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走遍俄罗斯:我的楚德湖之旅

走遍俄罗斯:我的楚德湖之旅

 
俄国黄金时代有一位浪漫主义诗人,名叫亚济科夫(Николай Языков),他写过一首著名诗篇,名叫《美丽的楚德湖》,诗句美如珍珠,光彩熠熠:“日光倾洒在湖上,碧水火球盛旺,宁静笼罩其上,彩虹飞渡,绚丽明亮,水国平川,何等富丽堂皇。”
不读亚济科夫,我还真不知道俄罗斯西北尚有如此一泓美丽的湖水,叫楚德湖(Псковско-Чудское озеро)因为它地处俄罗斯普斯科夫州境内,故而又称“普斯科夫楚德湖”。楚德湖是俄罗斯联邦普斯科夫州和列宁格勒州与爱沙尼亚共和国的界湖,它流入波罗的海,最终泻入大西洋。
楚德湖是一座不得了的大湖,它的面积竟然有三千五百二十一平方公里,我伫立湖边,放眼望去,浩渺水国,茫茫苍苍,水鸥点点,岛屿片片,竟然有三十多条河注入楚德湖,而只有一条纳尔瓦河(Нарва)从楚德湖流出注入芬兰湾。楚德湖号称欧洲第四大湖,其长一百五十公里,最宽五十公里,平均深度七点一米,最深处为十五点三米,共有二十九座岛屿屹立湖中。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楚德湖还是俄罗斯联邦与爱沙尼亚共和国(Эстония)的分境线,其中两千一百平方公里属于俄罗斯,而一千四百二十一公里归爱沙尼亚。
对了,您若来此旅游,你首先需要对楚德湖的外貌有个基本认识,楚德湖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即北湖部分(最宽的那部分),占整个楚德湖的百分之七十三;第二部分,是南湖部分,占楚德湖的百分之二十;第三部分,是普斯科夫湖以及与之相汇的暖湖(Теплое озеро),占楚德湖的百分之七。
除此之外,楚德湖还有一段大历史可言,历史爱好者绝对不应错过。这段历史,就是年轻的俄罗斯领袖,诺夫哥罗德大公涅夫斯基(Александр Невский),一二四二年四月五日,他亲帅俄罗斯军队在楚德湖冰上血战立窝尼亚骑士团(Ливонский орден)获胜,抵御了的西方的军事入侵,而受到俄罗斯后世的景仰。二零零八年,俄罗斯举行“最伟大的俄罗斯人”评选活动,涅夫斯基名列首位。
楚德湖冰上血战之前,即一二三七年十二月,罗马教皇额我略九世(Pope Gregory IX)发动第二次十字军远征芬兰,一二三八年六月,丹麦国王瓦尔德马二世与联合骑士团团长巴拉克(Hermann Balk)商定爱沙尼亚划界,并与瑞典人一起对波罗的海沿岸罗斯领地发动军事进攻。那时罗斯对外抵抗能力衰弱,因为它那时正受到蒙古军队的入侵。
一二四零年七月十五日,瑞典军队在涅瓦河被击败,八月,骑士团正式发起对罗斯的攻击,主要参与者有立窝尼亚骑士军,爱沙尼亚多帕特主教戈尔曼的民兵团及其他西方军事力量。一二四二年八月,涅夫斯基攻下普斯科夫。爱沙尼亚多帕特主教戈尔曼的民兵团败绩连连,退守冰湖,准备与涅夫斯基的部队决一死战。
根据苏联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一九五八年至一九五九年的考古研究结果,一二四二年四月五日,涅夫斯基率领的罗斯军队与立窝尼亚骑士军的决战,在楚德湖的第三部分,即普斯科夫湖及与之相汇的暖湖地区展开。史料记载,四月五日上午,两军在冰湖上相遇,俄国弓弩手一马当先,猛攻立窝尼亚骑士军中路,弓弩手人数众多,他们边冲边放箭,俄国编年史记载,当时“箭如雨下,敌军立毙无数”。不多时,立窝尼亚骑士军便组织了反冲击,他们在战旗的引导下,冲入俄国弓弩手队列,冰湖上登时响起刀剑斧钺的砍杀之声。记载说,刀剑砍在金属头盔上铿锵作响,死伤者倒下无数,断臂残肢布满冰湖,尸体一直排到岸边,足见楚德湖冰上血战之残酷。立窝尼亚骑士军最终不支而溃退,涅夫斯基率领罗斯军队又追击7俄里,方才偃旗息鼓。西方史学家说,楚德湖冰上之战最重要的意义,就在于罗斯军队不仅扼守了西部边界,抵御了西方的进攻,而且也以冰湖之战的胜利,开始逐渐消除对另一个入侵者蒙古金帐汗国的恐惧心理。
