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列尊:从叛逃者到当红作家

列尊:从叛逃者到当红作家

 

苏联总参谋部情报总局格鲁乌,有一位颇为传奇式的侦察员,名叫列尊(Владимир Резун),他1947年出生在远东名城海参崴(俄称弗拉基沃斯托克)城郊卫戍部队的营地。他的父母都是现役军人,而祖父是苏联伟大卫国战争的老兵。

列尊自幼受军人气息熏陶,他11岁就报名进入加里宁苏沃洛夫军校(Калининское суворовское училище)学习,后又去基辅指挥学校(Киевское общекомандное училище)深造。列尊军校毕业后便在苏联武装力量乌克兰的普利卡尔巴特斯克军区(Прикарпатский военный округ)服役,在苏军坦克部队里当排长。1968年8月,列尊所在的坦克部队奉命出兵捷克斯洛伐克,他也随着华沙条约国的50万浩瀚大军,开进了布拉格。

列尊1969年初从捷克斯洛伐克返回苏联后,曾在普利卡尔巴特斯克军区和普里沃尔日军区(Приволжский военный округ)服役,并晋升为上尉连长。1969年春季,列尊被调入普里沃尔日军区军事侦察机构,担任侦察员。他由于业绩出色,上级将其送往莫斯科军事外交学院(Военно-дипломатическая академия)深造。

尽管列尊入学考试成绩不错,但学院对他在一年级的表现却评价不高,有教官的评语为证:“列尊同志意志不够坚强,缺乏生活与工作经验,不善与人相处。应注意培养他侦察员的素质:坚忍不拔和随时准备牺牲。”

列尊军事外交学院毕业后,奉命前往莫斯科格鲁乌第9局(信息情报局)工作。列尊于1974年被晋升为大尉并被派往格鲁乌日内瓦(Geneva)工作站担任对外侦察员,其职务是苏联驻联合国代表处专员。他的老婆塔季扬娜以及两岁的女儿娜塔莉亚,也随他一同前往瑞士。

列尊刚去瑞士的时候,对工作站很不满意,他后在回忆录《水族馆》(Аквариум)中写道:“这里的工作人员对侦察的方法掌握很慢,工作杂乱无章,他们即无生活阅历,也无工作经验。若要改善这种状况,则需要花很长时间。”

但是,格鲁乌驻日内瓦工作站副站长一级大尉加里宁(Валерий Калинин)却回忆说,列尊是由格鲁乌总部派出的干部,他刚到工作站的时候,那里的情况进展其实不错,列尊的表现显然很令领导满意,他职务不仅被提拔为三秘,而且还加了薪,外派延期一年。加里宁还说,列尊与代表处同事的关系极为融洽,他是极端爱国主义分子,他常对别人说,他随时都会像卫国战争中的英雄马特洛索夫(Александр Матросов)一样飞身堵枪眼,他还积极响应瑞士工作站党组织的各项决议,积极程度让人觉得有些过分,但列尊与同事的关系处理得很好,大家都很喜欢他。

1978年6月10日,列尊和全家,包括妻子、女儿和1976年出生的儿子亚历山大(Александр)突然莫名其妙地失踪,当格鲁乌工作站的同事赶到他家的时候,屋中一片狼藉,空无一人,邻居说,听见列尊家半夜传来男人喊叫声和女人、孩子的哭泣声,快天亮时候才平静下来。格鲁乌人员经过现场勘查发现,列尊家细软未动,其中列尊多年来收集的世界各地钱币尚在。

苏联驻联合国代表处立即与瑞士政府相关部门取得联系,瑞士警方等机构随即派出人员开始寻找列尊和全家的踪迹。6月27日,瑞士国家安全部门正式通知,苏联驻联合国代表处外交官列尊及家人,目前已在英国,并向英国政府经申请了政治避难。

