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克里姆林宫的“秘密金库”季姆钦科——普京八大金刚之四

克里姆林宫的“秘密金库”季姆钦科——普京八大金刚之四

其资产在最近10年里翻了10倍,目前身家246.1亿美元,一跃成为俄罗斯富豪前13名


 
季姆钦科   

【社会万象】(财新专栏作家 孙越)1991年,普京和季姆钦科共同开办“金门公司”,巧借列宁格勒市政府的“石油换食品”计划,发了一笔横财。从此,季姆钦科的石油生意一发而不可收拾。1999年,他移民芬兰,又做起了跨国石油贸易。2012年,俄罗斯专家在对季姆钦科的资产进行重新评估,结果是,他目前的身家为246.1亿美元,也就是说,他的资产在最近10年里翻了10倍,使他一跃成为俄罗斯富豪前13名!

“能源换食品”发家

季姆钦科(Геннадий Тимченко),1952年11月9日出生于一个苏联军人之家,曾在东德(民主德国)读过中学,所以,他能讲一口流利的德语。1970年,他考入苏联列宁格勒机械学院。这所大学是苏联名牌大学,它所培养的人才都将送往国家军工企业服役,其毕业生中不乏佼佼者,他们堪称苏联和俄罗斯当代政治与企业精英,如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总裁亚库宁(Владимир Якунин)以及总统办公厅主任纳雷什金(Сергей Нарышкин)等人。

1982年,季姆钦科在苏联外贸部列宁格勒代表处谋到一份工作,他在那里遇见了大学同窗,后来也成为俄罗斯富豪的卡特科夫(Андрей Катков)。由于他俩都是烟鬼,所以,他们在单位上班的时候经常聚在一起喷云吐雾,两人逐渐由同窗成为挚友。还是因为香烟的缘故,他们又结识了列宁格勒商人马洛夫(Евгений Малов),再后来,他们三人统统成为普京的挚友兼贸易伙伴。

1987年,是季姆钦科的幸运年。那年,苏联允许70家大型国有企业自主经营外贸业务,季姆钦科和他的两位好友被分配到苏联国有石油贸易公司(Киришинефтеоргсинтез),这是苏联的石油化工基地,它位于列宁格勒州基里什市。那时,季姆钦科、卡特科夫和马洛夫三人先后出任这家公司的领导职务。

不久,他们“烟鬼”团队里又多了一“鬼”,他叫潘尼科夫(Андрей Панников)。这个家伙上世纪70—80年代是苏联克格勃派驻瑞士的侦查员,对外号称苏联联合石油出口公司驻瑞士代表。1990年,苏联对外经济贸易部授权他成立一家苏联与荷兰的合资公司,名为“尤劳斯公司”(Юралс),他把季姆钦科也拉了进来,后来,季姆钦科也成了这家公司的共有人之一。就是说,潘尼科夫给季姆钦科介绍了不少海外贸易关系,他堪称季姆钦科的老师。

1991年6月,季姆钦科在圣彼得堡大展宏图的时候,恰逢普京被老市长萨博切克提拔为市外经贸委主任。不久,普京又出任副市长。有事实说明,那时季姆钦科和普京已经联手经商,容当后叙。

我想说的是,季姆钦科和普京除了是追求利益的商业伙伴关系之外,还有一层更深的关系,那就是早年他们俩曾是苏联克格勃的战友。俄罗斯记者弗兰佐娃(Елена Вранцева)等人撰文指出,季姆钦科与普京关系的起源,可追朔到他们在苏联克格勃第一局共同服役时期。正是因为他们曾经有过一段难忘的战友情,加上后来在圣彼得堡的合作,季姆钦科后来在瑞士注册的“剑舞”石油贸易公司(Gunvor),才有可能搞到俄罗斯大约四分之一的石油,即5500万吨的石油的出口许可,并将其输出到西方赚取利润。假如这是真的,那么也就是说,在过去15年的时间里,“剑舞”石油贸易公司(Gunvor)贸易额就从1亿美元增长到250亿美元,这还仅仅是有帐可查的项目。此外,季姆钦科和“北方钢铁运输”公司(Северстальтранс)的贸易伙伴们,还参与了大量的运输生意。

