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超级军火商切梅佐夫——普京八大金刚之七

超级军火商切梅佐夫——普京八大金刚之七

普京可以对付任何来犯之敌,因为他手里有切梅佐夫,而切梅佐夫手里有武器

切梅佐夫(Сергей Чемезов)是普京的身边重臣,他身上也具有普京其他金刚的共性,比如说,他也是俄罗斯国家权贵资本主义最狂热的支持者。

在俄罗斯社会转型时期,他并不期望21世纪俄罗斯实现所谓国家政治与经济的现代化,而只认同20世纪末俄罗斯所形成的,符合寡头利益的某种“合理化”制度。

由于这位俄罗斯军工技术和武器装备出口掌门人,曾经有过在社会主义体制下的东德生活和工作经历,所以,东德经验,一直为他近年来管理俄罗斯大型国有企业时所借鉴。  

双重性格

1952年8月20日,切梅佐夫生于苏联伊尔库茨克州切列莫赫市,长于伊尔库茨克郊区马拉塔市。半个世纪以前,马拉塔是一个远离文明的地方,当地居民主要靠打架斗殴消磨时光,也许这构成了切梅佐夫自幼酷爱武器的原始冲动。

他曾经说过:“当你看到冲锋枪或者左轮手枪精美的设计,怎么能不发出由衷的赞叹呢?”

切梅佐夫从小爱打架,当然那时他没有任何武器,更没有见过那么多的现代化军事装备,不过,他的拳击练得不错,这和他经常打架是分不开的。切梅佐夫性格有双重性,一方面拼狠好斗,一方面又很谦和。

他的老师米哈列娃回忆说:“切梅佐夫高大威猛,英俊潇洒,长着一头黑色的卷毛。他是一个低调的人,从不炫耀自己。”他的堂妹阿吉莫芙娜说:“他从来不高声喊叫,尽管他喜欢开玩笑,喜欢唱歌。”

他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妈妈是一家铜厂的化验员,爸爸是个经理。”他们家住在马拉塔市一幢乱糟糟的四层楼里,连热水都没有。后来,他离开家乡出外闯荡,成为俄罗斯武器大亨,还经常回来看望父母,带他们出国度假。切梅佐夫的一个发小曾说,切梅佐夫自幼幻想开着飞机离开马拉塔,告别自己愚昧的童年。后来,他身体不符合条件,没当上飞行员。不过,多年之后,他事业的飞机却飞得更高,更远。

切梅佐夫中学毕业之后,曾经考虑过报考医学院和综合技术学院,但是最终都因兴趣索然而放弃。后来,他考取了伊尔库茨克国民经济学院(Иркутский институт народного хозяйства)的经济学专业,1975年毕业。但是老师和同学都说,他学到三年级的时候就显得吃力了,主要的原因是他不够勤奋,虽然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是,知情者说,实际上影响他学业的主要原因,是切梅佐夫早婚了。他的心上人柳芭是一位苗条而开朗的女孩,岳母是伊尔库茨克医学院的总会计师。1973年,恰是切梅佐夫上大学三年级的时候,他面临毕业实践,可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斯坦尼斯拉夫却出生了。1984年,他们又生了第二个孩子亚历山大。前些年,切梅佐夫与柳芭离异,新婚妻子又给她添了一个儿子,取名叫谢尔盖。

切梅佐夫的第二学历,是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高级培训班毕业学员。1975-1976年间,他曾在稀有和有色金属研究院供职,后因加入国家安全部门而辞职。1980-1988年供职于苏联“阳光”有色金属工业集团(ЭПО Луч ),后被该集团派驻东德(民主德国)德累斯顿(Dresden)任首席代表,他的工作实际上兼有克格勃侦查员的性质。那么,这“阳光”有色金属工业集团到底是做什么的呢?根据《俄罗斯核工业》(Ядерная индустрия России)手册介绍,“阳光”有色金属工业集团,是专门从事苏联核工业国际战略发展项目的开发机构,属于苏联秘密军工企业。目前人们已经很难查证该公司做过的一些具体项目,因为“阳光”集团早就停止运营,一些相关资料也都不见踪迹。苏联前克格勃官员戈尔坦诺夫(Владимир Гортанов)证实说,“阳光”有色金属工业集团在苏联克格勃总部卢比扬卡,被称作苏联与东德的秘密合作项目。

