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间谍市场经济学

间谍市场经济学

 
话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纳粹德国最大的情报头目,莫属第三帝国的党卫队旅队长兼警察少将舒伦堡(Walter Friedrich Schellenberg)。他不仅是第三帝国保安局第六处国外政治情报处处长,而且也是希特勒最信任的军事安全部部长。舒伦堡特别欣赏日本在二战时期情报工作经验,他认为值得德国借鉴。他在其回忆录中说,日本驻瑞典斯德哥尔摩使馆武官、日本情报机构特派员小野寺信大佐,在二战进程的关键时期,频繁组织国际名流聚会,国际政治经济文化信息交流频繁。舒伦堡说,小野寺信表面所邀请的来宾,都是各行各业的名流和交际明星,实则都是来自纳粹德国、苏联、意大利、法国、英国等国的间谍同行。他们所做的,即是利用日本使馆的酒会,刺探和交易各种情报。这就是小野寺信的创举,即用国际情报俱乐部的方式,使日本获得更多的战略资讯。舒伦堡认为,日本人在推杯换盏之间,就轻而易举地得到了纳粹德国以高昂经费和人工成本获得的同等价值情报。
国际情报俱乐部,是日本情报机构对国际情报流通和商品化的贡献。国际情报交易中心所交易的情报,据说,可信度高达百分之七、八十以上。俱乐部的意义,其一完成了情报交易,其二,也检验了世界多国间谍的专业能力。舒伦堡总结道,日本的情报人员工作精细、准确,专业化水准高。苏联情报机构,工作积极主动,除了情报准确率高之外,还有很强悍的理性分析和逻辑思维特点。相比之下,英国那时的情报有些不给力,情报不确定因素多,且准确度性备受质疑。对英国情报机构的差评,并非空穴来风,就在那个时期,“剑桥五杰”(Cambridge Five),即五名来自剑桥的英国间谍,因为信仰共产主义,被苏联招募。他们是:伯吉斯(Anthony Burgess)供职英国情报机构反间特工和英国外交部、马克林(Donald Maclean)供职英国外交部、菲尔比(Kim Philby)、供职英国情报机构和军情五处及军情六处、布兰特(Anthony Frederick Blunt)任英国情报机构反间特工和国王乔治六世顾问、克恩克罗斯(John Cairncross)供职英国外交部和军事侦察机构。
“剑桥五杰”尽显苏联谍报机构业绩的辉煌,也透露英国这方面管理之懈怠。后来,尽管“剑桥五杰”逐一败露,大多数人远遁莫斯科寻求庇护,但他们仍不愧为世界间谍史上最伟大的间谍,他们所创造的辉煌至今无人企及。同时,“剑桥五杰”的故事也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即国际情报机构的间谍们,缘何置生死于度外,或归命投诚,或明知此乃不归之路,却仍要慷慨而赴呢?
假如说,二战结束之后,促使间谍投诚好而铤而走险的因素,是因为东西方意识形态各异,价值观迥异和世界观相悖而对立的话,那么,冷战结束后,促使间谍投诚主要原因,则主要是利益诱惑。英国情报机构曾说,二零零零年之后,他们在招募情报人员时,已经鲜少从意识形态入手与工作对象谈谈条件,而是直接切入劳动报酬的主题。美国情报机构也说,如何以最低成本获取最高酬劳,已成为新时代间谍入行时首先考虑的问题。各国间谍机构都明白,即使这个行业中最坚定的理想主义者,都无法抗拒金钱的诱惑。这就是日本间谍小野寺信的理念,也是国际情报俱乐当年创办的基础,以及变相存在至今的理由。当然,既然情报可以纳入市场经济,品质就要分出三六九等,价格体系亦应呈多样化建立。世界间谍史上,有间谍仅仅提供情报,有特工选择归属投诚,亦有被称为双面或多面情报高手者,他们游刃多方,虽然如履薄冰,有时甚至命悬一线,却因收入不菲,而一意孤行。
且看大名鼎鼎的中情局苏俄间谍埃姆斯(Aldrich Hazen Ames),他身为中情局苏联处处长,却外通苏俄,倒卖美国情报,获取暴利,最终于一九九四年被美国联邦调查局侦破,成为世界间谍史上的大案。埃姆斯为苏俄效力九年,得到了苏联克格勃有史以来对外国归顺间谍的最大奖赏——两百五十万美元奖金。有趣的事,埃姆斯有挣钱的命,却没有花钱的福,他被捕时,除了买了些房产和汽车外,还有相当丰厚的存款在银行未及消费。最后,除了他和妻子在哥伦比亚的些许财产,他们在美国的资产和房产悉数被没收。
