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苏联时代的暴恐与反恐

苏联时代的暴恐与反恐

 
很多读者对苏联时代的暴恐与反暴恐不了解,是因为1989年中俄关系正常化之前,中苏知之甚少,有关这个题目,可读到的文字鲜有记载。我所读到的史书记载,苏联时代的暴恐较为典型的,就是1940——1950年代,活跃在乌克兰西部的“潘捷拉民族解放军”和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的“森林兄弟民族解放军”,他们采取组织起来和武装斗争的方式,发动数万人,袭击的目标是苏联政府的相关机构与组织,他们实施暴恐的目的,是为寻求“民族和国家的独立和解放”。
苏联直到1992年解体都没有停止与暴恐组织的博弈,足见其暴恐历史之久,根源之深。1950年代之后,乌克兰西部和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的武装抵抗苏联的武装游击运动逐渐平息,但苏联内地的暴恐事件却未中止。1958年10月25日,苏联发生了第一起武装劫持民航事件。2名劫持者手持武器,从苏联雅库特自治共和国的下克列斯特机场,劫持了一架从雅库茨克飞往别泽米扬内的 “安2”型客机,要求机长变更航线飞往美国,否则就炸毁飞机。幸好机长及时通告了塔台,地勤人员向警察局和克格勃报警,军警迅速出击,强攻劫匪,恐怖分子未来得及引爆飞机便束手就擒,未造成任何伤亡。
1959年的时候,莫斯科红场中央还矗立着列宁和斯大林合葬墓。当年3月的一天,有位恐怖分子怀揣大铁锤混在参观者的队列中,他混入墓穴,在接近列宁水晶棺的一瞬间,突然掏出大铁锤,猛击水晶棺玻璃罩,将其击得粉碎,锋利的碎玻璃刺入列宁遗体的面部和手部,造成遗体部分损毁。砸棺者被军警当场制服。苏联事后并未公开宣判肇事者,但是专家很快就修复了损毁的列宁遗体,列宁和斯大林合墓不久重新对外开放,同时也加强了安保措施。
1961年6月21日,苏联发生了第二期劫持民航客机事件,地点是苏联土库曼加盟共和国首都阿什哈巴德国际机场,2名劫机者很快就被军警制服,无人伤亡。事后,苏联媒体沉默,官方未作任何解释。没过几年,即1964年9月,苏联摩尔多瓦加盟共和国国际机场的一家民航客机遭劫持,劫持者的动机,仍是逃往西方。防暴警察突袭劫持者时,一名被当场击毙,另外一名遭生擒。
1969年1月22日,苏军年轻军官伊里因试图刺杀苏共中央总书记勃列日涅夫,以表达他对军队的不满。当天,勃列日涅夫将在克里姆林宫接见苏联宇航员,于是,他化装成警察混入克里姆林宫。伊里因装作维持秩序的警察在院内寻找目标,突然他看见,一辆加长的海鸥轿车驶入会场区,他以为车里坐的就是勃列日涅夫,遂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对着这辆车的前档玻璃连续开枪射击,直到打完两个弹夹的子弹,才被冲上来的军警逮捕。结果,海鸥轿车司机被射杀,车上的乘客安然无恙,他也不是勃列日涅夫,只是一位宇航员而已。后来得知,勃列日涅夫的轿车当天走的是克里姆林宫另外一个门。伊里因后被诊断出有精神症,强迫送入喀山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1969年6月,苏联列宁格勒3名恐怖分子手持武器,劫持了一架列宁格勒飞往塔林的“伊尔-14”客机,劫持过程中,飞机机械师因试图与恐怖分子搏斗,被当场杀害。但最终恐怖分子仍被数名机组人员制服,这场反恐之战,在反恐部队到达之前便已结束了。
