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俄罗斯:通古斯大爆炸考察记

俄罗斯:通古斯大爆炸考察记

 
今年是俄国通古斯大爆炸110周年纪念。
40多年前,我上中学时就知道通古斯大爆炸,但不是在地理书上,而是听地理老师闲聊时说的。地理老师讲的通古斯大爆炸很笼统,但我至今记忆尤深,爆炸发生时间是1908年6月30日早晨7点17分,地点在俄国通古斯地区,那个地方距著名的贝加尔湖仅有800多公里。老师说,通古斯大爆炸的威力,相当于一颗2000万吨的TNT巨型炸弹,是美国1945年在日本长崎投下的原子弹爆炸当量的1000倍,足以将整个华北平原都夷为平地和烧成焦土,我听后瞪眼咋舌。长大之后,我去了苏联,看到一些俄文原版资料,说通古斯大爆炸将方圆2150公里的原始森林中的8000多万棵树瞬间摧毁,这结果比老师说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久前,我借去伊尔库斯克州参加俄罗斯北方少数民族草原运动会之机,顺便访问了石泉通古斯河(Подкаменная Тунгуска)流域的一些小村镇,想听听当地人怎么评说这个百年之谜,从石泉通古斯河再往西北走65公里,就是当年发生通古斯大爆炸现场最近的村庄,叫瓦纳瓦拉(Ванавара),它位于俄罗斯联邦北方艾温克部族区。陪我前来的俄罗斯官员说,由于爆炸发生地现场存在疑似辐射污染,所以劝我到此止步。采访中,一位当地名叫瓦西里耶夫的布里亚特人告诉我,他父亲就出生在瓦纳瓦拉村,他祖父亲眼见证了这场发生在他家不远处的大爆炸,他祖父说,通古斯大爆炸发生,时有个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轰隆一声落到森林里,登时山摇地动,炸裂之声响彻四方……瓦纳瓦拉村有数人耳朵瞬间失聪,啥也听不见了。过了一会儿,有些胆大的村民跑到爆炸点不远处张望,发现爆炸点周边烈火熊熊,万物都在燃烧,地上躺着几具当地猎人和猎狗的尸体。后来村民又爬到烧焦的山坡上观望,发现大火势头已减,但村民仍感到空气炽热灼面,呼吸困难,就没再敢靠近大爆炸发生地。
村民一周之后故地重返,看见巨大的火球砸出的一个巨大的坑穴,据科学家考证,它的直径在200米左右。村民来到近旁,大坑还在冒烟,周边土地不断向坑中塌陷,村民恐惧,怕危害生存,便决定搬家,瓦纳瓦拉村绝大多数村民第二天就搬走了,只剩下几个“钉子户”留守不动,其中就有瓦西里耶夫的爷爷一家。但后来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有的村民早晨睡觉睡不醒,或是家中无缘无故地丢了马牛羊,更奇怪的是,林子里的动物全都消失了,河里的鱼虾也都不知了去向,又过了一段时间,林子里出现了一些前所未见的动物,长得似猪非猪,走路无精打采,他们所到之处,叶落花谢,一片凋零,于是村民举枪追打,可是,动物跑得快,根本打不着,瞬间消失,就跟地遁了一样。瓦西里耶夫告诉我,通古斯大爆炸的第二年,他爷爷家颗粒无收,鱼猎无获,只能搬迁到安卡拉河地区讨生活。
又过了10年,出走的村民陆续回返瓦纳瓦拉村定居,但却发生了更加离奇的事情,一些村民生的孩子都出现了畸形,有的长着双头,有的多脚或者多手,医院也检查不出来,但是村民都知道,其中一个孩子的父亲在树林狩猎的时候,曾经迷路,掉进过爆炸的大坑,那时,由于地面土方塌陷,大坑已被土埋变浅,周边还长满草木植被,有迷途者不留神跌入大坑本的记录,后来爆炸地区出生的孩子就出现了畸形。
20世纪20年代,通古斯地区被天外火球砸出的大坑烟消火散,时光荏苒,坑穴逐渐被土填平,长满绿草,成了一块林间空地,似乎再没有怪事发生,附近的百姓依旧管给这个沉寂的林间空地叫大坑,因为只有他们是目击者,知道大坑里葬着从天而降的野鬼。
当地居民波利雅科夫的爷爷,1923年曾在当地放牧,有一天,他赶着一头麋鹿从山梁上下来,走到大坑里,谁知麋鹿突然起火燃烧,在波利雅科夫爷爷眼皮底下烧成了一堆焦炭,爷爷回来后对波利雅科夫说,当时火势迅猛,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哪儿来的火,麋鹿就噼里啪啦地烧没了。波利雅科夫爷爷从大坑回来后得了怪病,没两个月就死了。1927年前后,波利雅科夫的父亲也去看过大坑,那天父亲走近大坑突然害怕,不敢靠前,就隔着烧焦的树林远远观望,他亲眼看见大坑里散落着动物骨头,其中就有人的头盖骨。我问,为啥波利雅科夫一家对大坑感兴趣?波利雅科夫说,1908年大火球从天而降,砸在通古斯地区瓦纳瓦拉村附近的原始森林里,各种怪现象层出不穷,附近胆儿大的居民都想前往看个究竟,波利雅科夫爷爷属于此类。
