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恰普曼:克格勃的燕子依旧展翅

恰普曼:克格勃的燕子依旧展翅

 
 
苏联时代,一些在克格勃工作的女侦察员,经过职业训练,依靠色相到达完成任务的目的,她们被称作“燕子”。今日,苏联已不存在,克格勃无所依附,可是,换汤不换药,俄罗斯国家安全机构还在,侦察员还在,“燕子”当然也在。俄罗斯当代美女恰普曼(АннаЧапман)就是当代俄罗斯安全机构,放飞英美的一只“燕子”。
 
恰普曼一九八二年生于苏联伏尔加格勒市,曾在美国以商人的名义从事间谍活动,二零一零年七月,她被美国安全机构捕获,经调查,她的确为俄国间谍,数年在美国秘密搜集情报。同年七月八日,美国将她与其他九名俄国间谍一同遣送俄罗斯,换回四名被俄罗斯逮捕的英美间谍。
 
且说恰普曼婚前姓氏为古先科(Кущенко),但其出生地,也有另一个版本,乃是苏联乌克兰的哈里科夫市,这种说法,似乎与她的乌克兰姓氏比较吻合,其母(Ирина Кущенко)是一所中学的数学教师,其父(Василий Кущенко)名义上是苏俄外交官,常年驻巴布亚新几内亚、肯尼亚和津巴布韦等国的俄罗斯大使馆工作,但实际上,他是一名高级侦察员,这点恰普曼也不避讳,经常在人前讲起。二〇一一年,恰普曼在美国出事后,时任俄罗斯副总理的伊万诺夫(Сергей Иванов)对记者说,他曾跟恰普曼的爸爸是同事,是看着她长大的。伊万诺夫边说边用手比划着:“那会儿她就这么高,还是个小丫头呢!”心直口快的记者马上追问道:“据说您曾在克格勃供职,恰普曼爸爸是您那时的同事吗?” 伊万诺夫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说:“她爸爸现在还在那个部门工作。”
 
恰普曼的原籍是伏尔加格勒,一九九六至一九九七年间,父母由于工作关系,调去莫斯科工作,她便跟着奶奶过,在当地一所美术学校上学,稍晚她才去莫斯科与父母同住。一九九九年,她中学毕业,进入俄罗斯各民族友谊大学(РУДН)经济学系读书。恰普曼二零零一年暑假,到英国旅游,在一个美妙的黄昏,她结识了风度翩翩的电影录音师阿列克斯•恰普曼(Alex Chapman),不久,俩人双双坠入爱河。翌年,阿列克斯追到莫斯科,他们随即登记结婚。那一年,恰普曼刚满二十岁,大学还没有毕业。后来,英国《每日邮报》(Daily Mail)记者曾经采访恰普曼的闺蜜,问道恰普曼大学未毕业即结婚的秘密,闺蜜说,恰普曼告诉她,嫁给阿列克斯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获取英国国籍。
 
且说,恰普曼婚后继续上学,阿列克斯即在莫斯科陪读,放弃了英国电影公司录音师的职业,在莫斯科做英文教师,直到恰普曼大学毕业,他们方携手共返伦敦。不久,恰普曼对外宣称,他们夫妻在伦敦开办了一家公司,名为“南方联盟”(Southern Union),他们的业务就是坐在家里的电脑前,通过互联网为常驻英国的津巴布韦人往家乡转款。恰普曼公司的汇费比起英国银行便宜很多,客户纷至沓来。她说,自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五年,她公司的转账金额高达数百万英镑。但是,恰普曼后来在美国被捕后,总部位于爱尔兰首都都柏林(Dublin )“南方联盟”公司将她告上法庭,总经理名叫萨各丹(Steve Sugden)对英国《卫报》(The Guardian)透露说,恰普曼盗用其公司的名义,从事非法营运,并且展示了恰普曼签名的“南方联盟”公司文件,指出文件全系伪造,并要求相关机构追查。英国谍报机构“军情五处”(Military Intelligence 5),也在恰普曼东窗事发之后宣布,恰普曼涉嫌伪造“南方联盟”公司文件和洗钱。
 
