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龙熊记之三 奇袭扎乌拉村

龙熊记之三 奇袭扎乌拉村

 
顺治七年(一六五零年),时逢沙皇东拓疆土计划开启不久。九月初,沙俄远征军首领哈巴罗夫,亲率一百三十八个哥萨克兵,攻打达斡尔族阿尔巴津寨堡。阿尔巴津寨堡位于黑龙江与额木尔河交界口东岸,距离黑河旧城一千三百余里。十七世纪,阿尔巴津是索伦部达斡尔族所筑的一座木制寨堡,达斡尔族人居住在此并向清廷进贡。达斡尔人以长矛弓箭对抗哥萨克的火绳枪和铁炮,城堡四处火光升腾,河畔喊杀声震天。达斡尔人击退哥萨克十余次进攻,终因战力不支而弃城逃遁,阿尔巴津寨堡落入俄军之手。俄军对达斡尔溃部兵追不舍,见男人全部砍头,见女人奸淫凌辱,见幼童捆绑掳走,见财物抢劫一空,运回雅库茨克总兵营,献给司令官弗兰茨别科夫。哈巴罗夫夺城后下令加固寨堡,还向弗兰茨别科夫求援,他担心清廷很快将派军队来征讨,他区区百人的哥萨克小队根本不堪一击。顺治八年(一六五 一年)八月,哈巴罗夫部队获得一百三十六名哥萨克援军,新配备火药和铅弹各三十普特。俄军司令官还写了一封给顺治皇帝的劝降信让哈巴罗夫转交。信中说,俄军威猛,中国不敌,望速纳贡俄国沙皇,以免自讨苦吃。十月初,哈巴罗夫率部二百余人沿江东进,从精奇里江江口一路烧杀直抵松花江江口。十月九日,哈巴罗夫侵入黑龙江下游宏加力河口,在赫哲人部落乌扎拉村建立冬营。十月十五日,赫哲人头领联合其他部族八百余众反抗俄军。哥萨克用大炮、无来复线火枪和火绳枪还击,达斡尔人武器原始,他们射出的箭“落在田里,如长满庄稼”。最终,赫哲人失利退却,向清庭边防最高长官——宁古塔章京海色求救。海色禀报后得圣旨,命其“率部击之,战于乌扎拉村”。
顺治九年(一六五二年)四月三日拂晓时分,海色派捕牲翼长希福前去乌扎拉村,剿灭哈巴罗夫。希福得令后率清军六百,携大炮六门,火枪三十枝,土雷十二枚向哥萨克发起突袭。二百零六名俄军闻声惊起,匆忙抵抗。赫哲族等部落听到枪炮声,千余名民兵也前来助战。清军借突袭与人数优势猛攻哥萨克修筑的寨堡城墙,步兵发起进攻并呈包围之势。俄军从寨堡内开炮,清军步兵进攻被遏,双方炮战从日出打到日落,堡墙三处轰塌,多处着火。清军步兵、骑兵和部族武装乘势冲进俄营,哥萨克兵猝不及防,十人毙命,七十八人负伤。中俄双方酣战之际,希福突发奇想,欲活捉敌军回营请赏,便下令道:“别斩他们,抓活的!”清军得令后撇下火把,扔掉步枪,大炮停止轰击,步兵举起大刀长矛与哥萨克展开肉搏。哈巴罗夫见状大喜,下令哥萨克披挂铠甲,推出大炮猛轰,清军和民兵成片死伤倒下。哈巴罗夫趁势发起反冲击,抢下两门清军大炮,向黑龙江江边的清军运兵船狂轰,希福的预备队遭悉被歼,俄军随即登船缴获了枪支弹药。俄军因此军心大振,虽兵士仅剩百余,却仍拼死战斗。希福见状不妙,下令偃旗息鼓,鸣金撤围。此役,清军和民兵共计阵亡六百七十六人,损失战马八百三十匹,火枪十七枝,铁炮两门以及部分辎重粮草。典籍《清实录》和《朔方备乘》载,海色因指挥乌扎拉村之战失败而遭斩首,希福革去翼长职务,鞭一百,仍留宁古塔军前效力。乌扎拉村的枪声传到了紫禁城,顺治皇帝大梦初醒,意识到罗刹蛮夷确属大清外患。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