  克格勃战友

话说1985年,切梅佐夫在德累斯顿任“阳光”集团首席代表期间,结识了普京。那时普京刚好作为苏联克格勃人员派遣到德国工作,切梅佐夫和普京同住在一幢楼里,他俩每天工作回家同出同进,就有了交情。俄罗斯坊间有这样的说法,普京只相信克格勃里的朋友,而克格勃里的朋友他只相信从德累斯顿回来的人。切梅佐夫后来曾被普京任命为安全委会秘书,俄罗斯传媒说,尽管安全秘书一职听起来悦耳,可实际上就是个闲差。不过,普京本人偏爱“安全”一词,常把这个词挂在嘴边上,也因为切梅佐夫做了“安全工作”。所以,要不是普京最终自己当上了第三任总统,俄罗斯总统候选人,也正如俄罗斯坊间疯传的那样,切梅佐夫也是一定有份儿的,至少普京会推荐他。再说,普京能把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Рособоронэкспорт)这么大的国企交给切梅佐夫打点,也证明了普京对他的充分信任,正如他信任俄罗斯统一电力公司(ЕЭС России)的丘拜斯和俄罗斯铁路公司(РЖД)的亚库宁一样。

再说1980-1988年,切梅佐夫在苏联阳光有色金属工业集团工作,1983-1988年在该集团驻东德办事处当总代表。切梅佐夫不止一次地在媒体面前描述过,他在东德与普京见面和相识的过程:“我在东德的德累斯顿市工作了一段时间。从1983年到1988年,我负责阳光集团代表处的工作,普京1985年也来到了这个城市。我们住在一栋楼里,工作和生活中经常见面。”他的话一出口,立即引发了争议。一个是国有企业驻外办事处的经理,一个是苏联驻东德情报机构“斯塔西”的工作人员,他们怎么会在工作中经常见面呢?切梅佐夫在东德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苏联驻东德前克格勃军官戈尔坦诺夫(化名乌索尔采夫Владимир Усольцев)在他的书中均有一些披露,书中所描绘的情节涉及切梅佐夫与克格勃组织亲近,而且,切梅佐夫与身为克格勃驻东德骨干分子之一的普京,由于一同参与克格勃“勤务”,而逐渐从熟人变成了挚友。

德国银行家之妻碧祺与切梅佐夫和普京两家,在德国都比较熟悉。碧祺在《我的女友普京娜、她的家庭及其他同志》(Моя подруга Людмила Путина, ее семья и другие товарищи)一书中写道:“切梅佐夫属于老一代精英的代表人物,就像在克格勃工作的普京一样,他与普京一起在德累斯顿工作。他们两家是邻居,住在一个专门为克格勃人员安排的楼里,所以,他们彼此非常了解。”

普京的太太普京娜极擅厨艺,深得左邻右舍的羡慕。但是,普京娜也抱怨,说普京是一个没有幽默感的人,在家比较沉闷,也不会搞气氛,这方面远不如切梅佐夫。普京娜还对碧祺说,他们在德国的时候,每逢苏联重大节日,他们两家都要搞家庭聚会,庆贺一番,而切梅佐夫就是聚会上的开心果,总能把现场的气氛搞得热热闹闹。碧祺在上个世纪90年代还曾经到莫斯科普京家做客。正是那次,她结识了切梅佐夫,她在自己的书中提到,切梅佐夫是和他的太太切梅佐娃一起来普京家的,他夫人是俄罗斯东正教问题专家,她还把碧祺等人带到距离莫斯科70多公里的俄罗斯东正教中心——谢尔盖耶夫圣三一男子大修道院去参观。切梅佐娃还是普京娜旗下的国际俄语中心的领导人之一。

碧祺还在书中写道,普京在德累斯顿的这些克格勃朋友,深深地影响了普京夫人,以至于她的思维习惯都改变了。碧祺说:“每当我听到普京在德累斯顿帮那些朋友的名字时,我就会感到一阵深深的恐惧,他们是一群意志坚强和思想深藏不露的人,普京和他的太太绝对属于这个群体,群体中人对他们夫妇持也有高度的信任感。”谁是德累斯顿帮?除了普京夫妇还有谁?碧祺说,苏联扶持的东德情报机构“斯塔西”情报员马季阿斯后来出过一本书,里面有张照片,是苏联德累斯顿帮的主要成员。马季阿斯后来成为德累斯顿银行主要领导之一,还赞助过普京夫人前来西方看病。他现在的职务是俄罗斯-德国北欧天然气管道公司运营经理。

