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小间谍斯诺登的老前辈(下篇)

小间谍斯诺登的老前辈(下篇)

 
再说,埃姆斯与苏联使馆的见面,当然不会停止,只是变换了方式,并且都是在规避了严密监控之下进行的,有时埃姆斯如工作需要,非要去苏联使馆,还故意征得上司同意,还带上中情局的第三者同往,在苏联使馆见面的人中,当然也绝不会有丘瓦欣参赞。且说,丘瓦欣参赞拿到了使馆警卫转交的埃姆斯信封,他与埃姆斯秘密成交了那笔五万美元的生意。照理说,埃姆斯挣了钱,应该是高兴的事,可他心里一直难以平衡,因为,他从另外一个秘密渠道得知,他卖给丘瓦欣参赞的情报,价值超过百万美元。
一九八五年四月,埃姆斯正式被苏联克格勃招募为间谍,那区区五万美元,虽然数额不巨,却坚定了他继续走下去的信心。一九八五至一九八七年间,他向苏联克格勃频繁密送文件,几乎奉献了自己在中情局十来年的工作成绩,导致潜伏在苏联秘密情报机构——克格勃和格鲁乌(俄罗斯军事情报总局的简称,Главное разведывательное управление)内潜伏的二十五名美国间谍精英被逮捕,几乎就是连窝端,其中九位美国间谍被执行枪决:
 
苏联克格勃上校比古佐夫(Владимир Пигузов)
苏联克格勃中校波列休克(Леонид Полещук)
苏联克格勃中校马尔丁诺夫(Валерий Мартынов)
苏联克格勃中校瓦连尼克(Геннадий Варенник)
苏联克格勃中校瓦西里耶夫(Владимир Васильев)
苏联克格勃少校莫多林(Сергей Моторин)
苏联克格勃少校沃龙佐夫(Сергей Воронцов)
苏联军事情报总局少将波利亚科夫(Дмитрий Поляков)
苏联军事情报总局上校斯梅塔宁(Геннадий Сметанин)
 
