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红色恐怖和新殉道者

红色恐怖和新殉道者

列宁早在1917年“十月政变”之前,便将东正教神职人员称为“伤风败俗”的阶层”,11月,政变得逞之后,他随即颁布命令关闭俄罗斯的东正教教堂、修道院,更有甚者,他还亲自下令,对上述神圣之地的神职人员大肆杀戮,公然抢劫教会教产和肆意毁坏俄罗斯千年传承的宗教文化和精神文明。

根据俄罗斯现在已经公布的苏共早期绝密档,列宁迫害教会所签署的档,最早可追溯到1918年1月20日(俄历,新历1918年2月2日),这份档也被称作反教会纲领性文件,其主旨为,没收俄罗斯东正教教会的动产和不动产(或者这些动产和不动产的使用许权可均由苏维埃政府掌控),剥夺教产的法人权利,关闭神学院和学校,坚决彻底地关闭教会。此后,俄罗斯绝大多数教堂的大门亦被帖上了封条。1918年夏季之后,列宁号召全国开始实施“残酷无情的大规模恐怖活动”,截止1920年,仅仅在彼得格勒(圣彼得堡)就有550名神职人员被苏俄红军根据列宁的指示“绞杀,或者用其它任何形式”杀害,俄罗斯全国被害的神职人员达到10000人以上(包括修士和主教)。

早在1918年春季,列宁入主克里姆林宫时,克宫的所有大门口处都悬挂着俄罗斯东正教长老、圣人的古老圣像,克宫院内除了三座大教堂之外,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华美庄严的小礼拜堂,列宁对此相当仇视,当年5月,他不仅下令摘除和焚毁那里的所有圣像,还亲自参加推倒克里姆林宫院内大十字架的反宗教活动(见《克里姆林宫卫队长马尔科夫回忆录》)。1918年7月30日,列宁又下令禁止克里姆林宫的教堂的鸣钟。1919年,他竟然神经质地传令取消了东正教的千年节日:圣诞节、复活节等。到1919年,俄罗斯被关闭的教堂达到600座,修道院将近1000座,但是列宁并不因此而满足收兵,他竟然号召莫斯科市民在东正教最隆重的节日——复活节的时候开展“反复活节”的活动,以此亵渎俄罗斯人民神圣的宗教情感。那一年,在莫斯科的市中心地区开始频繁地出现对教会的打砸抢现象,到处都是一堆堆的篝火,焚烧着教堂摘下的圣像、抢劫来的《圣经》和古老的东正教典籍,甚至连俄罗斯经典音乐家格林卡、柴可夫斯基的乐谱也付之一炬。教会圣人的棺椁也被挖掘出来焚烧泄愤。而那些苏维埃的红色近卫军围者火堆唱起革命歌曲,年轻人拉着手风琴,人人露出狰狞的笑脸。成群的共青团员们围坐在从教堂抢夺来的圣像旁,用匕首将圣像上的金银装饰刮下,当作贵重金属出卖(见《红色海市蜃楼》,第273页)1919年2月7日,俄罗斯东正教教会都主教弗拉基米尔在“基辅-别切尔大修道院”被红军杀害,成为俄罗斯教会在列宁红色恐怖时期28名高级神职人员殉难之首,后来他被俄罗斯东正教教会册封为“新殉道者”。

另外,当年被红军开棺材亵渎的圣者(包括殉道者)的圣骨多达63尊(从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开始,依次圣三谢尔盖大修道院、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大修道院、亚历山大-斯维尔斯基修道院和切尔尼科夫斯基修道院)。随后的几年里,列宁对教会的抢劫始终没有停止,根据列宁的命令,全国以饥荒为借口对教会大肆抢掠,俄罗斯几乎所有闻名于世的大教堂都被苏维埃红军公开抢劫,之后被残酷地炸毁或者拆除,比如1920年坐落于红场的喀山大教堂被抢劫后炸掉,并在其废墟上修建了一个公共场所。俄罗斯奥普金纳圣地修道院被关闭,在其长老的墓地上修建了一座车库,莫斯科市中心的东正教中央教堂——基督救世主大教堂先是被暴民洗劫,后来又逐渐被损毁,拆掉了大钟,推倒了院顶,之后又遭到炸毁,后来在其原址上修建了莫斯科最大的游泳池,等等,不在话下。由于时任俄罗斯东正教大牧首吉洪,拒绝向苏俄政权交出宝贵的教产,被红色鹰犬机构“国家安全局”(ГПУ)逮捕。

