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德黑兰风云录(下篇)

德黑兰风云录(下篇)

 
话说纳粹德国觊觎德黑兰,绝非始于“弗雷登塔尔部队”和空降兵。早在1941年春季就曾有一位宗教问题专家舒尔茨(Bruno Schulz)向苏联政府申请过境签证,他先乘火车抵达巴库,然后又坐船去了伊朗港口城市安扎利 (bandar-e anzali Map)。
苏联对外侦察局情报显示,这位舒尔茨旅行的终点站是德黑兰,他最终落脚于德国驻伊朗大使馆,与德国大使与商务参赞舒别克过从甚密。苏联人早就知道,舒别克是纳粹德国秘密特工,宗教专家舒尔茨的身份后来也得到证实,他是在纳粹德国军事情报局阿勃维尔(Abwehr)服役的舒尔茨-霍尔杜斯少校。他此行伊朗,是准备在伊朗北部的大不里士城开设德国领事馆,实际上是德国军事侦察局阿勃维尔工作站,站长名叫麦耶尔(Fritz Meyer)。
舒尔茨-霍尔杜斯少校返回德国后,德国称他开创了打通中东走廊的宏伟事业,他得到了号称纳粹谍王的德国军事情报局局长卡纳里斯(William Franz Canaris)上将的接见,可见,德国在与苏联开战前35天,便在伊朗楔入情报机构的钉子,意在从中东腹地监控苏联,获取更多有价值的政治、军事和经济情报。
再说德国军事情报局驻伊朗大不里士站长麦耶尔,苏联对外侦察局从英国外交使团获取的情报,称麦耶尔是个典型的党卫军军官,他年轻气盛,做事果敢,遇到不满的事情,他也经常对下属大发雷霆。麦耶尔操着一口流利的波斯语,在伊朗政界和军界有不少关系,他在其中游刃有余,还试图在伊朗组建德国民族党,旨在夺取伊朗政权,最终使伊朗成为德国盟友。根据苏联对外侦察局的情报,那时伊朗亲德党派林立,较为著名的竟有20多个,其中最大的就是“蓝党”。
“蓝党”的主要成员,就是伊朗议会发对签署1942年1月伊朗、苏联和英国签署结盟条约的那些议员。他们虽为少数派,但却暗中组织军事团体,迎合希特勒的扩张。“蓝党”的党魁就是伊朗议会议员诺夫巴哈德,此人年轻时曾在德国求学,说一口纯正的德语,30年代中期还将希特勒的《我的奋斗》(Mein Kampf)译成波斯语。
诺夫巴哈德的“蓝党”在伊朗刚露头角,便被苏联对外侦察局伊朗工作站给盯上了,先是德黑兰工作站的阿卡扬茨(Иван Агаянц),后来是驻马什哈德工作站的维尔基波洛赫(Владимир Вертипорох),后来茹拉夫廖夫(Павел Журавлев)出任对外侦察局驻伊朗所有工作站总负责人,加强了对“蓝党”的监控。他们于1942年所获得了极有价值的情报:“蓝党”将调动民族力量打击“英国和苏联的占领者”,他们还想夺取政权和配合德军打击盟军的后方。
站长麦耶尔给舒尔茨-霍尔杜斯少校的密信后被苏军缴获,他在信中说,伊朗一名亲德将军说,伊朗当时确实组织了一支人数可观的武装,可供德军指挥部调遣前去与英军和苏军作战。伊朗还派出3名军官与舒尔茨-霍尔杜斯少校商讨伊德两军协同作战事宜。
所有这些当然逃不出苏联和英国侦察机构的监控。其时苏联间谍已经打入“蓝党”,主席诺夫巴哈德办公室里就有一位代号“季格兰”的间谍,他悄悄在诺夫巴哈德的电话上了安装了窃听装备,所以苏联情报部门几乎掌握他所有的通话记录。后来,“蓝党”内有安插了更多的苏联间谍,比如代号“奥马尔”和“詹姆斯”的两兄弟等人,所以,“蓝党”的情报便源源不断地被送往莫斯科。
苏联对外侦察局那时并未干预“蓝党”,而是通过监控,意欲放长线捉大鱼。大鱼果然不久便出现了:1943年1月,“蓝党”与反俄反英势利联手制定了“密约”计划,此计划的核心,就是在全国发动武装起义,驱逐恶意人和英国人,最终使伊朗与德国结盟。参加这个计划的还有一个新组织,名为“伊朗民族主义者”,他们的总后台,就是德国军事侦察局驻大不里士城工作站站长麦耶尔和在德国和伊朗之间来回跑动舒尔茨-霍尔杜斯少校。
