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罗森堡:普京的摔跤教练

罗森堡:普京的摔跤教练

 
罗森堡1951年12月15日生于苏联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市),列宁格勒师范学副博士毕业。他自幼喜好技巧和武术,1964年正式开始练习桑勃式摔跤,后研习柔道,在学习柔道班上,他认识了同来拜师的普京,以及俄罗斯杜马议员、国家桑勃式摔跤爱好者联盟主席舍斯塔科夫、俄罗斯当代著名作家和诗人康诺诺夫等一些名人。他凭借这些关系,从柔道馆的榻榻米上,逐渐跻身俄罗斯当代寡头的行列。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普京当上圣彼得堡市对外经贸委主任,业余时间,他在一位名叫拉赫林的教练所开的武馆,练习桑勃式摔跤。普京训练的时候,拉赫林让另外一位学生罗森堡,充当普京的陪练。后来,普京在官场上做得风生水起,桑勃式摔跤也逐渐小有名气,罗森堡便给拿普京给自己贴金,对外号称他就是普京的桑勃式摔跤教练,普京当时并未否认,久而久之,罗森堡便在人前真的以普京教练自居,而普京实实在在的教练拉赫林,竟然变得默默无闻。直到2013年8月7日,拉赫林去世,普京参加葬礼,世人方才知晓,原来曾经培养普京11年的教练,不是罗森堡。而是拉赫林。
1964年9月,列宁格勒风华正茂的桑勃式摔跤教练拉赫林,走访了列宁格勒区5所小学,收了5个小徒弟,把他们领到自己所在的那家小体育馆进行集训。罗森堡,就是这5个孩子中的一个。他们先练的是体操和技巧,罗森堡凭着一股机灵劲,很快就吸引了教练的眼球,拉赫林说,那时的罗森堡,身轻如燕,灵巧如猫,头脑清醒,性格倔强。
半年之后,拉赫林又收了一个小徒弟,他就是普京。拉赫林说,普京住在离体育馆不远的巴斯科夫胡同,拉赫林不记得普京是否跟他说过为啥要学摔跤,只记得他说,他想变成一个勇敢和强悍的男人——普京就是为了这个前来拜拉赫林为师的。拉赫林说,普京在榻榻米上初试身手,但表现平平。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不懈的努力,普京最终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拉赫林觉得,以普京的条件,在列宁格勒市夺冠,得到苏联“运动大师”的称号应该没有问题,可惜普京没有选择做职业运动员。
再说,孩子们在拉赫林的武馆练功没多久,罗森堡的亲弟弟小罗森堡也来了,他看见哥哥训练出了成绩,也想一试身手。这样,拉赫林手下当时就有7位弟子。1972年,训练馆的场地扩大了,拉赫林也更换了训练科目,不再练习桑勃式摔跤,而改为日式柔道。那时,在孩子们心中,师傅如父母,他们几乎所有业余时间都在训练场与拉赫林一起度过,要么大家聚在一起切磋技艺,要么就一起外出参加各种比赛。总之,那时,柔道生涯使他们的心贴得很近。普京后来在传记《第一张面孔》里面回忆道:“我至今还跟那时一起训练的人保持着友谊。”
后来,普京在仕途上逐渐发达,他不仅没有中断柔道训练,更没有抛弃柔道馆里结交的朋友罗森堡。拉赫林说:“据我所知,他们俩一直有来往,还经常见面。”再后来,原先榻榻米上的徒弟们逐渐混得有头有脸,出人头地了,而老师拉赫林还是个普通的柔道教练,不再被他们提起。
徒弟们长大之后,劳燕分飞,各有各命。普京考上了列宁格勒大学法律系,大学毕业之后,他当了克格勃,后被派到了东德(民主德国)工作。罗森堡兄弟俩毕业于列兹卡夫特体育学院,哥哥当上了儿童教练,弟弟在警察局做武打教练。说实在的,普京和罗森堡兄弟最终连手经商,他们得感谢苏联解体,要不是旧体制崩溃,他们再度聚首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在当时的苏联社会,一位长期在境外公干的克格勃军官,与一个儿童柔道教练不太可能成为朋友。
今天,罗森堡现在还是柔道运动员兼教练员,但是他的家境已经今非昔比,他不仅住豪宅,开着顶级的“迈巴赫”轿车,还做着令人羡慕的大生意。倒退二十年,他也许做梦都想不到,与普京在一同习武,会给他带了如此这般的收获,甚至现在还被别人冠以“普京的教练”的头衔! 