其他被捕的,但幸免于死的,还有苏联克格勃中校尤任(Борис Южин),苏联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研究员波塔舍夫(Владимир Поташев)等人,他们之所以免遭枪决,是因为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的一纸赦令:“杀几个,震慑一下足矣。”另有其他一些美国谍报人员,知情较早,望风而逃了,如苏联克格勃上校戈尔季耶夫斯基(Олег Гордиевский)、苏联军事情报总局中校鲍罕(Сергей Бохан)和苏联内务部军官伊拉里昂诺夫(Сергей Илларионов)等。埃姆斯出卖的美国间谍,除了在苏联本土的,还有潜伏在东欧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致使中情局在苏联十年所费的苦心,瞬间付之东流。美国中情局高层说,埃姆斯变节投靠苏联,使得美国在冷战最酣之时,痛失苏联情报来源。
冷战期间,克格勃侦察员戈尔季耶夫斯基,叛逃西方,他到纽约后,对“美国之音”记者说,埃姆斯是克格勃的一座金山,宝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可谓价值连城,那时,克格勃的国际情报,特别北约的情报来源,一是靠东柏林,二是靠埃姆斯,其他潜伏间谍,作为都不如埃姆斯。戈尔季耶夫斯基在叛逃美国之前,埃姆斯就发现他与美国情报机构有染,埃姆斯曾试图说服克格勃尽早除掉戈尔季耶夫斯基。可是,克格勃还没来得及动手,戈尔季耶夫斯基已经抢先一步,去了美国。
却说,埃姆斯也是草木凡胎之人,有着七情六欲之躯,他不仅酗酒成性,还患有很严重的健忘症,不是去错接头地点,就是搞混情报磁盘。但埃姆斯为克格勃效力多年,有一点始终不含糊,那就是在钱的问题上,从不含糊。他在瑞士银行开了个人账户,让克格勃直接将劳务费打进去。埃姆斯贪欲大,是个购物和消费狂,中情局开的那点工资,哪里够他的开销?他投靠克格勃目的明确,就是赚钱,而苏联人也说到做到:只要埃姆斯给“货”,他们就付款。
据统计,埃姆斯从苏俄情报机构获得劳务费,共计两百七十万美元(一说四百万美元)。一九八五年七月,他给了卡萨斯一个相当豪华的婚礼,婚后,他也尽可能满足和维持了她奢华的生活方式,她曾惊讶地问埃姆斯:“你哪来这多钱?” 埃姆斯淡淡一笑,说,那是儿时发小的一片深情厚谊。实际上,埃姆斯明白,为了不断取得丰厚的回报,就必须不断出卖情报。他为了与克格勃深入合作,决定争取更多的开拓欧洲情报业务的机会,一九八六年,他奉命学习意大利语,并前往意大利罗马,出任中情局派驻当地情报机构的主任。一九八八年,埃姆斯从罗马归来,中情局成立了新机构,名曰反侦察中心,埃姆斯奉命去新机构上班,业务方向有所扩大,除了苏联之外,还融进了黑海沿岸和巴尔干半岛国家,但他不再担任苏联东欧局反侦察处处长职务,那个处也更名为“中情局克格勃工作组”,但是,由于埃姆斯谙熟苏联情况,偶尔也奉命“中情局克格勃工作组”做临时顾问,工作一段时间后,再回反侦察中心。埃姆斯照旧将中情局的绝密文件,包括不再他职权管辖范围内的情报,悄然传递给克格勃,并从中获利。一九九一年,虽发生了苏联解体的重大事件,但他继续保持与俄罗斯情报部门的合作。
话说,埃姆斯被捕的原因,当然是中情局展开内查的结果,而内查的原因,则是一九八五至一九八七年间,苏联及东欧国家中情局特工全军覆没,而全军覆没的根源,一个,是埃姆斯卖给苏联克格勃大量秘密情报;另一个,是美国特工霍华德(Howard, Edward Lee)叛逃苏联。苏联解体,苏联档案不断解密,档案显示,中情局特工全军覆没,与埃姆斯关系不大,是霍华德提供了特工的名单所致。不过,这已经属于学术研究范围的事情,虽时过境迁,可当时,中情局在莫斯科折戟沉沙,苦泪横流。一九八五年十二月,中情局组成了以局长伍尔西( Robert James Woolsey Jr)为首的四人调查小组,发誓力破悬案,可由于组织反侦察中心工作过于忙乱,一九八八年,调查工作搁浅,调查组成员对上对下无以交代,只好抄袭搞到的克格勃报告,说苏联中情局间谍网陷落,是被招募人员好大喜功,不按规章办事导致自我暴露,最后,他们写满苏联观点的报告呈送白宫,里根、老布什和克林顿,似乎都见过这封报告,而且读后,皆莫名其妙,一头雾水。更滑稽的是,最终,不仅中情局特工全军覆没悬案未破,而且埃姆斯居然还被再次重用:他在被中情局测谎仪多次检测之后,宣布为“可靠的人”,不久,调入反侦察中心任职。
一九九一年,又有中情局间谍在莫斯科翻车,中情局感觉事情不妙,不敢再掉以轻心。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组成联合调查委员会,实施内查,搞了一次“捉鼹鼠行动”,一九九二年三月,调查委员会的“内鬼名单”出笼,中情局共计二十余人涉嫌与俄罗斯情报机构有染,埃姆斯赫然榜首。八月,中情局展开对埃姆斯的秘密调查,他们首先审查他的财务状况。调查委员会发现,埃姆斯一九八九年从罗马归来,家庭支出剧增,花钱大手大脚,他先在华盛顿繁华地段,动用五十四万现金购得房产一处,又以其妻之名在其他城市购得两处住宅,还花费四十多万美元,购得捷豹(Jaguar)豪华牌汽车一台,他还在交易所得有价证券,价值拾陆万五千美元之多。一九九三年五月初,联合调查委员会,布置警力对埃姆斯进行二十四小时布控,他的电话和电脑均被监听和监控,对其工作和私人外出均进行录像。
一九九三年九月十五日,联合调查委员会秘密检查埃姆斯家的垃圾袋,他们发现了一张撕碎的明信片,经过技术人员的拼接和鉴定,上面是埃姆斯的笔迹,所写的,与他给俄罗斯提供的情报有关。中情局总监察长西茨,在给上司的报告中写道:“经勘验埃姆斯家垃圾,发现其袋中有密送俄国人的情报,故可作为其从事间谍之证据。” 调查委员会在调查期间还发现,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埃姆斯去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 Caracas)公干, 回国后,他银行的存款就多了八十六万七千美元,这也被列为埃姆斯涉嫌犯罪的证据之一。
转眼到了一九九四年年初,联邦调查局本想放长线钓大鱼,让埃姆斯再表现一段时间,多暴露一些问题,意在扩大调查成果。但他们也担心,埃姆斯一旦发觉被监视,会随时潜逃,况且,他本应在当年二月底前往莫斯科公干,与俄罗斯情报部门负责人,商讨俄美联合缉毒事宜。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二月二十一日,联邦调查局派出数十人,荷枪实弹,包围了埃姆斯的住宅,他那时与妻子、孩子,住在马萨诸塞州东北部的城镇阿灵顿。埃姆斯刚下班回家,便与其妻在家中被捕,这位中情局的苏俄内鬼,未做任何抵抗,束手就擒。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八日,美国法院,因间谍罪和偷漏税罪,判处埃姆斯终生监禁。其妻卡萨斯,因是埃姆斯间谍罪和偷漏税罪的同谋,被判处五年零三个月监禁。埃姆斯名下的房产、汽车、有价证券,甚至退休金,均被美国政府没收,甚至未来他若撰写自传、拍摄影视作品和接受采访的稿费,都要依法充公。埃姆斯瞬间变成了一个无产者,唯一所剩,就是他与卡萨斯留在哥伦比亚的一点财产,美国政府对此无权过问。
埃姆斯东窗事发,惊动了不少大人物,其中包括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他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埃姆斯事件极为严重。”但是,更严重的却是十九年之后,此事有了续集,即埃姆斯中情局同事斯诺登(Edward Snowden),于二零一三年六月,将美国国家安全局PRISM监听项目秘密文档,泄露于《卫报》和《华盛顿邮报》,因此遭美国政府通缉,斯诺登急忙搭乘香港飞机逃往俄罗斯避难。
与斯诺登其相比,埃姆斯事件更具时代特点,那时苏联解体不久,东西方刚刚握手,俄美情报机构合作刚开始搭互信平台,埃姆斯案如一颗炸弹,炸毁了合作平台,两国之间特殊部门的合作计划泡汤。苏联克格对外侦察员科巴拉泽(Юрий Кобаладзе)说,他九十年代,曾作为克格勃克格勃代表访问中央情报局,受到第十四任中央情报局局长伍尔西( Robert James Woolsey Jr)礼遇,双方交谈甚欢,可是埃姆斯事件后,不仅俄美情报系统的合作黄了,连伍尔西也受牵连下了台。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六日,克林顿总统为了报复俄罗斯,将俄罗斯对外侦察局(СВР)驻美负责人李森科(Александра Лысенко)驱逐出境。二十八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以牙还牙,也把中情局驻莫斯科主任莫里斯(James Morris),轰回了美国。
埃姆斯东窗事发后,新任中央情报局局长多伊奇(John Mark Deutch),大搞调查和清洗,中情局工作人员惶惶不可终日,无心工作,去留不定,致使日常工作受到影响。中情局高层也被整得苦不堪言,几乎全班落马,悉数免职:
 
