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苏联版的敦刻尔克大撤退(下篇)

苏联版的敦刻尔克大撤退(下篇)

 
苏联海军退役老兵,塞瓦斯托波尔防御战参加者梅德韦杰夫(Виктор Медведев)说,6月30日,德军掌握了战场主动权,苏军弹尽粮绝,等待救援的希望逐渐破灭。塞瓦斯托波尔防御区司令、黑海舰队司令员奥克佳布里斯基(Филипп Октябрьский)中将鉴于形势危急,紧急向莫斯科苏联最高统帅部汇报战况,斯大林批准红军部队弃城和撤退。
苏联最高统帅部成员之一的布琼尼(Семён Будённый)元帅还从莫斯科发来具体指示,命令奥克佳布里斯基中将迅速前往新罗西斯克(Новороссийск)组织运送伤员、撤军和运走市内名贵物品。布琼尼还命令滨海集团军军长彼得罗夫(Константин Петров)少将接替奥克佳布里斯基中将,出任塞瓦斯托波尔防御区总指挥并制定撤退计划。
根据塞瓦斯托波尔国家档案馆解密资料,苏军塞瓦斯托波尔大撤退的步骤,首先是确保塞瓦斯托波尔防御区陆、海军高级军官以及各级党政机关人员的优先撤离,并未制定军人、伤员和群众的具体撤退方案。
命令下达之后,苏军随即出动13架ПС-84型军事运输机,从塞瓦斯托波尔向高加索撤走了222名军官和党政干部,另有700余名军官由海军潜水艇接走,还有数千名军官借黑海舰队的轻型舰船撤离。另有统计说,红军军官和党政干部共计撤走1726人。滨海集团军司令彼得罗夫将军也于30日晚乘苏军Щ-209号潜水艇撤离塞瓦斯托波尔。
根据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特别处处长阿巴古莫夫1942年7月1日与黑海舰队司令奥克佳布里斯基中将在新罗西斯克港的谈话记录证实,奥克佳布里斯基中将说,德军突破塞瓦斯托波尔防御的时间为1942年6月30日夜至7月1日凌晨,首先被德军攻占的是,塞瓦斯托波尔火车站、历史街心花园和克森尼索机场。城内坚守防御的苏军拼命抵抗,不少人死也不做俘虏,一些人在绝望中开枪自杀。奥克佳布里斯基中将最后沮丧地说,塞瓦斯托波尔这个城市不存在了,它已被彻底摧毁。(摘自俄罗斯国家安全局档案馆561号卷宗,第4页)
参战老兵梅德韦杰夫回忆说,6月30日是防御战的最后一天,7月1日塞瓦斯托波尔城内已听不见抵抗的枪声,红军逐渐被德军挤压到海边,成千上万的军人和逃难的百姓在海滩上挤成一团,喊叫声、哭嚎声和骂娘声响成一片,大家焦急地望着大海和高空,希望出现救援的舰船和飞机,但他们的希望落了空,军人在绝望中举枪自尽,也有人随手抓起木板和其他漂浮物跳入大海,但他们很快就被海浪吞没了。
梅德韦杰夫说,苏联红军里也有临危不撤的军官,如步兵第276师师长萨维诺夫少将,他在弃城命令下来之后仍留下来组织撤退,率领78000多将士边打边撤,最后,他们寡不敌众,除部分战死外,他本人和大多数人被俘。萨维诺夫少将1944年死于德国集中营。
在苏军撤退的几日里,德军里希特霍芬(Wolfram Freiherr von Richthofen)将军指挥的第8航空队昼夜出动500架次飞机,每小时在塞瓦斯托波尔上空保持有50至60架次飞机盘旋、俯冲,对撤离部队、平民和市内目标实施不间断轰炸,苏军只能在夜间转移,但克里米亚半岛夏夜短暂,德军还不停地发射照明弹,8万多撤退的军民,摩肩接踵地走在塞瓦斯托波尔郊区狭窄的小路上,何况克森尼索半岛道路泥泞,荆棘丛生,德军的轰炸和炮击不断给人们带来死伤,处境之艰难可想而知。德军在塞瓦斯托波尔海湾对面的半月堡架设了探照灯,将克森尼索半岛照得亮如白昼,轰炸和炮击随时发生,迫使苏军接送撤退人群的飞机无法降落。