罗森堡1991年12月开始经商,他与普京交往之后,生意就有了起色。他与圣彼得堡“飞龙”武术俱乐部老板舒斯捷尔过从甚密,1993年,这家俱乐部就挂在普京领导的圣彼得堡市对外经贸委名下。舒斯捷尔本人还担任俄罗斯西北地区工贸企业支持基金会主席。90年代,舒斯捷尔投资拍摄了风靡一时的电视剧《碎灯之街》,讲述圣彼得堡90年代之初,黑帮横行,官员堕落,尔虞我诈又相互厮杀,警方探员为此疲于奔命,与形形色色的罪犯殊死搏斗。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部电视片恰是罗森堡初入商界时的真实写照。在普京发达之前,罗森堡将舒斯捷尔当作生意后台,他们那时建立的良好关系一直维持到今天。舒斯捷尔现在早已飞黄腾达,他是俄罗斯国家柔道联合会第一副主席,俄罗斯联邦副总理、农业部部长戈尔杰耶夫的助理了。
1992-1998年期间,罗森堡除了拥有城里几家商贸公司之外,他的保安公司专门为圣彼得堡石岛的一家武馆担任警卫,因为副市长普京经常光顾这家武馆练功。罗森堡那时已是“圣彼得堡桑博联盟”的主要负责人,他常在这家武馆与普京边切磋武艺,边畅谈生意。
1996年,普京去莫斯科出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他的两个朋友——季姆钦科(普京的八大金刚之一)和卡特科夫,就成了罗森堡的柔道俱乐部的赞助商。1998年普京出任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罗森堡马上挂牌开办了亚瓦拉-涅瓦柔道俱乐部,挂靠在季姆钦科的“金耐克斯公司”下面。除了亚瓦拉-涅瓦柔道俱乐部之外,罗森堡还是国家柔道老运动员协会和俄罗斯柔道联盟的法人。这家俱乐部,很快就成为全俄罗斯最有名气的体育俱乐部。2000年,普京当选俄罗斯总统之后,罗森堡兄弟的事业也随之兴旺,因为,普京应罗森堡之邀当了这家俱乐部的名誉主席。
罗森堡生意起步于“北海之路”银行,这是他和他的亲兄弟小罗森堡一起于2001年成立了一家私营银行,罗森堡担任董事长。2006年的数据显示,该银行70%的法定资本属于罗森堡本人。国际文传通讯社经济分析中心的资料表明,2006年“北海之路”银行的总资本为160亿卢布(折合约53亿美元),固定资本为24亿卢布(折合约8000万美元),利润为6亿卢布(折合约 2000万美元)。罗森堡还掌管着国际贸易合作银行,原拉脱维亚的SMP Bank 银行。
罗森堡的葡萄酒和伏特加酒的生意也遍及全国,他至少拥有9家酒精饮品公司。他还搭上了普京的天然气工业公司旗下的,列宁格勒天然气特别建筑公司的顺风车之后,腰包迅速膨胀起来。数家知名建筑公司、圣彼得堡市中心牛岛上的一些房产都渐渐地写在了他的名下。
2000年罗森堡与他的朋友季文科合作经营体育用品也发了财。普京当选总统之后,罗森堡便将季文科介绍给了普京的警卫局局长佐洛托夫。没过多久,季文科就被普京任命为国企——酒精工业公司总裁,管辖俄罗斯几百家国营酒精饮品企业。罗森堡和季文科用他们的名字的第一个字注册了一家公司,名为“季罗特公司”,其办公地点设在物业和消费最昂贵的莫斯科第一街——新阿尔巴特街上。虽说季文科两年后遭到解职,可是,罗森堡却非空手而归,他不仅拿到了酒精工业公司10%的股份,还参与经营了煤、泥炭、重油和原木等重要的俄罗斯战略物资,还利用在酒精工业公司的关系,成立了“克里斯塔尔”酒业集团,其中包括两家大型的蜜酒和伏特加酒企业。罗森堡没有白给季文科介绍普京,首先,季文科出任酒精工业公司老总期间,财务资金流源源不断地在罗森堡的北海之路银行过账,罗森堡还利用季文科坐镇酒精产业部的优势,成功地将自家的银行系统打进了全国数十家蜜酒和伏特加企业。
