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特朗普的俄国情结

特朗普的俄国情结

 
美国新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俄国的生意到底有多大?我觉得这个问题有悬念。特朗普早在1987年7月就曾携妻子伊凡娜(IvanaTrump)前往苏联寻求生意机会,据说这与那时的苏联驻美大使多勃雷宁(Анатолий Добрынин)有关系。80年代,多勃雷宁对特朗普在纽约大道修建的摩天楼感兴趣,他回国在苏共大会上津津乐道,一来二去,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Михаил Горбачёв)就有了请特朗普出访莫斯科的意向。
这个意向也正中特朗普的下怀,因为这位美国房地产商早就做过苏俄发财梦,于是,1987年7月,特朗普便领着太太伊凡娜去了苏联。那次,特朗普飞往红色苏联帝都可谓信心满满,他虽带着12份给苏联企业的合作建议书,但一项也未能如愿以偿,至今她也不愿透露其详。特朗普说,他没有因此心灰意冷,其公司业务代表80年代曾多次秘密飞抵莫斯科,到苏联寻求商机。 
1996年,特朗普再次访问莫斯科,这次他直接叩响了莫斯科市市长卢日科夫(юрий Лужков)的房门,目的是希望卢日科夫开恩,让他接下克里姆林宫斜对面的“俄罗斯大饭店”(Россия)的再建项目,但特朗普依旧不走运,这次莫斯科之行他依旧空手而归。尽管如此,特朗普仍然没有放弃俄罗斯,他一直劝说俄国人购买他美国的房地产产品,他儿子小特朗普2008年在美国一届房地产国际研讨会上说,他和父亲一直强烈地感到俄罗斯的资金流在滚滚涌动,所以,他们从来不放弃与俄罗斯谈生意,特别是谈投资。小特朗普私下说,最近十年,他陪父亲先后6次飞抵莫斯科寻找生意机会,尽管结果都不甚乐观,但他们终于了解了问题所在,为研究俄罗斯国民特性和贸易、投资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特朗普90年代从俄罗斯回来后说,俄罗斯是个游离于国际法则之外的狂野世界,在那里,决定和保障贸易与投资安全的,不是法律制度而是人脉关系,商业中的亲缘关系高于市场资本关系,所以,在俄罗斯经商与投资风险不小。但特朗普话锋一转又说,尽管如此,俄罗斯依旧是全球投资最有竞争力的国家之一。
美国对外政策研究专家布特说,90年代后半期,美国银行都不愿意给特朗普贷款,这个时候,特朗普80-90年代与苏俄政界和商业界建立的关系派上了用场,他说服俄国人为自己贷款,结果特朗普成功地利用俄国人的资金在南北美房地业一举投资成功。
布特说,特朗普90年代利用俄国投资发展了个人项目,堪称美国金融世界典范。要知道,这是20世纪美国绝无仅有依靠俄国人的钱,拯救奄奄一息的美国企业的成功实例。据美国传媒统计,截至目前为止,与特朗普有关系的俄罗斯企业不少于48家。此后,特朗普便在俄罗斯如鱼得水了,生意也做的风生水起。
再有,特朗普除了俄罗斯生意伙伴之外,还有前苏联格鲁吉亚的伙伴,如格鲁吉亚寡头
萨比尔(Тимур Сапир),他是特朗普格鲁吉亚的紧密型生意伙伴。不过萨比尔也像前苏联很多地位卑微的小寡头一样,发家致富的第一桶金来得有些不堪——他是从纽约布鲁克林区(俄罗斯人聚居区)布莱顿海滩大街倒腾家用电器发家的。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说,特朗普在前苏联地区结交甚广,是因为他有一位关系甚笃的哈萨克斯坦朋友,他给特朗普介绍了不少务实的俄国投资商,其中不少都是经常出入克里姆林宫的俄罗斯大寡头。特朗普与他们谈判所涉及的项目很多,其中就包括在在前苏联和东欧地区修建特朗普环球连锁酒店及贸易大厦(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 and Tower)。特朗普为了方便拓展与俄罗斯的贸易,还在2008年便在莫斯科注册了相应的企业商标,以便其项目经营国际化。
 “特朗普Soho”公司曾一次性获得冰岛公司(FL Group)高达5000万美元的投资,据查,这家冰岛公司的实际掌门人是不愿具名的俄罗斯寡头,他们与俄罗斯高层交往甚密,而投资担保人是哈萨克斯坦亿万富翁马什凯维奇(Александр Машкевич),后者同时是特朗普和克里姆林宫的“战略伙伴”。再有,特朗普在加拿大也有俄罗斯背景的生意伙伴,根据加拿大《多伦多生活月刊》(Toronto Life)介绍,2013年,特朗普在加拿大投资的泰隆国际酒店(Talon internation)项目开始运作,不久两位国际投资人浮出水面,他们竟都来自俄罗斯,一个是靠卖赌博老虎机赚了钱的列维坦(Вал Левитан),另一个靠倒卖俄罗斯钢材起家的施奈杰尔(Алекс Шнайдер)。
