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中俄的远东心结

中俄的远东心结

前不久,我去黑河旅行,在黑龙江中国一侧登船,沿主航道中心线漂游,行至俄国小城海兰泡(布拉戈维申斯克市 )对面时,听到同船的游客说起100年的中国失地,惨遭烧杀抢掠的悲惨故事,不禁心生感慨。最近100年,中苏、中俄交往的核心问题,就是1989年邓小平在北京对戈尔巴乔夫所说的那句话,两国之间不平等,中国人感到屈辱。中国人感到屈辱的,就是他们在列强压迫下遭受损害,得利最大者乃沙俄,以后延续到苏联。中国受到的最大损害和俄苏得到的最大利益,乃中国在远东丢失的那150万平方公里领土,其中就包括黑河对面的海兰泡。

后来,中苏曾经进行过十分漫长和艰难的边界谈判,中国要求苏联承认沙俄同清王朝签订的是不平等条约,承认沙俄通过不平等条约侵害中国的历史事实。但是,也如邓小平所说,中国从来没有从苏联和俄罗斯那里讨得过公道,既没有道歉,更没有赔偿。倒是中国人自己先原谅了他们——鉴于清代被沙俄侵占的150多万平方公里是通过条约规定的,同时考虑到历史的和现实的情况,中国人愿意与俄国人以这些条约为基础,合理解决边界问题。

戈尔巴乔夫听罢邓小平这席话时,吓得脸都变了色,误以为中国与苏联关系正常化的前提,是要重开边界谈判。很明显,对苏联而言,中苏关系正常化的底线,就是历史上沙俄通过不平等条约所侵占的中国土地不能谈。这个底线,一直延续到苏联解体之后的俄罗斯,影响到今天俄罗斯远东开发对华的策略制定,使得俄国政府对华人移民俄罗斯远东务工经商的心态既复杂又矛盾,在远东开发与对华合作问题上,形成高调探讨合作,低调谨慎动作的局面。

我在莫斯科电视台主办的“远东与中国移民”讨论会上,看到俄罗斯一些学者和官员对华商华工进入俄罗斯远东地区持批评态度,公开鼓噪“中国威胁论”。我还看到俄罗斯媒体的报道,如颇为畅销的《论据与事实》报,2002年第48期指出,截止当年,尽管俄罗斯移民局对华人入境和常居,一直严格管控,但是进入远东的中国移民已达30万人。俄罗斯国家杜马发布的《俄罗斯2002年人口登记预案》中指出,中国移民已经威胁俄罗斯人口安全,如不控制,到2015年,俄罗斯居民每4个人中,就有一个是华人。俄方认为,俄罗斯远东地区,人口稀疏,每平方公里只有2.5人,而中国东北地区则为每平方公里则为300人。2010年之前,俄远东某些城市和地区,华人人口比例已占当地人口比例的20%,照此比例发展,若干年之后,华人移民比例将超过当地人。所以,自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俄罗斯相当一部分官民,都生活在他们自己营造的“中国综合征”阴影里,担心有朝一日国将不国,首先,远东不保。

于是,遣送中国移民,成为俄罗斯远东地区官方的一项基本任务。2001年,时任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州长的纳兹德拉坚科,为了消除“中国对远东的扩张”,就曾经亲自主持滨海边疆区的移民、警察和边防等机构的联合行动,逮捕了7000多名中国移民,并将他们递解出境。州长先生事后多年透露,他之所以这么做,是曾看见在远东一座城市的小饭馆门口挂着一块牌匾,上书“本餐馆只供华人进餐”,他觉得屈辱,为此驱赶华工,也有撒气的成份。

俄罗斯国家杜马副主席,原俄罗斯内务部部长库利科夫也是鼓吹“中国威胁论”的高手。他曾经公开说,中国对俄罗斯的威胁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他们(中国人)通过合法的与非法的入境渠道,利用婚姻、经商等手段落户俄罗斯,沿用他们在美国和西方的移民策略,即一带十,十带百的家族式集团移民策略,屡屡得手。2005年9月26日,“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再一次访谈节目中竟然说,中国有计划向俄罗斯输出移民1700万人,最终,中国计划在这些移民中建立庞大的信息情报网,为国家政治和经济发展战略之用。2010年,莫斯科更有一份杂志荒诞不经地说,中国政府鼓励青年男子迎娶俄罗斯女子,每一名娶了俄罗斯女子的中国男子,可获得1500美元的奖励。

众所周知,俄罗斯在历经18年漫长的申请之后,终于在2011年12月17日,正式加入世贸组织,究其原因,除了政治上的,即俄罗斯与美国和格鲁吉亚关系问题,经济上的,即农业补贴、金融和保险市场开放等敏感问题之外,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原因,那就是俄罗斯始终对远东华工自由进入俄罗斯远东劳务市场忧心忡忡。不久前,莫斯科高等经济学院教授切尔内绍夫承认,俄罗斯申请加入世贸组织,最大的后顾之忧之一,是俄罗斯一旦申请入世成功,中国即会要求俄罗斯确保给予中国移民与俄国商户和劳工同等待遇。俄罗斯担心中国将利用世贸组织公约,名正言顺地实施远东扩张。俄方更担心,中国移民一旦在远东大规模登陆,便将西进,前出至乌拉尔,与欧洲部分的移民共同对俄罗斯领土完整构成威胁。

走遍俄罗斯,你会发现,俄罗斯有中国移民不假,但却没有一座真正的“中国城”。原因很简单,90年代至21世纪初期俄罗斯形成的华人社区都已经被铲除了。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莫斯科曾经存在过诸如华人商贩云集的“兵营”、“艾米拉”和切尔基佐夫那样的大市场,形成过规模较大的,类似于“中国城”式的中国商贩社区,最终都逐一被俄方执法机构在2009年之前以各种借口强制取缔。其实,早在2008年,俄罗斯移民局局长罗莫丹诺夫斯基就说过,俄罗斯一定要将所有可能滋生中国移民的温床扼杀于雏形之中(见《基辅时代》杂志,2008年,2月28日,第35期)。

不过,话说回来,俄罗斯远东,对中国的商品和劳动力早已产生依赖。更有甚者,2012 年,俄经济发展部宣布,俄罗斯希望把远东滨海边疆区数百万公顷的土地,长期租给华人耕作,以推动俄农业市场化改革,暴露出俄国人对中国人移民远东,依靠华人开发远东爱恨交加的二元心态。

我读过俄罗斯苏联远东学者阿尔先涅夫的远东考察笔记,他写道,早在100年前,俄罗斯远东就有几十万中国农民前来租种俄国的土地,有一个时期,华工数量甚至多于当地人。如今,俄罗斯远东人口稀少,生育率低下,离开中国人经济上的参与,远东广袤大地上的那一座座城市,简直连生存的希望都会破灭。

推荐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