1991年6月12日,普京受列宁格勒市市长萨博恰克(Анатолий Собчак)之命,出任列宁格勒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Комитет внешнеэкономических связей)主任,而季姆钦科的国营石油贸易公司,就在这个时候从列宁格勒对外经贸委手里接了一个大单:协助政府完成“能源换食品”计划。即向海外出口15万吨原油,以易货贸易的形式换取食品,以缓解国家食品供应匮乏之急。季姆钦科的石油贸易公司取得了列宁格勒政府特批的石油出口配额,最终将石油输出到了国外,可是食品却迟迟不见踪影。列宁格勒苏维埃委员会主席别利亚耶夫(Александр Беляев)出面追查此事,可是这个项目的经手人季姆钦科却拒绝承认他参与这个项目,并且声称,公司已经完成了政府交给他们的外贸任务。这个案子最终不了了之。

这个故事,2010年,俄罗斯社会活动家、时政作家纳瓦尔内(Алексей Навальный)也提供了一个版本。根据纳瓦尔内调查,上个世纪90年代末,普京追随圣列宁格勒市市长萨博恰克,被提拔为圣彼得堡市外经贸委主任。那时,普京和季姆钦科已经成为好友,他们一起创建了“金门公司”(Золотые ворота),成立这家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实施易货贸易,用苏联的石油换取西方国家食品。1991年,“金门公司”出口了10万吨原油,但是却没有换回任何食品。列宁格勒市苏维埃主席萨里耶(Марина Салье)奉命组成调查小组,对市长萨博恰克和外经贸委主任普京展开调查。最终,调查结果虽然对外公布,却未及提交刑事诉讼。

无论哪个版本,此事都让普京和季姆钦科有惊无险。季姆钦科的石油贸易公司与列宁格勒对外经贸委的合作并没有断线。1992年,由季姆钦科主导的国营石油贸易公司和“尤劳斯公司”控股的“金门”公司(Золотые ворота),承接了列宁格勒市政府的港口海关站点工程。显然,这个生意的幕后推手就是季姆钦科和普京。1993年,季姆钦科的国营石油贸易公司与普京的另一位密友谢钦(Игорь Сечин)协商,准备在列宁格勒海湾另外再修建一个海关站点,计划敷设一条连接基里什市石油化工厂的石油输送管道。1998年,已经当了普京办公室主任的谢钦撰写的副博士论文题目,恰好就是“论基里什的石油输送管道”。

还有一个故事,也可以说明季姆钦科与普京的“彼得堡帮”关系非同一般。1991年,克格勃军官潘尼科夫把季姆钦科拉进了“尤劳斯公司”,不久,这家公司就易名为IPP Oy公司,1995年,季姆钦科当上了这家公司的老板。此后不久,季姆钦科和他的两位“烟友”卡特科夫、马洛夫借着私有化风潮,把原来所在的国营石油贸易公司据为己有,并且将它易名为“金耐克斯公司”(Кинэкс)。那时,基里什市石油化工厂也被私有化了,其资产流失到普京圣彼得堡帮的另一骨干巴格丹诺夫(Владимир Богданов)手里,易名为“苏尔古特石油天然气公司”(Сургутнефтегаз)。后来据马洛夫对外透露,巴格丹诺夫是季姆钦科最好的合作伙伴。因为那时,巴格丹诺夫正好需要一个可以在欧洲替他开拓业务的合作伙伴,季姆钦科理所当然地成了最佳人选。因为,那时季姆钦科不仅在圣彼得堡吃得开,在国外的贸易关系也很广泛,比如他在波罗的海的爱沙尼亚港口和芬兰商圈都很吃得开。