1970年5月1日,苏联全国各地举行庆典活动,苏联北方军港阿尔汉格尔斯克也举行了庆五一游行活动,阿尔汉格尔斯克州委和市委的领导,在观礼台上就坐检阅游行队伍。就在这时,一位游行者突然离队,从怀里取出一支微型冲锋枪,对着观礼台猛烈扫射,打死多人,还有一些人受伤。
1973年5月19日,一位化装成乘客的劫机者携带手枪和炸弹,登上了莫斯科飞往赤塔的航班,他在飞行途中,突然宣布劫持飞机,要求飞往中国。这时,客舱里的便衣警察飞身扑向劫机者,欲将其制服,但是劫机者在警察近身之前按下了起爆装置的按钮,致使飞机在贝加尔湖上空爆炸解体,机上人员全部殒命。
同年9月1日,一位刑满释放分子,身裹炸药,随着参观者的队伍潜入列宁墓。他随后引爆了炸药,他自己被炸成碎片,还导致一对参观的夫妇罹难,4名小学生受伤,列宁墓的警卫也因为爆炸的冲击波受了轻伤。但列宁墓却毫发未损,因为苏联强化了列宁墓的反恐措施,加固了水晶棺防护层,所以,尽管炸弹爆炸近在咫尺,也未伤及列宁的水晶棺。
就在列宁墓发生爆炸的第二天,即1973年9月2日,4名携带冲锋枪的武装暴恐分子劫持了一架从莫斯科飞往勃良斯克的“雅克-40”客机,暴恐分子先要求列宁格勒当局提供150万美元的现金,后又要求机场为飞机加满油飞往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两名机组人员在与暴恐分子搏斗中受伤,后来飞机在莫斯科伏努科沃国际机场迫降,苏联反恐突击队冲上飞机,2名劫机者被击毙,另外两名向警方投降。
1977年7月7日,莫斯科发生了连环爆炸,当时一列地铁快车行进至“伊兹迈伊洛沃”和“五一节”站之间时,突发爆炸。不久,地面上苏联克格勃总部——卢比扬卡大厦附近的食品店也发生爆炸,造成7人死亡,伤及40多人。
1977年10月的一天,莫斯科的库尔斯克火车站发现爆炸装置,军警专家立即出动拆弹,克格勃很快就逮捕了恐怖分子,幕后策划是来自亚美尼亚的恐怖主义团伙,最后苏联最高法院判处主犯数人死刑。
当月,一位无业青年持假手枪,劫持了一架“安-2”客机,这是从苏联爱沙尼亚加盟共和国塔尔图市,飞往立陶宛加盟共和国首都维尔纽斯的航班,劫机者要求飞机改变航线飞往瑞典,但是假手枪很快就被军警制服。但是没过几天,立陶宛加盟共和国的又一架“安-24”客机,又被手握假手榴弹的年轻人劫持,这是一架立陶宛加盟共和国的民航客机,从滨海休养地帕兰卡飞往首都维尔纽斯。假手榴弹威胁若不将飞机飞往斯德哥尔摩,他将炸掉飞机。后来机长巧妙地在维尔纽斯降落,反恐部队登机强攻,假手榴弹束手就擒。
那个时期,是苏联发生暴恐劫机的一个高峰。1978年2月21日,列宁格勒国际机场一架图134客机被武装分子劫持,这架飞机原来的航线是从列宁格勒飞往北方海港穆尔曼斯克,但武装分子要求飞机降落挪威奥斯陆国际机场,否则就炸毁飞机。潜伏在飞机上的反恐人员巧妙地将武装分子关进厕所,使其人弹分离,无计可施,最终将其制服。4月9日,一架从苏联立帕兰卡飞往里加和塔林的“雅克-40”飞机,被一位持枪者劫持,他声称若飞机不飞往瑞典,他便开枪杀人,苏联机长通过对讲机警告持枪者放下武器,立即投降。持枪者恼羞成怒,竟然对着驾驶室舱门连开11枪,接着,他又举枪在飞机舱内乱射,顿时飞机舱壁被击穿多处。后持枪者被制服,飞机在爱沙尼亚西南部海港城市比亚尔努降落。5月1日,土库曼加盟共和国首都阿什哈巴德一架 “伊尔-18”苏制飞机被劫持,这是一架从阿什哈巴德飞往矿水城的航班。目击者说,当时劫机者手持短枪和手雷,要求改变航线飞往伊朗,否则就炸掉飞机,飞机副驾驶稍有不从,随即被劫机者枪杀。后飞机盘旋一圈后最终降落在阿什哈巴德机场,劫机者被生擒。
