женское лицо)出版,就在那年,她被吸纳为苏联作家协会会员,得到了苏联文坛的认可。阿列克谢耶维奇1989年访问北京时,正值她的《锌皮娃娃兵》(Цинковые мальчики)出版,她那时在国内属于横空出世的新锐作家,所以入选苏联作家访华团也非偶然。
苏联解体后,白俄罗斯作家阿列克谢耶维逐渐受到世界瞩目,她的作品也开始频频获奖。1998年,她获......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26日 08:35

空手道在苏联

空手道在苏联
1965年,苏联列宁格勒风华正茂的空手道教练拉赫林(Анатолий Рахлин),收了一个13岁的小徒弟,他就是后来的俄罗斯总统普京(Владимир Путин)。拉赫林说,当时普京家住在离体育馆不远的巴斯科夫胡同,普京想跟拉赫林学空手道和桑博式摔跤等搏击术,是因为他常受街头流氓欺负,想学一些自卫的本领,做个勇敢和强悍的男人。
普京不早不晚,偏偏要在1965年开始学空手道等搏击术,难道仅仅是因为上述个人原因吗?经查历史,我才理解,原来在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上所展示的空手道等东方搏击术对苏联产生了影响,空手道特别受到苏联人追捧,尽管当时空手道尚未列......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6日 05:58

圣彼得广场的枪声(下篇)

圣彼得广场的枪声(下篇)
 
80年代正值苏美冷战巅峰,梵蒂冈教皇的保罗二世虽不问政治,但其波兰的出身背景却使他难以中立——他不仅来自苏联社会主义阵营的盟国,他还同情瓦文萨(Lech Walesa)领导的波兰团结工会,苏联对他恨之入骨,克格勃主席安德罗波夫(Юрий Андропов)公开说,保罗二世是苏联的敌人。
根据美国中情局档案披露,克格勃一直计划暗中除掉保罗二世,但因为苏联1979年出兵阿富汗使其国际声名狼藉,不便对保罗二世采取公开行动。 1981年5月13日,保罗二世遇刺,国际情报专家曾断定,主谋来自苏联集团,里根总统后来正式宣布,假如该情报确凿,美国将断......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2日 10:18

圣彼得广场的枪声(上篇)

圣彼得广场的枪声(上篇)
 
1981年5月13日,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Pope John Paul II)在梵蒂冈圣彼得广场被枪击,身负重伤。
保罗二世1920年5月16日生于波兰,自1978年至2005年4月2日出任罗马天主教第264任教宗。
1981年5月,波兰同乡日奇科夫斯卡娅携丈夫前来梵蒂冈探望保罗二世,9日,他们参加由保罗二世在梵蒂冈花园(Giardini Vaticani)主持的弥撒,12日,他们又参加了一个为欢迎波兰雅盖隆大学(Uniwersytet Jagielloński)到访而举行的弥撒活动。日奇科夫斯卡娅明白与保罗二世会面可能刺激波兰政府,甚至可能回国后有麻烦,但她和丈夫却不在乎,只想尽快见到保罗二......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05日 09:23

沙皇国师之死(大结局)

沙皇国师之死(大结局)
 
1916年12月29日夜间,尤苏波夫伯爵以向拉斯普京介绍其夫人伊琳娜为名,邀请他前来自己家地下餐厅,趁机与普里什凯维奇议员、德米特立伯爵等人将其杀害。
拉斯普京之死在俄国引发轩然大波,尽管他出身卑微,只是个西伯利亚乡村的小神父,但在俄国却享有极不寻常的地位,他不仅是沙皇国师,过问国事,左右决策,而且也是皇后的私人御医,还曾治愈了皇储阿列克谢治疗血友病。因此,拉斯普京在俄国皇宫奠定了国师的地位。
拉斯普京的家乡是科学与文化的荒芜之地,他自幼并未读过书,后来他在图尔斯克镇的圣尼古拉男子修道院待了两年,学会了认字读书,但文化......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03日 12:26

沙皇国师之死(五)

沙皇国师之死(五)
 
普里什凯维奇、德米特立和苏霍金等人听到尤苏波夫的喊声,赶忙从小楼梯上冲了下来,普里什凯维奇手里也握着一把左轮手枪。众人跑下来一看,拉斯普京已经两滚带爬地跑到了地下室的秘密小门旁边,这扇小门正好通往大院。
尤苏波夫知道这扇小门是上了锁的,他觉得拉斯普京跑不掉,再加上害怕,于是,他就站在稍远一点的高台上举枪瞄准他,谁知,发了疯似的拉斯普京竟然“嘭”地一声撞开了小门,消失在黑暗之中。倒是普里什凯维奇机灵,他提着枪,在其身后紧追不舍,一直追到大院里,尤苏波夫又听见那里“啪啪”地打了两抢,于是他也举着枪冲了出去......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9日 09:33

沙皇国师之死(四)

沙皇国师之死(四)
 
拉斯普京在尤苏波夫家地下室餐厅里喋喋不休的时候,尤苏波夫却只在心中祈祷,希望拉斯普京尽快吃掉已经撒了氰化钾的馅饼,或者用下了毒的高脚杯喝点红酒,以便他早上西天。
拉斯普京也许是讲话多了有点儿渴,就让尤苏波夫给他倒了一杯茶,而俄国人饮茶的习惯要吃甜食,于是,尤苏波夫便顺手将撒过氰化钾的馅饼朝拉斯普京面前推了推,拉斯普京开始又是拒绝,他说:“不吃不吃,馅饼太甜了!”但他还是经不住甜品的诱惑,一块接一块地吃了起来。尤苏波夫按捺不住恐惧,睁大眼睛看着他,等着拉斯普京嚼着馅饼就轰然倒地,因为拉佐维尔特医生说过,他下毒的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