一般来说,特朗普不愿意承认他利用苏俄关系从事商贸和投资的经历,但也有例外,他在一次国际会议上就说,他曾在弗罗里达州的棕榈滩花了4000万美元买了一幢楼,又以1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俄国人。笔者调查发现,特朗普讲的是实话,那位买了房子的俄国人,是1966年出生的寡头雷巴洛夫列夫(Дмитрий Рыболовлев)。雷巴洛夫列夫是俄罗斯“乌拉尔钾肥”(Уралкалий)公司的持有人和塞浦路斯银行(Банка Кипра)的大股东。2011年雷巴洛夫列夫成为摩纳哥国际足球俱乐部(Monaco)的老板,据《福布斯》杂志推出的国际富豪排行榜,雷巴洛夫列夫稳居世界富豪前20名之内。
再者,特朗普选举班子里,至少有3位关键人物与前苏联和俄罗斯有关系,第一位,是竞选团主席兼首席策略师马纳福尔特(Paul John Manafort),他曾长期担任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Виктор Янукович)的顾问,并领取了亚努科维奇支付的1270万美元顾问费,地球人都知道,亚努科维奇的后台是普京。此外,马纳福尔特还给多位前苏联其他共和国领导人做过政治顾问。第二位,是特朗普对外政策顾问,名叫佩琪(Carter Page),他曾在90年代出任俄罗斯国企“天然气工业公司”(Газпром)顾问,天下皆知,“天然气工业公司”是俄罗斯国企重中之重。第三位是退役将军福林(Michael T. Flynn),他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未来呼声最高的局长,曾应邀在俄罗斯著名国际电视频道“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发表演说,还荣邀出席俄罗斯电视台台庆日,与普京同桌就餐。
特朗普最后一次去莫斯科,是2013年秋季。那时,他作为美国“世界小姐”项目主办人前往俄罗斯,与俄罗斯合作伙伴共同完成这个项目,他曾透露,他那时最大的心愿,就是想见俄罗斯总统普京(美国《华盛顿邮报》语)。俄罗斯负责接待特朗普的,是俄罗斯知名寡头,“卡鲁索集团”(Crocus Group)董事局主席阿卡拉罗夫(Арас Агаларов),此君被《福布斯》杂志评选为世界第61位富豪,他与俄罗斯总统和总理的私交甚笃,便答应特朗普为他安排见普京。果不其然,阿卡拉罗夫很快就通知特朗普,世界小姐大赛结束当日普京将接见,特朗普闻讯大喜。谁知,普京最后关头取消见面,但他却给特朗普留下赠礼,那是一件俄罗斯传统工艺品:手绘首饰盒,以及一封亲笔信。
特朗普对莫斯科2013年世界小姐大赛的安排甚为满意,他回国后对《房地产周刊》(Real Estate Weekly)说,俄罗斯企业家将世界小姐大赛安排在一家莫斯科豪华夜总会里举办,几乎所有寡头大亨都来捧场,特朗普竖着大拇指说,真够排场。他说,虽未见到普京总统,但世界小姐大赛做得很成功,他与俄罗斯合作方“卡鲁索集团” 分账,阿卡拉罗夫支付的利润超过800万美元,特朗普对此很满意。阿卡拉罗夫的儿子,莫斯科音乐家小阿卡拉罗夫(Эмин Агаларов)说,阿卡拉罗夫家族与特朗普的关系不一般,特朗普与“卡鲁索集团”签约后,小阿卡拉罗夫也参加了莫斯科世界小姐大赛的部分工作,比如摄像和音乐等。特朗普也亲自操刀,担任大赛录音。小阿卡拉罗夫说,特朗普是发烧友,他经常在类似的大赛中“票”一把。
特朗普和阿卡拉罗夫两家因为世界小姐大赛关系明显拉近, 2013年,特朗普与阿卡拉罗夫签署了建筑合作协议,特朗普拟在莫斯科市中心建造两座摩天商务写字楼。他还建议,一幢将命名为“特朗普”,另一座为“阿卡拉罗夫”。不过时至今日,特朗普的莫斯科摩天楼计划并未实现,而且逢人问及,他都矢口否认,并且说得很决绝:“我与俄国没有商业和投资往来。”最近他还把这个意思写进了自己的推特。
 
推荐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