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宁死不降的俄国人

宁死不降的俄国人

 
 
前几天我看到一段视频,一架俄罗斯苏-25战机,在叙利亚被武装分子导弹击中后燃烧坠毁,飞行员跳伞求生,落地后,遭到数十名武装分子包围,飞行员拉响手雷自杀成仁,这个画面震惊世界,目击者连称此举让世界领教了俄罗斯军人的宁死不降。
这段视频使我想起1815年的滑铁卢战役(Battle of Waterloo),法国将军皮埃尔•康布罗纳(Pierre Jacques Étienne Cambronne)战役打响后对兵士慷慨陈词说:“近卫军宁死不降。”我还联想到俄国军事史上的大小战役,发现其实此话也适用于俄国军人。1829年,第八次俄土战争期间,俄土海军激战黑海,俄土舰队在伊斯坦布尔海峡相遇,俄国兵力处于劣势,其三艘军舰见土耳其军舰来势汹汹,两艘掉头而逃,只剩下的“水星号”(Меркурий)孤身面对强大的土军,“水星号”舰长卡扎尔斯基(Александр Казарский)下令以舰上的20门舰炮,迎战土军舰队170门火炮,命船员急速靠近土军旗舰“拉斐尔天使号”(Raphael),欲引爆炸药与土舰同归于尽。“水星号”与土军展开激战,但终因势单力薄,寡不敌众而被击沉。彼得大帝闻讯,久立窗前,喃喃自语道:“俄国人宁死不降。”他遂传令俄军不惜代价击沉“拉斐尔天使号”,并将“宁死不降”立为军规。
1786年,第六次俄土战争期间,俄军多乌巴亚泽特要塞被土军围困,当时俄军兵力仅有1500人,土军兵力数倍于俄军。最终,要塞弹尽粮绝,俄军伤兵每天一人只分得一勺水,土军趁机规劝俄军投降,俄军少校施托克维奇回答说:“俄军宁死不降,凡土军前来劝降者,均格杀勿论!”。
1788年至1790年之间爆发了第七次俄瑞战争,俄国伯爵列瓦绍夫(Василий Левашов)帅兵驻守芬兰湾岸边小城弗里德利赫斯卡姆(现为哈米纳)。1788年,守城俄军被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的海军围困,古斯塔夫三世写信奉劝列瓦绍夫伯爵投降,列瓦绍夫伯爵斩钉截铁地回答:“俄国人宁死不降!”不久,小城陷落,俄全军阵亡。
1903年,日俄战争爆发前夕,俄国巡洋舰“瓦良格号”(Варяг)整装待发,欲与日军交战,它收到帝俄海军总部发来的“战斗手册”,上面明文写道:“俄军官兵战死不投降”。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俄国城防部队驻守波兰奥索维茨城堡(Twierdza Osowiec),奉命坚守48小时,但战事发展超乎预料,他们所面对的德军,无论是兵力还是装备,都比自己强大数百倍,但是俄军竟然竟坚守了190天。
当时,德军向俄军阵地发动冲击多达上百次,发射上万发炮弹,甚至动用了当时世界最先进的大贝尔莎巨炮,奥索维茨城堡几乎炸平,俄军死伤惨重,但德军仍未拿下俄军阵地。德军最终使出恶招,他们集中了30个毒气营,向俄军阵地发射了数千枚氯仿和溴剂混合毒气弹,奥索维茨城堡内外的动植物瞬间死亡凋敝,俄军没有配备防毒面具,所以,大部官兵丧失抵抗能力,不少将士中毒死亡,幸存者四处寻找毛巾或脱下内衣掩住口鼻,但无济于事,他们剧烈咳嗽,口吐鲜血,有人甚至咳出了带血的肺脏碎块……
这时,德军开始炮击,随后,德军地面部队7000多人,戴着防毒面具向俄军阵地发起总攻,俄军在毒气压制下,仅剩226野战团13连的70名军人,他们中毒后已无力抵抗,濒临死亡,德军很快冲到俄军阵地前,那时阵地上弥漫着绿色毒气,俄军城防军官斯维奇尼科夫也中毒昏迷,他口鼻冒血,倒在战壕里,他苏醒后见敌人临近,便用尽全力向濒死的俄军兵士高呼:“俄国人战死不投降!”这时,冲上前来的德军透过毒气隐约看到,俄军阵地上摇摇晃晃地站起一群人,他们手里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踉跄着地走出战壕,步履蹒跚地向德军发起了反冲击,德国人惊呆了,吓得落荒而逃,由于毒雾弥漫,辨别不清,后面冲上来的德军误以为跑来的是俄军,举枪便打,挥刀就刺,就这样,德军阵营发生了大规模的自相残杀……
德军参战者多年后在回忆录中写道:“从奥索维茨城堡阵地冲过来的俄军无不口鼻冒血,剧烈咳嗽,站立不稳,均已中毒失去战斗力,但其眼神甚为恐怖,他们喉咙嘶哑地喊着:‘俄国人战死不投降!’我们这才知道,他们是来拼命的。”俄军此举被德国人称作“死者的进攻”,其战死不投降的精神深深震撼了德军。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