中情局第一副局长斯蒂德曼(William Oliver Studeman)
中情局执行局长雷奥(Hazlewood Leo)
中情局分管业务的副局长戴文(Jack Devine)
中情局分管侦察的副局长马克-伊钦(MacEachin, Douglas J)
 
埃姆斯事件,已经过去整整二十年。有人希望此事烟消云散,永远淡出记忆,也有人著书立说,拍摄影视剧,欲道恒言警世。英国作家福赛斯( Frederick Forsyth),于一九九六年写出长篇小说《圣像》(Icon),书中的埃姆斯,是一个为了金钱而投靠苏联克格勃的不堪之人。一九九八年,人们又根据这部小说拍摄了电影《内奸埃姆斯》(Aldrich Ames: Traitor Within,又译《间谍》),银幕再现了埃姆斯与克格勃的利益交易。二零一三年,美国影视公司,根据原中情局两名特工的纪实文学《埃姆斯及其出卖的人》(Circle of Treason: A CIA Account of Traitor Aldrich Ames and the Men He Betrayed),拍摄了微型电视剧,风靡一时。两位原作者,均是后期参加调查与逮捕埃姆斯的特工,电视剧描写了他们从冷战高峰直到苏联解体,奉命在中情局搜寻俄国内鬼的故事。就在《埃姆斯及其出卖的人》热映之时,中情局特工斯诺登,又实实在在地投向了俄罗斯的怀抱,真令世界大跌眼镜。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