俄罗斯著名的“尤果斯石油公司”(ЮКОС)前副总裁杰梅尔科(Александр Темерко)也讲过季姆钦科的发家史。他说,巴格丹诺夫是苏联时代的老牌石油商,也注重结识新一代同行,他与季姆钦科的相识使两人相得益彰——拥有石油资源的巴格丹诺夫找到了最佳经销商季姆钦科,而季姆钦科就是从巴格丹诺夫那里开始正式起家经营石油。1998年,季姆钦科又结识了被称为普京八大金刚之一的俄罗斯股份银行董事局主席科瓦尔丘克(Юрий Ковальчук),便把他在其他银行所开的账户全部转了过来,于是,他得到了“俄罗斯股份银行”的资本份额。科瓦尔丘克也把“金耐克斯公司”视为其最大的客户——那时季姆钦科的贸易额已高达几十亿美元了。

普京的澄清

俄罗斯坊间流传着普京和八大金刚之一的季姆钦科关系的多个版本。但是,归根结底都与普京参与和支持季姆钦科经商有关。真实情况到底如何,这当然是俄罗斯永远的秘密,不过,2011年9月28日,普京在参加“俄罗斯图书联盟”(Российский книжный союз)代表大会的时候,有好事者问起他与季姆钦科的关系,他有一段意味深长的道白。俗话说,听话听音,也许读者诸君可以从这段话里听到不少弦外之音。

故事只这样的,当时俄罗斯作家普利列宾(Захар Прилепин)向普京提出了询问,为什么普京的亿万富翁朋友季姆钦科,俄罗斯最大的私营石油出口商移民到了芬兰?为什么季姆钦科占有了俄罗斯的资源,却不给俄罗斯缴税,反而要向欧洲缴税?

普京说:“我和季姆钦科相识很早,还是在彼得堡工作期间。他与他的朋友、同事在苏联国营石油公司工作,还有基里什石油化工厂。1990年初,他们在私有化过程中得到了自己的股份,以后他们自己的公司逐渐得到了发展。所以说,季姆钦科经商不是在昨天,而是在前天——从允许私有化第一步就开始了。我知道,很多人在问这个问题,但是我肯定,我绝对没有参与他的商业活动。他们是自己成立了公司去经营的。后来他们发展到了一定程度,需要有人在国外工作,就去工作了。我觉得,他们选择了季姆钦科,让他出国,在那里继续开展公司的工作。我知道,季姆钦科确实取得了芬兰国籍,我也知道,他同时也是俄罗斯公民。这一切没有什么好与不好之说,他这样做,是因为我国与欧洲之间没有免签制度,所以,他无法根据需要开展工作。有很多公司的代表都有类似的问题,只不过90%的人隐瞒了他们有绿卡或者国籍,而季姆钦科却不同,就是这样……我想再强调一遍,我很清楚,季姆钦科先生是俄罗斯公民,与他的利益有关的一切,都是他个人的事情,我从来都不介入,也不打算介入。我希望,他也不介入我的事情。”

听完了普京的这番解释,俄罗斯著名社会活动家、时政作家纳瓦尔内(Алексей Навальный)说,普利列宾提问,就如同启动了测谎仪,普京的回答被亮起了红灯——他撒谎了,他的回答与事实相去甚远。根据纳瓦尔内的调查,1991年,普京和季姆钦科共同开办的“金门公司”,巧借列宁格勒市政府的“石油换食品”的计划,发了一笔横财。而且,季姆钦科的石油生意因此一发而不可收拾,一直做到1999年,他移民芬兰,又做起了跨国石油贸易。不过到那时为止,他虽然做了石油生意,可是在那个圈子里,他却是个无名鼠辈。根据芬兰税务部门提供的资料,上世纪90年代初,他的年利润不过33万欧元。但是,自从他投靠普京之后,他的收入陡然蹿升:2000年,他的年利润为150万欧元,2001年为500万欧元。2003年,他就远走瑞士,定居日内瓦。

至于说税务,季姆钦科是根据与瑞士政府的合同纳税,他移民以后,确实没有给俄罗斯政府再交过一分钱的纳金。他的“剑舞”石油贸易公司(Gunvor)在境外注册,也不用为俄罗斯缴税,只需交税给瑞士和新加坡。