克格勃军官戈尔坦诺夫在回忆录中,对切梅佐夫的情况还有一些涉及。他说,那时,“德累斯顿帮”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们彼此提及帮会成员的姓名时,从来不讲姓氏,只说名字。比如说普京,大家称他为小沃洛佳;戈尔坦诺夫比普京年长,官衔也高,就叫大沃洛佳;尼古拉就是托卡廖夫(Николай Токарев),他在克格勃退役后出任石油管道公司总裁;鲍里斯,即梅尔尼科夫(Борис Мыльников),克格勃退役后出任独联体联邦反恐中心主席;伊尔库茨克人见人爱的谢尔盖,这人指的就是切梅佐夫!德累斯顿帮的老大,是老上校马特维耶夫(Лазарь Матвеев),那时普京是他的爱将,而切梅佐夫就是普京的克格勃战友。这么说,似乎很符合逻辑!戈尔坦诺夫在回忆录《同事》(Сослуживец)中发表了一幅当年驻扎东德的克格勃人员合影,其中真的就有切梅佐夫。

戈尔坦诺夫在书中除了多次提及普京之外,切梅佐夫是仅次于他也被多次提到的人。书中这样写道:“小沃洛佳(普京)很快就进入了我们的团体,紧随其来的就是他的同龄人谢尔盖(切梅佐夫)。”书中还提到,普京和切梅佐夫共用一辆汽车,但是他们却各有各的办公室,普京和作者本人戈尔坦诺夫用一个办公室,切梅佐夫经常会因为闲来无聊,而溜进普京办公室来聊天解闷。那么,切梅佐夫到底在德累斯顿做什么呢?难道他不是苏联阳光有色金属工业集团驻东德办事处主任吗?戈尔坦诺夫说,办事处主任只是切梅佐夫的公开身份,他的实际职业,实际上是苏联克格勃侦查员,从事反侦察工作。具体来说,他的工作就是保证他的克格勃同事在境外的安全。他还有一项任务,那就是策反西德军事情报部门的反侦察员,或者发展是西德的刑警为苏联克格勃效力。

原来,切梅佐夫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克格勃人员!根据切梅佐夫的档案记载,1975年到1980年,他被分配到伊尔库茨克稀有和有色金属研究所工作,可是,莫斯科《谈话者》杂志记者将电话打过去之后,该研究所人事处却答复说,切梅佐夫确实在该所工作过,但是工作时间是从1975年10月至1976年4月。这根本不是档案里所记载的时间。

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档案中还附有一句非常关键的附言:“1976年4月,切梅佐夫因加入国家安全机构而辞职”。切梅佐夫在研究所的同事普柳斯宁(Виталий Плюснин)透露说,他一来研究所报到上班,同事们就有一种预感:切梅佐夫在研究所呆不长,早晚得离开,另谋高就。但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切梅佐夫那时正在等待克格勃的入伍审查。果然,半年之后,他就成了苏联情报机构的一名军官。

 普京提携

再说切梅佐夫和普京有个共同爱好,那就是喜欢喝德国啤酒。在德累斯顿的时候,切梅佐夫没事儿就开着那辆与普京共用的公车出去买啤酒,他俩最喜欢的就是德国瑞德伯格啤酒。切梅佐夫把啤酒买到家,就把普京叫来共饮。同事们那时候都说,切梅佐夫办事认真,殷勤好客,而普京是典型的俄国人性格——贪图享受又懒惰成性。