楚德湖是界湖,俄罗斯人和爱沙尼亚人隔湖而居,同饮一湖水。爱沙尼亚的湖岸小城名为卡拉斯泰(Kallaste),俄罗斯一方是小城格多夫(Гдов),沿着大河(Великая реке)再走10公里就是俄罗斯历史名城普斯科夫(Псков)。根据俄罗斯相关法律,楚德湖的俄罗斯部分以及相关岛屿属于边界管制区,游览楚德湖受到一定限制,游客需要办理特别通行证。而爱沙尼亚一侧湖岸的居民点并未设置边防区,居民和游客可以任意前往湖边。
旅游者除楚德湖外,必不可少地会去拜访卡拉斯泰、格多夫和普斯科夫这些边陲小城。 早在一九九零年,楚德湖就开通了游轮,爱沙尼亚一侧的起点是塔尔图镇(Tartu)到普斯科夫,再乘车至楚德湖。若你俄罗斯,便可经莫斯科乘飞机直飞普斯科夫,或者乘坐火车抵达。对了,楚德湖十公里外的古城普斯科夫最值得一看,俄罗斯编年史对普斯科夫的最早文字记录是在公元903年。普斯科夫的国家历史建筑艺术博物馆和众多十四和十五世纪的克里姆林宫、教堂、修道、雄伟壮观,不可错过。
当然,楚德湖是普斯科夫的游览中心,如前诉述它除了有轰轰烈烈的大历史之外,还有变幻无穷的湖光景色,这对人心灵是无法抗拒的诱惑。人们走近楚德湖的时候,起初会发现湖水荡漾着温暖的玫瑰红,而当你乘坐游轮破浪前行时,放眼望去,浩瀚的湖水蓦然一碧万顷,变得如蓝莓一般清湛。可我分明记得乘坐飞机掠过楚德湖上空时,身下的湖水呈现出晶莹闪光的乌紫色,犹如大地配在前胸的一枚宝石胸花。随着天光的变幻,楚德湖有的时候又蓝得发紫。是的,楚德湖的湖水就是这般澄澈透明,无论你在湖岸的哪一方,都可以享受它赐予生命的温馨之水与多彩之光——不同时刻的太阳为湖面涂抹不同的色彩,使人萌生戏水和浴光的渴望,我想,世人有幸若到此一游,或将很难抗拒与楚德湖融为一体的诱惑。楚德湖更大的诱惑还在于它是鱼之故乡,这里盛产鲈鱼、鳊鱼、白鲑、狗鱼、江鳕、欧白鲑等品种,还有名声远播的唯此仅有的楚德湖特产胡瓜鱼。
楚德湖的湖水除了澄澈透明之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由于湖水不深,所以升温和降温速度很快,当地水文气象部门的人说,楚德湖六月水温最高,能达到摄氏二十五至二十六度。每年十一月底或十二月初上冻,来年四月底或五月初开河,游船那是也开始下水了,所以,从这个角度说,五、六月是楚德湖旅游的最好季节,不仅冰消雪化,大地回暖,而且草木复生,百花争艳。
楚德湖岸是水草花卉繁茂之地。春风拂面的时节,已经长高的芦苇席草在风中窸窸窣窣地轻晃,它们最繁茂时甚至能遮住人们远眺的视线。而在近处的岸边,春天竟在不知不觉之中将楚德湖变成了一座美丽的百草园:青幽幽的蓝蓟花地毯一样铺展在湖边,绿油油的普通菖蒲和花伞菖蒲争先恐后地展开了叶子,京芒草如水中的芳华少女亭亭玉立,香蒲的窄叶如丝带般抖落着午间耀眼的阳光,水芹菜的宽叶片在微风中摇曳,千峰草出淤泥而不染,对了,还有水茅,远远望去,它殷殷如燕麦田,浩瀚地铺满湖岸……在楚德湖湖水中,人们难以见到水草和浮萍,但向导告诉我,确有三种水上植物早已落户,但今年春天,人们很难判断它们正在楚德湖的那一段水域随波逐流,经过细问我方得知,三种水上植物是:白花朵朵的慈姑、黄花盈盈的萍逢草和水陆两栖的野荞麦。
植物繁盛,当然也就有了栖息的动物,俄罗斯湖管部门在楚德湖创建了“普斯科夫楚德湖湿地保护区”,就是为在该地区生长和繁衍的珍稀动植物提供保护场所,特别为沿白海——波罗的海路线飞行的鸟类提供了水草肥美的栖息地。看到这儿,当地一串立体生态链的图景鲜活地展现在我眼前:高空盘旋的飞鸟,水面茂盛的植物和湖里游弋的鱼儿……楚德湖表面万籁俱寂,而里面却沸腾着不息的生命。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