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刺杀托洛茨基始末

刺杀托洛茨基始末

 
托洛茨基1897年10月26日生于沙俄帝国的赫尔松县扬努夫卡村(今乌克兰)。他是20世纪俄国最著名的革命者之一,马克思主义流派之一的托洛茨基主义思想家,他与1905-1906年曾两次遭到沙俄流放,他是俄国十月革命的组织者之一,也是苏维埃工农红军和第四国际的主要缔造者之一。托洛茨基曾当选苏维埃中央执委会委员,在苏维埃第一届政府中出任外交人民委员,1918-1925年任俄罗斯联邦以及革命委员会主席陆海军人民委员。托洛茨基1919-1926年当选联共(布)政治局委员。托洛茨基1927-1928年被开除所有职务,遣送流放,1929年被驱逐出境,1932年被斯大林剥夺苏联国籍。托洛茨基出境后一直致力于第四国际的建设。
 
托洛茨基写下了大量研究俄国革命运动理论、革命史学和文学批评的著作,特别是个人回忆录《我的生平》(Моя жизнь)均很有价值。托洛茨基在20世纪最重大的社会革命——十月革命中赢得了不朽的历史地位,却也为自己树立了终生的政治死敌——斯大林。1925年1月,斯大林派操纵联共(布)中央通过《关于托洛茨基言论的决议》,指责他“企图用托洛茨基主义偷换列宁主义”,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团解除了托洛茨基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和陆海军人民委员的职务。
 
1925年1月,托洛茨基被迫辞去苏维埃军事人民委员之职。1928年托洛茨基被斯大林流放到阿拉木图,他在此期间依然撰写著作,起草了数十万字的《共产国际纲领草案》。此刻,托洛茨基及其追随者已被定性为“反苏维埃组织”和“敌视无产阶级专政的组织”。1929年2月12日,托洛茨基被驱逐出国,1932年2月,他被取消苏联国籍。不久斯大林后悔将他仅是驱逐,而未在苏联国内消灭,斩草除根,以绝后患。从那时起,斯大林为消除托洛茨基的威胁,多次派遣苏联特工追寻托洛茨基的足迹在世界多地图谋刺杀,最终,1940年8月20日,托洛茨基被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НКВД)杀手麦卡德尔(Ramon Mercader)用冰镐凿入颅骨而亡。
 
托洛茨基移居墨西哥之后,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为了实施对托洛茨基的刺杀,物色了大量人选,主要是1938年年底从西班牙移民到墨西哥的共和党人,他们的西班牙语讲得流利自如,当地警察很少怀疑。移民中包括加入第四国际的西班牙托派,他们与共和军在敌后城市巴塞罗那发动武装起义,但起义最终因不敌3万敌军的攻势而失败,共和军付出了5000人生命的代价。
 
托洛茨基身在墨西哥,心系苏联和世界,他一方面继续指挥革命,著书立说;另一方面还得提防斯大林派遣的杀手行刺。他将墨西哥城的私家宅院,改建成了一座防卫森严的小城堡。 宅院的每个入口都做得隐蔽而繁琐,目的就是提防袭击者轻而易举地突入宅院,实施刺杀,院中所住人员后来逐渐明白,托洛茨基这样做绝非多此一举,而是极具战略眼光。
 
就托洛茨基自身而言,他对斯大林铲除他的决心及其麾下特工的素质极为清楚,他觉得,宅院的防卫与安保措施怎么做都不为过分。他曾说“有时候恨不能藏在汽车底下”,以躲避宅院四面八方对他的监视。
 
托洛茨基说的是实话,首先,他家宅院附近的街道上那时经常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在游荡,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家的大门;其次,他家的对面的院子里搭建了高台瞭望塔,一刻不停地监视着他家宅院里的动静。托洛茨基心里清楚,这些监视者就是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的特工。托洛茨基家的警卫和秘书们也多次提醒他,说常有人或步行或乘车从宅院门前经过时,故意放慢速度,仔细观察一番后再离去。
 
托洛茨基一边安慰众人,一边给墨西哥政府写信,要求在他家门口增派警察人数,加大执勤和巡查力度,确保宅院中居民生命安全。不久,托洛茨基接到好友的消息,说有人近期将组织一场冲击托洛茨基宅院的团伙暴力行动,意在杀死他和他的家人,预谋与参与者均是托洛茨基过去的拥戴者和追随者。托洛茨基虽然有些将信将疑,但是根据经验和局势变化,还是采取了“宁信其有”的态度。
 