1988年,切梅佐夫返回苏联,却没有荣归故里,而是在1989年前往莫斯科就任苏联国际体育公司(Совинтерспорт)副总经理,在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8年,从1989年至1996年,切梅佐夫就在莫斯科市中心的加里宁大街(现在的阿尔巴特大街)的一间小办公室里上班。公司虽小,可是他却办了不少大事,很多著名的苏联运动选手出访西方,都是经由这家公司外派。不过,这家公司的前总经理阿伯拉莫夫(Владимир Абрамов)却说,自从切梅佐夫上任公司副总之后,公司情况便每况愈下。首先,苏联解体了,公司失去了垄断经营权。其次,公司的客户越来越少,切梅佐夫还严令不得做吃回扣和“合理避税”之类的事情。切梅佐夫以克格勃官员的身份严查公司所有的文件,可谓一丝不苟,严肃认真。阿伯拉莫夫还亲眼见过,那个时候,切梅佐夫甚至连午餐都舍不得吃好的,有时候就在街边的小酒馆凑合一下。

直到1996年,切梅佐夫德累斯顿的挚友普京从圣彼得堡调到叶利钦的总统办公厅当上副主任(主任是鲍罗金)。翌年,切梅佐夫也在总统办公厅谋到了一个份差事——办公厅对外经贸部主任,1997年3月份之前,他的顶头上司就是普京,那时普京还主管总统办公厅的海外资产。切梅佐夫对此感恩戴德,有一次竟毫不掩饰地吐露心扉:“说句实话,我能当上办公厅对外经贸部主任,全靠普京提携。”

果然,1999年普京当选总理,切梅佐夫便从普京那儿得到了一份更实惠的工作:1999年9月13日,切梅佐夫出任俄罗斯国企——工业出口公司(Промэкспорт)总经理。2000年,普京当选俄罗斯总统, 2000年8月他被任命为俄罗斯联邦军事技术与外国合作问题总统委员会委员。后来,俄罗斯工业出口公司与俄罗斯武器公司(Росвооружение)合并(当时该公司承担着俄罗斯80%以上的武器和军事技术出口)组建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Рособоронэкспорт),切梅佐夫出任该公司第一副总经理,2004年,他晋升为总经理。

顺便说一句,切梅佐夫之所以能成功地拿下俄罗斯国家军工出口企业,还有一个客观原因——他是军人。他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坦言,他是陆军中将。笔者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МГИМО)访问时,也曾看到一则通知,上面写道:俄罗斯与国外军事技术合作课程,主讲人: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总经理,经济学博士,切梅佐夫中将。中将本人也曾公开说,他每年只穿一次军服,就是在反法西斯胜利日(5月9日)的时候。切梅佐夫还有俄罗斯军事科学院正式成员、俄罗斯军事科学院军事技术合作和科学研究与防御问题教学中心教研室主任、俄罗斯国家信息技术中心观察委员会成员等一大堆学术头衔。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切梅佐夫升迁的路上,最大的助力是普京,最大的阻力和障碍也是普京。为什么呢?因为,普京最信赖的八大金刚之一伊万诺夫(Виктор Иванов)也或多或少地染指俄罗斯军工企业,同时他还兼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和俄罗斯安全局副局长等要职,他与切梅佐夫积怨甚深,其对立的焦点,主要在于争夺俄罗斯国防技术和现代武器装备的出口权和控制权。就在他俩杀得难解难分之际,半路里又冲出一个程咬金——叶利钦家族。尽管叶家的势力在普京两任总统期间已经土崩瓦解,但是,千足之虫,死而不僵,他们的残部依旧具有一定能量,他们觊觎俄罗斯国防产品出口的巨额利润,决计为此与切梅佐夫一决雌雄。不过,切梅佐夫最终在普京的支持下,赢得了这两场利益保卫战。

  军工产业寡头

一般人当然看不透普京和切梅佐夫的深层关系,即使观众在电视上看见他俩在一起谈笑风生,也难以了解他们从叶利钦时代就已经开始的军火生意背景。他俩作为克格勃退役军官深知,俄罗斯的军火出口生意,几乎就是一株巨大的、无人看管的摇钱树。于是,他俩将其一把揽进了怀里。后来,切梅佐夫还奉旨四处游说,将俄罗斯所有大大小小的军工出口企业都装进了他的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这个大筐,来了个一网打尽。时下俄罗斯几乎全部军工企业都在他的掌控之下。此后,他的事业如日中天,竟然把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又并入了一个更大的筐里——国企俄罗斯技术集团公司(Ростехнология),这大约是2007年的事情,仅仅两年以后,截至2009年12月31日,该集团的资产就超过了500亿美元。

