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极简苏俄足球流氓史

极简苏俄足球流氓史

 
英伦足球发展到1365年(一说1331年)时日渐普及,但足球闹事也愈演愈烈,英国国王爱德华三世(Edward III)眼见好端端的国家被足球闹得鸡犬不宁,再加上与法国开战也让他头疼不已,于是,他便生出对足球的反感。爱德华三世盛怒之下颁旨,先禁“足球”一词,再禁球赛一事,谕旨措辞严厉:“伦敦城健康男性皆应操练弓弩,凡以脚手戏球者,即应囚之牢狱。” 
英国19世纪发生工业革命,大批农民进城当了工人,开始背负工业化城市的生活重荷,足球运动成为他们宣泄和释放的途径,只是这个时段的英国足球由于参与者出身卑微、修养不佳,而从贵族的游戏演化成为市井运动。足球市井化后,参与者由于生活水平低下,教育缺失导致修养和素质低下等原因,催发了英国足球流氓群体出现,至20世纪60年代足球流氓活动达到顶峰。20世纪,足球流氓事件如暴风骤雨一般,席卷了英国70%的足球场。
苏联球迷事件的兴起要比英国晚10年左右。开先河者是莫斯科“斯巴达克队”(Спартак)的球迷。他们在1972年的一场比赛中,头戴统一足球帽,身穿统一球迷衫,聚集在事先商定的看台上,球迷在统一指挥下高喊支持斯巴达克队的口号,口号用词很讲究,都是事先找人构思写好,经过多次排练才拿上场的。球赛现场观众逐渐被他们的喊声蛊惑,有人也开始模仿他们戴上球帽,跟着他们一起有节奏地喊起了号子。现场骤然沸腾起来,带着红袖章的工作人员奔过来维护秩序,试图制止他们,苏联警察也开始对球迷发出警告,但是球迷不仅未与理会,反而情绪更加兴奋,全场喊声逐浪,群情沸腾。
读者诸君,试想在苏联尚未开放之时,铁幕之下,青年人此举可谓大逆不道,好在后来官方仅将此事件定性为“未经申请批准组织球迷”,有滋扰赛场秩序之嫌,仅对主要当事人当面批评警告而已。但不久苏联警察便采取了更加严格的措施干涉球迷,如入场时没收他们统一的服装和球帽,横幅和旗子,于是,球迷便跟警察玩起了捉迷藏,他们先将服装和球帽,横幅和旗子藏在衣服里,等到了看台上再更衣举旗,高声呐喊,当然他们很快就被警察管制了。其实,球迷蒙混过关也没延续多久,因为,苏联官方鉴于球迷的行为在苏联足球比赛中日渐普遍,便出台了相关惩办条例,宣称球场闹事属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变态行为,苏联将坚决取缔,违者将按颠覆苏联国家政权和充当帝国主义国家间谍之刑法条例治罪,足见苏联对球迷管理之严酷。所以,笔者完全不同意当下有些俄罗斯作者所言,认为苏联球迷安分守己,球场上不张扬闹事。更何况,根据史料记载,截止20世纪70年代末,莫斯科、列宁格勒、基辅和第比利斯等一些苏联大城市,已初现球迷闹事之端倪。
据载,80年代初,球迷闹事事件首先发生在莫斯科和第比利斯,参与人数从数十人逐渐发展到百数人,他们从现场的摇旗呐喊到与军警公开对峙,刺激和激发了现场观众的情绪,有些观众竟然“火线加入”闹事,直接从球场参与足球闹事,成为苏联早期足球闹事者。80年代,莫斯科闹事球迷最为著名,每逢格鲁吉亚有足球赛事,他们都会组织上百人,乘火车前往第比利斯闹事,与格鲁吉亚球迷展开残酷的激战,有时竟打得黑烟四起,天昏地暗。球迷血拼的结果当然是两败俱伤,死伤惨重不说,肇事者最终还逃不掉牢狱之灾。
90年代初苏联解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苏联足球联赛没有了,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在国际赛事方面也与俄罗斯分道扬镳,原苏联的闹事球迷不仅失去了一统国家——苏联,而且也失去了以往的泄愤平台——苏联足球联赛,闹事球迷因此一度偃旗息鼓,直到1995年,他们才重获下手机会。
1995年,俄罗斯足球俱乐部队与“斯巴达克”队在莫斯科拉开战幕,比赛期间200多闹事球迷突发殴斗,在看台上扭打在一起,一时间,矿泉水瓶、鞋子帽子满天飞舞,骂声、喊声和击打声响成一片。打斗引得数万球迷围观,后有数百球迷也参与斗殴,分析说,那时,球迷闹事正是莫斯科青年追求的时尚,俄罗斯不少年轻人是从电影里学会在球场闹事的。1997年,俄罗斯“斯巴达克”队与“泽尼特”队比赛时,发生了更大规模的球迷闹事:700多名来自圣彼得堡的球迷向“火车头”(Локомотив)体育场进发,他们手举着支持“泽尼特”队的标语和横幅,呼喊着口号,哪知道有大约200多支持“斯巴达克”队的莫斯科球迷,身穿统一的红白运动衫,手握木棍和钢管,正在体育场附近虎视眈眈地等着他们。他们不多时便发生了恶战,结果造成很多人受伤致残,那时,大众传媒第一次启用“足球流氓”的字眼形容俄罗斯闹事球迷。
90年代俄罗斯足球赛场状况不断,2000之后亦然。2011年11月4日是俄罗斯节日——人民统一日。俄罗斯“克拉斯诺达尔”足球队前往车臣共和国激战当地的“捷列克”队。“克拉斯诺达尔”虽客场作战,却愈战愈勇,以3:0领先,比赛进行到72分钟时,“克拉斯诺达尔”队长果哥尼耶夫与主裁判阿梅林发生口角,现场数百球迷冲入球场示威,致使比赛中断,警察拦阻无效,球迷不仅相互殴斗,还痛殴果哥尼耶夫,导致他肋骨和鼻骨骨折以及脑震荡。类似的足球流氓事件,在解体后的俄罗斯时代屡见不鲜。
此外,人们对苏联时代所发生的另一个足球悲剧,也记忆犹新。1982年10月20日,欧洲足联十六分之一比赛在莫斯科列宁体育场拉开帷幕,莫斯科斯巴达克队迎战荷兰哈勒姆队。比赛临近结束的时候,提前准备退场的人群,突然发生拥挤和踩踏,造成大量人员伤亡。事后,苏联官方仅在有限范围内宣布,共有66人在踩踏事件中不幸死亡。
回顾历史,我们的目光便不得不聚焦俄罗斯近期推出的世界杯足球赛安保措施。俄罗斯前不久宣称,国家已经推出了实施有效的世界杯足球赛安保措施,海军特警部队、国家禁卫军和国家安全局三管齐下,立阻犯罪于未然,在陆地、水下和空中将动用最先进的探测设备,对承办赛事的11个城市的交通、场馆及观众出台了严格的管控措施。我想,这不仅是针对国际社会愈演愈烈的恐怖袭击,也是预防苏俄足球流氓事件和足球悲剧重演。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