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我的俄罗斯飞地之旅

我的俄罗斯飞地之旅

 
德国城市柯尼斯堡
 
 
前不久,仲秋时节,我去了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 (Калининград)旅行。史书记载,一九四五年之前,加里宁格勒属于德国,名为柯尼斯堡(Königsberg)。我曾在解体前后的苏联与俄罗斯联邦生活十余载,此地我虽有耳闻,却终被忽略,此次来过之后,我有两个发现,其一,亲眼目睹何为飞地。所谓飞地,乃是世界上一种特殊的人文地理现象,指隶属于某一行政区管辖,但不与本区毗连的土地。作为独立行政主体的俄罗斯联邦,在其领土的西南方向拥有一块属地,其东北接壤立陶宛,南邻波兰,正好符合飞地的概念,或者准确地说,是外飞地(Exclave)的概念,即某个国家拥有一块与该国分离开来的领土,该领土被其他国家隔开,这块被割开的领土即是外飞地。
其二,我发现,绝大多数到过俄罗斯的华人,很少有机会前来加里宁格勒,原因很多,比如,前往俄罗斯外飞地加里宁格勒,使用该国行政区域内的陆路交通,到达较为费劲,火车到是有,但是对俄罗斯和外国居民而言,即使你拥有俄罗斯常居身份,有可能可以获得白俄罗斯免签,立陶宛或波兰也不会放过你——过境签证是必须的。更何况,立陶宛或者波兰加入欧盟和北约后,与俄罗斯龃龉不断。更何况,俄罗斯现在与西方政治和军事对立加重呢。
俄罗斯向导沃尔科夫告诉我,立陶宛或者波兰在签证方面,对俄罗斯居民较为苛刻,因此,像绝大多数往来于加里宁格勒和俄罗斯本土间的旅行者,一般都选择搭乘飞机,从拉脱维亚或者波兰头顶上飞过,直抵加里宁格勒。我就是从圣彼得堡搭乘俄罗斯联邦的航班,从立陶宛上空飞过,空降加里宁格勒的。而回程,则是从加里宁格勒乘机,穿越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和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上空,进入俄罗斯,经斯摩棱斯克直奔首都莫斯科。加里宁格勒至莫斯科的飞行距离,为一千二百八十四公里(亦称一千零八十九公里),每年夏季休假高峰时,票价约合人名币一千余元,冬季的单程票价,只有人民币一百多元。每日航班密度多达五十个班次,令我瞠目。
一九四五年,苏联红军占领柯尼斯堡,城市曾短期更名为基奥尼斯堡(Kyonigsberg)。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根据《波茨坦协定》,美英同意苏联最终获得柯尼斯堡市及东起但泽湾,南至布劳恩斯堡和戈尔达普,邻近波罗的海,与立陶宛、波兰共和国和东普鲁士接壤的附属地区。于是,基奥尼斯堡于一九四六年正式划归苏联,根据苏共中央决议,基奥尼斯堡最终的命名,当以最近过世的苏联高级领导人名字命名。当年七月四日,苏联最高苏维埃委员会主席、苏共早期领导人加里宁(Михаил Калинин)逝世,基奥尼斯堡随即更名为加里宁格勒。
 
 
俄罗斯城市加里宁格勒
 
从历史上看,加里宁格勒,这座位于桑比亚半岛南部的古老城市,由条顿骑士团北方十字军,于一二五五年建立,先后被条顿骑士团国、普鲁士公国和东普鲁士定为首都或首府。柯尼斯堡曾是德国文化中心之一,此地曾居住过几位德国最著名的大学者,如哲学家康德(Immanuel Kant)、作家霍夫曼(Ernst Theodor Amadeus Hoffmann)和数学家希尔伯特(David Hilbert)。苏联获得该城市后,最后残存的两万多德国居民,或被驱逐出境,或被流放西伯利亚,德语亦被俄语取代,苏联不仅迅速完成了加里宁格勒的工业化,而且在一九五零年,在此建立了规模庞大的波罗的海舰队。难怪不久之前,这里还是一座“外国人不得进入”的军港重地,现在即便对外开放,俄罗斯对入境者的准入尺度,亦是时宽时紧,外国人被拒之飞地之外的事情,时有发生。
 
 
库尔什沙地一角
 
根据向导沃尔科夫的建议,我下了飞机,便跟着他直奔库尔什沙地(Куршская коса)国家自然公园。我们的汽车从高速路拐入树林,很快,在林间一条笔直的公路上疾驰起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加里宁格勒地区最独特的自然景观,从加里宁格勒到库尔什沙地,地理书上表明,总共七十五公里。所谓库尔什沙地,是从波罗的海的库尔什海湾,分离出来的一条绵长而狭窄的弯刀型带状沙地,它一边为大海,一侧是淡水河或湖泊。库尔什沙地以东普鲁士殖民化之前,当地土著库尔什部落之名命名。这条狭窄的沙地绵延长达九十八公里,后来我看到航拍的照片,其宽度最窄处为四百米(树林村),最宽处为三点八公里(布尔维基海岬)。沃尔科夫告诉我,库尔什沙地风景独特,大自然馈赠丰饶,特别是,此地海水与河水比邻,却从不侵犯,百年依然。二零零零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这一景观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推荐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