原来,恰普曼随丈夫二零零二年来到伦敦后,根本没有开办过什么公司。当年五月至七月,她先在英国一家私营航空公司(NetJets Europe)打工,她在个人简历中写道,在这家公司,她专门从事对俄租售私人飞机业务,经过调查,这也是谎话,她只不过在这家公司短期出任对俄业务经理助理的顾问,她的那份工作,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所以,不到三个月,她就辞职了。八月份,她又在巴克莱银行(Barclays Bank)做见习生,在此期间,她与丈夫阿列克斯产生龃龉,原来,阿列克斯发现他的俄罗斯太太,特别追求奢华生活,日常消费极高,他根本难以满足,由此导致他们之间摩擦不断。二零零五年,恰普曼夫妇开始分居,并终于在二零零六年离婚。
 
恰普曼风姿绰约,其美貌摄人心魄,离异后,她很快便开始在富豪圈中周旋,其中包括瑞士的银行家和美国大老板,其中还包括著名俄罗斯寡头别列佐夫斯基(Борис Березовский)等人。恰普曼的情商指数高达一百六十以上,她尽管年轻,却具备情场与商场博弈的资本,四年的伦敦的生活,更为她最终涉足谍海打下基础。
 
话说,二零零六年,年轻貌美的莫斯科小姐恰普曼,生活奢华,开销巨大,其英国丈夫阿列克斯无力招架,遂与之离异。据莫斯科《公报》(Ведомости)披露,恰普曼返回俄罗斯后,开办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她对外说,开公司的启动经费,是她把从伦敦带回的高档首饰抵押当铺所得。还说,她的公司运作初期,财务上捉襟见肘,她连生活费都投入了运营。那时,她感到,莫斯科的生活与伦敦相比,简直冰火两重天。
 
其实,这回恰普曼又撒了谎,她开公司所用的费用,哪里是什么典当了首饰的费用,而是一家很有来头的、从事国际企业投资国企,给她秘密拨款二十五万卢布(折合约一万美元),供她注册公司。那时,恰普曼雄心勃勃,逢人便夸夸其谈,说她要当莫斯科房地产界的老大,一方面,她与莫斯科最著名的国际传媒《共青团真理报》(Комсомольская правда)签约,利用传媒拓展房源的优势,注册了其公司相应的房地产销售网;另一方面,她还出席了“第三届莫斯科冒险论坛”,在俄罗斯年轻企业家的圈子里制造影响。
 
然而,恰普曼的心思似乎并不在商业上,她的房地产公司,也并未产生相应的影响力,截止二零一零年夏天,恰普曼的房地产网站日访问量不足九百人,特别是她陷入间谍案丑闻后,公司的更加生意冷冷清清。俄罗斯“英特网生活”(Liveinternet)商业网的专家说,恰普曼网络销售模式设计幼稚,极不专业,与广告商和投资商的专业期待相去甚远。果然,她的公司仅运营了很短的时间年,不仅未见有实力的广告商登门,反而连《共青团真理报》也不愿与她合作,恰普曼签约承诺给报社的每年八万卢布(折合约三千二百美元)的广告费也泡汤了。她妈妈出面替她打圆场说:“我闺女的钱都打了水漂。”她还说,恰普曼成立公司一年后,便有意卖掉它。
 
实际上,恰普曼根本无意卖掉公司,相反,她还于二零一零年远行美国纽约,注册了一家经营华尔街摩天楼房地产的网站,美国老牌关注创业公司的科技信息平台(Tech Crunch),研究了恰普曼的网站之后,得出的结论竟然与当年俄罗斯“英特网生活”的几乎一样,外加英文表述错误百出。但是时隔一年,恰普曼的美国房地产网站就真的关张大吉了,原因很简单,她之所以因涉嫌间谍罪而被捕,美国安全部门指责说,恰普曼不仅利用房地产生意作掩护,而且在美国注册时代风险投资公司(TIME Ventures),广为结识俄罗斯富豪,为俄罗斯国家情报部门调查国内资金流失美国状况,及其俄罗斯业主在美国注册公司,再返回俄罗斯经营的情况。
 
