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俄罗斯:鬼穴丘陵醉树林

俄罗斯:鬼穴丘陵醉树林

 
俄罗斯欧洲部分的东南部,有座历史名城,沙俄时代叫做察里津,苏联改名为斯大林格勒,现在称伏尔加格勒(Волгогра́д)。该城以北是起伏的丘陵和茫茫草原,那里有座小镇,名为日尔诺夫卡(Жирновска),这里是萨拉托夫州和伏尔加格勒州的州界,紧靠熊岭(Медведицкая гряда),往北40公里的丘陵地带便是传说中的鬼穴(Чёртово логово)。据说,鬼穴之地经常漂浮着银色的雾,当它飘到人畜身边时,竟能引发生物自燃。在这片原野上,确有人畜死于非命,或者莫名其妙地蒸发。
当地居民说,鬼穴常刮龙卷风,汽车开进鬼穴常莫名其妙地抛锚。直升机飞行员说,他们开飞机航拍鬼穴时,飞机仪表盘突然失灵,毫无规则地乱晃,搞得飞机险些坠毁。
鬼穴的丘陵海拔并不高,大约只有200-300米左右。熊岭仅次于马来西亚,是世界球形闪电最剧烈之地,每当闪电袭来,巨大的火球便顺着丘陵数百米的斜坡滚落,噼里啪啦地砸向地面。该地区地居民的手表,要么经常莫名其妙地停摆,要么不是快就是慢,一差就是几个小时。
1990年11月11日,鬼穴地区的牧民马马耶夫(Юрий Мамаев)和助手赶着羊群去放牧,他们沿着村路向远处走去,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走下了村路来到鬼穴丘陵,他们在距离村路30步左右的地方停下来歇脚,他们完全忘记,已经走到了鬼穴中心地带。马马耶夫和助手便坐在草地上,靠着收割捆好的干草打盹。
他们刚刚坐定,就浑身不适,感到身体里有一种压抑感,再抬头一看羊群,它们竟然也都挤在一起,眼神惊恐,东张西望,咩咩大叫,躁动不安。马马耶夫的助手便站起身来,朝着数十步外的羊群走去,想看个究竟。马马耶夫感觉难受,就坐在草地上没动。助手没走几步,突然听得身后“嘭”的一声,他回身一看,躺在草地上的马马耶夫已经烧成了一个火球,助手大惊失色,刚忙跑回村去叫救护人员。急救车虽然赶到,但马马耶夫也没有救活。
助手后来对前来调查事件的警察说,马马耶夫当时躺在草地上,火在他身体上燃烧,他没来得及挣扎就被烈火吞没了。尸检发现,马马耶夫身上的火,是从内脏和脊椎烧起来的,死者的皮肤和衣服完好无损,只是熏黑了而已。医生还发现,来自马马耶夫身体内部的夺命火来势凶猛,速度极快,还没容马马耶夫反应过来,他便一命呜呼,难怪他脸上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
人们将马马耶夫的尸体送上救护车,发现尸体依旧滚烫,他刚才躺过的草地呈现出一个焦黑的人形,显然他死前身体燃烧时温度极高。
1992年苏联解体之前,马马耶夫死于鬼穴的事件,媒体三缄其口,苏联读者从西方媒体知道后,民间热议,媒体出面辟谣,说日尔诺夫卡地区没有鬼穴,马马耶夫是放牧时被助理谋杀,还请生物专家在报上拟文,说明人体不可能自燃。
不过,苏联媒体骗不了村民,他们感觉马马耶夫死得蹊跷,都不敢再去鬼穴丘陵放牧。苏联媒体虽然禁言,但是民间科学调查暗流涌动,早在1991年,苏联不明飞飞行物研究专家切尔诺博洛夫,便自费组团前去调查马马耶夫之死。他率领的观察小组,一天半夜,他们在鬼穴丘陵发现一簇奇异的火花,在草地上空游走。他们以为是高压线铁塔尖冒出了火花,第二天早晨,他们再度返回鬼穴丘陵观察,却发现高压线塔没有一丝烧焦的痕迹,但他们在鬼穴草地上有发现一张1938年的《消息报》,他们将报纸送到科学院实验室检验,结果,这是一张实实在在刚印出来的报纸。
1997-1998年,生物和地质学者里普金、古坚涅夫等人再次实地考察鬼穴,调查发现,直到90年代,周边村庄的农民还曾尝试在鬼穴上耕地,结果头天耕出来的笔直田垄,第二天就莫名其妙地变得像蛇一样弯弯曲曲。当地农民们只得到远离鬼穴的地方去放牧和耕种,所以,鬼穴四周荒草丛生,人兽踪迹罕至,而且途经此地的农民经常迷路。
