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俄罗斯的财富不公与反腐游戏

俄罗斯的财富不公与反腐游戏

2012年10月的《全球财富报告》(Global Wealth Report)统计说,俄罗斯是世界财富分配最不公平的国家,1%的富人,掌握着全国71%的财富,财富分布的基尼系数为0.84。据报道,2012年12月初,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显示,2010年中国家庭的基尼系数为0.61,就是说,两国都大大高于0.44的全球平均水平。

还有一些国家的财富分配也有问题,如印度和印度尼西亚——1%的印度人掌握全国49%的财富,1%的印度尼西亚人掌握着46%的财富。假如,世界财富分配不公的临界指数是46%,那么非洲国家平均为44%,美国为37%,中国和欧洲是32%,日本相比之下略好,为17%,上述有些地区和国家的指数正在逼近临界点。

2000-2009年,是俄罗斯亿万富豪的多产季节,富豪增长率为每年10%,但到了2010-2011年,增长比例却骤减至5%以下。据《福布斯》杂志(Forbes)统计,目前,榜上有名的俄罗斯亿万富豪为97人,其中最富有的当属乌斯曼诺夫(Алишер Усманов),他是俄罗斯有色金属大王,个人资产已达181亿美元。事实如何,另当别论,因为,《福布斯》很难统计到国家高级官员的资产真实状况,谁能保证,他们所掌握的财富,不会多于榜上的富豪呢?如果会,那么《全球财富报告》对俄罗斯财富不公的评估,就将大打折扣。

国际著名财富研究公司Wealth-X分析,俄罗斯富豪,目前掌握着全国30%以上的财富,总额大约为3800亿美元。2011-2012年,又有17位亿万富豪同胞跻身他们的行列,这使俄罗斯社会财富总额再度缩水30%。相比之下,美国亿万富豪的财富占有就逊色多了,《福布斯》杂志说,他们所占有的美国财富没有超过7%。

瑞士瑞信银行(Credit Suisse)分析说,世界财富分布不均,31%在欧洲,31%在北美,俄罗斯仅仅占有1%。世界财富总额为223万亿美元,全球每位成年人均摊49000美元。而瑞士人均财富每年为50万美元,可是金砖五国(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和南非)人均仅有25000美元。

总的来看,亿万富豪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是日本和中国。目前中国富豪占世界富豪总数的9%,亿万富豪数量大约147人左右。与俄罗斯相比,虽然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DP)比俄罗斯高4倍,但俄罗斯亿万富豪所掌握的社会财富,却比中国富豪掌握得多。

俄罗斯国家联邦统计局(Росстат)的数字表明,目前,俄罗斯尚有1800万穷人,占俄罗斯人口的13%,其人均收入占俄罗斯人均总收入的20%,而俄罗斯富豪的收入,却占人均总收入的47%。

瑞士瑞信银行还说,俄罗斯和中国,同属社会财富分配不均衡的国家。中国147位亿万富豪的总资产高达3800亿美元,平均每位富豪26亿美元,平均到中国每个家庭为5300美元。

再说俄罗斯。全俄生活水平中心(Всероссийский центр уровня жизни)主任波勃科夫(Вячеслав Бобков)透露,俄罗斯贫富差距从1990年的4.5%,扩大至2012年的16.5%。2000年之后,尽管俄罗斯贫困现象下降,但财富分配不公的态势却上升了。其原因,第一是税收不合理,第二是,俄罗斯对采掘业和金融业不合理特惠政策所致。若照此发展,俄罗斯2017年贫富差距从将上升至20%。

俄罗斯科学院经济所社会劳动关系实验室(лабораторией социально-трудовых отношений Института экономики РАН)主任索伯廖娃(Ирина Соболева)认为,俄罗斯目前并不控制贫富差距增加,也许是因为财富分配不公有利于富人阶层。财富分配公正与收入分配合理息息相关,所以,收入分配不合理,才导致财富分配不公平。俄罗斯收入分配不合理的现象也不容忽视,但索伯廖娃也说,收入分配方面,俄罗斯好于美国、拉丁美洲和非洲。

不过,俄罗斯由于体制原因,调查财富分配不公,远比了解收入分配不合理困难多了。索伯廖娃说,调查财富分配,即使在发达国家也处于初期阶段,更何况俄罗斯尚属发展中国家,财富分配体系弊端重重。

2012年,是全球经济的灾难年,全球财富总额缩水5%,尽管俄罗斯没有发生财富缩水的现象,但从现在每人12000美元的平均额来看,并未高过2007年。于中国相比,俄罗斯人均财富平均额比中国低(中国人均20000美元),什么原因呢?我觉得,第一,俄罗斯居民没有储蓄习惯,消费主义思想主导生活,这源于俄罗斯长期的存通货膨胀和经济不稳定。第二,还是习惯问题,俄罗斯人没有攒钱养老和留财富给后代的习惯,不过,这个习惯正在改变。

俄罗斯人当然关心如何解决财富分配的公正问题。谁都知道,解决财富问题,实际上是要解决依法肃贪的问题,解决制度问题,否则治标不治本。上个月,俄罗斯贪官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贱卖”国有资产,使国家蒙受损失高达9500万美元,被普京总统解职。可见,社会财富分配不公,制度性腐败才是根源。

悖论在于,正因为制度性腐败,所以,财富分配不公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记得10年前,普京把石油寡头霍多尔科夫斯基(Михаил Ходорковский)投入监狱,接着又消灭了一茬叶利钦时代崛起的寡头。他那时曾怒斥众寡头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商人,可以在短短几年内,暴敛数十亿美元的财富!然而10年过去,俄罗斯国家的金融、石油、保险、军工、交通、传媒、造船等重要行业,又纷纷落入新寡头之手,肃贪变成制度性游戏。看懂这一点,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被革职的谢尔久科夫,不过是一只反腐替罪羔羊而已。在社会转型期,掌握着国家财富71%的富豪,要的只是体制对他们的财富承诺与保护。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