恰普曼虽是短期赴美,可很快就引起安全机构的重视,甚至跟踪调查。美国国安人员发现,恰普曼来美后,曾多次在多个公共场所(多达十余处)使用笔记本电脑发送可疑邮件。特别是她在靠近纽约联合国总部的地方,与俄罗斯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互通加密邮件,并发送短信联系。二零一零年六月,一位自称叫罗曼的俄罗斯人致电恰普曼,自我介绍说,他是恰普曼在美国的保护人,希望面谈,罗曼在见面时,要求恰普曼为另外一位俄罗斯秘密间谍制作假护照,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引起了恰普曼的警觉,不久,她终于断定,自己早已置身于美国国家安全机构的监控之下。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恰普曼愈感事态不妙,情急之下,她用手机直接与父亲和他在纽约的朋友通话,告知他们与罗曼见面以及假护照的事情,并说了“暴露在即”之类的话。父亲及其朋友都力劝恰普曼尽力避免再与罗曼联系,将做好的假护照交与纽约警察局,并尽快自首。恰普曼立即照办,二十八日,恰普曼被捕,随后,根据她的供词,全纽约俄罗斯间谍网数十名成员悉数被捕,给他们罗列的罪名是,与俄罗斯联邦对外侦察机构合作,刺探美国国家核武器机密,以及搜集美国政府对伊朗的外交政策和中央情报局及国会领导人的信息。中央情报局认为,这是自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对外侦察机构,在海外所遭受的最重大的损失。
 
翌日,二十九日,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拉夫罗夫(Сергей Лавров)严词谴责,说美国抓获恰普曼,是在向俄罗斯政治和外交挑衅。俄罗斯内务部亦公开撰文指出,美国安全机构逮捕的,不是俄国间谍,而是守法良民。但美方坚称,他们破获了恰普曼从俄罗斯对外侦察机构(СВР РФ)领受任务的加密信息,证明,恰普曼是俄罗斯派遣的国家间谍。美方还出示了恰普曼未完成任务,所得到的在美生活和工作的相应条件,如汽车、住房和银行账号等信息。二零一零年七月八日,恰普曼及其被捕的俄罗斯籍同案,均承认为俄罗斯骨架间谍机构效力和在美国犯有间谍罪,被没收全部资产和钱款,之后被驱逐俄罗斯,换回四名美国和英国被俄罗斯逮捕和关押的俄裔间谍。
 
事后得知,恰普曼及全纽约俄罗斯间谍网数被美方捣毁,事出有因:恰普曼在美国执行俄罗斯对外侦察机构的任务时,恰有该机构的间谍波杰耶夫(Александр Потеев)叛逃美国,他知道恰普曼及其间谍网的不少行动计划,就是他向中情局出卖了恰普曼及俄罗斯纽约间谍网。二〇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莫斯科军事法院确信审判波杰耶夫犯有间谍罪,判处他二十五年监禁。
 
出卖恰普曼的波杰耶夫至今仍潜逃美国,而俄罗斯对归来的美女间谍恰普曼则毁誉参半,不过,她才不理会这些,现在,恰普曼成了俄罗斯著名电视主持人,先后主持了《恰普曼的秘密世界》(Тайны мира с Анной Чапман)和《恰普曼和她的男人们》(Анна Чапман и её мужчины)等节目,成为俄罗斯目前最火爆的间谍真人秀专题。现在,作为电视明星的恰普曼收入甚丰,她的资产,早就超过了当年她试水房地产和在美国当间谍的所得。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