还有,2003年,俄罗斯著名寡头霍多尔科夫斯基(Михаил Ходорковский)遭遇普京整肃,他巨大的商业遗产——“尤果斯石油公司”(ЮКОС)遭到了普京密友的瓜分,其中季姆钦科也得到了一份儿,因为他参与了普京和他的另一个金刚谢钦,利用“俄罗斯石油”公司肢解和瓜分“尤果斯石油公司”的行动。

渗透俄罗斯能源领域

季姆钦科的个人资产是最大的谜团。世人不仅对他的资产猜测纷纷,媒体给出的数据有时也反差很大。2007年,根据波兰Wprost杂志披露,季姆钦科入选东欧富豪榜,他的个人资产估约200亿美元。

2008年,季姆钦科的名字首次进入《福布斯》(Forbes)杂志富豪排行榜,他的个人资产评估为25亿美元,但是俄罗斯《财经》杂志却对他的评估却高出很多——90亿美元。专家一致认为,一向小本经营的季姆钦科,之所以在短期内个人资产飙升迅猛,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参与经营了俄罗斯石油及其产品的出口。目前,俄罗斯三分之一的石油出口都经过季姆钦科之手,他是继“俄罗斯石油公司”(Роснефть)、“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Газпромнефть)和“苏尔古特石油天气公司”(Сургутнефтегаз)之后的俄罗斯第四号石油大出口商。自2007年之后,每年通过季姆钦科出口的俄罗斯石油总量约为6000万-9000万吨,外加石油产品,他的营业额超过800亿美元。

2010年,俄罗斯《财经》杂志(Финанс)公布季姆钦科的资产总额为41.5亿美元。尽管如此,季姆钦科在俄罗斯富豪榜上的名次,已经从原来的第375位前移到第23位。

2012年3月21日俄罗斯商业杂志《РБК》披露,季姆钦科目前已稳居俄罗斯富人排行榜之首。该刊记者写道,长期以来,季姆钦科收入极不透明,使得有关方面的专家在调查和了解他的准确收入数字时困难重重,这也是季姆钦科和他的“剑舞”(Gunvor)公司,在俄罗斯富豪排行榜中位置难以确定,一直在上榜富豪几十名之外徘徊的主要原因。2012年,俄罗斯各路专家在对季姆钦科的资产进行重新评估,结果是,他目前的身家为246.1亿美元,也就是说,他的资产在最近10年里翻了10倍,使他一跃成为俄罗斯富豪排行榜中之第13名!

再说,2011年,季姆钦科与瑞士公司“格兰科”(Glencore)展开合作,又购买了美国“信号峰”公司(Signal Peak)和俄罗斯采煤公司“科尔马尔”(Колмар)的债券,表现相当活跃。直到这时有关专家才明白,普京这位商场上的密友深不可测。

早在苏联时期,石油和天然气作为国家重要的战略资源,其调配和出口都在国家严格控制之下。苏联解体之后,进入俄罗斯联邦时期,按照法律程序也应如此。因此,俄罗斯有关人士指出,季姆钦科参与经营国家重要战略物资,得到了国家最高领导人普京的允许。换句话说,季姆钦科个人财富的大量积累,是建立在普京所掌控的国家资源之上的巧取豪夺。

近年来,季姆钦科又涉足天然气出口业务,他是俄罗斯最大的天然气公司——“天然气工业公司”(Газпром)旗下排名第二的诺沃德克公司(Новатэк)最大的股东,享受俄罗斯政府提供的天然气出口优惠政策。根据俄罗斯国家垄断出口能源的相关法律,只有“天然气工业公司”独家享有出口权,季姆钦科这次又是个例外,作为一家私营企业,诺沃德克公司与“天然气工业公司”签署了代理出口协议,这使其他两家专营天然气的俄罗斯巨头——“苏尔古特石油天然气公司”和“鲁科伊”(Лукойл)皆望尘莫及!

