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贪官、赃款与国家安全

贪官、赃款与国家安全

苏联解体20余年,俄罗斯没少搞反腐倡廉。前有叶利钦总统,1997年5月签署公务员申报收入和财产的总统令,后有普京,2012年12月批准的,公务员必须申报自己及配偶和未成年子女收入的法律修正案。但是,俄罗斯的法令不仅难出克里姆林宫,更无法令行禁止,导致俄罗斯贪腐之风愈演愈烈。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费德洛夫认为,一方面,全国有大小20000多个官员,以及服务于政府的人士从美国国会得到财政资助,为美国人“干活”,严重威胁国家安全。例如,俄罗斯对外侦察局上校波杰耶夫(Александр Потеев)长期从事对美国的侦察工作,2010年他叛俄投美。波杰耶夫东窗事发后,俄方调查发现,他女儿早已移民美国,并在那儿做大生意。另一方面,俄罗斯每年都有贪官携巨款潜逃西方,给国家在政治、财政、安全等各方面造成巨大损失。根据俄罗斯2012年公布的额度,最近5年,俄罗斯每年流向西方的赃款,总额已达3000亿美元。

莫斯科一家外国留学中介机构透露,目前他们客户中很大一部分,都是俄罗斯著名高官的子女。高官家属子女出国,花钱如流水,境外涉及金额巨大,这种情况在俄罗斯早已家喻户晓。比如,2010年,基洛夫州州长别雷赫(Никита Белых),将7岁的儿子送往英国寄宿学校上学;贝尔姆州州长齐尔贡诺夫(Олег Чиркунов)送儿子到瑞士苏黎世高级经济学校上课。这两起事件在俄罗斯公开报道后,引发百姓对官员的反感和激烈批判,民间抨击政府“表面上对西方强硬,骨子里是卖国主义”。

俄罗斯民间还强烈质疑官员的个人收入。因为,俄罗斯高官子女到英国上学,学费不菲。我写过一个故事,说叶利钦90 年代,就曾送小儿子格列勃到英国读名牌大学,当时的学费每年至少25000美元。但是,后来又从英国归来的人说,英国寄宿学校每年的学费为25000英镑,外加其他管理费2500英镑,这个价位,对收入并不丰硕的俄罗斯州长级干部来说,应该很有压力。还有,英国寄宿学校对外国留学生的比例有所限制,据说不超过10%,有些学科留给外国人的名额更是少得可怜,但俄国高官子女竟然可在竞争中取胜,不能说跟他们敢于拼钱无关。

再如,俄国高官和寡头所青睐的英国牛津大学,该校年住宿费是8000英镑,每年的学费也不菲,艺术类6300英镑,科学类8400英镑,医学类15400英镑。可见,这点钱对俄国权贵来说不在话下。出国后,俄国高官后裔的素质逐渐成为焦点。2007年,俄罗斯副总理茹科夫(Александра Жуков)之子小彼得,在英国留学时酒后聚众斗殴,被警方拘捕,判处监禁和巨额罚款。但他后来不惜重金赎身,早早地获得了自由。不过,更多的俄国高官家眷远行海外,是为了做生意挣钱,他们商业行为的核心,就是洗钱。

俄罗斯最近5年流向欧美国家的3000亿美元,绝大部分为俄罗斯政府官员所贪污的公款。俄罗斯前核能源部部长阿达莫夫(Евгений Адамов)就是一例,他本世纪初涉嫌在西方国家洗钱和转移国有财产,涉案金额达900万美元。2005年,他在瑞士被美国国家安全部门逮捕。阿达莫夫一案的严重性,不仅仅在于他涉案金额巨大,而在于他参与拟定过切尔诺贝利核电事故之后,俄罗斯国家核安全方案,就是说,他是一位掌握着俄罗斯国家机密的重要官员。后来,俄罗斯政府花大气力,从美国人手上将阿达莫夫引渡回莫斯科。至于说,阿达莫夫在瑞士被捕后,向美国安全人员泄露过哪些俄罗斯国家机密,只有天知道了。最终,他仅仅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此外,2011年,俄罗斯信息技术和通信部部部长列曼(Леонид Рейман),因涉嫌在德国洗钱而阴沟翻车,他被捕后受到审讯,德国刑警披露,列曼洗钱的金额超过440万美元,资金来源,均为列曼在私有化转型期所侵吞的国有资产。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有趣的是,欧美国家对待俄罗斯贪官的赃款态度一度暧昧,一方面,他们声称接纳贪腐官员和赃款,有违西方民主国家的价值观,要坚决抵制和严惩;另一方面,他们又对俄罗斯滚滚而来的巨额贪腐资金垂涎三尺,因为这些钱已成为最近20年来欧美经济发展的新支点。于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西方国家对每年与日俱增的贪官和赃款,有时睁只眼闭,闭只眼。

自苏联解体以来,共有1.5万亿美元俄罗斯赃款流入西方国家。这笔巨额资金固然为西方经济发展带来过益处,但它的不明来源和在所流入国家经济中所起的负作用,却备受质疑,从而使西方国家越来越认为它一柄双刃剑。最近,欧盟开展对国际洗钱犯罪的围堵和严查,或可终结俄罗斯贪官的携款外逃之路。

还有,俄罗斯高级官员非法出国,近年来屡有发生。2009年,俄罗斯有记者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的国际度假胜地库尔舍瓦勒,意外发现了正在休假的俄罗斯联邦中央警卫局局长穆罗夫(Евгений Муров)将军。记者当即写下报道,指出穆罗夫是现任俄罗斯主要领导人的安全主管,对国家领袖领的行踪了如指掌,但他却违法出国度假,或可对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除了军政领导人之外,俄罗斯法律规定,俄罗斯现任高官不能私自出国,自1993年之后,他们就已经被彻底停了发出国护照。相关法律还规定,高官家中如有外籍亲属,来俄探亲时,高官按按规定不能在家中逗留和与其接触,但是这些回避条例还是频频被官员们打破。

最近,俄罗斯对国家官员,特别是国家涉密人员与企业职工的出国加强了管理。例如,自2012年1月起,俄罗斯联邦宇航局局长波波夫金(Владимир Поповкин)被限制出国。俄罗斯还出台了“火箭宇航工业”企业与机构工作人员,包括研发著名的“布拉瓦”海基型洲际弹道导弹的军工企业人员限制出境条例。该条例规定,凡与国家签署工作合同涉及国家重要信息、绝密内容的企业职工,均在限制出国之列。法律所允许他们出国的唯一机会,就是境外就医,但这需要本国权威医生签署的证明。

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俄罗斯限制相关人员出国的法律,实际上对有权有势、富甲一方的高官作用不大,因为他们既有足够的本事搞到出国护照,更有经济实力支付出境盘缠,关键是,他们谁也没有把法律当一回事儿。 

推荐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