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既让光来照亮,明耀信者之魂

既让光来照亮,明耀信者之魂

 
 
 
 
    著名哲人前去请教4世纪埃及隐士大安托尼,道:“阿爸,你何居于此,居于无读书之乐的荒漠?”隐士举手指指蓝天,烈日,群山,荒漠之沙和贫瘠的植被,说:“哲人,我的书,即被造万物之大自然,所以,只要我愿意,我即可从它们中读到上帝之事。”
    我们的世界,是伟大上帝的启示录。即使人们凝神细看,绞尽脑汁,倾心观察或分析成瘾,你不得不惊叹其和谐、美丽与合理,从分子到星系,无所不在。于是,问题不由自主而来:难道这智慧与和谐世界之初,源于空虚、混沌和无意识?
否认上帝者称,一切皆为偶然。物质无时不刻,无所不在,他们证明,事物某时既如此发生,其结果是,这美妙的世界在无意中诞生。
    他们为何如此所想?那是因为,在我们高度智慧所创的合理世界,始终不见智慧之源。最终,有智慧世界,而无智慧之源。自然可以假设,此根源不存在于我们的世界,但还得承认上帝存在。相悖之见,是彻底拒绝寻觅充满智慧的世界之初。所以世界诞生的唯一理由,只能为某种无端之“自燃”,无论如何置世界之初,于某种无意碰撞的偶然情形下,它们以无法解释的方式,按其复杂性,决定了从简单至复杂,从无生命至有生命,从无智慧至有智慧,从火山岩至人类大脑,至良心、至爱,至美好情感之物质的完善过程……如此,世界始于理性,抑或偶然?它是被造还是偶现呢?
    教会教导我们,创世乃上帝启示录的伟大之书,宇宙产生乃上帝对其本身之自然见证。我们尽管只能间接观察此世界,却能实在地感知上帝存在其中。据世界合理性之约,自然评判其造物主之合理性,而生命存在之事实说明,上帝乃生命的给予者。
然而,不同的人观察周围却得出不同结论。对20世纪的伟大学者爱因斯坦而言,我们的世界确实是上帝启示录的自然之书。学者本人有如下精辟的论述:“我的宗教即是对高级智慧之存在深信不疑,为我们提供了解世界之可能。” 爱因斯坦并非神学家,然而他观察周围,得出了极为重要的结论:认识物质世界可进抵造物主之博大精深。
    远非所有科学家都认同此结论,尽管其中包括信徒及不信者。有个时期,我国大多数学者都说自己是无神论者。历史表明,确有许多人如此,因为害怕讲出别的话。这完全可以理解。那个时期,做信徒,被社会所不齿。并非每人都有勇气承认,他既是学者和研究者,同时也是信仰之人。但那时亦有勇者。我无法忘怀科学院著名生物学家巴耶夫,1984年主令我与其相见。此人相告,作为学者,他如何拜读那部被我们称为鲜活大自然之自然启示录的伟大之书。这个世界,对于这位饱经沧桑的院士和信徒而言,确为一部鲜活之上帝启示录。
    然而对创世之解读,远非所有人仅满足于一部自然启示录。观察周围,导致人们各有解读,屡见不鲜,甚至意见相左,亦为常见。我主因而将另一消息赐与人们,即超自然启示录。
    人类历史,历来有人善于倾听上帝之声。他们就是预言家。上帝在与之交往中,展现了自己。而他在两千年前生于犹太之城伯利恒的耶稣基督里面,展现自己尤甚。在基督里面启示录彻底展现于世界。
    上帝通过启示录宣告自己,他且通过圣子,我主之耶稣基督降临世界,该书亦称超自然启示录。这一启示录恒久为信徒群体铭记:《旧约》时代为犹太人民所记,在主和救世主诞生时代,铭记于基督徒群体。精心铭记,世代相传。为免于人类记忆缺陷所致意外曲解该启示录,或主观臆断,它已于远古时代誊清。所以,圣书始现。
世代相传之启示录,称为圣传。而其中部分为预言家和使徒所记,即为《圣经》。
    人们正因上帝启示录,而具有了超感知世界的知识。
当然,启示录中不会包罗万象。人们欲解全部,只能待到穿越物质生命和未来世界生命之界。然而,上帝启示录却包含了正确建立人与上帝关系的必要内容。
    我们读《圣经》时,面前绝非历史文献或文学作品。我们实实在在读到上帝话语,它正以极其特殊的方式作用于我们的大脑。我们在上面提及,信仰始于智慧,它受上帝启示录的启迪,产生点燃信仰之火的宗教情感行为,照亮人类可能认知上帝之路。上帝话语借此启迪我们,如圣金口约翰所言:“既让光来照亮,明耀信者之魂。”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