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季姆钦科不仅是瑞士“剑舞”石油贸易公司的董事局主席(该公司的年贸易额为700亿美元)。他在俄罗斯几乎所有能源企业都占有股份,如天然气工业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和苏尔古特石油天然气公司。此外,根据俄罗斯诺瓦塔克天然气公司披露,该公司5.07%的股份属于季姆钦科名下的卢森堡公司(Volga Resources SICAV SIF)。正是这家公司通过自己的子公司,将季姆钦科推进了诺瓦塔克天然气公司董事会。由此,季姆钦科声名大噪,后来,他实际在诺瓦塔克天然气公司的控股比例高达20%。

列位看官,我们顺便对普京的朋友和他们所掌控的企业做一下盘点:俄罗斯最大的国有企业之一“天然气工业公司”,其老板是普京八大金刚之一的米列尔(Алексей Миллер);“天然气工业公司银行”(Газпромбанк),老板是普京八大金刚之一的科瓦尔丘克;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天然气私营公司“诺沃德克公司”,老板是普京八大金刚之一的季姆钦科。换句话说,与普京私交甚笃的机构和人群,都在以不透明和不公开的方式进行着不同层次和规模的商业交易。

书归正传,2010年末,季姆钦科又购买了“诺沃德克公司”9.4%的股份。据了解,“诺沃德克公司”属于普京密友米列尔管辖的“天然气工业公司”。“诺沃德克公司” 股份的市场价为每股32美元。可是季姆钦科却拿到了每股13美元的优惠价。这笔生意,使得“天然气工业公司”损失10亿美元。2011年夏季,普京签署命令,将“诺沃德克公司”和数家大油气田统统交予季姆钦科全权管辖,这些大油气田天然气的总储量为2400万亿立方米。这个储量足以支撑全欧洲消费18年!然而,俄罗斯《地下资源法》有明文规定,陆架矿产的开发权皆属国家所有。

因此,纳瓦尔内认为,普京对作家普利列宾的答复,完全没有可信度,更谈不上说服力了。

普京是幕后老板吗

芸芸众生看到的只有寡头们成功的现实,却根本无从了解其背后的秘密。季姆钦科的“剑舞”石油贸易公司就是个奇特而神秘的世界。2004年俄罗斯总统候选人之一的雷普金(Иван Рыбкин)在接受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采访时指出,季姆钦科“剑舞”石油贸易公司是“克里姆林宫”的“秘密金库”。他说,季姆钦科和圣彼得堡帮的寡头们,如“俄罗斯股份银行”董事局主席卡瓦尔丘克(Юрий Ковальчук)兄弟等人为普京打点生意。但是,雷普金也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不过,雷普金在接受采访后不久,他的办公室就被人给砸得粉碎。别列佐夫斯基(Борис Березовский)是叶利钦时期成长起来的寡头,老叶死后,他受到贬斥,被迫移民英国,他在接受《新闻周刊》记者电话采访的时候说:“我很清楚,季姆钦科就是普京的生意伙伴。”

2010年12月23日的《俄罗斯福布斯》(Русский Forbes)杂志,刊登了记者科兹廖夫(Михаил Козырев)文章,爆出季姆钦科与普京的关系以及金耐克斯(Kinex)公司的一些内幕。

这些素材来自一位圣彼得堡的著名商人尼基金(Юрий Никитин)。此人1982—1987年曾在莫斯科学习和工作,他通过马洛夫结识了季姆钦科。那时,马洛夫是“金耐克斯公司”的副总经理,负责出口苏联石油产品和海外原材料及设备采购。上个世纪80年代末,季姆钦科和好友卡特科夫均进入“金耐克斯公司”工作。尼基金证实,季姆钦科就是在那时,与圣彼得堡市副市长普京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那时普京的助手是现任的副总理谢钦,尼基金还见过他与季姆钦科在一起。1991年,“金耐克斯公司”完全独立,季姆钦科成为它的4位领导人之一。在俄罗斯私有化改革初期,特别是“金耐克斯公司”从圣彼得堡市政府手里取得了石油经销权之后,季姆钦科便获得了巨大的商业利润。

