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亚库宁:普京振兴俄罗斯只有一条路

亚库宁:普京振兴俄罗斯只有一条路

 
亚库宁,1946年6月30日,出生于苏联弗拉基米尔州一个叫梅兰季的小城。他的童年,是在苏联爱沙尼亚度过的。亚库宁是普京八大金刚中年龄最长者,他一生官财两运皆旺,享有天之骄子之福。他曾受叶利钦之托,出任圣彼得堡地区总统监察办公厅巡视署署长(1997年3月至1998年5月,他曾出任总统监察办公厅厅长),就是叶利钦总统派驻普京老家的钦差大臣。200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时,他还曾是俄罗斯呼声较高的总统候选人,其政治实力之强,超过了普京身边所有重臣。因为亚库宁具备良好的条件的。首先,亚库宁经过苏联克格勃这所革命大熔炉的淬火;其次,他和普京是生意伙伴。上世纪90年代上半期投身商海时,他的克格勃战友普京,已经追随圣彼得堡市长索布恰克进了列宁格勒市政府,并且被委任为市经贸委主任。亚库宁在普京的指导下,挣到了第一桶金。
1972年亚库宁毕业于苏联时期著名军校,列宁格勒机械学院(现已更名为波罗的海国立技术大学)飞行器生产专业,即弹道火箭生产专业。他毕业后,去列宁格勒日用化学研究所当了一名初级科研工作者。对于苏联克格勃来说,亚库宁这样的教育背景和工作身份,最适合做情报机构的侦察员,特别是外派侦察员。
亚库宁确实在克格勃工作过。但是,亚库宁和其它有克格勃背景的普京的金刚,如伊万诺夫和切梅佐夫有所不同,他的克格勃的背景,在俄罗斯鲜为人知,首先因为他的保密工作做得万无一失,其次,因为他所服役的机构属于绝密侦察部队,简称“Т”机构,隶属苏联克格勃第一总局。该局的主要任务,是从事科技侦察,在全球搜集针对苏联国防和经济方面的情报。欧美侦察机构的情报分析表明,“Т”机构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起,每年搜集情报的总数为25000-40000份,仅在1986年所创造的市场价值即为5.5亿卢布(1986年)至10亿卢布(1988-1989年)。这些情报所涉及领域甚广,如超级雷达技术以及所属研发公司,其中包括IBM和西门子等公司的情报,以及导弹助推燃料和农用化肥的信息。
亚库宁1975-1977年曾在苏联武装力量服役。亚库宁那时在苏军红旗侦察学院接受了特殊训练,该学院目前依然存在,易名为对外侦察学院。亚库宁结束训练后,被派遣到苏联对外经济贸易部国家委员会担任高级工程师,经贸委也自然而然地成了苏联技术侦察的最佳掩护机构。
1982-1985年期间,亚库宁走马上任列宁格勒苏联科学院约菲物理技术学院外事处处长。而在苏联时代,所有机关的外事干部,无一例外地都是克格勃所安插的侦察员,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亚库宁就这样战斗在克格勃第一总局,列宁格勒分局的岗位上,而那个时候,普京恰好也在列宁格勒方向上从事对外侦察工作,所以,他们俩是真正意义上的克格勃战友。
亚库宁的军衔高至中将。那么,他在克格勃到底做了些什么呢?普通人对此一无所知。大家熟知的,仅仅是亚库宁在俄罗斯铁路事业上的无限辉煌。
再说,亚库宁在苏联克格勃列宁格勒分局一干就是8年,为以后出国到西方工作做好了准备。果然没过多久,他就被派到了美国纽约。他对媒体公开说,那时他在苏联常驻纽约联合国总部工作,职务是苏联专家组顾问,负责监督世界航天领域开发与利用委员会的工作(“亚库宁访谈录”见2005年11月俄罗斯《总结》杂志),该委员会于1993年从纽约迁至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亚库宁随之前往维也纳工作,与当地建立了广泛而深入的合作关系。
苏联常驻联合国机构,是克格勃在美国最大的谍报机构所在地之一,其它两大侦察机构,一个设在华盛顿,一个在旧金山。它们的领导也非等闲之辈,绝不是一般的苏联谍报机构领导人。因为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克格勃所有档案上都明文注明,美国是苏联最主要的敌人,所以,苏联在美国方向派出的谍报人员最多,情报斩获也最大。
根据欧美情报机构的统计,苏联所获得的海外科技情报,60%以上都是侦察员在美国工作的结果,如克格勃获取的“阿波罗”号登月推进火箭技术、波音747技术、B1和B2重型轰炸机技术(该技术后用于研发苏联图-160飞机)。
亚库宁是一个非常走运的侦察员,因为他第一次出国就到了美国,就进入了苏联常驻联合国机构,这个工作当时只有家庭背景好,久经考验的克格勃骨干分子和苏共优秀党员,才有机会得到。亚库宁显然不是骨干分子,家庭出身不好不坏,父亲是边防部队的飞行员,母亲是个会计师,按理说,他原本得不到这个工作,但是,命运却非要给他这个机会。
