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克格勃的魁首

克格勃的魁首

 
1930年,苏联对外侦察局海外工作站开始在美国建立,1933年美苏外交关系正常化后,苏俄合法间谍就出现在旧约、华盛顿和旧金山的使领馆里。这些苏联间谍在战前的主要任务,是获取美国科技情报,主要是美国先进军事技术、最新航天航空成果以及化工、汽车和金属工业领域的先进技术。这些情报对苏联经济的发展起到了极好的促进作用。
30年代上半期,是对外侦察局海外活动的转折期,首先它几乎在主要西方国家都开设了工作站,包括在苏联最重要的邻国日本和中国,斯大林想时刻掌握这些国家方方面面的政策与策略变化,特别是当时对苏联构成威胁的日本。但是,希特勒上台执政以及纳粹德国随后在欧洲的扩张,对外侦察局的工作重点不得不经常针对欧洲。最终,他们制定了柏林与东京兼顾的战略。
1934年7月,苏联情报部门易名为内务人民委员部(Народный комиссариат внутренних дел СССР)其建制成立国家安全总局(Главное управление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原外国部(对外侦察局)被编入国家安全总局第五局。第五局一方面向德国、意大利、法国、根据苏联领导人 斯大林的命令,奥地利等国派遣秘密特工,一方面在法西斯德国及其追随国展开暗杀和破坏活动,同时兼顾清除十月革命后逃往国外的反苏势力,如移居国外的白军武装力量和亲托洛茨基机构等。
那时候,国家安全总局第五局的侦察员,都称第五局为“谢列勃良斯基工作站”,谁是谢列勃良斯基(Яков Серебрянский)?原来他就是原第五局上校局长,在苏联远近闻名的天才侦察员,同事们暗地里称之为“特工魁首”。
谢列勃良斯基“特工魁首”的外号可不是白得的。他1892年生于白俄罗斯首府明斯克,是个钟表匠的儿子。他1907年加入俄国社会革命党,后曾因为阅读危险书籍被沙俄政府逮捕。1917年,他加入苏俄红军高加索铁路运粮队警卫队队长。1919年,谢列勃良斯基所在的城市巴库被英国武装干涉者攻陷,巴库苏维埃被迫分散转移,他与部分红军被迫逃离伊朗里海沿岸的吉兰省城市拉什特(Rasht)。1920年,苏联红军派人前来伊朗,一方面寻找失散部队,一方面打击白俄势利和英国武装干涉军。6月6日,拉什特就成为波斯社会主义苏维埃共和国首都。
1918年7月6日,素有俄国革命者和红色杀手之称的勃留姆金(Яков Блюмкин),是苏俄侦察机构创始人之一,时任拉什特苏俄契卡政委,他因为刺杀了德国驻俄公使米巴赫-哈弗(Wilhelm von Mirbach-Harff),深得谢列勃良斯基的崇拜,谢列勃良斯基遂投其门下,决定献身侦察事业。勃留姆金对谢列勃良斯基也很满意,很快将其调入“契卡”——全俄肃反委员会(ВЧК)工作,谢列勃良斯基的特工生涯从此拉来序幕。
波斯社会主义苏维埃共和国好景不长,1921年就垮台了。谢列勃良斯基奉“契卡”之命调入全俄肃反委员会总部机关工作,当上了办公厅组织处秘书,8月,他便转业到一家电气技术研究所工作,熟料,由于他革命前曾是俄国社会革命党党员,还与一些党员朋友有来往,1921年12月2日,他与社会革命党朋友聚会时被契卡特工一网打尽。他被人用枪指着头的时候,环顾四周,心中五味杂陈,他发现抓捕者和被抓捕者都是自己老友。这次被捕,竟导致他被关进卢比扬卡监狱,谢列勃良斯基四个月后,获监外执行,并不得在国家强力机构就职。
1923年3月22日,在石油公司工作的谢列勃良斯基再次被捕,这次的罪名是受贿。但是由于缺乏证据,他交过保金之后,便被释放。谢列勃良斯基出狱后在《消息报》(Известие)找到一份工作,此时他顿悟,假如他还不做出明确的政治选择,他的灾难将无穷无尽,他于是年加入了苏共。
无巧不成书,契卡创始人之一的勃留姆金,此时正在筹建巴列斯坦方向的外派侦察工作,正缺人手,他看重谢列勃良斯基的才干,特别是他良好的英文、法文和德文功底,将其收做助理,还为其撤销了不得在国家强力机构就职的处分。就这样,谢列勃良斯基又开始在全俄肃反委员会外国部的外国处工作,具体工作是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工作站上班。