当然,毫无疑问,公司所有的利益都建立在切梅佐夫与普京的友情之上。但是,有趣的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外界根本弄不清切梅佐夫在克里姆林宫的后台是谁,坊间猜测纷纷,莫衷一是。不过唯一真实的就是,无论是朋友还是对手都对切梅佐夫嫉妒得要死。而切梅佐夫自己却说,有什么好嫉妒的,他之所以取得成功,是因为与其他成功人士相比,他不在利益领域乱伸手,而仅仅专注于军工企业。他觉得最成功的一步,就是说服俄罗斯政府领导人将国家军工技术企业交予他来管理,这使得他最终成为军工产业寡头,还垄断了这个行业的外贸出口权,也制约了国内武器的生产权。

这些话,实际上都是半真半假。据调查,2001年12月,他就出任俄罗斯飞机生产公司“苏霍伊”(ОКБ Сухой)和钻石股份公司(Алмаз)的董事局成员,后者是俄罗斯导弹系统的著名生产厂家。2006年,切梅佐夫把手伸向了俄罗斯著名汽车企业集团公司АвтоВАЗ公司(生产拉达汽车的企业),他当选该公司董事局主席。2007年,切梅佐夫入选俄罗斯机械制造业协会主席。同年,他再次当选АвтоВАЗ公司董事局主席,由于他的努力,此时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已经拥有这家汽车企业17%的股份。2007年俄罗斯技术公司(Российские технологии)成立,切梅佐夫出任总经理,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及其子公司亦编入该公司旗下。2008年,他出任俄罗斯知名的重型载重汽车制造企业КамАЗ公司(其产品品牌是卡玛斯等)董事局主席。他还出任俄罗斯最大的冶金企业集团ВСМПО-Ависма和俄罗斯特钢集团(Русспецсталь)的董事局主席,喀山光学和机械工厂股份公司(Казанский оптико-механический завод)等数十家知名高科技公司或集团的董事,还染指普京八大金刚之一的伊万诺夫的地盘:2002年,切梅佐夫当选对空防御体系联合体金刚石-安泰集团公司(Концерн ПВО "Алмаз-Антей")董事局成员。难怪该集团的董事局主席伊万诺夫与他势不两立呢!据悉,切梅佐夫和伊万诺夫向来不和,多有龃龉,而这一切的幕后导演正是普京,他有意让自己的两个朋友在一个锅里抢吃饭吃,以此相互牵制。

根据俄罗斯《交谈者》(Собеседник)杂志介绍,2007年根据普京的指示,俄罗斯组建了新国企——俄罗斯技术集团公司,这是一家真正的巨无霸企业,它囊括了全俄250多家企业,他们几乎涉及全俄机器制造业、高炮生产和飞机制造业。俄罗斯记者罗尔杜金(Олег Ролдугин)介绍说,普京有意再打造一艘像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那样的巨型国企“航母”,以便应对那时即将上台出任总统的梅德韦杰夫——万一他在执政失控,脱离普京预设轨道,普京手里也好多留一张应对的王牌。要知道,俄罗斯技术集团公司,绝非一般的国有企业,带有极强的独立性,当然不会受到寡头的欢迎。俄罗斯政情中心主任研究员阿勃扎罗夫(Дмитрий Абзалов)说,在寡头心目中,俄罗斯技术集团公司是那么狂妄和傲慢,因此,他首先受到了被称之为“俄罗斯国防守护神”的知名寡头伊万诺夫的反对,俄罗斯铁路(РЖД)、联邦安全局(ФСБ)和税务局(Налоговая служба)也都有抵触情绪,但批评最激烈的当属副总理伊万诺夫。他建议将组建新公司的计划推迟一年半或者两年再执行,并将已经冻结的公司股份留给国家,但是,这正好与普京和切梅佐夫的计划相左。

阿勃扎罗夫分析说,普京与切梅佐夫的想法,是要迅速将国有资产转移到新成立的国企中来,在法律上使俄罗斯技术集团公司既脱离俄罗斯统计局,也脱离政府而独立存在。还有,俄罗斯技术集团公司也没有必要按照国际管理对外公开报表。阿勃扎罗夫还说,一旦切梅佐夫胜出,俄罗斯技术集团公司将成为俄罗斯最强大的国有经济实体,未来它将在很大程速度上影响克里姆林宫高层的权力走向。此话到了今天,已经灵验了。

