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帕斯捷尔纳克:更有红颜赛女神

帕斯捷尔纳克:更有红颜赛女神

中国读者对苏联著名小说家帕斯捷尔纳克完全不陌生,我统计过,他的长篇小说《日瓦戈医生》的中文译本足有六七个之多。《日瓦戈医生》书迷总是爱问:“日瓦戈的情人拉拉小姐,是否就是帕斯捷尔纳克的所爱伊文斯卡娅?”
谁是伊文斯卡娅?她何以成了帕斯捷尔纳克的青春女神及艺术的象征?档案说明,伊文斯卡娅1912年出生在俄国坦波夫省,1934年毕业于苏联莫斯科编辑工作者研究所创作系,后在出版社做编辑。伊文斯卡娅在认识帕斯捷尔纳克之前曾结过两次婚,一次是嫁给了莫斯科青年工人学校校长叶梅尔扬诺夫,可是他却因遭整肃致死;第二次嫁的是苏联《飞机》杂志总编辑维诺格拉多夫,但不久他因病而亡,两次婚姻给伊文斯卡娅留下了一儿一女。
伊文斯卡娅与帕斯捷尔纳克相识于1946年12月,那时,伊文斯卡娅在苏联文学杂志《新世界》做编辑,帕斯捷尔纳克是苏联作协会员,同时也是杂志的作者。他们相识于《新世界》编辑部,此后,两人友情甚笃并逐渐相爱。那时,伊文斯卡娅正在寡居,而帕斯捷尔纳克却有婚姻,他妻子叫奈豪斯,这个女人是他从苏联钢琴家根里赫﹒奈豪斯手里抢来的。
话说帕斯捷尔纳克与伊文斯卡娅相爱后,他身边的人都不看好这个女人,说她贴近帕斯捷尔纳克,意在达到某种个人目的。帕斯捷尔纳克本人那时也相当矛盾,一方面,他不愿离弃妻儿,想竭力保全家庭;另一方面,他又离不开伊文斯卡娅,因为这位美貌非凡的女编辑即是他全部文学创作的源泉。帕斯捷尔纳克曾这样评价伊文斯卡娅:“她是快乐生活和自我牺牲的化身。她对生活的改变悄然无声,照亮了我的精神生活和我的写作生涯。”
当然,帕斯捷尔纳克的情感是起伏和多变的,他多次想和伊文斯卡娅分手,但最终又言归于好。帕斯捷尔纳克说,他每次提出分手都很心痛。他说,他的魂魄、创作和全部的爱都给了伊文斯卡娅,而对他的妻子仅仅是表面的情分,尽管如此,他依要尽一份丈夫的责任。但伊文斯卡娅却深感自责,她觉得搅扰了帕斯捷尔纳克的家庭生活和文学创作。
有些苏联作家说,帕斯捷尔纳克因为小说《日瓦戈医生》在西方出版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等事在苏联饱尝磨难和摧残,但他最后伴随着伊文斯卡娅的爱死去,这也多少弥补了他的不幸。这些与上面作家的自白多少是吻合的,难怪有些批评家说,伊文斯卡娅就是《日瓦戈医生》里拉拉的原型。
帕斯捷尔纳克和伊文斯卡娅的恋情曝光后,他们可没少受罪,真可谓历经磨难。他们受折磨的源头就是小说《日瓦戈医生》。帕斯捷尔纳克早在1947年就开始动笔写这本书,消息传出后,苏联作协书记苏里科夫便批评捷尔纳克,指责他的诗歌拒绝讴歌主旋律,孤芳自赏,无病呻吟。苏里科夫明里是批评他的创作脱离火热的革命斗争生活,暗里是在敲山震虎,企图阻止帕斯捷尔纳克完成《日瓦戈医生》
1949年,当局对帕斯捷尔纳克施压更为严酷,他们以“煽动反苏宣传”和“通谍罪”逮捕了伊文斯卡娅。这令帕斯捷尔纳克痛苦不堪。他对友人说:“她因为我而入狱,我要终生报答她。”审讯人员终日审讯伊文斯卡娅,逼她承认她计划与帕斯捷尔纳克外逃英国。最后,伊文斯卡娅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她入狱时,已经怀了帕斯捷尔纳克的孩子,受到酷刑摧残不说,还被押解到条件恶劣的波吉马地区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最终导致孩子流产——那时,她已怀孕六个月。帕斯捷尔纳克在伊文斯卡娅身陷囹圄期间,帮助她照管两个年幼的孩子,直到1953年,伊文斯卡娅出狱,他们的爱情之火又继续燃烧起来。
1955年,帕斯捷尔纳克完成了小说《日瓦戈医生》,但没有一家苏联出版社敢于出版,两年后小说在意大利出版,三年后,帕斯捷尔纳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当局这才将绞杀的绳索直接套在帕斯捷尔纳克的脖子上,诬陷他叛国投敌。那时,他的不少文坛好友都不再与他来往,帕斯捷尔纳克陷入极度郁闷,1960年5月30日,他死于肺癌。出殡前夜,伊文斯卡娅来到帕斯捷尔纳克家,奈豪斯不准她进门与帕斯捷尔纳克告别,伊文斯卡娅便在门外站了整整一夜……
但是,伊文斯卡娅的噩梦至此并未结束。1960年夏天,她被诬陷接受《日瓦戈医生》海外版稿费而再度入狱,判处有期徒刑八年。伊文斯卡娅虽然仅坐了四年牢就被释放,但直到1988年才获平反昭雪。1992年,伊文斯卡娅倾注心血出版了帕斯捷尔纳克回忆录《时间的囚徒》。1995年,帕斯捷尔纳克美丽的缪斯——伊文斯卡娅便远上天国去追寻情人的踪迹了。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