格鲁乌瑞士工作站听罢大惊,方如梦初醒般开始彻查,但始终也未找到原因。

确实,格鲁乌侦察员列尊,神不知鬼不觉地叛逃西方,动机何在?他直到1998年,苏联解体之后才接受媒体采访。

列尊首先强调,他叛逃西方与政治无关。他说,1978年时,苏共中央总书记勃列日涅夫(Леонид Брежнев)有三个特别行政助理,其中一个名叫亚历山大罗夫(Александров-Агентов, Андрей),其兄弟是格鲁高层军官,少将军衔,他与列尊有一面之交,就托人带话给列尊,让他疏通中情局日内瓦工作站站长,开具一份他在日内瓦工作站的假证明。按照格鲁乌的惯例,没有海外工作经验的高级军官,一般不会再有升迁的机会。这位将军还想继续高升,所以才找到列尊让他协助搞一份假证明,说明将军曾在日内瓦工作站担任站长。

列尊觉得事情非同小可,此事不做,全工作站都将得罪将军,谁都没有好下场;此事做了,一旦事发,责任人身败名裂。列尊经过一番内心挣扎便与工作站站长进行了长谈。最后,他对站长保证说,此事不可做,却也不得不做,一旦出了事,他一个人担着,他嘱咐站长,一旦事情败露,就把责任推到他一个人身上。

再说日内瓦工作站站长当场感动得热泪盈眶,只能与列尊紧紧握手,无言以对。

结果事情正如列尊原来的预计,在证明信发往莫斯科三周之后,格鲁乌调查组命令日内瓦工作站站长回国述职,说明证明信的情况,列尊也到了抉择的时刻。

列尊在苏联解体后,接受传媒采访时说,他只有叛逃和自杀两条路可走,因为他要承担的责任巨大,终将受到死罪惩罚,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叛逃之路。但是他在回忆录《水族馆》(Аквариум)中说,他的出走极为仓促,因为,他发现假证明暴露之后被人盯梢了,他断定是克格勃的人,他担心他们会对他采取极端手段,便提前实施了出逃计划。

顺便说一下,列尊出逃案至今在俄罗斯争议很大,俄罗斯也有专家学者撰文说,列尊出逃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表哥窃取了乌克兰国家博物馆价值连城的古钱币,让他在日内瓦销赃,后事情败露,列尊才仓皇出逃英国。不过,大多数专家认为此种推断证据不足,亦不能成为假说。

负责调查列尊叛逃案的日内瓦工作站副站长一级大尉加里宁认为,在列尊叛逃之前,尽管未接到苏联克格勃第三局及反侦察局的任何有关信息,但是,列尊在日内瓦工作期间,与一位英国军事技术杂志记者交好,这位记者后被查证与英国情报机构有关,而列尊的真实身份,英国记者也不会不知道,如此判断,列尊应该是英国感兴趣的人,而列尊恰在与英国记者见面不久便出逃了。加里宁还披露,格鲁乌日内瓦工作站曾经对列尊下过禁令,不许他再与英国记者见面,但是,为时已晚,而且工作站对后来所发生的事情彻底失控——列尊最终出逃成功。

在莫斯科格鲁乌总部,对列尊出逃的原因却有另外一番解释,说列尊是因为在日内瓦和外国男人搞同性恋被英国间谍机构敲诈,因为在苏联时代,同性恋被认为是犯罪,可判罪入刑。所以,列尊属于畏罪潜逃。

1978年6月28日,英国报刊公布了苏联格鲁乌侦察员携全家叛逃英国的消息,苏联当局立即照会英国外交部,要求派代表与列尊见面,还转交了列尊父母写给儿子与儿媳的信,那封信当然是在克格勃的授意下写的。当然,列尊既没有与苏联代表见面,更没有回复来信。

1978年8月,列尊父亲(Богдан Резун)还在苏联政府的安排下,亲自去了一趟伦敦,希望规劝儿子回心转意,但是,列尊始终也没露面。此后,苏联政府便不再尝试与列尊任何方式的见面了。

话说列尊叛逃后,格鲁乌日内瓦工作站便遭到严厉的整肃,十多名侦查员被找回莫斯科总部接受调查,所有对外工作联系与活动全部暂停。一级大尉加里宁说,列尊叛逃英国给格鲁乌造成的损失很大,尽管他不能和其他格鲁乌的叛逃者相提并论,如波利亚科夫等人。无论如何,列尊都是一个叛国者,所以他最终被苏联军事法庭缺席审判,以叛国罪判处死刑。