罗森堡2003-2004年进入俄罗斯奥委会,并于2003年3月18日在圣彼得堡和莫斯科柔道俱乐部的基础上,成立了俄罗斯国家柔道协会,他请原农业部部长戈尔杰耶夫担任会长,自己出任协会管委会主席。2004年,俄罗斯爆发了俄罗斯柔道联盟与罗森堡的俄罗斯国家柔道协会之争,结果当然是罗森堡获胜。
罗森堡在季文科失势之后,又与另外一位好朋友果金连手做生意。果金是俄罗斯国家储备局副局长,而他的上级老板,就是普京的克格勃战友格里高里耶夫。罗森堡与果金连手,使得自己的北海之路银行打进了俄罗斯国家储备局。最终,罗森堡跻身俄罗斯最大的国企——天然气工业公司,他的生意也随之进入巅峰状态。
2002年,天然气工业公司领导层大换血,普京八大金刚之一的米列尔,奉命取代叶利钦时代的寡头维亚西列夫,当上了董事局主席。他上台后,也给罗森堡兄弟留下了巨大的经营空间,其中主要一项就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采购。天然气工业公司委托其子公司“天然气综合进出口公司”,购买该工序所需要的75%的设备,从管道到压缩机等。2005年天然气工业公司董事候选人克列涅尔透露,天然气工业公司所采购的75%的设备中,将近30%是通过罗森堡兄弟购买的。
2008年,罗森堡利用他在塞浦路斯的海外公司,收购了“天然气工业公司”的5家建筑公司。2009年,罗森堡又创办了自己的保险公司,2010年,他在普京的帮助又下得到了“北欧管道工程”的经营权。
罗森堡兄弟的生意不断得到普京的关照。2008年,罗森堡兄弟得到了新俄罗斯港10%的股份,开始了他们的港口储运生意中来。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叶佳扎良也让罗森堡兄弟跟他一起参加“莫斯科饭店”的翻建工程。2009年,罗森堡兄弟又应邀参加了莫斯科州波多尔斯克的军人住宅建设工程,建筑面积95万平方米,国家建设拨款337亿卢布(折合约11亿美元),负责施工的工程公司25%的股份属于罗森堡。
2006年,罗森堡获得一枚“舍己效劳”银质勋章,该勋章的颁发人是全俄社会活动组织“正教俄罗斯”主席布尔金。他是前克格勃军官,目前垄断了全俄教堂用品的销售,他还兼任俄罗斯古董协会会长等职务。
《俄罗斯福布斯》杂志2009年11月刊登了科兹廖夫和阿巴古莫娃的文章,他们分析认为,罗森堡家族所有生意(从酿酒业到泥炭业)的毛利为30亿美元。圣彼得堡记者马基列夫斯卡娅在她的文章《圣彼得堡七雄进入福布斯》里披露,截止2011年,罗森堡家族的实际资产为11亿美元。
俄罗斯全景基金会主席普里贝洛夫斯基说,罗森堡一直在做的不是生意,而是人脉,即围绕普京而展开的政治和经济的人脉关系攻势。前俄罗斯联邦柔道协会主席舍斯塔科夫评价说,在俄罗斯,罗森堡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问题,别人几个月甚至几年也解决不了。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