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普希金的枪去哪了?

普希金的枪去哪了?

 
     
 
       1837年1月27日,俄国诗人普希金为了妻子的名誉,与法国人丹特士在圣彼得堡郊外黑溪,以手枪决斗。结果,普希金腹部中弹,俄罗斯文学天才被抬回家中,历经两昼夜煎熬,最终痛苦死去。普希金决斗中所使用的武器,即一付双枪、两颗铅弹,成为后人追踪的焦点,直到今天,依旧是一个谜。
       且说决斗当天,决斗双方的见证人,拎着各自决斗者装着枪弹的小匣子,随着决斗者来到黑溪。按规定,决斗双方每人两把枪、两颗铅弹。普希金的决斗见证人是丹扎斯,丹特士的见证人名叫阿尔夏克,他们俩分别将手枪子弹上膛,然后递给两位决斗者。为了确保公平决斗,按规定,决斗双方使用的武器装备应在型号、火力等关键方面完全一致,在特殊情况下,也允许决斗者自带武器,但是其枪管的长度与口径,应与对方选择的武器基本相同。
      有关普希金决斗用的手枪,有这样一种说法,即普希金在决斗之前,并不拥有武器。1837年1月24日,他把家中的银餐具抵押给一位放高利贷的人,换了2200卢布来购买枪支,购枪的地点,在彼得堡涅瓦大街的军品商店。普希金决斗见证人丹扎斯说,普希金买的这对手枪,与对手丹特士的那对枪别无二致。丹扎斯回忆说,1月27日下午2点,丹扎斯约普希金带枪到沃尔夫糕点铺,丹扎斯拿过普希金的枪,放到自己的雪橇上,然后他们俩一起乘坐雪橇,前往决斗现场黑溪。
      决斗开始,普希金首先走向障碍物,然后停下脚步,刚举起枪,丹特士手疾眼快,他那时距离障碍物还有一步之遥,他对着普希金抬手就是一枪,诗人应声倒地,用法语说了句:“我大腿被击中了。”双方见证人赶忙跑向普希金,想看个究竟,丹特士也想跑过来,普希金强忍疼痛,对他说:“您别过来,我还有足够的力气开枪呢!”丹特士听罢,便走回障碍物旁,右手护在胸口,等着普希金开枪。
丹扎斯见普希金倒地的时候,手枪甩了出去,便从小匣子里取出另外一把枪,递给普希金。普希金几次想撑着坐起来,但没起来,最终,他只得用左手支撑着地,右手举枪射击,击倒了丹特士。普希金见状,高声问道:“打哪儿了?”丹特士回答说:“我胸部受伤了!”普希金高喊一声:“好!”便将手枪丢在一旁。也就是说,普希金在决斗中使用了两支枪,而丹特士只用过一支。
关于决斗,还有两句话要说,首先,普希金和丹特士原本不是仇敌,俄罗斯普希金传记作家的最新史料证明,他们是好友,他们决斗的目的,是要用枪声来终结上流社会疯传的、普希金之妻与法国军官丹特士之间的流言蜚语。其次,普希金根本无意杀死丹特士,他是故意不瞄准,便朝丹特士开枪的。
      1837年1月27日夜间至28日凌晨,普希金被伤情折磨得无比痛苦,一度想要自杀,他曾让丹扎斯,把他放在柜橱抽屉里的两把手枪递给他。后来,丹扎斯意识到普希金想自杀,便从普希金的被子里收走了手枪。这是人们最后一次,在普希金之死的相关文献中,见到有关普希金决斗枪支的描述。此后100年,这对手枪,如石沉大海,渺无音讯。
1933年3月20日,苏联学者索伯廖夫撰文,质疑普希金手枪的下落,苏联人才开始四处寻觅普希金决斗用的那对双枪。1937年,《波兰画报》出版纪念普希金逝世100周年专刊,其中有篇文章谈到,普希金决斗用的双枪,20世纪初,曾由波兰少校军官泽梅茨科伊收藏。
       文章还提到,普希金的那对双枪,收藏在一只精美的、镶有金属框的精致木盒里面,盒盖中央有保护层,上面镌刻着普希金英文名字的缩写。盒子里面铺垫着柔软的天鹅绒,盒盖的里层缝着一块皮质标牌,上书“1836年巴黎列帕扎工厂为普希金定制”。“列帕扎”是法国巴黎著名的兵工厂,拿破仑军队的枪支都由这家工厂制造。盒子里至今还保存着普希金决斗时使用的铸铅子弹,铜质的底火依旧,另一个小格子里,有1837年的子弹火药灌装优惠劵。但是专家截止到今天也没有证据,说明普希金定制这对名枪是为了与丹特士决斗。
普希金的这对双枪,并非出自其名著《叶甫盖尼•奥涅金》里所提到的法国著名枪械制作大师列帕扎之手,而是大师之子小列帕扎的作品。小列帕扎是法国皇家武器设计和制造师,他所设计的枪械,从1823年至1839年,共计4次在国际工业博览会上获得银质奖章。
       根据1937年出版的《波兰画报》记述,波兰少校军官泽梅茨科伊,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从华沙一位俄罗斯军官手中得到普希金手枪的。那时波兰少校想必一定了解,这对世界悲情手枪的价值以及它们英名远播的主人精神何在。
不过,也有俄罗斯普希金研究专家,质疑泽梅茨科伊收藏的真实性。他们一方面从普希金手枪存放的木盒上,质疑枪支的生产时间和纪念文字的真伪;另一方面,他们也质疑普希金定购枪支的动机。专家认为,普希金时代,类似的枪支,完全可以在彼得堡,或者俄国的任何一座省城的军事商店购得。专家还说,普希金在与丹特士决斗之前,曾欲与索洛古勃伯爵决斗,索洛古勃伯爵接到普希金的挑战后,便在特维尔市购买了类似的手枪,后来他和普希金和解,决斗也取消了。
       1836年11月,普希金经决定与丹特士决斗,索洛古勃伯爵原准备做普希金的决斗见证人,便陪他一起去枪械商店买枪,但是那天普希金囊中羞涩,他们无功而返。不过,这个故事起码说明,普希金直到1836年11月,也没有在巴黎兵工厂定购,而他与丹特士决斗的时间为1837年1月27日,而法国工厂两个月的时间根本造不出普希金的枪。
目前,俄罗斯还有一种研究结论,认为波兰少校军官泽梅茨科伊收藏的,其实是赝品,是普希金死后,兵器厂所生产的一对普希金手枪的纪念品。若果真如此,上述枪支的生产时间和纪念文字受到质疑,也都在情理之中了。
       最后,只剩下一个问题,普希金的枪去哪儿了呢?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