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沙皇国师之死(三)

沙皇国师之死(三)

 
1916年9月19日,俄国杜马黑帮议员普里什凯维奇(Владимир Пуришкевич)在全体会上发表了措辞激烈的演说怒斥拉斯普京说:“我们再也不能忍受这个阴险的庄稼汉左右俄罗斯了!”他的话受到不少代表的追捧,更有人主动约他其商讨诛杀拉斯普京的行动方案,其中包括尤苏波夫(Феликс Юсупов)和德米特里•巴甫洛维奇(Дмитрий Павлович)伯爵等人。
话说拉斯普京很早就垂涎尤苏波夫太太伊琳娜的美貌,尤苏波夫对此早已心知肚明,他决定利用这一点诱杀拉斯普京。其实,伊琳娜当时并自彼得的格勒,而是随着尤苏波夫的父母去了克里米亚,但是尤苏波夫却以夫妻的名义,邀请拉斯普京前来家中晚宴,他知道,拉斯普京定会前来赴宴,因为他急于认识伊琳娜。而在此刻普里什凯维奇议员和德米特立伯爵从前线回来,于是他们商量好,以尤苏波夫夫妻的名义于12月29日晚宴请拉斯普京。
根据尤苏波夫的回忆录记载,宴请地点就在尤苏波夫家地下室,这间地下室很宽敞,中间的拱门将地下室一分为二,稍大一点的那间是餐厅,小点的那间里有一个旋转楼梯,直通到尤苏波夫的一楼的卧室,走到楼梯一半的有个通向院子的出口。
其时尤苏波夫家的这个地下室早就不用了,但是为了尤苏波夫认为这里是最佳行刺地点,于是他就尽其所能将地下室餐厅尽快收拾出来,再摆上家具和餐具,给人这里经常举行家宴的感觉,尤苏波夫为了不要走露风声,他们几人亲自动手布置现场,他们铺上了漂亮的地毯和美丽的桌布,还从顶楼抬下了贵重的家具,包括带高靠背的沉重橡木椅子,进口的象牙餐具和镀金的酒杯,特别是还摆放了一个黑木制作的、镶嵌着图案和镜面的小保险箱,尤苏波夫将准备毒杀拉斯普京的毒药就藏在这只小保险箱中。虽然这个小保险箱子放在地下室这里略显莫名其妙,但是因其精美所以很有档次,无形中也烘托了地下餐厅的气氛。尤苏波夫往餐厅中央摆了一张桌子,他普里什凯维奇议员和德米特立伯爵说,拉斯普京将在这张餐桌上品尝他人生最后一餐。
收拾停当之后,门铃响了,尤苏波夫的医生朋友拉佐维尔特(Станислав Лазоверт),他是被尤苏波夫请来专业下毒的。众人在饭桌前坐定,尤苏波夫从小保险箱中取出毒药,那是几块晶体的氰化钾,拉佐维尔特戴好橡胶手套,将晶体捻成粉末,他揭开馅饼的皮儿,将氰化钾撒进馅里,他一边撒药边对坐在桌边的人说,他下毒的计量够毒死好几个人的。大家听罢,面面相觑,心中紧张,毕竟他们都是头一次做这种事。拉佐维尔特又在拉斯普京准备使用的几只高脚杯中洒了一些氰化钾粉末,他说,这回定叫拉斯普京有来无回。
拉佐维尔特下毒完毕后,众人又围坐在左前喝了一会茶,尤苏波夫便叫普里什凯维奇议员和德米特立伯爵上楼将他的留声机抱到地下室餐厅来,再挑几张欢快的舞曲唱片助兴。
一切准备停当之后,尤苏波夫就去拉斯普京家接他来“做客”了,他先用皮毛格大衣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之后医生拉佐维尔特乔装打扮成汽车司机。他们来到拉斯普京家的院子里,尤苏波夫进了大门,沿着黑洞洞的楼梯摸索着往上走,他摸到了门铃,按了几下……
尤苏波夫将拉斯普京拉回到自己家,他们还没进家门,就听见留声机里播放的美国歌曲和客人放肆的笑声。拉斯普京便警觉问尤苏波夫道:“你在搞家庭宴会吗?” 尤苏波夫便按照事先计划好地回答说:“不,他们是我妻子的朋友,他们一会就走,我们先在地下餐厅喝点茶吧。”
拉斯普京在地下餐厅落座后,很感兴趣地环顾四周,竞对那只黑木制作的、镶嵌着图案和镜面的小保险箱发生了兴趣,他哪里晓得,那里面装的,正是准备要他性命的毒药氰化钾。尤苏波夫又是为他沏茶,又是倒酒,但是拉斯普京一开始可能是出于客气,既不喝茶,也不饮酒,搞得尤苏波夫心里直犯嘀咕:莫非做的局被他识破了?
但尤苏波夫除掉拉斯普京的决心已定,所以,想方设法地诱惑他吃喝。拉斯普京就像看穿了尤苏波夫的心思似的,滔滔不绝地说道:
“你知道么,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嫉妒我,不喜欢我,对我恶言恶语,但我谁都不怕,谁也弄不死我,你看啊,多少次他们想杀我,都被上帝的手挡住了,哼,想杀我的人不得好死!”尤苏波夫通完这番话,既觉得恐怖又觉得滑稽,因为他确实担心弱对拉斯普京下手,自己会遭报应。再有,拉斯普京讲上述那番话时所坐的位置,恰是尤苏波夫为他精心策划的最后归宿。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