列尊在客居伦敦的日子里,没少给父亲写过信,但他却从未接到过回信,他认为,那是因为所有回信最终都没有送达父亲,而是落到了克格勃秘密警察手中。

列尊的父亲1990年才收到第一封儿子的来信。其实这根本谈不上是一封信,只是个短笺:“妈妈,爸爸,若你们还活着,请回信。”列尊还在短笺的末尾附上了他伦敦的地址。

列尊全家团聚,是在1993年,那时苏联已经解体,独立后的乌克兰政府允许列尊父母前往英国伦敦探望儿孙。列尊父亲终于见到了列尊夫妻,还有在大学读书的孙子亚历山大和孙女娜塔莉亚。那时,列尊已是一位著名的畅销书作家,妻子塔季扬娜红袖添香,做他的助手,帮他打字、整理卡片和回复读者来信。

就是说,昔日的苏联格鲁乌侦察员,摇身一变,成了英国著名作家,当然他是站在反苏的立场上写作的,他甚至连姓氏也改成了苏沃洛夫(Виктор Суворов),与俄罗斯伟大的军事家同姓,这绝非偶然,且看列尊所写的作品就不难理解他为何改姓“苏沃洛夫”:《苏联军事侦察》(Советская военная разведка)、《特种部队》(Спецназ)。他还出版了畅销小说《解放者的故事》(Рассказы освободителя)。

列尊最著名的作品莫过于长篇纪实小说《破冰船:谁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Ледокол. Кто начал вторую мировую войну?),这部作品列举大量证据,说明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由苏联发动的。他在介绍《破冰船》的创作经验时说,他在1968年参加华沙条约国组织出兵捷克斯洛伐克的时候,就萌发了创作这部小说的念头,于是他便从那时开始有意识地收集资料,为写书做准备。截止1974年,列尊被外派日内瓦的时候,他收集的有关二战的军事书籍多达数千册。

1978年,列尊叛逃英国后,继续收集相关资料和图书,终于在1989年写出了军事纪实文学《破冰船:谁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那时,冷战尚未结束,此书只能先在西德,后在英国、法国、加拿大、意大利和日本等国出版。小说发表后,甚为畅销,媒体上争论激烈,世界军事史学家也为此书争论不休。

列尊的《水族馆》在很大小程度被人们视为自传体作品,他在书中讲述了他承担了罪名,以及叛逃英国的过程。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在不适宜的地点和时间,为上级领导做了一件不适宜的事情,当他得知上面已经决定“清除”他的时候,他为了活命,只得远逃英国。

《水族馆》还讲到,苏联时代格鲁乌对外侦察员有两类,一类是被称为“虎狼般”的精英侦察员,他们最善于获取珍贵的情报;再有一类就是庸庸碌碌混饭吃人,这种人在格鲁乌占绝大多数。列尊说,他自己仅仅是格鲁乌精英侦察员的帮手。

的确如此,列尊叛逃后,格鲁乌内部就有人说,他所接触的格鲁乌工作秘密极为有限,所以,他的叛逃不会给苏联情报机构造成更大的危害,最多是道义上损失。

1993年,苏联解体之初,列尊的《破冰船:谁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在莫斯科出版,1994年俄罗斯又出版了该书的续集《М日》(День-М),1996年出版了第三部《最后的共和国》(Последняя Республика)。列尊的三部曲同样也轰动了俄罗斯,甚至如欧洲一样,在学术界引起了激烈的争论。90年代之后,列尊的其他作品也先后在俄罗斯出版,如《水族馆》、《选择》(Выбор)、《检查》(Контроль)和《清除》(Очищение)等。

苏联解体之后,格鲁乌上尉列尊不仅继续写书,试图将他的名字写入历史,还接受记者采访,自诩反苏斗士。他虽然被缺席判处死刑,但苏联解体后,叶利钦上台时他却获得大赦。叶利钦的一纸大赦令虽可改变列尊的判决,却无法改变一个事实:列尊背叛了自己的祖国——苏联。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