1924年6月,勃留姆金奉召到如莫斯科总部工作,谢列勃良斯基顶替了他的位置,成为驻以色列特拉维夫工作站站长。他根据莫斯科的指示,广泛编织以色列的苏俄红色间谍网,在他招募的人员中,竟也有一些十月革命之后流亡到巴勒斯坦的白俄,他们都听命于谢列勃良斯基,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谢列勃良斯基的妻子波林娜也是外国处侦察员,他也在此时奉调前来以色列,以妻子和侦察员的双重身份帮助工作。
谢列勃良斯基和妻子波林娜不仅在以色列,后来又在德国、美国、比利时等国家工作多年,1929年,谢列勃良斯基夫妻被苏联国家政治保卫局派往布鲁塞尔和巴黎工作站工作,相关档案至今也没解密。有目击者说,他们当年看见谢列勃良斯基胸前佩戴着“荣誉契卡工作者”奖章,他说,是因为这些国家工作有成而获得。他还获得过契卡领导人奖励的佩剑和手枪。
谢列勃良斯基返回莫斯科之后得到重用,国家政治保卫局外国部第一处(外派侦察处)处长,同时担任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特别组组长。关于这个特别组有必要多说两句。这个小组不受外国部管辖,其主要目标是对美国、欧洲和日本等敌对国家的战略目标进行深度侦察,甚至可在战时深入敌后进行破坏活动。对苏联确认的境外危险之敌、叛徒、卖国者进行特殊打击和定点清除。小组成员从不使用外交和商务身份掩护,而是直接设法潜入需要国家速战速回。
话说1927年至1928年间,境外的反苏势力的活动很积极,库捷波夫中将所领导的“俄罗斯诸兵种联盟”(Русский общевоинский союз)向苏联境内派遣武装人员,从事恐怖和破坏活动,1927年5月,武装人员在莫斯科爆破保卫局宿舍未遂;6月,炸毁列宁格勒政治学校;1928年7月向莫斯科政治保卫局证件处投掷炸弹,造成严重伤亡。
1929年夏季,政治保卫局向苏共中央报告了库捷波夫恐怖活动,斯大林指示,政治保卫局组织力量,打击“俄罗斯诸兵种联盟”和刺杀库捷波夫的决定。谢列勃良斯基和保卫局另一名领导普济茨基(Сергей Пузицкий)一马当先,奉命前去法国执行刺杀任务。
谢列勃良斯基和普济茨基将刺杀库捷波夫的时间,定在1930年1月26日上午11时,地点为巴黎第七街区乌金诺与鲁谢尔大街的汇合处。他们获悉捷波夫当天上午11点30分将独自一人步行前往加里波利教堂,参加俄国将军卡乌尔巴尔苏(Александр Каульбарс)的告别弥撒。谢列勃良斯基精确地计算出,库捷波夫从家步行至教堂的时间需20分钟,他决定在两条大街的汇合处动手。就在库捷波夫独自一人走近一个有轨电车站时,装扮成法国警察的苏俄保卫局特工拦住库捷波夫,要求检查证件,库捷波夫出示证件后,“警察”又说证件有问题,需库捷波夫到警察局说明情况。库捷波夫坐进警车,忽闻车内“警察”讲俄语,才知上当,试图掏枪反抗,但为时已晚,“警察”用浸有氯仿的毛巾捂住了库捷波夫的脸,致其昏迷,不料库捷波夫心脏病突发,当场死亡。
苏联境外最危险的敌人之一,“俄罗斯诸兵种联盟”主席库捷波夫中将就这样被消灭了。3月30日,谢列勃良斯基因境外锄奸有功,荣膺苏联政府颁发的红旗勋章一枚。
谢列勃良斯基刺杀库捷波夫之后,作为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特别组组长,他被授权在全球组建苏俄自治情报网,由他全权负责。他的特别小组仅在1930年,就在全世界建立了16个特别工作站,其中主要有德国、法国、美国和日本占领下的中国东北工作站,成绩极为出色。谢列勃良斯基还未斯大林收缴了一批托洛茨基的档案资料,因此获得红旗勋章。他派出的另一个行动小组,破获了西班牙独裁者佛朗哥从纳粹德国预定的7船军火。谢列勃良斯基还成功获取了德军珍贵的飞机与舰船资料,为苏联战前了解德国的技术发展奠定了基础。
30年代,谢列勃良斯基在苏联对外侦察领域建功立业,名声鹊起,在苏俄侦察史上写下了不寻常的篇章,他为国家获取了弥足珍贵的情报,堪称苏联早期国际侦察高手。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