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空手道在苏联

空手道在苏联

1965年,苏联列宁格勒风华正茂的空手道教练拉赫林(Анатолий Рахлин),收了一个13岁的小徒弟,他就是后来的俄罗斯总统普京(Владимир Путин)。拉赫林说,当时普京家住在离体育馆不远的巴斯科夫胡同,普京想跟拉赫林学空手道和桑博式摔跤等搏击术,是因为他常受街头流氓欺负,想学一些自卫的本领,做个勇敢和强悍的男人。
普京不早不晚,偏偏要在1965年开始学空手道等搏击术,难道仅仅是因为上述个人原因吗?经查历史,我才理解,原来在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上所展示的空手道等东方搏击术对苏联产生了影响,空手道特别受到苏联人追捧,尽管当时空手道尚未列入奥运竞赛项目。除此之外,日本有关空手道等搏击术的书籍和影视作品,也激发了苏联人学习的兴趣,所以,普京在1965年拜师学习空手道,与苏联的“空手道热”在时间点上吻合。
就是说,苏联空手道等东方搏击术的发展与普及与1964年东京奥运会有关,1965年苏联恰逢东方搏击术发展初期,可以说普京虽小,但在这方面观念开放,教练拉赫林甚至觉得,以普京的条件在列宁格勒市夺得“空手道运动大师”称号没有问题,可惜普京没有选择做职业运动员。
将空手道引入苏联的,是日本人佐藤竜雄和橋本雅邦等人,其中佐藤竜雄是1967年世界柔道冠军,他1970年就读于苏联莫斯科国立大学上学,同时在日本驻苏联大使馆商务处工作。佐藤竜雄从1970年至1980年在莫斯科从事空手道教学10年,他的弟子包括苏联克格勃和警察局的工作人员,佐藤竜雄由于教空手道与苏联强力部门关系密切,所以,后来苏联严查空手道非法教学期间,佐藤竜雄竟也安然无恙。
截止1978年,苏联空手道教学一直属于非法,缘何非法,容当后续。话说1977年,苏联地下空手道学校不仅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迅猛,而且在苏联全境遍地开花,教练也几乎都已本地化,全是苏联教练执掌教鞭,最有名的就是施杜尔明(Алексей Штурмин)、卡西亚诺夫(Тадеуш Касьянов)和因沙科夫(Александр Иншаков)等人。
施杜尔明是苏联第一位空手道大师,黑带九段,苏联时期首位空手道学校创始人,苏联解体后他获得“俄罗斯功勋教练”称号,并当选俄罗斯搏击术协会主席团成员。卡西亚诺夫是俄罗斯空手道十段,俄罗斯演员、替身和特技演员。全俄徒手搏击术和传统空手道协会会长,俄罗斯功勋教练。因沙科夫与前两位略有不同,他是苏联空手道高手,更是替身和特技演员,担任过俄罗斯电影替身演员协会会长和俄罗斯东方搏击术发展基金会会长等职。
话说,1977年苏联人学习空手道方兴未艾,施杜尔明、卡西亚诺夫和因沙科夫等人强强联手,筹划在苏联创办一家空手道精英学校,计划招收和培养50名苏联空手道高手,参加世界比赛,谁知,广告发出去后,全国竟然有1万多高手前来竞聘。可见,苏联这家空手道精英学校多么难考。我查档案资料发现,截止70年代末,苏联从事空手道训练的人数多达600万!