苏联对外侦察局立即将“伊朗民族主义者”列为重点关注对象,不久对外侦察局便查获了“伊朗民族主义者”印刷完成,准备散发的传单,上面写道:“穆斯林人民,伟大的时刻到来了,驱逐俄国人和英国人,还我国家的本来面目!”这是,英国情报机构的特工也向苏联同行转达了他们的情报分析结果:目前伊朗第五纵队的力量已远大于政府。果然,没过多久伊朗南部的卡什加人便掀起了发政府暴动,抢夺武器,杀死官员,呼吁国家与德国结盟。就在同一时刻,德国伞兵也在伊朗一些城市悄然登陆,全国战乱一触即发。
面对伊朗所发生的政治危机,苏联对外侦察局决定与英国情报机构联手,迅速出击,平息暴乱,打击德国在伊朗的军事情报机构和伊朗的民族主义势利。1943年8月17日,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人民委员梅尔古洛夫(Всеволод Меркулов)正式通过了苏联对外侦察局将于英国情报机构秘密联手,逮捕伊朗亲德组织和党派领导人的决定。8月29日,苏联和英国驻伊朗大使馆照会伊朗总理(Ali Soheili)索赫伊利,要求伊朗取缔亲德和反同盟国组织,并向他提交了一份162人的“蓝党”和“伊朗民族主义者”骨干成员名单。
苏联和英国在敦促伊朗政府的同时,也派出特工分队协助执行取缔行动,苏联分队旗帜鲜明,剑指麦耶尔和舒尔茨-霍尔杜斯。麦耶尔后来被英国特工逮捕。苏联特工在德黑兰富人区成功截获了伊朗亲德组织的无线电信号,顺藤摸瓜地逮捕了他们一批骨干分子、电报员,并缴获了密码簿和武器弹药等。这些行动在当时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宣告德军在伊朗的谍报基地以及伊朗亲德组织等均被盟军摧毁。
上述故事就发生在当年11月德黑兰会议之前,德军情报机构头目和亲德伊朗武装骨干分子被英国和苏联特工消灭,使得希特勒的德国军事情报局在伊朗失去经验丰富的指挥官、当地伊朗亲德组织的协助和足够的财务支持,是希特勒刺杀“三巨头”如意算盘最终落空的原因。再有,因为召开德黑兰会议的原因,苏联对外侦察局即使在消灭了德国和伊朗的特工之后,也未放弃追击残敌。德黑兰会议前夕,为了确保三国首脑的安全和会议内容保密,伊朗采取全国无线电管制措施,使德黑兰变成了一座“沉默岛”。
苏俄作家库兹涅茨(Юрий Кузнец)在他的著作《疾步跳虚无》(Прыжок в никуда)中说,斯大林、罗斯福和丘吉尔到来的消息以及谈判的内容都在严格保密之列,德黑兰为此取消了所有的通讯手段——国际国内电话、电报均在禁止之列。4天之后德黑兰会议结束,三国领袖的座机升空后,伊朗才恢复正常通讯。
在德黑兰变成“沉默岛”的那四天里,斯大林对苏联国内的局势和前线战事知之甚少,时任苏军作战指挥中心和统帅多国武装力量司令部总司令的施杰缅科(Семен Штеменко)将军也在其回忆录中说:“我连续三天向身在德黑兰的斯大林汇报战况,斯大林也想莫斯科传达最高统帅部的指示。斯大林有事业要求联络总参谋部和前线指挥部。”当时德黑兰实施无线电管制,斯大林则使用对外侦察局德黑兰工作站的密码电台与莫斯科联络。
在德黑兰会议空前紧张的4天里,苏联大使馆几乎每分钟都处于紧急状态,苏共中央调派了苏联最有经验的报务员谢苗诺夫和图曼诺夫倒换值班,通讯设备24小时待机,在不收发电报的间隙,每15分钟测试一次电台状况,莫斯科与德黑兰就这样整整彼此呼叫了四天四夜。每一份从德黑兰发往莫斯科的电报,都一式三份,分别发往总参谋部、外交人民委员会和国家安全委员会。
1943年12月1日,苏联最高统帅斯大林在会议结束后返回德黑兰,他的车队高速驶过德黑兰市中心大街奔向机场,斯大林的专机正在那里等候,一场惊心动魄的旷世间谍大较量,也随着德黑兰会议闭幕而暂时收场。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