埃姆斯为苏俄情报机构工作九年,获利两百五十万美元,平均每月收入两万四千美元,是冷战时期,获利最多的美裔苏联间谍。
美国中情局高级干部尼科松(Harold James Nicholson),一九五零年生于美国空军飞行员家庭,他从一九九四年至一九九六年十一月间,向俄罗斯情报部门出售美国国家安全防御信息,还与俄罗斯特工在东南亚国家见面,递交情报,并从俄国人手里获得奖金。尼科松一九八零年进入美国中情局工作,主要从事对外侦察,曾在柬埔寨和日本等亚洲国家从事间谍活动。一九九零年,出任中情局驻布加勒斯特主任,一九九二年,又被中情局总部派往雅加达工作。一九九四年,尼科松与妻子之间龃龉不断导致离异,财产被妻子悉数卷走,尼科松经济条件恶化,生活几近崩溃。
同时,尼科松不满工作安排,认定上峰派他前去马来西亚工作,是对他变相降级,终日郁郁寡欢,遂导致他于一九九四年春开始接近俄国情报机构,伺机出卖情报,换取金钱,改善生活。尼科松本想效仿同事埃姆斯,补缺上位,顶替锒铛入狱的埃姆斯,成为俄罗斯在中情局的新“内鬼”,踏上快速致富之路,没成想却弄到与他同样结局。
且说尼科松为了获得俄国情报部门高额回报,向俄罗斯情报部门出卖了很多重要情报,其中包括一九九四年美国在俄罗斯间谍网名单,他为此便获两万八千美元奖金。一九九五年六月,尼科松借口休假前往东南亚,与俄国情报机构见面,又获奖金两万四千元。谁知好景不长,正当尼科松准备争取更大利益时,他开始露陷了。原来中情局内鬼埃姆斯案件告破之后,中情局制定了对中高层干部和普通特工的监管制度,其中一项措施是接受例行测谎检查。尼科松一九九五年十月的检测不合格。此外,他按照法律定期申报的个人收入中,被指有七万三千美元来路不明,引起了中情局上层对他的怀疑。一九九六年六月,尼科松与俄罗斯间谍在新加坡秘密会面,被中央情报局全程跟踪录像,十月,尼科松落网,罪名是向俄罗斯贩卖情报,并非法获利十二万美元,被法院判处二十三年监禁,其子作为同党也被捕入狱。
尼科松一案可以看出,他为中情局中层干部,为俄情报机构招募后,工作两年,所得劳务费十二万美元,平均每年为六万美元,每月为五千美元。这个收入与埃姆斯当年从苏联得到的两百五十万美元,平均每月收入两万四千美元的额度相比,相去甚远。
美国还有一位大名鼎鼎的苏俄间谍,就是美国联邦调查局军官汉森(Robert Philip Hanssen)。他生于一九四四年,一九七六年加盟联邦调查局,一九八三年调入苏联研究部工作,一九八五年被苏联克格勃招募,随后,他向克格勃出卖了大量情报,如美国对苏联实施电子侦察计划、美国联邦调查局在苏联驻美新建使馆地下秘密修建隧道和实施监控、莫斯科克格勃中的苏美双面间谍名单等极有价值的情报。
苏联解体之后,汉森继续为俄罗斯情报机构工作,直到二零零一年事发被捕,他共为苏俄工作十五年。汉森从苏俄得到的酬劳分为现金六十万美元,转账八十万美元,共计一百四十万美元,每月为八千五百美元。克格勃还馈赠他苏联产钻石若干。
汉森爱钱,但很谨慎,他嘱咐克格勃,尽量少付现金,谨防留下蛛丝马迹。他所获利一百四十万美元,几乎等同于他那些年在联邦调查局工资收入的总和。他被捕后说,他没有向俄国人牟取暴利,他所挣的劳务费恰得其所。
美国军事间谍上校特罗费穆夫(George Trofimoff),一九六九年,就被任命为美国驻德国纽伦堡军事侦察小组组长,后被苏联驻德国教会内的克格勃策反,招募为间谍,为苏联做间谍长达二十五年,向苏俄情报机构出卖美国大量重要情报,如美国对苏联及华沙条约国组织防御力量的分析与应对预案和相关照片等。特罗费穆夫仅从这一重要情报,即获得奖金九万德国马克,因其它情报获利二十五万德国马克,共计三十四万德国马克,折合每月还不到一百美元。当然,苏联克格勃为了补偿他,授予他一枚苏联红旗勋章。
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皮茨(Earl Edwin Pitts),生于一九五三年,他从一九八七年至一九九一年,给苏联克格勃提供情报,时间长达五年。苏联解体,俄罗斯物是人非,他被迫与俄国情报机构断了合作。他在投靠苏联的五年中,平均每个月获得三千七百美元犒赏。
苏联克格勃很精明,他们除了招募美国情报机构的高级军官为其服务之外,六十年代,还发展美国低端情报人员为其工作,目的是花小钱办大事,看来苏俄特工行业早有经济眼光。