果然不出朋友所言。1940年5月24日,大约20多名身穿迷彩军服和警察制服的武装人员,在一位自称“少校”的军官的带领下,手持轻重武器(其中包括班用机枪),突然驾车驶近托洛茨基家大门口,“少校”跳下车,挥舞着手枪,冲着托洛茨基宅院大门口的警卫哈特(Robert Sheldon Harte)大喊开门,哈特竟然顺从地打开了大门,武装人员一拥而进,轻重武器对着宅院里房屋的窗户和门扇一阵狂射,机枪重点狠扫托洛茨基办公室和卧室,一时间枪声震耳,烟雾弥漫,玻璃粉碎,窗框和门板被打掉的木条飞迸四溅……
 
扫射发生时,托洛茨基和夫人谢多娃(Наталья Седова)正在卧室休息,杀手的子弹射进卧室的一瞬间,他们双双滚到屋中窗户下面的一个死角,避开了子弹直射,所有打进来的枪弹都打到墙上反射回来,形成跳弹打在了床榻上,托洛茨基夫妇竟然没有伤到一根毫毛。闻讯赶来的警察仅在托洛茨基卧室的墙壁、窗户上和床上就发现了200多个弹孔,这还不算遭受袭击的其他房间中弹数量。
 
事后经过警局调查,袭击事件策划者为墨西哥斯大林的忠实信徒西盖罗(David Alfaro Siqueiros)所为,1992年前苏联克格勃秘密档案解密,西盖罗实现串通警卫哈特意欲谋杀托洛茨基,而哈特则是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招募的特工。西盖罗因为刺杀托洛茨基失败,斯大林担心事情暴露,令苏联特工将西盖罗灭口。
 
托洛茨基在暗杀发生不到一个月,6月8日便写下文章《斯大林的错误》(Ошибка Сталина),他在文章中说:“斯大林先将我驱逐出境,后来又想在境外杀掉我,难道说直接在莫斯科将我像我很多朋友一样毙了不更简单?”
 
托洛茨基后来自问自答说,他1928年被开除出党和遣送中亚流放的时候,斯大林就曾想枪毙托洛茨基,但是那个时候参加十月革命和国内战争的老人还都健在,斯达利对托洛茨基的处理决定,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何况托洛茨基与中亚反斯大林团体保持着紧密的联系,鉴于这一切,斯大林在犹豫了一年以后决定对托洛茨基采取驱逐出境,而非肉体消灭的惩处方式,以免触犯众怒。斯大林的如意算盘是托洛茨基一旦被驱逐出境,便失去了体制资源和经济支撑,政治上自然成不了大气候。
 
可托洛茨基出国后很多事实证明,他虽缺乏资源和资金,照样组织和广泛参与政治,给斯大林造成大麻烦,据说斯大林数次在政治局会上说,驱逐托洛茨基已铸成大错,只能靠暗杀解决问题!
 
策 划
 
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经过审慎考察,决定派遣墨西哥雕塑家希奎罗斯(Jose David Alfaro Siqueiros)前去刺杀托洛茨基。希奎罗斯1940年5月24日组织参加了袭击托洛茨基宅院的行动,后他被墨西哥警方拘捕,他听说刺杀托洛茨夫妇躲在窗下逃过一劫,在狱中后悔莫及:“费这么大力气,白干啦!” 
 
话说希奎罗斯也是刺杀老手。他在一篇论述刺杀托洛茨基的文章中说,1940年5月24日对托洛茨基宅院的袭击者,都是曾在西班牙参与支持第二共和国的墨西哥国际主义战士,在袭击托洛茨基宅院之前,他们约定,为了确保袭击成功,刺杀小组分成两部分,各司其职,有的负责射击建筑物,有的负责杀死警卫和保安,希奎罗斯小组的任务是在刺杀行动开始之后,抢夺托洛茨基的重要文件。刺杀小组为安全和保密起见,组与组之间互不相识,也不联系。这两个刺杀小组的最高指挥官,是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埃津贡(Наум Эйтингон)上校,他在西班牙内战时曾任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西班牙处处长。他和西班牙美女共产党员美尔卡杰尔生有一子,名为麦卡德尔,他长大之后当上了西班牙共和军少校,埃津贡将亲儿子麦卡德尔带到墨西哥,执行斯大林对托洛茨基的刺杀令。
 