1985-1986年,美国从纽约、华盛顿和旧金山大规模驱逐苏联间谍,人数多达80余众,苏联急需补充克格勃干部到反美斗争第一线,于是,亚库宁入选苏联常驻联合国机构。他后来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说:“我是在苏美关系最紧张的时候走马上任的。”后来,当年的亚库宁中校在美国公干期间,获得了一枚苏联“战斗贡献”奖章。从美国回来后,他没有被调往莫斯科克格勃总部工作,而且前往列宁格勒报到,而就在此前一年,普京从东德德累斯顿回到了列宁格勒。所以,亚库宁和普京的相遇,也是天意。
1991年,亚库宁从美国回苏联不久,便进入商界,他在这个领域同样写下了精彩的篇章,但是亚库宁从来不承认他是一个商人,他在接受俄罗斯《商人报》采访时说:“我的一生都与国家重托息息相关。”这是一句实话,根据俄罗斯和国际媒体披露,亚库宁确实在不同的国企任职,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古特科夫说,亚库宁是国家安全部门的实际预备人员。古特科夫是亚库宁的战友,在海外多年从事反侦察工作。他说:“据我所知,亚库宁从未涉足商业,他的工作一直有背景支持,他所做的事,都是安全方面的工作。”
亚库宁从美国归来之后,他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圣彼得堡创办了一家公司,名为国际商业合作中心,表面上它的主营方向是吸引外资,实际上是一个情报机构。进入该中心董事局的成员,还有普京八大金刚之一的科瓦尔丘克,后来他另立门户,创办了圣彼得堡最大的私营商业银行——俄罗斯银行。就在亚库宁创办中心的时候,圣彼得堡市政府决定,普京出任负责对外经济贸易的副市长,亚库宁受普京委托,出任圣彼得堡波罗的海海运公司和欧洲饭店的董事局成员,正是因为有普京副市长这一强大的背景支持,所以亚库宁才有机会涉足核心利益圈。
1992年,亚库宁遭遇了第一次政治风险。那时,他们所掌控的斯特里姆公司,由于不正当使用联邦政府的划拨资金,卷入议会调查风波,普京、亚库宁和科瓦尔丘克等人,以及后来在圣彼得堡被捕的同僚库马林,均于1992年8月22日被传唤出庭作证。那时,亚库宁还牵连了圣彼得堡郊外共青团湖地区乡村别墅倒卖案,俄罗斯传媒指出,该案与圣彼得堡高层有联系,后经俄罗斯媒体调查,倒卖乡村别墅的,是“小湖别墅地产公司”,该公司的主要成员正是普京、亚库宁和科瓦尔丘克等人。
在圣彼得堡郊外,普京和亚库宁两家的别墅比邻而建,可见他们之间关系非同寻常。2000年5月,普京当选总统,10月,他就提拔亚库宁当了运输部副部长,又过了4个月,亚库宁就当上了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总裁。
2007年,普金签署命令,将国家运输信贷银行75%的股票,作为资产移交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此举,一方面显示了普京对亚库宁的信任,另一方面,也说明亚库宁领导国企有方和成绩斐然。时隔不久,俄罗斯铁路的股票便开始上市发售。有统计显示,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的注册资金超过了500亿美元,相比之下,普京亲手扶持的俄罗斯几大的国企,如天然气工业公司,其注册资金不过700亿美元,另一家最大的私营鲁克石油天然气股份公司,也不过350亿的注册资金。
2008年俄罗斯举行总统大选,亚库宁成为候选人之一(尽管他个人极力否认),但他比起其它候选人,比如普京的另外两位金刚——伊万诺夫和切梅佐夫,以及普京的心腹纳雷什金等人略胜一筹,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亚库宁不仅是老牌克格勃侦察员,根红苗正,政治可靠,深得普京信任。此外,亚库宁的成功,还有一个秘诀,他进入了普京的教会圈子。亚库宁与已经去世的莫斯科及全俄大牧首阿列克谢二世私交甚笃,基于这种友谊,亚库宁可直接参与俄罗斯很多重大的宗教活动,同时享有与国家和宗教领袖同台祈祷的殊荣,而且与教会的合作,也为他的社会活动增添了砝码。
亚库宁连续10年在希腊罗德岛支持召开“文明对话”国际论坛,探讨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和解决方案,目前已经有超过100个国家,超过1500名代表参与的世界民间外交盛会,在全世界具有较大的影响力。
亚库宁是一个强硬的国家主义者,他坚持官民关系必须建立在父权主义基础之上,强调人民要团结在铁腕人物的旗帜下,国家要树立统一意识形态,他认为,俄罗斯若想成为强国,首先需要振兴东正教教会,只有振兴教会,俄罗斯民族才有可能走上复兴之路,重现往日沙俄帝国或者苏联超级大国的辉煌。
2014年3月,亚库宁和其他一些俄罗斯高官被欧盟列入禁止入境的黑名单。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