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为何《圣经》作者另有其人?

为何《圣经》作者另有其人?

 
圣书乃得名《圣经》之书,其自希腊语翻译而来,即为“书”之意。此名得来,并非偶然。《圣经》极其特殊之意得以体现:此乃书中书,一部大写之书,生命之书,因为上帝本人,造物主和生命给予者,即透过此书与我们讲话。
《圣经》分为两个容量不均等的部分。第一部分或称大部头,为《旧约》,第二部是《新约》。
《旧约》,为主耶稣基督降临世界之前,人类的拯救史。《新约》,是与救世主降临有关的拯救史。
《旧约》诸书,是讲述以色列人被拣选的历史。该历史称之为圣史,绝非其所描述之人为圣者;非也,圣史所云,不仅有圣洁,而且有罪孽:有战争,有犯罪,有欺骗,有暴力……它之所以称作圣史,乃因其有上帝的因素。上帝事业,史上乃尊为神圣,完美与拯救的事业。圣史,乃上帝与人类的关系史。
现代人理解《圣经》相当困难。其叙述形式中常见陌生的文学形式、表述及形象。因此,读者若准备不足,即会困惑地耸耸肩膀,将《圣经》弃置一旁,像对其他深奥难懂的书那样。这毫不足奇,因为《圣经》的内容,为历史事件的见证,如学者所云,其中一些距今已有三四千年之遥,另一些亦彻底遁入时光深处。《圣经》部分文字,恰始于如此之远古。
让我们想象一下,远古作者与同时代人相交往的情形。他们以其历史经验、思维特性和自我表现,无法想象今日读者及其知识储备。他们与同时代人交流,自然使用那个时代的语言、形象体系、比喻和语句。惟有正确研读《圣经》,我们才能将表面的古老意象,做清晰易懂,内容丰富,所载意义深远的全新解读。
当代《圣经》读者还会遇到一个难点。人们经常试图将《圣经》视为自然科学文献。人们翻开书中所谈创世部分前几章,惊异地发现,其内容与今天关于生命起源的概念不符。失望随之而来。于是有人辍读,思忖道,《圣经》或不可解读,或对现代人不可信。
可问题在于,《圣经》非课本,非天体演化学,非自然科学,甚至非历史学。此书非科学之书,而乃宗教之书。故其中重点,非自然科学事实或史学知识,而是上帝所赐向人宣示自己。我们从《圣经》获取上帝及其与人和万物相关的知识。
不同作者,在不止一千年之间撰写《圣经》。仅有个别人之名为我们所知,余者仅可猜测。在此需特别指出,古代东方,作者署名与今相比另有其意,现在,我们称亲笔著书的人为作者。而那时,思考呈现于书,思想和感受见诸于卷者,才被视为作者。因此,此部与彼部《圣经》之书背后,或许某篇作者另有其人,甚至当时作者已不在人世。
我们阅读《圣经》,可判定其作者知识含量与特点,其文学天赋、文化与教育水准,甚至气质。这些古代作者,本可成为诗人,以其出色的艺术形式、不朽的诗歌形象语言,讲述宗教之真谛。另一些人亦可成为散文家,且全力以赴,最大限度地准确和全面地表现历史,及其所经历的事件。 
换句话说,优缺点兼有者,为《圣经》事实上的作者,即他们所成之事,亦有人类与生俱来,甚至包括每件人手经办事务的外在矛盾。但假如《圣经》为凡人所著,其亦不可成为书中书。上帝自己即本书作者,他影响了远古作者的心智,以自己的思想暗示他们。这种上帝的暗示,称为上帝神性。
《圣经》作者是上帝与人。上帝宣告了自己,这对人类拯救乃是必须。《圣经》的史上作者,一面领会上帝之语,一面将其以某种文学形式表现出来,具有其时代文化历史语体之特性。然而,正是如此,《圣经》作者的人为因素,乃是其潜在谬误。在此尚可发现一些无意识的错误和失误。在此层面,尚可用史学及文学批评、系统学,甚至数学的方法研习《圣经》,一如神学家及学者所为。以人类的标准对《圣经》神性方面一筹莫展。此处, 在高层面上,《圣经》完美无瑕。上帝向人所告知自己的一切,均完美无瑕,具有神性,真理性。
正确解读《圣经》,即善于区分其中之神性与人性。所有对《圣经》的非议,无论无神论者,抑或那些被称作历史批评家的人,他们均因自身之故,不善于读《圣经》,还将人类多变及罪孽的因素,枉与人不可批评的上帝相提并论。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