马马耶夫死后没几年,鬼穴不远的麦地又发生了类似的事。一辆联合收割机在收麦子的时候突然起火燃烧,司机族坎诺夫(Иван Цуканов)为了抢救机械和麦子奋勇扑火,结果被烧成重伤,这个情节跟美国导演罗伯特•怀斯(Robert Earl Wise)电影《猛鬼屋》(The Haunting)一样令人不可思议。族坎诺夫没有立即死去,他在医院手术室里挣扎了一个多星期,最终因大面积烧伤不治身亡。1993年8月俄罗斯克拉斯诺达尔市的不明飞行物专家尼古拉,前来鬼穴丘陵考察时失踪,救援者在他最后歇脚的地方发现一个深坑,坑里有烧焦的痕迹,但却没有他的尸体。2004年1月,一位巴什基尔自治共和国的观光客,也在同一地点人间蒸发。最近几年,仍有冒死前来的探访者遇险,其中几位被救援队搭救回来,但他们近乎精神失常,变得寡言少语,不愿意回家,也记不住曾经发生的事情。
还有一些事情也很离奇。鬼穴有两座丘陵,当地人分别称它们为阴丘陵和阳丘陵,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这两座丘陵确有性别之分,女人登上阳丘陵,身心俱爽,而爬上阴丘陵便头重脚轻,浑身发抖。男人亦然,只能上阴丘陵才会舒服。科学家说,鬼穴两座丘陵揭示了异性相吸,同性相斥的法则,它告诉人们,只有性别角色选择正确,才能真正感受大自然的魅力。
再有,丘陵周边的林中空地呈圆形,人们若站在空地中心大喊一声,远方的森林就会传出清晰的回音,这种大自然“回音壁”现象堪称世界奇观。另外,鬼穴不远的熊岭上空,常出现海市蜃楼现象,但它并非一般市井生活回照,而是因不同观者的心态和梦想而呈现不同景象。那里的海市蜃楼,人人看到的都不一样,比如一位幻想乘坐飞机的人,就会看到航班起飞的景象;想家的人会看到家乡图景;思念爱人的情郎,也会看到千里之外姑娘的倩影。人们在这里看到的所有海市蜃楼的幻想,唯一相同之处,就是它映现的图景皆为白色,犹如美丽的、活动的银色版画。
距离鬼穴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情形异常的地区,由于那里生长着一片桦树林,要么长得歪七扭八,要么彼此缠绕,要么盘根错节,就像一群彼此依靠和搀扶着的酒鬼,人送外号:醉树林(Пьяная Роща)。其中不少树,曾被球形闪电击中,或者焚毁殆尽,或呈枯枝残叶,有些没有被烧穿击毁,闪电劈在树干上,留下奇异纹理,如乌龟背上的花纹。科学家发现,除了闪电外,醉树林还会自燃,火不是从树干里面燃起,就是从土地下的树根烧起来。树林里辐射污染严重,据监测,污染值比树林外高三倍。树林里的泉水也有放射污染,但在树林外几米的泉水,清冽甘甜,水质极好,检测结果完全正常,令人目瞪口呆。
俄罗斯鬼穴探险科学家克拉夫佐夫(Виктор Кравцов)认为,醉树林存在特殊磁场,树木歪七扭八和彼此缠绕,是当地磁场偏转造成的。另外,由于磁场偏转的原因,人走入醉树林就会有不适感,浑身起鸡皮疙瘩,嗓子发干,头痛欲裂,还有人会产生幻觉,认为背后有人监视他。
醉树林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有一天,村里有个小女孩在醉树林玩耍迷了路,村里人得知后,都跑去树林里四处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可是人们回村后,却发现小女孩自己回来了,但她完全变了一个人,她不仅能听得懂飞鸟和走兽的鸣叫,还能和它们对话。村民们认为她不是疯了,就是魔鬼附身,人人都躲着她,不再和她讲话。有一天,从醉树林那边飞来一只大白鸟,它竟长了一张美女的脸,村民都跑出来看,惊得合不拢嘴,大白鸟趁人不备,抓起小女孩就飞到醉树林里去了。村里人此后再也没见过小女孩,相传,她就住在醉树林里,过着幸福的生活。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