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我的俄罗斯飞地之旅(续)

我的俄罗斯飞地之旅(续)

 
库尔什沙地为俄罗斯和立陶宛共有,归属地俄罗斯的一方,属于加里宁格勒州,立陶宛一侧,属于聂林格斯克自治区。俄立边境线,位于库尔什海湾四十九公里处。在俄罗斯一侧,苏联于一九八七年,修建了“库尔什沙地国家公园”,并逐渐修建了一些居民点。我在旅行期间,考察了森林村(Лесной)、渔夫村(Рыбачий)和海洋村(Морское село),以及当地最大的边境小城——绿城(Зеленоград),沃尔科夫告诉我,三村加一市的人口总数,仅仅壹仟伍佰伍拾六人。他的统计很精确,这里地处军港,又是前沿,户籍登记总是精准的。
一九四五年以前,拥有德国国籍的库尔什沙地土著人,只讲方言,该语言与立陶宛语很相近,加里宁格勒地区划归苏联后,当局强令居民讲俄语,库尔什方言消失,如今,仅有数十位库尔什沙地老人还能讲几句,但他们都远居德国,库尔什方言终成传说。
 
 
我读过诗人古卡罗(Вадим Гукало)的诗,他曾这样吟唱库尔什沙地的风光:“倘若你从未到此走马\或在步履匆匆之下\那你何以理解和珍爱\这片森林,海湾,沙丘和堤坝”。古卡罗所言极是,假如我从未踏上过库尔什沙地,便无论如何不能想象,它是一块犹如琥珀晶莹剔透之宝地,美得几乎不属于这个世界。向导沃尔科夫告诉我说,库尔什沙地,人工雕琢的痕迹极少,它是一座百分之百的天然花园,它的美学意义与审美价值,超乎所有文学艺术作品的表述,它是上帝的神来之笔。从地理学意义上讲,库尔什沙地与赫尔沙地、波罗的海沙地,并列世界著名三大沙地。
库尔什沙地美如人间天堂,依人类贫瘠的知识,无法解读它复杂的生态构成。我们仅知道,由于它环境构造的丰富和繁杂性,使得这里风光旖旎,景色秀丽,即如我之所看见,处处是银色的海滨沙丘和绿苔藓覆盖的沼泽,我不是生态学家,可我漫步库尔什沙地,似乎也可从五光十色自然表象中,窥见陆地、河流、海洋、沙丘,随着岁月流逝的变化与发展,生成与改变着此地的动植物群落。
 
 
库尔什沙地最值得一看的,无疑是海岸沙丘,这是世界独一无二的地貌。我们穿过密密的树林,看过爬满青铜锈一般苔藓的树木,便踏进大海一侧的银色沙丘,犹如踯躅于浩瀚的撒哈拉。向导沃尔科夫告诉我,这里海岸银色沙丘宽度,约在零点三至一公里左右不等,平均海拔高度亦为六十八米。我看见,银沙滩上植被稀少,风速强劲,旷漠和荒凉之感顿生,我恍惚感觉,有一双无形巨手,在搅动和掀起银沙,或在原地,或向大海扬撒。我疾步登上沙丘,回眸远望库尔什沙地,它的一侧,伸向掩映在绿荫从中的古老小村镇,另一侧,嵌入一碧万顷的波罗的海,这妙不可言的库尔什沙地啊,到底蕴藏着多少天国的馈赠呢?
 
 
库尔什沙地的森林覆盖率,高达百分之七十,各种树木、灌木和草类多达六百余种,动物的品种自然极为丰富。沃尔科夫是本地人,他说,他从小到大,穿行于树林之间,竟亲眼见过驼鹿、野猪、狍子、狐狸等动物。松鼠更是时常出没在人类活动区域。我在旅行期间见过很多次尾巴翘翘的松鼠,它们生于和谐世界,受到汽车停车等候它们过马路和美味佳肴随时伺候的礼遇,看得出,对于这个世界,它们从不怀有恐惧。
 
 
库尔什沙地,是东北-西南走向,宛若波罗的海中的一座天然栈桥,谁成想,它竟成为世界候鸟栖息、捕食和繁殖的生命长廊。我们在林间遇见鸟类研究专家,他告诉我,每年春秋之际,两千多万只鸟儿从俄罗斯、芬兰、北非、波罗的海沿岸国家飞过库尔什沙地,大约有一百五多种,其中一百零二种鸟,会在此地停留和筑巢。难怪库尔什沙地密林中的渔夫村,建有欧洲最古老的鸟类研究中心。鸟类研究专家告诉我,这个中心,是德国神学家、鸟类爱好者狄聂曼一九零一年建立。一九四四年,中心因为战争而被迫关闭,一九四六年柯尼斯堡易手苏联,鸟类研究中心荒废十二年,直到一九五六年三月十六日,苏联科学院主席团决定恢复这个中心,鸟类研究才又得以继续。
 
 
苏联解体后,这个鸟类中心又被俄罗斯联邦继承下来,中心的值班研究员瓦吉姆研究员不仅给我讲解鸟类的知识,还给我演示了他每日的研究环节,他告诉我,中心目前所从事的工作,与一百年前狄聂曼所做的一样,比如说,给设网捕捉的鸟儿带脚环,整个过程不超过四十秒,之后再将它们放归大自然,以便对鸟儿的迁徙状况进行持续研究。瓦吉姆说,飞临库尔什沙地的鸟中,还有从中国而来的过客呢。我惊奇道:“天长水远,何以见得是从中国而来?” 瓦吉姆指了指悬挂于实验室的成串脚环,似乎在说:“万里迢迢,烟为行止水为家。”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