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斯帕法利眼里的中国人

斯帕法利眼里的中国人

 
俄罗斯驻华大使斯帕法利(1636-1708)是沙皇器重的外交家,也是俄罗斯历史上知名学者、作家、翻译家和地理学家。他精通拉丁语、希腊语、土耳其语、意大利语、法语、瑞典语和汉语。一六七五年,他受命前往北京出任驻华大使。斯帕法利麾下百余人的俄罗斯使团,选定通过西伯利亚和外贝加尔抵达北京的艰难之路,那时他们没有先进的交通工具,随团只有马车,有时甚至步行出征,一路经受艰难险阻。斯帕法利走前阅读了大量有关中国的资料,还强化了汉语,他旅行的任务之一,是为获取沿途与中国相关的情报。
斯帕法利的俄罗斯使团在北京驻扎四年,即康熙十四年至十七年(一六七五至一六七八年)。他在北京生活四年间写下名著《中国旅行记》,书中活灵活现地描述了他的所见所闻和与中国人交往的场景。斯帕法利写道,从外表上看,中国人面皮白净如欧洲人,男男女女都长着宽脸庞,细眼睛,塌鼻子。中国人的眼珠基本上都是深褐色,头发千篇一律是黑色,若有人长着其他颜色的毛发,则被视为另类。斯帕法利说中国人看到他长着半红半黄的头发,觉得惊奇和难以接受。中国人与斯帕法利初见时如新婚妻子见丈夫一般羞涩,但时间一长,他发现,其实中国人相当聪明,他们智力过人并有优越感。他发现,中国人在与他交往时虽不懂外语,但凭借他的表情和肢体语言,能很快便猜到他的意思。斯帕法利觉得中国人说话虚实逶迤,狡辩时巧舌如簧。他们有时因为自作聪明而去说谎。中国人干活勤勤恳恳,世界一绝。他们恪守进餐时间如铁律,像俄罗斯教堂祈祷一般准确无误,似乎到点不吃饭会死人。中国人大都很健康,街头鲜少老弱病残。他们适应紧张的工作,走起路快步如飞,干起活身轻如燕,斯帕法利的搬运工个个如杂技运动员,手提肩扛绝不打晃。斯帕法利佩服中国男人夏天光膀子和打脚活走街串巷或在田间扶犁耕地。中国人喜爱攒东西以备不时之需,什么针头线脑,骨头羽毛,剃下的头发和牲畜的粪便都要不会轻易丢掉。他们清晨即起,日出东方时已奔跑在大街小巷叫卖兜售商品。中国人做生意的逻辑是,好话说绝,机关算尽,所以,在中国人太老实做不了生意,因为做生意就得唯利是图,不择手段挣钱才是真功夫。斯帕法利发现明明只值一卢布的东西,他们却大言不惭地开价一百卢布,然后等着你讨价还价,最后他们总是大赚。俄国人最喜欢的中国商品是五颜六色的绫罗绸缎,精美雅致的瓷器和绘着飞鸟走兽的描金家具。但俄罗斯人对中国工艺品不敢恭维,斯帕法利就曾买到树脂做的假冒琥珀。俄罗斯人不懂欣赏中国水墨画,觉得水墨画不如绸缎上的图案绚烂夺目。总之,从人性上说,斯帕法利觉得中国人天性纯良,从善如流,恪守尊敬父母和师长的孝道,认为不孝者当诛。在中国即使人与人之间厌恶和仇恨潜滋暗长,彼此之间也不怒形于色,而是不露声色地暗中较劲,因为他们都知道除非迫不得已,撕破脸皮于己于人皆为下策。中国人不随身携带兵器。他们懂得,兵凶战危,会招杀身之祸,而武斗是兽性取代人性。中国人习惯彼此见面客套寒暄,亲朋好友登门拜访均遵守礼仪规范,言谈举止谦卑和蔼,老人和头领的言行更如哲人,尽显彬彬有礼、虚心谦逊和惟善而为之风。中国人鄙视大庭广众之下的喧嚣、醉酒和挑逗,称作乱者为邪恶之人,视出言不逊和骂街者为罪恶之徒。熟人见面行时,边行礼边含笑问候,温文尔雅。中国人与客人并排行走,会走在左边,因为夏天的时候,他们人手一把扇子,你若走右侧便会影响他人扇风。当然,斯帕法利描写的主要是关内汉人的生活习俗。他对满清之人则另有所写,在俄罗斯人眼中满汉生活各有不同,却也妙趣横生。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