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沙皇国师之死(五)

沙皇国师之死(五)

 
普里什凯维奇、德米特立和苏霍金等人听到尤苏波夫的喊声,赶忙从小楼梯上冲了下来,普里什凯维奇手里也握着一把左轮手枪。众人跑下来一看,拉斯普京已经两滚带爬地跑到了地下室的秘密小门旁边,这扇小门正好通往大院。
尤苏波夫知道这扇小门是上了锁的,他觉得拉斯普京跑不掉,再加上害怕,于是,他就站在稍远一点的高台上举枪瞄准他,谁知,发了疯似的拉斯普京竟然“嘭”地一声撞开了小门,消失在黑暗之中。倒是普里什凯维奇机灵,他提着枪,在其身后紧追不舍,一直追到大院里,尤苏波夫又听见那里“啪啪”地打了两抢,于是他也举着枪冲了出去,他担心普里什凯维奇一个人对付不了拉斯普京,再说,大院的正门没有上锁,万一拉斯普京冲出大门,跑到大街上,事情就难收场了。
尤苏波夫跑到院子里,恰好看到拉斯普京正拼命扑向普里什凯维奇,普里什凯维奇抬手就给了他两枪,拉斯普京的身体摇晃了几下,便一头栽倒在雪地里。普里什凯维奇走到拉斯普京身边看了看,大概觉得这回拉斯普京应该已经命归西天,便放心地回屋去了。
尤苏波夫因为有了地下室的经验,对拉斯普京是否已死仍不放心,便跑院子的雪堆后面查看尸体,就在这时,尤苏波夫家的仆人慌慌张张地跑来询问何处打枪,还报了警,招来了警察。尤苏波夫一面用身体挡着拉斯普京的尸体,一面告诉警察,刚才响枪是因为有朋友醉酒发泄,并无大事。拉斯普京也是酗酒后出来透风,醉倒在雪地里的。
警察走后,尤苏波夫又去查看拉斯普京的尸体,他发现,身中数枪的拉斯普京竟然又有了生命体征——他开始在微微地颤动,尤苏波夫双手抱头,心中惊呼:“我的上帝,难道说他真得打不死吗?”
尤苏波夫最担心的,就是地下餐厅那恐怖的一幕又在院儿里的雪地上重演:他一回头,发现拉斯普京没死,他正疯狂地朝尤苏波夫扑过来。想到这儿,尤苏波夫浑身乱颤,步履踯躅地跑进屋中,喝了一杯凉水压惊。就在这时,仆人过来报告,说拉斯普京的尸体已经放置于入口的台阶上。尤苏波夫赶忙跑出来查看,他借着灯光看到拉斯普京身上的伤口还在淌血,那张脸已经因为痛苦而变形了。不一会儿,普里什凯维奇、德米特立、苏霍金和拉佐维尔特都跑了过来,他们想把拉斯普京的尸体运走以免被人发现。
他们七手八脚地将拉斯普京塞进一个布袋子,普里什凯维奇一边干活一边叙述着他杀死拉斯普京的过程,最后他们扎紧袋子,将拉斯普京扔进一辆卡车,接着又将卡车开到彼得罗夫岛,从桥上将拉斯普京抛进了涅瓦河……
沙皇尼古拉耶夫二世的国师拉斯普京就这样被杀害了,接下来的情况如何呢?俄罗斯著名历史学家拉津斯基(Эдвард Радзинский)在其著作《拉斯普京:死后生活》(Распутин: жизнь после смерти)里这样描述拉斯普京入殓时的情形:他躺在棺椁中,面部经过了化妆,他虽双目紧闭,但仍让人觉得双眼直视天穹。不少士兵围拢过来,他们惊奇地注视着拉斯普京一缕缕的大胡子和额头上如初隆的鹿角般的大包。那个时代时兴现场办公,临时政府就地在拉斯普京入殓现场召开办公会,会上决定拉斯普京不能安葬在皇村。
根据档案记载,拉斯普京的追随者将他的遗体运出皇村安葬,担心遭到反对者侮辱尸体,便请求政府总理克伦斯基(Александр Керенский)出兵保驾,克伦斯基答应了,决定将拉斯普京的尸体秘密下葬,派其卫队长亲自护送。他们先将拉斯普京的棺椁放入一个巨大的箱子,装上一列火车的闷罐车厢,它看上去就像是在运送一架钢琴,一直拉到彼得格勒市御前管理处,藏匿于车库中,与宫廷婚礼马车为伴。送葬人员决定3月11日在彼得格勒市中心的交叉路口附近,挖掘墓坑掩埋拉斯普京的遗体,但是当天凌晨,他们开车拉着遗体行驶到老彼得格勒公路附近,行驶到在森林区(район Лесного)到别斯卡列夫卡(Пескаревка)村之间时,汽车突然抛锚,送葬人员见四周安静无人,决定卸下棺椁,就地火化拉斯普京,于是人们燃起一堆巨大的篝火,将汽油洒在拉斯普京的遗体上,并放到篝火上焚烧。
据俄国临时政府秘密档案记载,拉斯普京的遗体在篝火上一共焚烧了9个小时,火化时现场除了临时政府杜马的代表、彼得格勒城防司令,还有6位彼得格勒综合技术学院的大学生,除此之外,别无他人。目击者说,拉斯普京在火化的烈焰中,向这个世界展示了他最后的隐秘与神奇:当他被送入腾空而起的烈焰时,拉斯普京整个人都站立了起来,随后他又在火中跌落,并逐渐化为灰烬。拉斯普京在生命的末日历经了毒药、枪击、沉水与火化,终于随风飘散了。但是历史却告诉我们,拉斯普京虽肉体不再,但是其阴魂犹存,没过两年,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遭满门抄斩,似乎正应和了拉斯普京生前的那个毒咒:我要是死了,你们也活不长。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