麦卡德尔也非等闲之辈,他曾就读贵族中学,后在军中服役,1935年,他因为在西班牙参加青年党被捕,释放后移居法国。1938年,他在巴黎结识了美籍俄裔女子马斯洛娃,她是一个狂热的托派分子,麦卡德尔被她所吸引,马斯洛娃还给麦卡德尔介绍了她亲妹妹——托洛茨基的女秘书,她几乎每月都在巴黎和墨西哥之间飞来飞去,为托洛茨基做外联工作。麦卡德尔潇洒的外表和干练的作风也给女秘书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马斯洛娃1939年从法国返回美国,三四个月之后麦卡德尔寻芳而去,但他们见面的时候,麦卡德尔是因为做生意才来美国,不过那时他已经更名改姓,变成了加拿大公民杰克逊,马斯洛娃问他换身份的缘由,他说这样做是为了逃避服兵役。后来麦卡德尔前往墨西哥做生意,便请马斯洛娃也到墨西哥城去找他。1940年年初,马斯洛娃的妹妹帮助姐姐在托洛茨基那里找了份工作——当他的行政秘书。那时,麦卡德尔和马斯洛娃住在“蒙黛霍”酒店,麦卡德尔每天开着辆别克轿车,送马斯洛娃到托洛茨基宅院上班。
 
时间一长,由于马斯洛娃的关系,麦卡德尔自然就成了托洛茨基的座上宾,从1940年4月,麦卡德尔开始拜访托洛茨基,5月28日,托洛茨基正式邀请他和马斯洛娃出席家庭晚宴。那天,将麦卡德尔领进餐厅的,是托洛茨基的卫士长罗宾内,当时托洛茨基的宅院戒备森严,因为距离上次的扫射突袭,仅仅过去4天,所以对初来乍到的客人,卫士长罗宾内总是亲自护送到托洛茨基跟前。根据托洛茨基门卫的访客薄上的记录,麦卡德尔共计应邀来访达12次之多,总的逗留时间为4小时12分钟。
 
麦卡德尔在实施谋杀前12天,最后一次访问托洛茨基,而且一呆就是一个小时,关键还是与托洛茨基独处,这充分说明宾主之间不仅熟悉,而且彼此已经建立了一定的信任。麦卡德尔此次来访,是请托洛茨基审读美国托派份子沙赫特曼和贝尔汉姆的文章,他们在文中批评了背离党派信仰等问题。
 
墨西哥城正值8月暑热,可是麦卡德尔的手上却搭着一件风衣,还拿着一顶礼帽,也许他没有穿衣戴帽的缘故,所以,手里的东西也未太引人注目。托洛茨基将麦卡德尔让进书房,就埋头看起那篇文章,而麦卡德尔竟在他身后落了座,这让托洛茨基觉得不舒服,他便让麦卡德尔坐到他的侧面来,但麦卡德尔却以“免得打扰”为由,没动地方。那晚,托洛茨基还跟妻子谢多娃说起此事,俩人都觉得很蹊跷:哪有访客坐在主人身后说话的?那天之后,托洛茨基和妻子谢多娃便对麦卡德尔留了个心眼,可他们并没采取什么防范措施,甚至都没跟卫士长提起这件事。
 
刺 杀 
 
8月20日,麦卡德尔又一次来到托洛茨基家,他的手上依旧搭着一件风衣,拿着一顶礼帽,警卫对他的到访已经习以为常,托洛茨基像往常一样将他引入书房。谁也不知道麦卡德尔这次是来刺杀托洛茨基的,他的风衣里面塞满了凶器:冰镐、铁锤和一把自动手枪。
 
他进屋后,先将风衣和礼帽放在托洛茨基的书桌上,腾出右手握住了藏在风衣里的冰镐的手柄,麦卡德尔事先将手柄锯短,以便藏匿。那时托洛茨基正背对着他,附身认真地读着稿子,说时迟那时快,他紧握冰镐,瞄准了托洛茨基的后脑,狠命地凿了下去……托洛茨基在冰镐落下的瞬间晃动了一下脑袋,所以冰镐并未击中后脑中央,而是插进了头颅侧后部,托洛茨基遭到突然袭击,发出长声哀嚎:“啊——啊——!”
 
