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普希金与新闻出版检查制度(上)

普希金与新闻出版检查制度(上)

 

当新闻审查滞后于新闻出版发展本身的时候,审查制度如何改革?普希金的专属新闻审查官——皇上尼古拉一世就遇到了这个问题,他很头疼

全世界都存在着新闻审查,并且全世界都在承受着新闻审查制度所带来的后果,它是柄双刃剑。有些国家,强化新闻审查,剑走偏锋,走路都害怕自己影子,似乎没有审查便寝食难安,宁要清水不要鱼虾,结果引发社会反弹,常被千夫所指。而新闻审查在有些国家则相对理性,既强调保证言论自由,也关注人的权益免于侵害,新闻出版既起到监督作用,整个社会心态也很宽容。

新闻检查制度,是人类文化的基本属性。从欧洲文明的发祥地希腊开始,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允许绝对的言论自由。起码,我们至今都得承认在军事、医学、金融和商业方面有保密制度存在的必要,这就意味着,言论传播的控制有所必要。笔者以为,审查范围会随着时间有所改变,但检查制度本身却是一个常态,不会随着社会体制变革而消亡。

有个故事,说希腊东正教圣山——阿陀斯山上,自远古以来就有一个由长老组成的古希腊作品审查委员会,目的就是去伪存真,确认和保存这位盲诗人的伟大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原本。再说古犹太圣书《摩西五卷》,连标点符号都经过审查委员会的精心审定,否则基督徒们如何获得《圣经》的真本呢?

俄国新闻审查始于中世纪末,其初衷主要是为了审定《圣经》文本。1551年莫斯科斯托格拉符大教堂(Стоглавый собор),针对当时四处流行的教会文本手抄本谬误百出的现象,成立了审查委员会,意在规范宗教典籍出版。

从另外一方面说,审查制度制定和执行不当,后果会相当严酷,历史上因此竟酿大祸者不凡先例,如16-17世纪法国天主教胡格诺派新教徒被斩首,德国宗教战争几乎夺去三分之一国民生命等等。新教和天主教各有各的审查制度,比如他们都有一份教徒阅览禁书目录(Index Librorum Prohibitorum),这份清单,直到上个世纪,才因审查制度变得宽松,而渐渐淡出读者的视线。

1804年,英国伦敦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圣经公会,宗旨是规范翻译和出版《圣经》。那年俄罗斯也颁布了第一部新闻审查条例,但是审查标准却含混不清,令人无所适从。直到1828年,俄国的新闻审查条例仍处于无序状态,看得出制定和审查条文的人,抱着随心所欲的态度,实际上走的是独断专行的路。可见那时,俄国制定这部法律的时候,缺乏科学民主的态度,而仅凭新闻检查官员的好恶,这应归咎于体制的痼疾。

俄国教会公会审查委员会更过分。他们的职责,是重点审查凡涉及宗教信仰、教会人物的所有出版物。他们严禁俄罗斯罗蒙诺索夫科学院,发表哥白尼(Mikołaj Kopernik)的日心说以及埃弗莱特(Hugh Everett III)多宇宙理论方面的文章。教会主教公会审查委员会,还取缔了一些与圣经创世纪说法相抵触的生态学文章。此外,他们最忌讳的就是具有原创性的文章,最反对作者在文章中蕴含深邃的思想和使用鲜活的民间语言。例如,审查委员会甚至在出版物中屏蔽了民间成语和俚语,还将“骗子”、“酒徒”等词列为敏感词,在出版文本中加以删除。

俄国皇帝亚历山大一世,为了进一步规范《圣经》的翻译和出版,降旨成立俄国圣经公会,他委托莫斯科和科洛姆纳都主教菲拉列特,主持俄罗斯的《四福音》、《使徒行传》和《旧约》等圣经典籍俄文版翻译和出版的审查工作。亚历山大一世死后,俄国教育大臣和科学院院长什士科夫(Александр Шишков)遂下令焚毁《摩西五经》俄译本,理由是,上述经文应从古希腊语翻译,而非从古犹太语翻译,而菲拉列特都主教所选翻译蓝本为古犹太语版,显然原始版本选错了。再者,《旧约》本身读者面甚广,依照菲拉列特都主教的翻译版本,会引起诠释混乱,随意不一,甚至误导异端邪说。

中国读者熟知的俄罗斯诗人普希金,在专制的旧俄时代,就有专属的作品出版审查官为其“服务”,他是俄国皇帝尼古拉一世。后者于1828年签署了俄国第三部新闻审查条例,史学家认为,尽管这部条例较之前两部有所改善,但有一个关键问题仍无法解决,那就是当新闻审查滞后于新闻出版发展本身的时候,审查制度如何改革的问题。普希金的每部作品均由尼古拉一世钦定,其实审查的时候,皇上尼古拉一世就遇到了这个问题,他很头疼。作为一个普通读者,皇上赞赏普希金作品尖锐的思辨性;但作为审查官,他不得不倾听保守派元老们的意见,干预普希金作品的出版,剔除作者犀利的批判精神,甚至阻挠作品的出版,就像《普希金全集》首次在俄国出版时那样。(未完待续)

普希金
俄国皇帝尼古拉一世(左一)是普希金(右一)的作品出版审查官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