7月,是塞瓦斯托波尔最炎热的季节,空气中弥漫着死尸的恶臭,乱蝇飞舞,人困马乏,撤退的人们口渴难耐,饥肠辘辘。有人忍不住口渴,跑到海边喝海水,刚喝进去立即就呕了出来,没有渴死的,都是那些用毛巾蘸着喝了自己尿的人。海面上亦没有出路,德军大炮对着大海不停地轰击,海面所有船只都被炮火吞噬,再没有人敢出海了。
但这些并未能阻止苏军的撤离。7月1日晚至2日凌晨,苏军黑海舰队航空兵所部12架飞机从高加索起飞,前来塞瓦斯托波尔救援,飞行员机智地绕过德军监控,飞临机场上空,但由于灯火管制,飞行员看不见跑道,导航员也被炸伤不能协助降落,救援飞机只得掉头返航。苏军第12航空基地的布斯德尔尼克少校心生一计,对着远去的机群瞬间开启探照灯,2架飞机看见了发信,最终在海面成功降落,其中一架是双引擎的海鸥型(Чайка)运输机,另一架是海上巡航轰炸机,这两架飞机最终分别接走了40名和36名官兵,其中还包括16名伤员。
7月2日,苏军第81独立坦克营的最后4辆坦克,在哥萨克海湾地区被德军击毁,至此塞瓦斯托波尔守军仅剩125独立坦克营的一辆Т-26型坦克,它仅备15发炮弹,车长里斯托巴耶夫少校7月3日率5名坦克手,开足马力,冲入敌群,孤军奋战,直至殉国。
梅德韦杰夫说,由于德军已封锁通往塞瓦斯托波尔的空中、陆路和海上通道,撤退部队期待的支援迟迟未到,比如7月2日出发前来塞瓦斯托波尔营救的15号和16号扫雷艇、015号、052号和078号巡逻艇以及2艘潜水艇,后来均遭德军轰炸机和鱼雷艇所袭击,带伤返航高加索。撤退行动实施至7月9日至12日,撤退部队原计划前往山区与游击队会合,但迫于德军围困,无法实现,他们只能忍受着饥渴、伤痛疲劳,用石块和刺刀与围追堵截的德军搏斗,很多人只图在战斗中死去,不愿活受罪。
群龙无首的滨海集团军撤退至克森尼索海岬,坚持抵抗了3昼夜,7月4日,他们的防御最后在德军强大的炮火和飞机轰炸之下瓦解,被德军分割成若干块,其主力部队无奈向德军投降。德国将军(Курт фон Типпельскирх)对外宣称,俘虏滨海集团军10万人,缴获火炮622门,坦克26辆,飞机141架。而苏联官方公布消息说,被俘虏的红军人数只有78230人,没有苏军飞机被德军缴获。苏联官方还说,从1942年7月1日至10日,从塞瓦斯托波尔防御区搭乘交通工具撤离的人数仅有1726人,均为陆军和海军的军官和政工人员,其余撤离人数不详。
苏联国防部第一副部长、海军司令库兹涅佐夫(Николай Кузнецов)上将认为,1942年7月1日,苏军奉命放弃塞瓦斯托波尔防御,向高加索和塔曼半岛撤退,不啻于对苏联红军队和人民的精神重创。塞瓦斯托波尔的防御区的苏联红军原本根据斯大林的命令,抱定为国流尽最后一滴血的信念,但是防御区军事首长鉴于战场形势的变化而轻言撤退,使得苏军和人民蒙受巨大道义和物质损失,克里米亚半岛惨遭沦陷。塞瓦斯托波尔防御区指挥部未能正确理解和贯彻苏联最高统帅部坚守防御的指示,也未能做出实施部队大规模撤退的有效方案,致使苏联蒙受巨大牺牲。
苏俄军事专家认为,从1941-1942年卫国战争的态势来看,尽管德军对苏联采取高调进攻,长驱直入,最终连克数城,而苏联则是处处放守,塞瓦斯托波尔防御战也是以苏联守军失利,弃城撤退而告终,但这场惨烈的防御战毕竟消耗了德军的有生力量,迟滞了他们进攻巴库和夺取高加索油田的计划。最重要的是,没有塞瓦斯托波尔防御战钳制部分德军有生力量,苏军就不可能赢得二战转折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胜利。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