美国国家安全局小职员利普卡(Robert Lipka),一九四六年生人,他于一九六四年至一九六七年,借调美国国家安全局华盛顿总部工作,出任低级职员,负责销毁过期文件。一九六四年,利普卡被克格勃从招募,工作至一九七四年,为苏联整整工作十年。他根据指令,将美国国家安全局给美国白宫的每周和每日工作报告,悉数复制并提交莫斯科,这些情报中包括美军调动和部署的图片与数据。最终,利普卡十年来总共获得克格勃两万七千美元奖金,平均每年两千七百美元,每月仅得二百二十五美元,实在少得可怜。
美国国家安全局另外一个小职员布恩(David Sheldon Boone)自一九八八年至一九九一年,为苏联克格勃提供秘密情报超过六百页,其中包括美国侦察到的苏联境内核武器分布情况等。布恩一九九八年被捕,被判处二十四年监禁,罚款五万两千二百美元。而布恩在做苏联间谍的二十三年里,共获得克格勃奖金六万美元,算起来,布恩为苏联克格勃工作四年,获得酬劳六万美元,平均每年一万五千美元,每月一千二百五十美元。布恩的收入虽高于利普卡,可他仍属间谍里的低收入阶层。他被捕后透露,首次向苏联驻华盛顿大使馆递交情报的劳务费,仅得三百美元。
收入低的间谍不仅美国有,俄罗斯亦然。俄罗斯国家安全局上校斯克里巴尔(Сергей Скрипал)从九十年代中期至二零零四年,效力于英国军情六处十年,于二零零六年八月九日被捕,被俄罗斯法院判处十三年监禁。工作期间,他总共收到英国人所付酬劳十万美元,每年一万美元,每月八百三十美元,这个钱,仅够支付莫斯科当时一个月的房租。
俄罗斯国家安全局中校韦亚尔科夫(Игорь Вялков)自二零零四年起,效力于爱沙尼亚(Эстония)情报部门十年,仅获得奖金一千美元,每年一百美元,每月折合约八美元,听上去像苏联笑话。
俄罗斯国家安全局对外反侦察局(Управление внешней контрразведки)扎波罗什斯基(Александр Запорожский),一九九四年被任命为对外反侦察局美洲处副处长,从事对拉丁美洲国家的反侦察工作。他于一九九七年退伍,移民美国,遂被美国情报机构招募,工作七年,二零零一年在莫斯科被捕,被判监禁十八年。扎波罗什斯基效力美国期间,共获得劳务费五十万美元,每年七万美元,每月六千美元,这在当年的俄罗斯算是高薪,但他比为苏联间谍埃姆斯的收入还是差很多,可比中情局的苏联特工皮茨好很多,可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世界很多国家对间谍罪量刑都很严厉。苏联冷战时期所捕间谍,几乎均判处枪毙;美国会被判处终生监禁。现在,情形稍有减缓,然严酷依旧,俄罗斯现在间谍罪的量刑,为十五至二十年监禁,美国亦然。
一般来说,俄美间谍在投入工作之前,均会与雇主协商后路,包括意外补偿费、养老金或退休金等。俄罗斯对此讳莫如深,无公开信息。中情局方面虽有一些资讯,但极为有限。笔者仅仅查到一例美国对做出过贡献的间谍补偿,或许有点说服力。苏联对外侦察局中校波列舒克(Леонид Полешук)八十年代被中情局招募为美国间谍。一九八五年,中情局苏联内鬼埃姆斯出卖了波列舒克,后者在莫斯科被捕,被判处死刑,秘密执行枪决,埋葬地点至今未通知家属。死者儿子小波列舒克九十年代是俄罗斯《独立报》记者,他在苏联解体后,竭力追查父亲的埋葬地,但俄罗斯安全部门一直拒绝提供信息。一九九七年,美国安全机构与小波列舒克秘密取得联系,后安排他全家移民美国。美国人说,他们没有忘记为了美国国家利益而牺牲的老波列舒克。
相比之下,早年的苏联克格勃算是有情有义。比如,他们就铭记着苏联英国裔侦察员“剑桥五杰”的功勋,在关键的时刻没有抛弃他们。本文所提到的伯吉斯马克林,遭到英国情报部门怀疑后,经过与克格勃秘密营救,与一九五一年五月二十五日成功潜逃莫斯科,他们后均被授予苏联克格勃上校军衔。一九六一年一月二十三日,苏联政府高调宣称,批准菲尔比在莫斯科政治避难。菲尔比不仅被接纳为克格勃英国顾问,还被授予了将军军衔,月薪五百卢布,并荣膺多枚苏联奖章和勋章,其中包括至高无上的列宁勋章。
 
推荐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