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谁是普京入主克宫的秘密推手?

谁是普京入主克宫的秘密推手?

 
 
       
 
        普京走进克里姆林宫在俄罗斯最高权力舞台唱起主角的故事,说来话长,但是有一条极为关键,那就是,普京进克里姆林宫做总统,曾经有若干克里姆林宫高层做过推手。
       早年,看好普京的人不多。其一,普京相貌一般,政绩平平,缺乏政治家的气势。普京早年当圣彼得堡市副市长的时候,甚至连穿衣都难以让人恭维。他圣彼得堡的同事说,那时,普京的西装和衬衫,色彩古怪,搭配既不协调,也不合体。为此,他曾多次遭到媒体和俄罗斯权贵的耻笑。连他的恩师、圣彼得堡市市长萨博恰克都看不过去,他还把自己一条比较像样的领带送给了普京。
       萨博恰克的遗孀纳鲁索娃回忆说:“那时,普京喜欢色彩灰暗的服装,比如他经常穿一件深绿色大衣。有一次,市政府有外事接待工作,普京又穿着一件灰不溜秋的衣服来了,萨博恰克看了直皱眉,对普京说:‘衣服的色调这么暗,你就不能打一条颜色鲜艳的领带吗?’”媒体对普京的穿着失调也有报道,直到2000年5月普京登基大典,媒体还批评普京,说他在庆典仪式上穿的西服,颜色和款式透出一股乡巴佬的味道。因此,普京恨记者,他觉得,记者都不是好东西,背后肯定有人指使,他们写的文章,无论是讽刺、嘲弄,还是幽默、诙谐都带有敌意。
       其二,不少人认为,普京政治上不成熟。莫斯科流传着一个故事,1996年,萨博恰克的竞选对手雅科夫列夫(1997年出任圣彼得堡市市长),在竞选辩论会上,向普京提了一个问题,很具挑战性的:“普京先生,您当圣彼得堡副市长,是不是萨博恰克钦点?”普京气得脸色苍白,无言以对,竟脱口说道:“您瞧您那副蠢样儿,自个儿照照镜子去!”
       1996年,萨博恰克大势已去,中央和地方对圣彼得堡旧班底的人马攻势凌厉,普京一筹莫展地败下阵去。萨博恰克的遗孀纳鲁索娃说,那时,萨博恰克的反对派开着直升飞机,在圣彼得堡上空盘旋,投撒传单,要求萨博恰克向百姓交代他的罪行,普京也受到了质疑。对此,普京毫无招架之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和前辈成为权力斗争的输家。
       萨博恰克下台之后,普京不仅失去了一座政治靠山,甚至连跟他一起出来混的小弟兄,像米列尔(现任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总裁)和谢钦(现任俄罗斯总统办公厅主任)也都丢了饭碗。普京陷入深深的苦闷,他憎恶官场的虚伪和残酷的厮杀,他想解甲归田,远离官场,做点小生意,或者去当教师,聊以养家糊口。
       1996年的夏天,普京身穿一身运动衣,牵着他那条大狗,在圣彼得堡郊外的别墅区游荡,终日无所事事。萨博恰克的遗孀纳鲁索娃时常去探望他,他们彼此吐着苦水,相互排遣忧烦。至于说进军莫斯科,到克里姆林宫去执掌俄罗斯国家权力的舵盘,普京真是连想都没敢想过。
       不过,就在那一年,普京真的时来运转了。1996年8月,普京调任克里姆林宫,出任俄罗斯总统办公厅总务局副局长。不过,这并非天上掉馅儿饼的事情。这事情的始作俑者,不是别人,正是俄罗斯总统办公厅总务局局长鲍罗金。他之所以选普京做副手,首先出于报恩。原来,他女儿多年前病倒在圣彼得堡,多亏普京跑前跑后地照顾,送她去最好的医院,请了技术最佳的大夫就诊。鲍罗金一直对普京感恩在心,无以回报,现在他终于有机会报恩了。
       鲍罗金首先说服总统办公厅主任叶戈罗夫,请他批准普京做自己的副手,叶戈罗夫没有异议,他便把普京上任的命令准备好了。可还没等叶利钦签字,叶戈罗夫就被解职,俄罗斯电力大亨丘拜斯接任总统办公厅主任。丘拜斯下令取消总务局副局长一职,所以鲍罗金想让普京进入克里姆林宫的希望一度搁浅。
       第二个想把普京拉进克里姆林宫的,是当时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部长库德林。他和普京的关系缘于圣彼得堡,库德林做过萨博恰克的副手,与普京师出同门。库德林比普京先一步进入克里姆林宫,出任总统办公厅监察局局长。萨博恰克失势之后,他曾劝说普京当机立断,到莫斯科官场碰运气。库德林对普京说,别因为总务局副局长的事情灰心,他想推荐普京去总统办公厅公共关系局。
       那时,身为总统办公厅主任的丘拜斯,也电告普京,如果他愿意,丘拜斯愿意亲自推荐普京出任公共关系局局长一职,届时普京可以前来克里姆林宫面谈。普京那次真动心了,决定前往莫斯科。库德林亲自到圣彼得堡机场,为普京送行。库德林觉得,虽然公共关系局局长一职不适合普京,但对虎落平阳的普京来说,也不失为一次良机,一块弹性很大的跳板。
       就在普京准备飞往莫斯科的时候,库德林给时任俄罗斯第一副总理的波尔沙科夫打了个电话,如此这般地讲叙了普京的情况。波尔沙科夫在寡头圈内名声很大,生意上的成功,使他在俄罗斯具有绝对的话语权。重要的是,他是圣彼得堡人,特别善于给克里姆林宫寻找干部,而且特别善于寻找来自圣彼得堡的干部。
       波尔沙科夫听了普京的故事,颇为同情,当即向总统办公厅总务局局长鲍罗金求助。鲍罗金一听还是普京的事,二话没说立即帮忙,他跑去找丘拜斯求情,在职位安排上,给普京创造机会。
       最终,正如波尔沙科夫事后所说,1996年8月那天,就在普京从圣彼得堡飞往莫斯科的短短两个小时里,他的命运,便在莫斯科决定了。当然,普京最终没去做那个不伦不类的公共关系局局长,而是当上了俄罗斯总统办公厅总务局副局长,成了鲍罗金的副手。
推荐 126