1928年年末以后,人们开始来大坑旅游,但非死即伤,于是有人便在通往大坑路旁的一棵树上钉了个指示牌,标明了前往大坑的安全路径,还给大坑起了一个阴森恐怖的名字:鬼坟,为避免人畜进入鬼坟遭受伤害,做指示牌的人,故意将前往路径标注偏离鬼坟3公里。
当地俄罗斯朋友告诉我,1908年至1915年期间俄国社会剧烈动荡,造成通古斯大爆炸一些档案资料缺失。据1916年至1928俄国档案记载,截止20年代末,鬼坟周边居住的原始村民,他们说,直到1920年还有人畜坠入鬼坟而死的记录,后来,鬼坟周边树林里的野兽消失了,村民就再也不去鬼坟周边狩猎和放牧了。但爆炸10年后,野兽再次出现,这个现象引发了苏联农学家萨利亚金(Валентин Салягин)的浓厚兴趣,30年代,他自发组织科学志愿者前往鬼坟考察,他们走到了鬼坟中心,发现那里出现了一些直达地下的深孔,并有热气喷出,萨利亚金判据此断坠落到地底下的火球残骸并未“死去”。萨利亚金命考察队的人往深孔里放系着铅坨的绳子,想探知深孔的深度,谁知,上百米的绳子放到了头也没探到底,萨利亚金极为诧异。20-30年代,鬼坟附近的村庄发生了生态变异,村民告诉萨利亚金,村里出现了双头牛和畸形新生儿,这促使萨利亚金决定1941年6月23日再度考察鬼坟,但6月22日苏联爆发了卫国战争,鬼坟考察计划被迫搁浅,1942年,萨利亚金病逝,考察便彻底中断了。
1945年,卫国战争结束,但鬼坟故事并未结束,附近居民的心理与生理上的变态反应有变本加厉的迹象,比如,瓦纳瓦拉村及附近村庄的一些居民,经常坐在地上发呆,接着他们又聚到一起,走到鬼坟,从此就消失不见了。
1980年,苏联吉尔吉斯共和国科学家自发考察鬼坟,根基他们的考察和测绘结果,1908年发生通古斯大爆炸的地址为北纬60度54分,东经101度55分,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克日马(Кежма)地区的科瓦河(Кова)流域,也是伊尔库茨克州和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州分界线上,截至那时,俄苏考察队为找鬼坟,已有70多人丧生。从1980年至1990年,苏联曾有多支探险考察队深入鬼坟考察,主要是徒步前往,首先是寻找鬼坟的准确位置。随着年代的推移,鬼坟不仅被土方填满,而且上面还长满绿草,与林间空地无异,加之鬼坟附近辐射严重超标,无电信号屏蔽,寻找鬼坟的准确位置并不容易。
1991年5月,海参崴不明飞行物研究所自发地组成6人考察团,对通古斯大爆炸现场——鬼坟进行考察,这是苏联后期最后一次考察。他们再次前往通古斯地区的主要目的仍是寻找鬼坟。考察队员在科瓦河流域安营扎寨,第二天,他们在森林中发现了大片枯萎林,还有那块钉在树上的指示牌。考察团队员们见状立即紧张起来,因为他们早前听说去过鬼坟的人都会身患怪病,所以,他们当即决定兵分两路,第一路3个人,沿着指示牌箭头方向继续前进;另一路3个人原地待命,保持通讯联系,随时准备救援。
第一路考察队员没走多远,手中的辐射测量仪就亮起了红灯,队员们立即感到了身体有刺痛感以及其他不适。上午10点,考察队员终于定位鬼坟,当他们抬腿走进鬼坟时,所有仪器和无线对讲机全部失灵,时至傍晚,队员们感到情绪不稳,胸闷难受,他们见到暮色已经降临,便撤至鬼坟外不远处安营扎寨,准备翌日天亮后继续考察。半夜至凌晨期间,他们数次爬起来观察周边情形,但见林中死寂一片,只有密集的枯树围绕着他们的帐篷,没有野兽,没有飞鸟,甚至连昆虫都没有,天亮后,三人身体均有不适感,头疼胸闷,牙痛不止,其中一人全身麻木难以行走;另一人,膝盖肿胀,疼痛不已,无法走路。第三人眼睛肿大,眯成了一条缝,视线模糊。为安全起见,他们放弃了再度前往鬼坟中心考察的念头,回到指示牌那边,在上面刻上了自己的名字和到访日期,便返回了。所以,尽管1991年,海参崴不明飞行物研究所的考察队员曾到通古斯大爆炸地中心一游,但对鬼坟也是只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但他们的考察,却开启了苏俄志愿者一波又一波的鬼坟考察热,直到现在,仍方兴未艾。
 
推荐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