那时,季姆钦科在另外一家俄罗斯私有企业“乌拉尔斯集团”(Urals Group)也插了一手,取得了最早在境外经营石油的特许,后来,他远走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即坐收“金耐克斯公司”的利润,也抱走了“乌拉尔斯集团”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红利。

2007年12月21日,就在普京第二任总统任期即满的前一年,英国《曼彻斯特卫报》(“The Guardian”)却发表了一篇题为《普京,为了克里姆林宫的权力和400亿美元资产而战》的文章。它援引俄罗斯政治学者别尔科夫斯基(Станислав Белковский)的话说,季姆钦科的“剑舞”石油贸易公司75%的股权都属于普京本人。但是就在这篇文章见诸于世的第二天,“剑舞”集团公司(Gunvor Group)总经理托伦科维斯特就跑出来澄清,他说,普京不拥有“剑舞”公司的任何股份,但他确实是公司的受益人,该公司的大部分股权还是属于创办者季姆钦科和他本人(托伦科维斯特),部分股权属于第三方投资人。

2008年5月15日,《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发表了一篇介绍“剑舞”公司经营状况的文章。文章在分析该公司成功的经验时,得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结论,说该公司的成功与普京对公司的直接影响密不可分。文章采访了“剑舞”公司以前的一个合作伙伴,他说,“剑舞”公司的拥有者交了个“特别要好的朋友,此人身居俄罗斯国家之高位。”此文发表两天之后,即5月22日,季姆钦科书面答复《金融时报》有关他生意成功的秘诀时,写道:“你们有关‘剑舞’公司的成功与普京有关的推论不真实。总的来说,传媒把我和普京的关系做了过分渲染。”

2008年6月11日,季姆钦科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时,承认他和普京相识于1990年,但他又说,他们根本不是朋友,他在做生意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得到过普京的保护,他们之间甚至没有时间相互来往。

2010年7月莫斯科出版了《普京10年总结》(Путин. Итоги. 10 лет),作者是俄罗斯著名的反对派作家涅姆佐夫(Борис Немцов)和米洛夫(Владимир Милов)。他们在书中公开发问:“为什么国家石油公司要通过普京的朋友季姆钦科的‘剑舞’公司出口石油?”根据他们的调查结果显示,2000年,“剑舞”公司不过是一家很小的私营贸易公司,但是,在普京出任总统的8年里,它却摇身一变成为境外最大的经营俄罗斯石油的贸易公司,难道这还不足以发人深省吗?作者的结论是,普京就是“剑舞”公司的幕后老板。

2010年9月,季姆钦科为了“维护荣誉和尊严”,与涅姆佐夫和米洛夫二人对簿公堂,起诉书中说,《普京10年总结》谈到的“剑舞”公司幕后问题纯属诽谤,不符合事实。2011年,莫斯科法院开庭,认为原告季姆钦科所提供的材料部分属实。所以,法庭认为,两位作家书中的部分原话存疑,或不属实,或应与予以推翻和否认,例如,作者认为:“普京的那些老朋友,在普京走入政坛之前皆为平庸之辈,如季姆钦科、科瓦尔丘克和罗坚别尔格兄弟等人,后来他们都一跃成为俄罗斯亿万富翁。”还有,“有理由认为,诸如季姆钦科、科瓦尔丘克和罗坚别尔格兄弟一类人,只是表面上的巨额资产拥有者,实际上的受益人是普京。”

根据俄罗斯《星火周刊》(Огонек)记者别尔琴科透露,季姆钦科是人际关系学方面的高手,他不仅与俄罗斯所有石油公司的高层极为熟悉,而且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他与普京在圣彼得堡一家跆拳道馆习武时即成为好友。俄罗斯铁路集团公司总裁亚库宁的儿子小亚库宁(Виктор Якунин)曾被季姆钦科拉进自己的“剑舞”公司做法律部经理,他又把俄罗斯油轮大亨,著名船运公司“苏联商船”(Совкомфлот)的老板弗兰克(Сергей Франк)拉成了亲家。■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