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真·文艺大叔分手指南:大画家列宾的情感人生

真·文艺大叔分手指南:大画家列宾的情感人生

文章原题为:列宾:艺海遨游与爱情沉没
 
俄苏大画家列宾,生于1844年,是巡回展览画派代表人物。中国美术爱好者对他毫不陌生,他的不朽之作,如《伏尔加河纤夫》、《宣传者被捕》、《意外归来》、《查波罗什人复信土耳其苏丹》及《托尔斯泰》等在我国简直家喻户晓。
列宾虽可描绘大千世界的婀娜姿态,却难以把握他与女人的情感。1881年的一天,著名雕塑家施维佐夫邀请列宾到家中为其画像,列宾结识了他的小女儿薇拉。薇拉生得眉目传情,正值豆蔻年华,脑后梳着一条粗长的发辫,是个文静的美少女。薇拉对画家倾慕有加,那时列宾名声已如日中天。列宾邂逅薇拉也是怦然心动。不久,两人双双坠入爱河。第二年(1882年),他们便拜了花堂。那时,薇拉年方十六,而列宾三十有八。
新婚伊始,列宾对新娘宠爱有加,薇拉亦小鸟依人,终日陪伴在列宾身边。但时间一长,少妻便出现了状况。比如列宾喜欢家庭艺术沙龙,周末常与艺术家同桌共饮,探讨艺术与人生。列宾对有见解独到的女艺术家颇为赞赏,他也希望薇拉也参加艺术沙龙。但薇拉思想保守,从不参加沙龙,只埋头于小家生活。婚后,薇拉生了四个孩子,一儿三女,她忙得不可开交,哪顾得上什么思考艺术。
列宾在欧洲旅行时,记挂薇拉,所到之处都给她写信,但他心中也有不满:觉得薇拉虽对家庭尽心尽力,但却对他的创作兴趣索然。列宾以为,妻子若爱,首先应对他的事业一往情深。当然,也不能说薇拉完全不屑于列宾的作品,她出于生活的考虑,就很关心列宾作品的售价,但这却让列宾心中不爽,觉得薇拉庸俗。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冲突渐多,最后发展到在饭桌上吵架。女儿小薇拉长大后在回忆录中写到:“父母争吵之凶,以致互摔碗盘。”列宾和薇拉都不能忍受这桩婚姻,他们最终于1887年离异。薇拉离婚时候态度坚决,她受够了列宾对她的不解、蔑视和背叛。孩子们对父亲也不原谅,平常不见他,偶有见面,也只为要钱。列宾为此伤感,他说,他始终深爱他的孩子。
列宾离异后,曾有过数次情感纠葛,但均无疾而终。直到1898年,五十四岁的列宾与三十二岁的女作家诺尔德曼擦出火花。世间事说来怪,那时列宾早已蜚声画界,家财富有。一些富家少女对他秋波频送,但列宾却不为所动,毅然选择相貌平平和人到中年的诺尔德曼为妻,这使艺术界同仁大为不解。
列宾宠惯她,他不仅让诺尔德曼做模特,还在家庭艺术沙龙上将她隆重推出。哲学家罗赞诺夫说,诺尔德曼既缺乏智慧,也无美丽和天赋可言,她“吞噬了伟大艺术家列宾的躯体和思想。”但列宾却一腔热血地爱着她。1898年,诺尔德曼陪同列宾前往巴勒斯坦,回国后不久生下女儿叶莲娜,但是婴儿不幸夭折,诺尔德曼伤心欲绝。列宾为安慰她,在芬兰的依山傍水之地,为她买下了一块土地并建了一幢三层小楼,取名边纳德(古罗马语,家庭守护神之意)。
边纳德成为他们的栖身之地。但列宾由于曾经离异,所以他无法和诺尔德曼在教堂举办婚礼,不过,诺尔德曼告诉列宾,她并不追求正式登记结婚,只要能与列宾生活在一起就好。
诺尔德曼追随列宾,帮助他在做家庭艺术沙龙。从1901年开始,她开始做剪报,将报刊杂志对列宾创作的评价都剪下粘贴保存。她常与列宾交流,与他同喜同忧。诺尔德曼喜欢烹饪,是素食主义者,于是她也尝试让列宾戒掉荤腥,这让列宾难以接受,诺尔德曼不给他吃肉,他就跑到邻居家或到城里的饭馆开荤。
诺尔德曼与列宾同居后逐渐开始厌倦艺术家生活,厌倦列宾艺术家客人的激情和他们嗜酒如命。她强迫列宾吃素,并限制家里用荤菜招待客人。她也不再迎送艺术沙龙的宾客,只在门口贴张纸条:门没锁,自己进,脱衣脱帽自己挂。高尔基、库普林等名家来做客的时候,发现没人迎来送往,端茶递水的竟是列宾本人,他们都非常吃惊。
诺尔德曼不仅影响了列宾的生活,也干扰了他的创作和艺术活动,列宾觉得诺尔德曼在生活中喧宾夺主,他开始感到厌倦,并逐渐冷落和疏远她。诺尔德曼再也不是列宾宠惯的女人了。
1913年,诺尔德曼大病初愈后便不辞而别,去了瑞典,随身仅仅带了一点盘缠。列宾心已死灰,并未追寻探望她,仅仅写信询问她是否需要汇钱,但诺尔德曼拒绝了他。1914年6月,诺尔德曼病逝瑞典。她死前曾接到列宾的信,他写到:“我初爱您时,情深似海。我们相濡以沫十五年,怎可一笔勾销?亲情尚在,无可替代。”寥寥数语,或许足以安慰诺尔德曼破碎的心?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