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沙皇国师之死(一)

沙皇国师之死(一)

 
拉斯普京(Григорий Распутин,1869-1916)是俄国近代最神秘和最奇特的人物之一,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Николай II)全家都喜欢她,但俄国贵族和知识界厌恶他,无论史学名家还是布衣百姓说起拉斯普京都颇有争议,争议的焦点,就是他到底是圣者和天才,还是恶棍与骗子。拉斯普京生前死后,留下说不清的野史传说和流言蜚语,这些如影相随地围绕着他那不散的灵魂,挥之不去。
拉斯普京的最初姓氏为诺威赫(Новых),1869年1月21日,他出生于俄国坦波夫省夫省伯克罗夫斯科村的农家,后全家迁至西伯利亚。他跟同村穷苦农民一样,很早就开始帮助父亲放牧、赶车、捕鱼和收割庄稼,可以说,家中的农活拉斯普京样样精通。那时村里没有学校,拉斯普京没读过书,是个文盲。他十九岁娶了村姑普拉科菲,生了三个孩子。1890年,拉斯普京突然皈依东正教,他戒了烟酒,后来,他便开始像个托钵修士一般云游四方,为养活自己,他什么苦活累活都干活过。
拉斯普京在流浪期间造访过不少东正教修道院,甚至还朝拜过世界最著名的东正教圣地——希腊阿丰山寺院,朝拜过两次耶路撒冷,还在教会学校里念过书,不过他的读写能力并未提高,写的东西不是错误满篇,就是前言不搭后语。拉斯普京虽不善舞文弄墨,但却练就了一些治病救人的本事,他有一回在乌拉尔修道院竟然治愈了一位患有颠狂症的女人,那个女人当时已经精神崩溃,奄奄一息了。这还不算什么,拉斯普京还曾“治好了沙皇尼古拉二世叔父尼古拉大公的狗”和沙皇皇储的血友病,这些故事迅速提升了拉斯普京神医的知名度,但那已经是后话。
20世纪初,拉斯普京有了“长老”的尊称,不过,人们这么称呼他并非因为他岁数大了,而是说他精神修养更加深了。1905年,西伯利亚修士拉斯普京来到俄国首都彼得格勒,那时有不少人私下来找拉斯普京倾诉心灵的苦恼,希望他能施展魔术解除心头烦恼。前来拜访的人们不仅喜欢听拉斯普京布道,更喜欢端详他那可以洞察秋毫的蓝眼睛。来访者觉得,拉斯普京的蓝眼睛足以洞悉人们心底所有的秘密,更有女性对这双蓝眼睛充满迷恋之情。
话说彼得格勒有一位费欧凡主教,他对拉斯普京兴趣盎然,他觉得拉斯普京已经进入了信仰最佳境界,他简直就是个如痴醉的癫僧,他的神魂附和着虔诚和热烈的祈祷,盘桓于金色的穹顶和十字架之上。费欧凡主教曾说,拉斯普京这样虔诚的人,即使在俄国名僧群里也是凤毛麟角。费欧凡主教和拉斯普京交上了朋友。1908年,费欧凡主教又将拉斯普京引荐给皇后亚历山德拉•费德罗夫娜(Александрой Федоровной),当时参加会面的,还有科洛夫佐夫(Владимир Коковцов)伯爵,他在日记中记录了拉斯普京与皇后的一番非同寻常的讲话:
“拉斯普京说,皇上与皇后的日子并不好过,他们从来都不知道国家真相,因为他们周边充满了献媚的小人和自私的骗子,他们从来也不为百姓着想。皇上与皇后必须亲近百姓,经常与其交流和相信他们,因为百姓不会欺骗在他们心中等同于上帝的皇上,他们永远希望向他诉说实情,而那些部长和官员大多对百姓的疾苦不闻不问。拉斯普京的这番话给皇后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就这样,拉斯普京成了沙皇尼古拉二世家的座上宾,渐渐地沙皇全家就称他为“朋友”了。拉斯普京在与尼古拉二世全家交往的时候,也不枉展示他的治病神功,他常给皇家后代治病,医愈了皇储阿列克谢的血友病,此事令皇上与皇后不仅对拉斯普京的治疗神功刮目相看,而且还拉近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此后,拉斯普京在宫中公开称皇上为父,称皇后为母,而皇上与皇后也直呼他的名字“格里高利”,这在俄国历史上绝无先例,可见拉斯普京与俄国皇室的关系非同寻常。皇家贴身女侍卫官维鲁鲍娃(Анна Вырубова)在日记中说:“拉斯普京给皇上与皇后讲述了他云游四方时,亲眼看到和亲耳听到的西伯利亚农民生活以及他们的诉求,皇上与皇后听得津津有味。拉斯普京每次谈话结束起身离家以后,皇上与皇后都很开心,心中充满快乐与希望。”
十余年过去了,拉斯普京成了俄国皇室最亲密的人之一,皇上与皇后对他很是信任,沙皇尼古拉二世就连任命重臣都要与拉斯普京事先通气,尽管任命最终还是皇上拍板,但拉斯普京的意见在皇上决策时也是一家之言,供其参考。朝廷官宦和达官显贵知道拉斯普京与皇上关系甚笃,他们千方百计地巴结和讨好拉斯普京以为图升迁方便。总而言之,拉斯普京那时俨然就是沙皇贴身大管家,凡宫中之事,他几乎都要过问。但久而久之,皇家即对拉斯普京产生了厌倦,沙皇尼古拉二世一方面遣人搜集拉斯普京的黑材料,以便必要时整肃他,一方面逐渐冷淡他,限制拉斯普京入宫次数,也不听他的建议了。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