1978年11月,苏联体育运动委员会正式承认空手道的地位,下发了“关于在苏联发展空手道搏击术”的文件,12月,苏联成立了“空手道联合会”(Федерация карате СССР)并且对全苏空手道教练进行考核,考核结果显示,苏联空手道成绩最好的学校主要分布在莫斯科、列宁格勒、塔林和车里雅宾斯克等城市。苏联第一位空手道黑腰带获得者是卡里岑(Евгений Галицын),后来他当选苏联空手道教练联合会会员。苏联第一届空手道锦标赛于1980年2月19日在乌兹别克加盟共和国首都塔什干举行,来自苏联首都莫斯科、列宁格勒以及12个加盟共和国的100多位运动员参加了角逐,其中列宁格勒运动员获得的奖项最多。比赛结束的时,数千名苏联空手道运动员聚集在大礼堂,观看了当时备受空手道界推崇的电影《20世纪的海盗们》,影片展现了苏联空手道辉煌的成就与魅力。
苏联第一届空手道锦标赛结束不久,报纸上便出现批评空手道的文章,有记者在文章中呼吁取缔空手道。人们说不清这些文章背后有多大来头,但苏联人断定文章绝非空穴来风,高层肯定有人对空手道在的普及感到不安。
苏联传媒批评说,空手道等东方搏击术与苏联国家意识形态和道德标准不符,大规模练习空手道,势必促成滋生犯罪,使街头斗殴进一步升级或专业化。更何况80年代末,苏联各种运动员犯罪现象抬头,给苏联社会造成了不安和恐慌。报纸的大标题写得耸人听闻:“留神,空手道来了!”、“空手道是体育,还是夺命术?”苏联官方还认为,空手道属于外来文化,其中的敬拜师父和技巧崇拜等与苏联文化格格不入。
1981年4月28日,苏联体育界的权威报纸《苏联体育》(Советский спорт)发表了记者伊万诺夫题为《小心,空手道教练!》的文章,它成为苏联境内彻底禁止空手道运动的标志。缘何如此?故事是这样的,伊万诺夫的文章恰巧被苏共政治局委员、苏共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格里申(Виктор Гришин)看到,格里申本身不喜欢空手道,他读了文章颇有同感,便在莫斯科市党委会上说:“我再也不想听到空手道这个词儿了!” 于是,莫斯科市委、市政府立即做出了历史性决定:苏联首都全面禁止空手道。接着,俄罗斯联邦加盟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于1981年11月10日颁布了《关于违章从事空手道教练所需承担的行政责任》和《俄罗斯联邦加盟共和国刑法的修正与补充》(该法令219条指出空手道教学为非法)的两道政府令。
根据这两道命令,苏联公民甚至在私下里,如在亲戚朋友之间切磋空手道技艺,也将被视为非法教学而承担刑事责任,更甭说公开招收培训空手道学员、制定空手道比赛标准、公开组织空手道竞赛等活动了。违反上述法律者可获2年有期刑并课以罚款500卢布。对于高额收取训练费用的教练,则可判处5年有期徒刑并没收个人财产。事实上,截止1982年,苏联仍有地下高价空手道学校在活动。
苏联政府令行禁止,说罚就罚,那些年,苏联不少著名空手道教练都被处罚过,但他们受处罚的理由很多却不是因为空手道教学,而是被定为政治错误或者非法经营。如苏联法庭开庭审理著名空手道大师古谢夫(Валерий Гусев)一案,法官的指控是,古谢夫聚众试图推翻现有体制,还指控他在担任教练的10年里,非法牟利910卢布,平均每月非法收入7.53卢布(当时在苏联够吃一顿早餐,或者够在市场上买2斤梨)。最终,古谢夫被法庭判处5年有期徒刑,并将其列入画有三道红杠的极危险罪犯,他直到1988年才获释。
我曾经讲过苏联第一位空手道大师施杜尔明的故事,他是俄罗斯黑带九段大师,苏联时期的中央空手道学校创始人,苏联解体后获得“俄罗斯功勋教练”称号,当选俄罗斯搏击术协会主席团成员,他跟古谢夫一样获罪,被判8年有期徒刑;俄罗斯空手道十段卡西亚诺夫也被判处1年零5个月有期徒刑。苏联空手道高手,更是替身和特技演员因沙科夫在苏联禁止空手道期间,也受到警方的刑事侦查,但他依旧从事教学活动,还参加地下空手道比赛。
苏联清洗空手道的日子里,警察经常突击检查各个城市的文化宫和体育俱乐部,查抄了不少地下空手道学校。那时,苏联青年机构响应号召,在全国建立了爱国主义军事俱乐部,大张旗鼓地向青年人宣传苏式徒手格斗术,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爱国主义军事俱乐部除了教授苏式徒手格斗术,竟也教空手道。
苏联直到1989年12月才重新承认空手道。苏联团中央正式注册了“苏联东方搏击术协会”(Советская ассоциация восточных единоборств),第一任会长由苏联空手道四段古里耶夫(Илья Гульев)出任,此后,苏联逐渐恢复中断了多年的全国空手道运动,空手道学校又涌现出来,国家开始培养规范的运动员、教练员和裁判员,苏联空手道运动员也开始代表国家参与世界比赛与交流项目。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