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沙皇国师之死(四)

沙皇国师之死(四)

 
拉斯普京在尤苏波夫家地下室餐厅里喋喋不休的时候,尤苏波夫却只在心中祈祷,希望拉斯普京尽快吃掉已经撒了氰化钾的馅饼,或者用下了毒的高脚杯喝点红酒,以便他早上西天。
拉斯普京也许是讲话多了有点儿渴,就让尤苏波夫给他倒了一杯茶,而俄国人饮茶的习惯要吃甜食,于是,尤苏波夫便顺手将撒过氰化钾的馅饼朝拉斯普京面前推了推,拉斯普京开始又是拒绝,他说:“不吃不吃,馅饼太甜了!”但他还是经不住甜品的诱惑,一块接一块地吃了起来。尤苏波夫按捺不住恐惧,睁大眼睛看着他,等着拉斯普京嚼着馅饼就轰然倒地,因为拉佐维尔特医生说过,他下毒的计量够毒死好几个人。但奇怪的是,拉斯普京并未中毒而死,而是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一边慢条斯理地喝着茶,还跟尤苏波夫聊着天。
拉斯普京吃了氰化钾不死,尤苏波夫心急如焚,惊恐不安,他又给他用撒过氰化钾的高脚杯倒了一杯葡萄酒,劝到:“您尝尝我家乡的葡萄酒吧!” 拉斯普京开始又是拒绝,但尤苏波夫仍给拉斯普京满满地斟上了一杯葡萄酒。拉斯普京沉吟片刻,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依旧啥事也没有发生,尤苏波夫赶忙又给他斟满一杯,然后故作深思状,踱步走到拉斯普京身后,希望看到他中毒身亡的样子,但是他又失望了,拉斯普京不仅没中毒,脸上甚至连难受的表情都没有,他稳坐在高靠背椅上,一口又一口地抿着葡萄酒,偶尔抬手捏捏喉咙。尤苏波夫以为他是药性发作,便赶紧俯身问道:“您怎么了?” 拉斯普京摆摆手说:“哦,没啥,嗓子有点儿痒。”说罢,他竟站起身来,端着酒杯在屋子里踱着步,欣赏起餐厅里的餐具和陈设来。
氰化钾对拉斯普京无济于事,尤苏波夫彻底绝望了,他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于是,俩人只得杯中各自斟满,坐在桌前喝闷酒,拉斯普京喝酒的那只高脚杯又是被下过毒的。
众人喝着喝着,突然拉斯普京的脸抽搐起来,他死死地盯着尤苏波夫,眼神里射出凶残的撒旦之光,充满了恶毒与仇恨,尤苏波夫真想扑过去掐死他。
“给我点儿茶水……我嗓子干渴,” 拉斯普京突然声音衰弱地说。之后,拉斯普京看见了墙上悬挂的吉他,就叫尤苏波夫给他弹琴唱歌,尤苏波夫勉强唱了两首,但他实在心不在焉,根本无心演唱,于是,他就撂下吉他,顺着旋转楼梯去上面搬救兵。
话说尤苏波夫往楼上跑,普里什凯维奇议员、德米特立伯爵和苏霍金中尉(Сергей Сухотин)恰好手持左轮手枪从楼上跑下来,他们急切地问:“怎么样,结束了吗?”
尤苏波夫耸耸肩膀说:“毒药不起作用!”
他们说:“怎么会呢,计量够大啊。他都喝了吗?”
尤苏波夫:“都喝了……”
他们几个就坐在楼梯上紧急磋商。开始他们决定一起下楼,扑过去,掐死拉斯普京,但后来尤苏波夫担心众人一同参与此事会碍事,他奉劝大家不要出面,还是自己动手,他拿过德米特立伯爵的左轮手枪便下楼去了。他下楼看见拉斯普京还坐在原位,垂着脑袋,喘着粗气。
尤苏波夫就走去过问他:“您不舒服吗?”
拉斯普京说:“是啊,头重脚轻,胃里难受,再给我喝杯酒压一压。”
尤苏波夫觉得关键时刻到了,他迅速举起左轮手枪,瞄准拉斯普京的心脏扣动了扳机,只听“砰”的一声,拉斯普京胸部中弹,他长嚎一声仰面倒在一张熊皮上。尤苏波夫拎着枪俯身看了一眼,这时,拉斯普京的丝绸上衣胸部已被鲜血染红,他面孔抽搐,双手握拳,两眼圆睁,过了一会儿便一动不动了。
尤苏波夫见状,赶忙叫来普里什凯维奇议员、德米特立伯爵、苏霍金中尉和拉佐维尔特医生,经拉佐维尔特验证,确认拉斯普京已经死亡,普里什凯维奇议员、德米特立伯爵便用地毯将拉斯普京裹起来,接着,他们关了地下餐厅灯,锁上门,顺着楼梯往上返回一层卧室。尤苏波夫走了一半,忽觉不妥,深怕拉斯普京不死,于是,他又折返地下餐厅,开门开灯,打开拉斯普京身上裹着的毯子,抱起他来又摇又晃,但是,拉斯普京毫无活着的迹象,脑袋也耷拉到一边儿,尤苏波夫这才放心,他站起身来,正准备离去,突然他看见拉斯普京的左眼皮颤动了一下,面孔也抽搐起来,不一会他竟然先睁开了左眼,接着又睁开了右眼,双眼冒出凶光,紧盯着尤苏波夫,尤苏波夫僵在原地,吓得半死,一动不动,他想转身逃跑,可是双腿已经不听使唤。
让尤苏波夫魂飞胆颤的事情还在后面,就在尤苏波夫僵在原地的当口,拉斯普京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嘴角冒着白沫,颤抖的双手在空气中乱划。接着。他猛地扑向尤苏波夫,一手恨掐着他的喉咙,另一只手抓着他的肩膀,嘴里撕心裂肺地喊着尤苏波夫的名字。尤苏波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挣脱出来,拉斯普京喘着粗气,片刻,他便仰面朝天地到了下去,手来还攥着从尤苏波夫的军服上揪下来的一条肩章。尤苏波夫怕他再扑过来,便高声求援到:“你们快来呀,他还活着!”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