托洛茨基头上的鲜血迸溅到书桌和地板上,他经神经质地跳起来,头上还插着那把凿进头颅的冰镐,他转身冲麦卡德尔扑过来,麦卡德尔吓得连退数步,他想掏出手枪,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麦卡德尔被捕后说,托洛茨基的惨叫声和痛苦的模样,在他脑海中多年盘恒不去,甚至还在睡梦中出现。
 
且说托洛茨基猛扑过来,咬住了麦卡德尔的一只手,麦卡德尔使劲一推,托洛茨基摔倒在地,头上插着的冰镐也掉落在地上,更多的鲜血从他的伤口冒了出来。接着,托洛茨基又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磕磕绊绊地冲出屋去。
 
宅院乱作一团,有人惊呼,有人哭叫,卫士长罗宾内带着警卫最先赶到,他们冲上去猛击麦卡德尔的双腿,使其跌倒在地,又缴获了他的武器,警卫人员将按倒在地拳打脚踢。麦卡德尔被打得满脸是血,他一边挣扎一边喊:“我是被逼杀人,有人绑架了我妈妈,我也没办法!你们杀了我吧,要不就住手!”
 
托洛茨基的妻子谢多娃当时正在另一个房间,她听到丈夫绝望的长嚎,顾不得多想便跑出屋,看见托洛茨基满脸是血地站在院子里,他的眼镜已经掉落,淡蓝色的眼睛里充满恐惧和绝望……
 
 
托洛茨基助理和秘书很快叫来救护车,托洛茨基被送往医院急救。就在这个当口,警察们将麦卡德尔带到一个房间里审讯。麦卡德尔满脸淌着鲜血,肋骨也被打断,身上都满是警卫用烟头烫的伤痕,他未对警方说一个字。
 
8月21日,颅脑重伤的托洛茨基,在医院抢救了26个小时后宣布不治,结束了43岁的生命。后来,托洛茨基的葬礼变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斯大林游行,第四国际美国分会还在托洛茨基墓座上修建了方尖碑以志纪念。
 
托洛茨基遇害三个半月之后,他夫人谢多娃致函墨西哥总统卡德纳斯(Lázaro Cárdenas)她写道:“您延续了托洛茨基43个月的生命,我心中对此充满感激。”
 
托洛茨基遇刺后,此案的所有同谋,除了麦卡德尔被捕,其他人全部事后蒸发。麦卡德尔在托洛茨基书房行凶时,宅院大门外停着一辆未熄火的汽车,密切地注视着宅院内事态的发展,就在卫士长罗宾内带着警卫吵吵嚷嚷地抓凶手时,大门外的汽车开动了,不久它消失在大街的拐角处。
 
那辆汽车上坐的不是别人,就是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埃津贡上校,负责刺杀托洛茨基的最高指挥官。麦卡德尔得手后,所有与他相关的人迅速在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安排下离开墨西哥。1941年5月,埃津贡上校西班牙美女太太美尔卡杰尔途经中国返回莫斯科,而他们的孩子麦卡德尔,因为刺杀了托洛茨基,即在墨西哥监狱服刑,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加里宁(Михаил Калинин)向美尔卡杰尔授予了列宁勋章,对她是莫大的安慰。1944年,美尔卡杰尔返回巴黎居住,她在家中始终供奉着斯大林像,后来也是怀着思念儿子的切肤之痛死在斯大林画像前面。而留在苏联的丈夫埃津贡,尽管他后来被授予将军军衔,但是却没有逃过大清洗,曾在集中营里饱受折磨。
 
最后再说本故事中的另外一个主角——麦卡德尔。根据以往的史料披露,1940年8月20日,麦卡德尔后因为谋杀被墨西哥法院判处20年有期徒刑,尽管他在狱中遭受折磨,但他自始至终也未承认刺杀托洛茨基是苏联内务部的指使。1960年5月麦卡德尔获释,苏联政府邀请他前往莫斯科接受勋章——他获得了苏联英雄称号。后来,他移民古巴,1973年去世,享年64岁。
 
尾 声
 
1992年苏联解体以后,苏联克格勃档案馆所保存的麦卡德尔档案也获准解密,这些文件向天下读者展示了麦卡德尔监狱获释后非同寻常的人生。
 
话说1960年春天,莫斯科苏共中央马列研究所(ИМЛ ЦК КПСС)人事处根据上级指示接纳了一位新同事,名叫罗曼,他长了一副南欧或者南美人的面孔,一头灰发,宽肩厚背,年龄大约50岁上下,他的档案材料中记载,他是研究西班牙内战史的专家。特别是,罗曼胸前佩戴着一枚金光闪闪的苏联英雄勋章,读者诸君有所不知,这样的人物,在当时堪称“苏联最受尊敬的人”,罗曼还没与大家接触,就已经给马列研究所同事留下了美好的印象。罗曼在马列研究所享有一间独立办公室,房号为344,此办公室至今仍保留着。
 
