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普希金 | 180年前的那场死亡

普希金 | 180年前的那场死亡

 
2017年,是俄国诗人普希金辞世180周年。
 
凡是读文学的人,对俄国19世纪文学家、诗人、小说家普希金(1799-1837)不该陌生,他是俄国文学之父,具体说来,他是俄国浪漫主义文学代表,也是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苏联作家高尔基称他为“俄国诗歌的太阳”。
 
普希金因为杰出的文学天赋,而拥有无数崇拜者,也因此而埋下祸根。1836年,普希金的挚爱亲朋收到一封匿名信,此信恶毒诋毁和中伤普希金及其妻子娜塔莉娅。原来,这是阴险狡诈的俄国上流社会精心布下的陷阱,籍法国移民丹特士追求娜塔莉娅为由,挑唆普希金与丹特决斗。最终,普希金和丹特士双双入套,于1837年1月27日在圣彼得堡郊外黑溪,以手枪决斗。结果,普希金腹部中弹。诗人在家经受了两昼夜煎熬后,痛苦地死去。
 
1月27日下午将近17点时,普希金和丹特士决斗开始,丹特士先开枪,子弹穿透普希金腹部,普希金应声倒在地,鲜血很快染红了他的外套和地上的积雪。据后来医生估测,普希金中弹之后,失血量共计达2000毫升。决斗证人丹扎斯跑到普希金身旁,查看了一下他的伤情,并未采取任何急救措施,因为他不是医生,也没有随身携带任何急救药品,甚至连纱布和绷带都没有。俄罗斯史学家认为,普希金之死,固然是中了那致命的一枪,但在场没有采取任何抢救措施,是他不治的关键。
 
普希金中枪之后,出现失血性休克,苏醒后不能自主行走,丹扎斯将他扶起来,先把他拖到雪橇上躺下,后来又在身下铺上一件呢子大衣。丹扎斯随即让车夫赶马上路,将普希金送往家中。马拉雪橇在坑坑洼洼的小路上跑起来,普希金觉得异常难受,其实,此时的颠簸已经加剧了普希金的伤情。没走多远,他们就看到前面驶来一挂四轮轿式马车,一问方知,是普希金的决斗对手丹特士家里的车,丹扎斯急于救普希金的命,也没有多想,说了声“借用一下”,就和雪橇车夫将普希金抬上了马车,也没敢告诉普希金,那是丹特士的马车,否则普希金绝不会上那辆车。
 
就这样,普希金半躺半坐在丹特士的马车上,返回圣彼得堡城。他一会觉得浑身发冷,一会恶心想吐,还有几次甚至昏厥过去,丹扎斯不得不数次让车夫停下来观察普希金的伤情。就这样,他们跑了一个小时,即18点的时候终于回进到城里。这个时候,丹扎斯犯了一个错误,他没有将普希金送回莫伊卡滨河街的公寓,而是拉着身负重伤的普希金,挨家挨户找医生。他们去了三位大夫家都扑了空,最后在大街上碰见了妇产科医生舒尔茨医生,他叫丹扎斯赶快把普希金送回家,他随后即来。普希金这才被送回家,直接送进了书房,安顿躺下,家人忙乱成一团。很快,舒尔茨就带着外科医生扎德列尔来了,不一会,接到通知的御医阿连德以及普希金家的私人医生斯帕斯基也赶到了。此时已是晚上19点,医生们开始进行抢救,但是面对重伤的普希金,医生们的手脚显得有些难慌乱,他们一致同意采用保守治疗,不实施手术。
 
御医阿连德仔细查看了普希金的伤口,坦率地对他说:“您的伤势非常危险,我觉得痊愈的可能性不大。”普希金听罢很镇静,因为他在刚见到舒尔茨医生的时候,就说自己有死亡预感。他要众人暂时对妻子保密,又叫来丹扎斯,请他协助处理身后债务。接着普希金又差人请来神父,让他为自己做了临终忏悔,并请领了圣体。
 
27日夜间至28日凌晨,伤情令普希金无比痛苦,医生没有给他做手术,对他的伤口处置,除了敷上冰块止血和用绑带包扎之外,几乎没有别的。最后,人们眼看着鲜血一点点地渗出绷带,普希金的面色越来越苍白。半夜时分,普希金多次问身边的人:“还要忍受很久吗?我到底什么时候死啊?”他甚至唤醒仆人给他把抽屉里的手枪取来,他想开枪自杀。
 
28日凌晨,普希金腹部开始肿胀,脉搏微弱,疼痛加剧,时有呻吟,难以入睡。清晨,他让人将妻子和孩子们叫到床前,与他们告别。他又对私人医生斯帕斯基表情异样说:“死亡来了。”午间12点,御医阿连德先后给他服用了天仙子浸膏、甘汞和止痛鸦片,普希金的疼痛有所缓解,双手也开始发热了。14点,俄罗斯著名辞典编纂家达理前来看望,普希金面露悦色,那时他的病情刚好有点起色,他还亲自动手协助医生换包扎带,医生这时已经给他敷了膏药,服用了桂英汤、甘汞,并且再次服用了鸦片。18时许,普希金的伤情再度出现危机,脉搏快达每分钟120次,伤口疼痛,还伴随着发热。私人医生斯帕斯基在征得御医阿连德同意后,在普希金的肚子上放了25条蚂蟥,他想用这个方法治愈普希金的腹膜炎。但是,后来的医学专家认为,这是医生抢救普希金过程中犯下的一个低级错误,那时普希金身体中几乎一半的血液已经流失,再让蚂蝗爬到伤者的肚子上去吸血,无异雪上加霜。28日夜间至29日凌晨,普希金的伤势急转直下,他出现了虚脱和口渴的征兆,疼痛加剧,嘴唇抽搐,还伴有短暂的失忆,呼吸不畅,时有时无,还伴随着心血管供血不足的症状,脉搏极其微弱。29日凌晨,所有医生都汇集在普希金床前观察,大家一致认为,普希金的生命很快将进入弥留阶段。
 
普希金让人将妻子娜塔莉娅叫到床前,但他已经不能讲太多的话,她让妻子拿一些云莓果和果汁来,娜塔莉娅亲手喂了他两三颗果子,普希金又喝了几口果汁,然后轻轻地说了声:“啊,真好!” 娜塔莉娅从屋里走出来,守候在屋外的人们围拢过去,她就对众人说:“你们都看见了吧,他会活下去的!”
 
 然而,普希金弥留时刻不久就来临了,他先用无神的眼光环视了一下书房的藏书,喃喃地说:“永别啦,永别啦……”突然,他双目圆睁,满脸放光,口中说道:“生命结束了……呼吸困难,压抑……”普希金死亡的时间是,1837年1月29日14时45分。​
 
100年之后,苏联医学科学院院士卡希尔斯基说,普希金中枪之后,如能立即取出子弹,将打烂的肠子等进行缝合处理等,再用抗菌素处理好腹腔创伤,俄罗斯诗歌的太阳本不至于陨落。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