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克里姆林宫大管家贪腐记

克里姆林宫大管家贪腐记

世纪之交,也是叶利钦和普京权力交接的当口,那时,克里姆林宫总统办公厅有一个非同寻常的主任,名叫波罗金。他是一个时代的标志,传达着克里姆林宫的风云变幻。从这一点上说,波罗金在俄罗斯乃至全世界,知名度一点不比叶利钦和普京低。

相关档案记载,波罗金1946年10月25日生于苏联高尔基州沙湖尼亚市。他在莫斯科化学工程学院三个系学习过,但是,最终。他1972年毕业于乌里扬诺夫斯克农学院经济系。1973-1980 期间,他从一个普通的经济师,一直干到“雅库特地质工程公司”总经理职位。后来,他寻机进入苏联高级党校学习。1983-1985 他走上仕途,进入苏共雅库特州委工作, 1988年,担任雅库特州执行委员会主席。1990年,波罗金出任苏联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委员和妇女事务及保护家庭、母亲、儿童委员会委员。1993年,他出任俄罗斯联邦总统办公厅社会生产管理总局局长,同年10月,出任俄罗斯联邦总统办公厅主任,并获得俄罗斯国家一等顾问称号。1999年,波罗金曾担任白俄联盟执行秘书职务。

克里姆林宫历任总统办公厅主任,顶数波罗金会来事。他刚出道的时候,比较穷困,平日生活节俭,甚至抠门,却竟然舍得在叶利钦过生日的时候,奉上价值数千美元的精美礼品!波罗金平时也特别会说话,以至于他的同事根本搞不清,他那句话是真哪句是假。比如说,他经常和同事说:“我青少年时代,从没有梦想走仕途。现在进入克里姆林宫,纯属偶然!” 后来,我在彼得堡也读过一本介绍波罗金的书,上面写道,波罗金亲口说,青年时期最大的梦想就是当苏共中央农业部部长。

不过,更多的故事,说明波罗金喜欢阿谀奉承,善于为自己走仕途铺路。

1990年冬天,叶利钦视察雅库梯共和国,认识了时任执委会主席的波罗金。波罗金听说叶利钦爱吃饺子,专门请高级厨师为叶利钦做了一顿别具风味的俄罗斯北方饺子,此举给叶利钦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后来,波罗金和叶利钦在一个澡堂子里洗澡的时候,他故伎重演,建议叶利钦的私人厨师给叶利钦包饺子,鱼肉和鹿肉包子馅,都是波罗金亲自提供的,两个人边吃边喝着叶利钦拿来的伏特加酒。席间,波罗金妙语连珠,笑话连篇,俄罗斯未来总统叶利钦很是开心。此后,在叶利钦执政的8年里,波罗金是唯一除了叶利钦之外,可以在总统办公室里说笑话的人。

1989年,波罗金在莫斯科召开的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代表大会上,为了跻身克里姆林宫,他想方设法认识了叶利钦的贴身保镖卡尔扎科夫,绞尽脑汁讨好巴结他,送礼无数,包括在苏联时期就很昂贵的北极狐皮领子,眼都不眨就送给了卡尔扎科夫老婆。当他得知,卡尔扎科夫家,还在看老旧的苏联电视机时,立即托人送上一台进口彩电。

不过,最后真正让叶利钦认识波罗金的,是1990年发生的一件奇特的事情。有一次,在莫斯科,波罗金请叶利钦和保镖卡尔扎科夫喝酒,吃的是波罗金从雅库梯带来的冻鱼片。酒过三巡,波罗金送给他们每个人一把精美的雅库梯双刃猎刀。叶利钦想跟卡尔扎科夫开个玩笑,就用猎刀割了他手臂一下,卡尔扎科夫浑身一阵,鲜血流出,叶利钦说了句:“刀真快!”回手又给了自己胳臂一刀,鲜血登时四下迸溅!那时,波罗金并没有惊慌失措,他赶紧扯下一截床单,替叶利钦和卡尔扎科夫包扎了伤口。叶利钦后来逢人便说,波罗金遇事不慌,善于化险为夷。

几年之后,当波罗金已经当上总统办公厅主任以后,回忆起这段往事,他说,叶利钦就是因为这件事情牢牢地记住了他,刀子虽然没有割破他的手臂,却是他进入克里姆林宫之前,与叶利钦的祭血盟誓!

再说,波罗金被叶利钦招进了克里姆林宫后,埋头苦干,深得叶利钦赏识。1993年,他被授权组建俄罗斯总统办公厅。此前,波罗金的正式职务,是俄罗斯联邦总统社会生产管理局局长,由于波罗金的不懈努力,后来成为超过12万人效力,年周转资金额高达30亿美元的为总统捞钱的庞大机构。1993年,波罗金担任俄罗斯总统办公厅主任后,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管理着俄罗斯权力部门的所有工作人员,甚至连叶利钦的工资发放都由他经手。他和叶利钦的关系从偶然的靠拢,走向必然的联合,似乎都出自他的精心设计,当然也是他们彼此的需要。

身为总统办公厅主任的波罗金,所管辖的资产高达6000亿美元,可以直接支配的资金为3亿美元,其中相当一部分用于克里姆林宫、政府大厦(白宫)、杜马大厦等翻建和修缮。这些钱还要用来养活12000个政府高官。波罗金还管辖着与俄罗斯总统的别墅、药房、医院、停车场、饭店和专门为高官服务的“俄罗斯航空公司”的一部分。他还负责管理俄罗斯在海外78个国家的资产,即使按照最保守的估计,总资产也在8亿美元以上。

叶利钦最终完全相信波罗金,是在1996年4月,波罗金协助组织召开了克里姆林宫秘密会议之后。当时,为了支持叶利钦竞选连任,波罗金协调召开了由莫斯科几家大银行董事长参加的会议,会议主题,就是请大家出钱支持叶利钦竞选,波罗金代表叶利钦给银行老板许诺出钱的好处。从那以后,叶利钦对波罗金的信任逐渐加深,以至于最后连自己家人在瑞士开账号的事情,都委托波罗金办理了。

叶利钦第二个总统任期,即1995-1998年期间,波罗金涉嫌在克里姆林宫1号楼装修的瑞士外包工程中受贿,金额高达数千万美元,身陷轰动一时的“马别得克斯”案。俄罗斯和和瑞士检察院双双传唤波罗金。日内瓦警方原打算趁波罗金访问意大利,将他秘密逮捕归案,最后,因为波罗金取消了意大利的行程,抓捕行动才被迫终止。叶利钦活着的时候,俄罗斯没人敢彻查波罗金。俄罗斯有传言,说叶利钦的两个女儿奥库洛娃和塔季扬娜,也卷进了“马别得克斯”案件。假如叶利钦和普京在交班之时真有说法,波罗金到了普京时代依旧揭不开盖子,也就不足为奇了。但是,波罗金还是于2001年初在美国被捕,进了班房,但那已是后话。

推荐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