马列研究所同事在与罗曼的接触中逐渐知道,罗曼俄语说得不好,他主要讲西班牙语,人们对他的苏联英雄称号好奇,有人请他讲故事,他只是淡淡地说:“没啥好说的,这是因为完成军事任务而获得的奖励。”不久,苏联政府在莫斯科最豪华的地段之一,高尔基文化公园对面的伏龙芝滨河大街上,分配给他一套宽敞豪华的住房,马列研究所同事闻讯后当然羡慕至极,但是罗曼既然是苏联英雄,住这样的豪宅,当之无愧。
 
很多年过去了,没有人知道罗曼获得苏联英雄称号的真实原因。苏联克格勃档案批露,罗曼所获得苏联英雄称号,是1960年5月31日由苏联部长会议下属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舍列宾(Александр Шелепин)在非正式场合秘密颁发的,勋章号码为11089。
 
原来这位马列研究所的新同事罗曼不是别人,正是刺杀托洛茨基的杀手麦卡德尔。
 
麦卡德尔狱中故事同样传奇。他说,刚开始他被关押在单人牢房,屡遭虐待,后来情况有所改善,活动空间也大了,他甚至可以走出监狱,购买日用品和他素喜爱的无线电零配件(他在狱中负责修理无线电收音机和电管风琴),还可以见律师。他入狱后体重逐渐增加到103公斤。麦卡德尔服刑期间还结婚生了孩子,他太太名叫洛克利娅,女儿叫拉乌拉。
 
麦卡德尔1960年5月6日从墨西哥监狱获释,应苏联政府邀请,取道古巴和捷克斯洛伐克前往莫斯科,出于保密的需要,麦卡德尔荣膺苏联英雄称号之事,仅仅在小范围传达,事前,克格勃甚至连麦卡德尔都没有告知。
 
就这样,麦卡德尔化名罗曼在苏共中央马列研究所档案研究部上班,在莫斯科生活了整整14年,女儿拉乌拉在回忆录中写道,爸爸在莫斯科生活期间,除了上班,业余时间喜欢去大剧院看芭蕾,到音乐剧院听歌剧,他还喜欢买些古典音乐唱片。麦卡德尔适逢节假日就带着全家在莫斯科的餐厅享受美味佳肴。
 
麦卡德尔1973年年底应卡斯特罗邀请访问哈瓦那。他喜欢上了古巴,决定留下,直到1974年1月,苏联克格勃才同意麦卡德尔的妻子和女儿前往古巴与丈夫团聚。5月,克格勃邀请麦卡德尔返回莫斯科参加5月9日苏联胜利日纪念活动,并授予他金表一块,上面镌刻着:“谨赠苏联英雄罗曼,5月9日胜利日纪念。” 
 
8月,麦卡德尔奉命出任苏联内务部驻古巴特别顾问,前往哈瓦那就职。他在古巴的使命,是协助古巴内务部管理和改善监狱状况。卡斯特罗知道麦卡德尔有来头,也不敢怠慢,他在郊外专门拨给麦卡德尔一座200多平米的花园别墅,克格勃给他配了一辆当时很先进的“拉达”公务轿车。
 
1978年夏季的一天,麦卡德尔的左臂忽然莫名其妙地骨折了,经医生诊断,麦卡德尔的左臂骨折系手臂肿瘤所致。麦卡德尔的病情持续发展,他没挺多久,10月18日就病死了。苏联克格勃立即指示将其尸体焚化,不得做尸体解剖。俄罗斯有学者说,麦卡德尔自从申请移居古巴那一刻,克格勃便对其不满,授予他的那块金表或许就是杀死他的凶器——专家说,金表或被预装了逐渐生效的毒剂。难道说,麦卡德尔最终死于克格勃毒杀?克格勃史学家认为,这只是一种假说,但类似的案例在苏联屡见不鲜。
 
麦卡德尔的骨灰随后被运往莫斯科,安葬在库兹涅佐夫墓地,与一批苏联享有盛誉的克格勃精英之墓为伍。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