  体育事业

2005年,切梅佐夫出任俄罗斯联邦体育运动发展和扶持基金监督委员会主席。2007年,俄罗斯自行车运动监督委员会主席。2010年担任俄罗斯军事体育联盟观察委员会主席。俄罗斯国家最热的体育项目当然不是自行车,而是柔道。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因为普京喜欢柔道。不过,切梅佐夫在体育方面也另有所爱,他在中学的时候喜欢拳击,平日里酷爱打架,后来他竟然为了提高打架的水平进入拳击训练班培训。切梅佐夫在一份回忆中写道:“我们的教练让新学员与经验丰富的拳击手对垒,新手若经得住老手的三轮攻势,就算过关了。” 切梅佐夫经受了很多考验,最终取得苏联俄罗斯联邦地区的拳击冠军。

后来,切梅佐夫考上了伊尔库茨克综合技术学院(Иркутский политехнический институт),不过很快就被学校给除名了,因为切梅佐夫那时已经是职业拳击手,他经常因为外出参加比赛而耽误学业。后来他吸取教训,又考上了伊尔库茨克国民经济学院。不过,切梅佐夫至今对他考上了哪个系讳莫如深,经笔者考证,他上学的时候,学校里一共有26个教研室,4个系,那时这个学校的教学重点是为社会主义兄弟国家培养经济管理人才,优先录取的是蒙古共和国的学生。伊尔库茨克国民经济学院现在已经更名为国立伊尔库茨克经济与法律大学,切梅佐夫毕业的时候,拿到了红皮毕业证书(苏联和俄罗斯的高等院校优秀生获得红皮毕业证书,就业和深造均有优惠)。

扯远了,再说体育。切梅佐夫在德累斯顿爱上了射击,他玩枪的瘾头很大,甚至还请来德国奥运射击选手一起打猎,比试枪法。2008年,俄罗斯坊间盛传切梅佐夫要竞选下届俄罗斯总统。我想,那假如他真的竞选成功,那么俄罗斯国家体育项目,就不是普京的柔道,而是切梅佐夫拳击加射击了!

家族财富

切梅佐夫曾经荣膺“为祖国服务”三级、四级勋章以及“发展与外国军事科技合作功勋”奖章。他还曾获得俄罗斯东正教教会颁发的勋章。2010年3月,获得法国荣誉勋章,以表彰他为俄法高科技领域合作所做出的巨大贡献。他还是俄罗斯联邦政府奖金获得者,俄罗斯军事科学院苏沃洛夫奖金获得者。

切梅佐夫前妻切梅佐娃(Любовь Чемезова)与普京之妻普京娜(Людмила Путина)在德国工作期间成为密友。他的第二任妻子伊格纳托娃(Екатерина Игнатова)是卡捷公司(Кате)的创始人之一,该公司的产品主要是为АвтоВАЗ公司的生产的新款拉达——卡琳娜牌轿车(Lada Kalina)提供配件,这显然是沾了丈夫的光。伊格纳托娃在该公司持有70%的股份。此外,切梅佐夫与前妻所生的大儿子斯坦尼斯拉夫(1973年出生),也是俄罗斯汽车企业АвтоВАЗэнерго旗下的一个经理。

说到私人财富,根据俄罗斯传媒透露,切梅佐夫2007-2008年仅在两家交易所获得的红利分别高达4300万卢布(折合约143万美元)和4亿卢布(1330万美元)。大儿子斯坦尼斯拉夫在交易所获取的利润几乎和老子相等。2004年,他和前妻所生的第二个儿子亚历山大的收入就已经超过了老爹和哥哥的总和!

话说回来,切梅佐夫家族资产几何,不过是个数字,重要的是,切梅佐夫掌管着俄罗斯工业命脉之一的军工生产与出口,部分汽车和铁路设备的生产,甚至部分战斗机与能源设施的生产与建设,这就足以构成克里姆林宫权力的支点和普京维护政治统治的依靠。莫斯科有句话说得好:普京可以对付任何来犯之敌,因为他手里有切梅佐夫,而切梅佐夫的手里有武器。■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