5月24日,一位恐怖分子手持自动武器,劫持了位于莫斯科铁匠桥的芬兰航空公司办事处,要求办事处提供一架飞机帮助他飞往芬兰首都赫尔辛基,苏联反恐部队迅速出击,救出人质,劫持者被捕。10月15日,一架“安-24”苏联民航客机被劫持,所幸无伤亡。11月9日,一位车臣恐怖分子,劫持了一架从格罗兹尼飞往马哈吉卡拉的“安-24”型苏联民航客机,这位恐怖分子扬言,飞机若不载他出境,他便炸掉飞机,机组拒绝了他的要求,他气急败坏地向飞机舱壁开枪射击。最终,恐怖分子在飞机盘旋下降的过程中,开枪自尽。11月10日,一位恐怖分子劫持了察里科夫-罗斯托夫飞往苏呼米-巴图米的航班,要求飞往土耳其,否则炸机,反恐部队很快就制服了恐怖分子,发现他既没有枪支,也没有炸弹。
1979年1月6日,苏联刚过完新年,第二大城市列宁格勒国际机场的一架“图-134”客机被4名恐怖分子劫持。但他们很快就被苏联反恐突击队制服了,这起恐怖事件没有人员伤亡。3月29日,乌克兰加盟共和国赫尔松州居民弗拉先科,身绑自制炸弹闯入美国驻苏联大使馆,直奔领事处,除了索要巨额美元,他还要求使馆立即将其送往美国。他与美国大使馆进行了长达两个小时的谈判,但使馆最终拒绝了他的要求。弗拉先科气急败坏地掏出无声手枪在使馆内乱射,还引爆了随身炸弹将自己炸得粉身碎骨,并引发了熊熊大火。
4月1日,苏联从敖德萨飞往格鲁吉亚库塔伊西的航班,在飞行途中被劫持。劫匪在将一张纸条交给空姐,上面写着:“劫机,改飞土耳其。”空姐将纸条转交机长,但机长却机智地将飞机开往辛菲罗波尔降落,劫匪向反恐部队投降,军警从他的身上搜出了一只假手雷。5月14日,苏联库兹涅茨克市的一辆公共汽车,被当地两位居民劫持,劫犯手持军用步枪,强迫司机将他们送往当地机场乘飞机出境。车上有数名乘客反对,劫匪竟然当场开枪杀害了他们。反恐部队为保护人质不受伤害,给劫匪提供了一架直升飞机,他们刚钻进直升飞机,就被反恐部队包围,双方发生了激烈交火,一名劫匪被击毙,另一名缴械投降(后被苏联法院判处死刑),警察在他们身上搜出了手雷、炸药和猎枪。
1980年3月20日,一位生活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亚美尼亚人,劫持了一架从巴库飞往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的航班,他登上这架“图-134”航班,突然掏出匕首,劫持了空姐,随即要求飞机改飞土耳其,但不久他就被机组人员制服,随后飞机平安降落在埃里温。
1981年12月18日,苏联驻扎在萨拉普拉市附近的2名摩步师军人擅自离队,手持武器,劫持了营地附近的一所小学正在上课的学生,并在学校构筑工事,试图长久对峙。这两名武装军人向当地政府提出条件:巨额外汇和一架加满油的飞机,他们要飞往美国。苏联反恐部队一面包围学校,一面封锁机场,与武装军人展开了长时间谈判。最终,2名武装军人向反恐部队缴械投降。劫持过程中无人伤亡。1982年7月5日,一架“图-134”飞机从莫斯科舍列梅捷沃机场起飞,按计划飞往爱沙尼亚加盟共和国首都塔林。这架飞机在途中遭遇2名恐怖分子劫持,要求改飞挪威首都奥斯陆,机长一面疏导乘客,一面拔出配枪,击毙击伤恐怖分子各一名。
1985年12月19日,苏联一架“安-24”客机被劫持,这次民航航班的航线为雅库茨克-丘尔曼-赤塔-伊尔库斯克。劫持者命令机长将飞往中国,最终飞机越过中苏边境,在海拉尔降落,劫持者向中国投降,最终经由哈尔滨法院审理,判处劫机者有期徒刑8年。中国政府在囚犯刑期过半时将其遣返原籍,苏联又追判该囚犯有期徒刑5年。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