俄罗斯很多教民为了保教产和大牧首自发地与红军对抗,根据最新披露的史料记载,1919年苏维埃军队与教民的“流血冲突多达1414起”。大牧首吉洪被捕之后,当局开始向教会 “秋后算帐”,2690名神职人员、5400名修士和修女被枪毙,637座教堂被关闭(援引《20世纪的俄罗斯东正教教会》一书,莫斯科,共和国出版社,512页和《1917-1987俄罗斯教会的十字道路》波谢夫出版社,1988,32页)。大牧首吉洪在安息主怀之后,红军又逮捕了另外一位都主教彼得,随后将他枪决。1922年列宁政权为了达到彻底摧毁教民信仰的目的,在没收的大牧首吉洪官邸开办新式教会,实际上这是与“国家安全局”(ГПУ)合作的机构,遭到俄罗斯东正教教民的强烈抵制。列宁死后,其仇视教会的阴魂在苏联依旧不散,俄罗斯东正教教会当时已经被迫转入地下,化整为零,成立了很多家庭教会,但是它们依旧难逃当局的迫害。从1929年到1938年,苏维埃红色政权对俄罗斯教会连续展开了三轮,长达9年的残酷的镇压。1929-1030年斯大林掀起第一镇压浪潮,布尔什维克在全国禁止一切宗教活动,地方政府有权查封教堂,没收神职人员与从事宗教活动相关的一切用具用品,停止对神职人员发放津贴。第二镇压浪潮发生在1932-1934年,即在苏联各大城市,彻底关闭所有教堂的城市,并且根据头国家五年计划的发展纲要,大规模拆除教堂,同时还要实施大规模的城市改造,包括消灭帝俄时代的文化遗迹,如纪念碑、雕塑群和其它与红色革命政权无关的城市历史文化建筑。仅仅在莫斯科一地,520座教堂中就有150座在2年中被遗为平地。

相比之下,莫斯科教堂的破坏程度是最轻的。第二镇压浪潮正是1936-1938年的“大清洗时期”,可谓祸不单行。苏联“古拉格群岛”(集中营)就是在这几年里塞满了政治犯,其中相当一部分囚徒是教会人员。这个时期遗留下来的历史记录最少,我们目前见到的基本上都是幸存者的回忆,而鲜少官方的档案资料,这本身已经说明问题,根据我们目前已经掌握的资料,1941年苏联仅存200座教堂(不含乌克兰和白俄罗斯),4位主教未陷囹圄。而在11年前的1930年,苏联还剩有神职人员45000多人呢。1941年德国进攻苏联,斯大林被迫暂时停止镇压,开放教会,抵御外强。俄罗斯教会在波罗的海国家、波兰和罗马尼亚等国教会的帮助下恢复开放了7540座教堂。1947年之后,东正教大牧首的权限依旧受制于苏共和克格勃,国家宗教事务的处置权实际上掌握在苏联国家宗教局手中,这个部门的头目就是当年的克格勃中将卡尔波夫(Г.Г. Карпов)。大牧首也只能是国家认可的候选人出任。赫鲁晓夫时代继续推行镇压教会的政策,自1959-1966年,苏联的东正教教堂从22000座锐减至7500座,神学院和修道院又遭到关闭,国家宗教局的职权泛滥到无以复加的程度:神职人员的祝圣仪式和调遣必须经过宗教局。直到1990年苏联最高苏维埃才撤销了列宁1918年制定的反教会法,并确立了新的法律,允许教会走向复兴之路。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